第二百七十四章 雪崩


  欧阳军到底是没能等来庄睿,在新疆呆了十天之后,终于返回了北京,因为他还开着一个影视投资公司,最近上了几部主旋律的大戏,平★★物不少,再加上徐大明星急着回去拍戏,只能是打道回府了。

  庄睿可不知道在山外还有人等着他,他这段时间过的很是逍遥,开矿自然是用不到他来干活,每天闲暇无事,看到护矿队都带有抢,庄睿白天就拉着猛子上山打猎,这昆仑山中的野山羊可是被他祸害了不少。

  玉脉的开采进行的很顺利,五天的时间,矿洞已经打进去十多米了,开出的玉石将近二十吨,阿迪拉老爷子说的不错,越是往纵深处,玉石的品质越高,最近采玉来的几块玉石,品质都能达到中上,价值不菲。

  不过在昨天下了一场大雨,使得河道口的水位上涨了不少,虽然还没有到岩壁矿洞的高度,但也是距离不远了,现在开矿队面临着将溪流改道的问题,这两天阿迪拉都带着赵工观察地形,准备用炸『药』将这个河道口堵死,另外再开辟出一条溪流出口来。

  只是这条溪流平时看着水不是很深,只到人腰际,但是当了山洪季节,都能蔓延到河道上面足有三四米的深度,所以要截流改道,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在考察了山腰几处地方之后,阿迪拉决定用炸『药』将河道口上面的山体炸掉一部分,让那些碎石滚下来,将这个河道口堵死掉,然后再另外挖掘出一条沟渠来,用于导引山洪。

  ……

  “开山放炮,闲人远离,开山放炮了,闲人远离……”

  在距离河道口四五百米远,都能听到那大喇叭内传出的声音,赵工带着人在河道口上方三十米处的地方,打了二十多个爆破点,同时引爆的话,那些山石足以将河道口给堵塞住了。

  虽然这样做很有可能将矿洞的入口都堵住,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山脚下地势低,再有一场暴雨,恐怕矿洞就要变成水帘洞了,到时候根本就无法开采。

  “小庄,给你,等会可是有好东西看。”

  站在庄睿旁边的阿迪拉老爷子,随手递过去一个高倍军用望远镜。

  “要这东西干嘛,这么近能看清楚。”

  庄睿有些不解,四五百米的距离,加上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正在几个炸点安放雷管炸『药』的人。

  “等会你就知道了……”老爷子笑而不语。

  过了半多个多小时,急促的哨声响起,安放炸『药』的人马上从山上向营地这边跑来。

  “时间到,引爆!!!”

  看到工人们都已经安全的跑了回来,阿迪拉大声的喊道,赵工听到命令之后,拿着遥控器的手,重重的按了下去。

  “轰!轰!!轰!!!”

  随着一声声很有节奏的巨大的爆炸声,庄睿只感觉大地都在晃动,数百米处远的山体,像是被拦腰斩断一般,无数的山石向下倾泻而去,大大小小的石头四处飞溅,有几块甚至落到庄睿等人几十米处,这距离要是稍微再近些,恐怕就是头破血流的下场。

  炸点是逐个引爆的,爆炸声还在不断的传来,庄睿连忙拿起手上的望远镜放到眼睛前,这下看的更加直观了,那些坚硬的岩石,在炸『药』的威力下,像是豆腐一般脆弱,分解成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全部堵塞到了河道口处。

  “一声,两声,三声……二十声,二十一响……赵工,爆点全部引爆,没有哑炮。”旁边有人在数着爆炸的声响,当爆炸声消失之后,那人也松了一口气,马上向负责此次截流的赵工汇报了。

  用炸『药』开山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由于种种原因,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哑炮的故障,而这也是最难排除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就要派人去查看,但是在查看的过程中,哑炮却常常会引爆,而查看故障的人的下场,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在一些靠山吃山为生的地方,用炸『药』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而每年死于哑炮上的人,也是不在少数。

  听到炸点全部引爆,赵工也松了一口大气,这排除哑炮的活,可是没有谁愿意干的,等于是拎着脑袋在干活啊。

  此时那原本低洼的河道口,像是瞬间垒砌成一个大坝,将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水,全部拦截住了,不过庄睿有些不解,这可是饮鸩止渴啊,等到山上的水位变高之后,满过那些山石,不是一样还会流淌下来嘛。

  不过这种状况显然在阿迪拉的预料之中,就在第一轮爆炸声刚刚停歇了三四分钟之后,赵工又按下了左手一个遥控器的按钮,顿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又传了出来,这次炸点的埋置,却是呈一条长龙状,从山脚往上五六十米一条线的向下爆炸开来。

  望远镜中的情形和刚才有所不同,这次炸点卖的相对要浅一些,庄睿只看到炸点经过的地方,土地像是被犁过一般,纷纷向两旁翻开,一条深深的鸿沟出现在了视线里。

  “小庄,看上面。”旁边传来阿迪拉老爷子的话。

  “上面?”

