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外孙(三)


  “妈,医生都说了,您的眼睛不能流眼泪,快擦一下……”

  见到老太太伤心的样子,欧阳振武连忙上前劝说着,老太太身后的护士,拿了个手帕,小心的帮老太太将泪水擦干。

  “好,不哭,不哭,我要做手术,我要看看自己的外孙长什么样子……”

  老太太止住了眼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却是让欧阳振武高兴坏了,要知道,这白内障手术越早做就越好,只是老太太不听人劝,谁来说都没用,可是今天这刚一见到外孙,就改变了主意,让一直都很担心母亲眼睛的欧阳振武高兴不已。

  “小金护士,麻烦你把这事情往上报一下,就说老太太要做眼睛手术了,让人尽快安排……”

  趁着老太太和庄睿说话的时候,欧阳振武走到推着轮椅的护士身边,小声对她说道,顺便把自己站到了轮椅背后,示意她赶紧去汇报,省的老太太到时候再反悔。

  “孩子,你和婉儿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这狠心的死丫头,再不来看我,可就见不到我了喽……”

  老太太说着说着话,又伤心了起来,因为女儿这事情,不知道和老头子闹了多少次矛盾,要不是老头子身体不好,老太太不敢过于气他的话,早就让人把欧阳婉接到北京来了,庄睿的大舅以前去看欧阳婉,其实也是出于老太太的授意。

  “外婆,我们过的很好,我先来看看您和外公,妈过几天就会来看您,您要保重好身体啊……”

  庄睿擦干了泪水,在低头的时候,从眼中溢出一丝灵气,渗入到了老太太的双腿之中,这丝灵气数量不多,可能由于老太太的身体生理机能退化的厉害,并没有很明显的感觉。

  “妈,爸呢?”

  站在老太太身后的欧阳振武,俯下身体在老太太耳边问了一句。

  “老头子在床上呢,没事,他耳朵不好,听不到,孩子,快起来,你还没吃饭吧?饿了吗?咱们去吃饭去……”

  老太太对女儿的思念,在这一刻都化为对外孙的疼爱,紧紧的拉着庄睿的手不放,让后面推轮椅的欧阳振武有些无奈,老太太你拉着个人,我还怎么推啊。

  “妈,您先松开小睿,咱们好过去啊。”

  “不行,我要和外孙子一起去……”

  老太太挺固执的,抓住庄睿的手就是不放,同时脚下一使劲,用力的站了起来。

  “妈,『奶』『奶』,您小心点。”

  老太太的腿年轻的时候受过伤,虽然说平时也能站起来走走,但是走不了几步路就会感觉疼痛,是以看到老太太站起来,欧阳振武和欧阳磊都紧张起来,欧阳振武更是推开轮椅,上前一步,准备搭把手上去。

  “不用你们扶,我还走得动……”

  老太太甩开儿子手,居然蹭蹭蹭的走了起来,从院子里一直走进了屋子,不过右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庄睿,因为她看不到啊。

  欧阳振武和欧阳磊对视了一眼,眼中都现出不可思议的目光来,要知道,原先老太太走不出三五步,腿上的老伤就会疼的受不了,可是刚才……欧阳振武『揉』了『揉』眼睛,自己似乎没有看错啊。

  “外婆,您先坐下,我不走,我就坐在您旁边。”

  等欧阳振武和欧阳磊冲进房间的时候,庄睿正扶着老太太坐在饭桌旁,而老太太的脸『色』很正常,并不像是装出来的,那老伤腿应该是真的不疼。

  他们哪里知道,就在老太太起身的时候,庄睿怕她摔倒,又往老太太膝盖处,往里输入了一股灵气,这道灵气的数量是先前的好几倍,虽然说不能治愈老太太的伤腿,但是缓解一下疼痛,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妈,您的腿还痛不痛?要不要叫医生来检查一下?”

  欧阳振武还是有些不放心,走到老太太身边小心的问了一句。

  “没有疼啊,咦?奇怪,今儿走路好像轻便了很多……”

  听到儿子这么一说,老太太也有些奇怪,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马上就感觉到了,要是在以前,只有用力拧,才会有一点感觉。

  “『奶』『奶』,真的没事?”欧阳磊也凑了过啦。

  老太太坐的是正位,这过来俩人就空间就有些挤,庄睿站起身想往旁边让一下,谁知道老太太把手一挥,说道:“你们两个坐边上去,我要好好看看我的外孙子。”

  欧阳振武和欧阳磊苦笑着退了下去,您老这眼神连路都看不清楚,怎么去看人啊。

  老太太却是不管那么多,把脸对着庄睿,使劲的看着,要说这白内障,也不是完全看不见,只是眼中的晶状体发生了病变,变得混浊不透明,导致视物模糊不清,老太太的这病拖的时间有些长,所以更严重一点,对着灯光看庄睿,也只是模模糊糊的有个影子,根本就看不到庄睿的眼睛。

  在老太太看向自己的时候,庄睿心中动了一下,很显然刚才的灵气对外婆的腿很有帮助,不知道用在眼睛上行不行啊?

  从拥有灵气以来,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动物,似乎都只有好处而没有什么弊端,庄睿心中冒出这个念头之后,在对视老太太的时候,悄悄的释放出一丝灵气,从老太太的眼睑处渗入了进去。

  “孩子啊,你长得可真像你妈啊,你妈年轻的时候,就是你这个脸盘,那会啊,别人都说我闺女长的秀气,这死丫头,是不想要我这个老娘了啊……”

  老太太看着庄睿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把这些年来对女儿的思念,都对着庄睿倾诉了出来,听得一旁的儿子和孙子直发笑,这连人影都看不到,怎么就知道长得像啊,没听说老太太还会『摸』骨那一套江湖把戏。

  “你这孩子,额头上怎么有个疤呀?是不是小时候调皮捣蛋了啊?那可不随你妈妈,婉儿的『性』子是很安静的……”老太太还在近乎自言自语般的念叨着,不过欧阳振武叔侄俩都没在意,在旁边聊起了别的事情。

  “外婆,您……您能看到我额头上的疤痕?”

  庄睿自然知道自己额头处有个小拇指甲大小的疤痕的,那是小时候不小心摔的,只是平时被头发给遮挡住了,不把头发完全捋到后面,是看不到的。

  庄睿略带惊喜的声音,也惊动了正在聊天的欧阳振武和欧阳磊,两人连忙走到老太太身后,向庄睿额头看去,没错,的确有块疤,不过并不是很起眼,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疤痕很平整,用手『摸』感觉和头皮没什么两样。

  “我……我是看到了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人老了,反应就有些迟钝,直到庄睿喊出声来,老太太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都一年多看不清楚东西了,怎么突然就变好了呢?

  “医生,快点来一下……”

  欧阳磊的反应比较快,急步走到门前,按下一个红『色』的按钮,对着那个像是门铃似地东西喊了一句。

  “欧阳★★,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老爷子哪里难受?”

  在欧阳磊按下按钮没过三分钟的时间,一辆救护车停到了院子门口,几个里面穿着夏常服军装,外面套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拎着个小金属箱子,快步走进了房间,后面还跟着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抬着一个担架。

  他们都是常驻在这里为★★们服务的保健医生,是隶属于军队编制的,行事很是雷厉风行,为首的那个人问完话后,没等欧阳振武回答,就往里面的院子冲去,在他们想来,按下紧急救治开关,肯定是老爷子的病有什么反复,因为老太太正安然坐在屋子里,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哎,哎……窦医生,不是老爷子有事,是我『奶』『奶』……我也说不清楚,您看看就知道了,我『奶』『奶』的眼睛能看见东西了。”

  欧阳磊一把拉住那个为首的医生,把情况说明了一下,只是他现在自己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都还稀里糊涂的。

  “老太太?不可能吧,前几天才检查过的啊……”

  窦医生被欧阳磊的话说得有些发傻,他前天亲自检查过老太太的眼睛,必须要动手术,否则时间再长一点,就很有可能完全失明的,怎么会突然就能看见?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窦医生连忙打开随身带的金属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手电筒,走到老太太的身旁,说道:“老太太,我给您检查一下,你等下看看这亮光明显吗?”

  “不用检查了,把手电拿开,怪刺眼的,你是小窦,都在这里做了七年了,我还能不认识你?”

  老太太的话让窦医生差点陷入石化状态,这还真是不用检查了,因为老太太的手,很准确的把他拿着电筒的手给拨到一边去了。

  “欧阳★★,您几位跟我出来一下,小伙子,你也出来……”

  窦医生把庄睿也给喊了出去,他要知道在老太太视力恢复之前,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