  庄睿有些不明所以的抬高了望远镜,这一看之下,整个人都惊呆了。

  在庄睿等人扎营的地方,已经是地处三千多米的高度了,而前方的那座高峰,更是有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度,在山顶终年积雪不化,即使是在夏季,也仅仅是半山腰的皑皑白雪在慢慢的消融,流淌至野牛沟内。

  “雪崩?!”

  庄睿在望远镜内看到,几乎高耸入云的半山腰上,那些冻的坚如硬铁一般的冰雪,出现了一条裂缝。

  庄睿耳边似乎都能听到冰层断裂所发出的“咔嚓”声响,紧接着,巨大的雪体开始滑动,雪体在向下滑动的过程中,迅速获得了速度,于是,雪崩体变成一条几乎是直泻而下的白『色』雪龙,腾云驾雾,呼啸着声势凌厉地向山下冲去。

  雪层断裂,白白的、层层叠叠的雪块、雪板应声而起——好像山神突然发动内力震掉了身上的一件白袍,又好像一条白『色』雪龙腾云驾雾,顺着山势呼啸而下,像是个白『色』的巨兽一般,吞噬着庄睿眼中所有能看到的东西。

  “野山羊?”

  庄睿的视线里,突然看到一群正在夺命狂奔的野山羊,只是它们的速度远不及积雪,在短短的数秒钟之后,那十几只野山野就消失在了庄睿的眼中。

  雪崩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山势变缓之后,积雪向下倾泻的速度才缓和了下来,不过原本半山腰处的灌木丛,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全部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相信在几天之后,这些积雪全部都会化为雪水流淌下来。

  雪崩的原理庄睿知道一点,在雪山上,一直都进行着一种较量:重力一定要将雪向下拉,而积雪的内聚力却希望能把雪留在原地,当这种较量达到高『潮』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外界的力量,比如动物的奔跑、滚落的石块、刮风、轻微地震动,甚至在山谷中大喊一声,只要压力超过了将雪粒凝结成团的内聚力,就足以引发一场灾难『性』雪崩。

  例如刮风,风不仅会造成雪的大量堆积,还会引起雪粒凝结,形成硬而脆的雪层,致使上面的雪层可以沿着下面的雪层滑动,发生雪崩。

  而这次雪崩,显然就是人祸了,巨大的爆炸声远远的超过了雪粒的内聚力,使得山上的经年积雪承受不住了压力,发生的这次雪崩。

  大自然的威力,让庄睿在目瞪口呆之余,也深深的感觉到一种无力,人类在这种自然威力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生命在这里,显得是那样的无助。

  “干活了,把矿洞口处的石头清理一下,你们几个,随我上山。”

  一个小时之后,再也没有碎石落下来了,赵工组织人开山忙碌了起来,这次爆炸很成功,原先的河道口,已经被完全堵塞住了,而在右侧十多米远的地方,又出现一个豁口,山上已经开始溶解了的雪水变成溪流,从这个奔流而下。

  溪流中的水更得更加凉了,庄睿伸手放在水里,居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不时还有磨盘大小的冰块,从新的河道口冲下来。

  原先的矿洞口,现在已经全被碎石堵住了,不过清理这些石头,要比开凿矿洞轻松多了,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矿洞外面就被清理干净了,而震耳欲聋的钻石机声,又开始回『荡』在峡谷之中。

  今天是准备往回返的日子,庄睿等人在山里已经呆了半个月了,玉脉已经确定并且进行了开采,阿迪拉决定先将开采出来的玉石带回去,另外再派遣一些人手过来,毕竟现在干活的人只有七个,开矿的进度太慢。

  除了运送玉石的『毛』驴,其余所有的工具和物资都留了下来,作为这个矿点的总负责人,赵工也留在了这里,而庄睿则是跟随玉王爷出山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