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嘉宾


  对于古建的修缮,一般人了解的比较少,毕竟现在城市中遗留下来的古建筑物并不是很多了,除了一些历史名城之外,或许就是那些远离尘世中的庙宇了。

  但是古建修缮的利润相当高,要比普通的房屋装修高出许多,因为这行当不仅需要专业知识,还要有特定的渠道购买装修仿古建材,这些仿古建材的价格,也是普通建材的数倍,这里面可以做的猫腻就多了。

  古云的古建公司近几年来发展的很不错,由于他们曾经接过故宫博物院的修缮工作,在这四九城也算是比较有名气了,现在业务已经不仅仅是修缮古建筑物了,还承接一些客户所要求的仿古建筑工程。

  “庄兄弟,你那四合院有多大?准备装修的费用是多少啊?”

  说老实话,古云并不怎么想接庄睿这活,因为在市内施工限制比较多,尤其是四合院,工程不大,花费的力气却一点不少,而且对方是自己老子的晚辈,他也不好意思在玩那些偷工减料的猫腻,要不是看在自家老子和庄睿的关系上,他都懒得问这句话。

  “古哥,我对这装修是一窍不通,具体要花费多少钱,我现在也估算不出来,要你去看过才知道,那院子也不大,有两千多个平方吧……”庄睿是想把那四合院往好了建,至于钱他不怎么在乎,手头上还有两千多万,怎么花都应该够了吧。

  “恩,两千多平方,是不怎么……”

  古云顺着庄睿的话往下说着,只是那个“大”字还没出口,猛然惊醒了过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庄睿,道:“两千多平方的四合院???”

  在看到庄睿点头确认之后,古云有些傻眼,过了半晌之后,才说道:“成,明儿一早我就和你去现场看看,我说庄兄弟,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这两千多平的复式院子,价格可是不低,没个千万,恐怕拿不下来吧……”

  古天风和儿子说起过庄睿,却没有说过庄睿的身家,只是说他对于翡翠的鉴定,有一种异乎常人的直觉和天赋,所以古云猛的听到庄睿买的四合院有两千多平方,才会有这种反应,他见天的和房子打交道,自然知道庄睿那四合院能值多少钱了。

  “呵呵,没有那么多,对了,明天要去的话,我还要约个人……”

  庄睿想起小舅帮他找的那个古建专家,连忙翻出钱夹把那张名片找了出来,明天就要去看房子,今儿约别人,庄睿心里也没底,万一对方要是没空呢?

  古云坐的离庄睿进,凑上去看了一眼,连忙问道:“咦?兄弟,你这名片是哪来的?”

  “别人给我介绍的一个古建专家,说是在国内很有名气的,我想让他帮忙看下整体的布局,古哥,应该不会和你们有冲突吧?”

  庄睿以为古云是怕那周教授把活抢去,才有这么一问,连忙给他解释了一下。

  “咳,周教授就是我的硕士导师,还别说,你这面子可是够大的,我导师可是从来不帮私人看房子出图纸的。”

  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听到古云的话后,庄睿也有些意外了,不过这是好事,再怎么说,古师伯的儿子也不会黑自己吧,只要装修的质量有保证,多花几个钱庄睿是不怎么在乎的。

  不过听古云这么一说,对于是否能请到周教授,庄睿心里却是有点没底了,在电话通了之后,他连忙报上了小舅的名字,还好,周教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日程安排之后,就答应了下来。

  庄睿连忙又给欧阳振武打了个电话,把这事说了一下,他知道,周教授能这么痛快的答应,那可不是看自己的面子的。

  等到庄睿打完电话之后,古老爷子有些不满意了,敲了敲桌子,说道:“哎,我说你俩小子,有完没完了?到老头子这里来,就是来谈生意了?”

  “没有的事,古师伯,我不是来给您送那套房用具来了嘛,您要是不满意,那回头我带走就是了。”古老给庄睿的感觉和德叔差不多,对他都是发自内心的爱护,是以庄睿说起话来也很随便。

  “臭小子,我拿你一套房四宝还不是应当应分的啊?不过你比我家这小子要强,除了送些什么脑白金脑黄金的,就不知道整点老头子喜欢的物件,一点都不孝顺……”

  “老爸,您这可是冤枉我啊……”

  古老爷子这话说得古云大喊冤枉,这也不是为了您老的身体嘛,得,到老爷子嘴里居然变成不孝顺了。

  “爸,来吃饭了。”

  就在古云准备继续喊冤的时候,他媳『妇』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庄睿连忙站起来叫了声嫂子,古云的媳『妇』也是老师,现在还在大里面教书,招呼了庄睿一声之后,又去把几个在院子里疯跑的小家伙们抓到了饭桌上。

  古老爷子一共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大儿子今天有事情没来,几个女儿和小儿子都在,这顿晚饭也是吃的其乐融融,庄睿在吃饭的时候,不由想到了外公他们,自己现在要是在玉泉山,想必也是这般情形吧。

  “小庄,你跟我来一下。”

  吃过饭后,老爷子招呼了庄睿一声,走进了他的书房,在这个四合院里,有两处地方,要是没有经过老爷子允许,谁都不敢进的,一个是古天风的书房,还有一个就是他工作琢玉的地方了。

  进到书房坐下之后,看到庄睿忙着去倒水沏茶,古天风笑了起来,开门见山的说道:“行了,别忙活了,说吧,你小子又有什么事情要师伯办啊?”

  古天风可不相信庄睿真就是为了给自己送这房四宝来的,而且他也没给庄睿说过自己儿子的工作,以他对庄睿的了解,肯定是有事相求。

  “嘿嘿,师伯您真是火眼金睛,这都能看出来……”

  “滚一边去,火眼金睛那是孙猴子,快说,我现在还念着你那套房四宝,说晚了我可就忘了啊。”老爷子笑骂了庄睿一句。

  “是这样的,师伯,我妈在京里找到外公外婆了,再有三四个月,就是我外公的九十大寿,我是想给他老寻『摸』个祝寿的物件,您看上次那块杂『色』玉,能不能雕出个寿桃来?”

  庄睿记得上次从新疆搞到的那块多『色』玉石料子,中间部位是粉红『色』,而且有拳头大小,雕成个寿桃应该问题不大,在老妈给自己说起礼物这事的时候,庄睿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块料子,只是料子已经交给了古天风,庄睿即使有这个心思,那也要古老爷子同意才行。

  庄睿随后又说出了外公的名字,他并不是想显摆一下家世,而是对于古师伯,没有隐瞒的必要。

  “是他老人家啊,那这物件要好好的思量下了。”

  古天风对于庄睿外公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因为许多电视剧电影里面的故事,都是根据庄睿外公的原型而改编的。

  古老闭上眼睛思考了起来,右手食指还在桌子上比划着,过了足足有七分钟,老爷子才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说道:“那物件我能帮你做好,不过你小子要帮我一个忙。”

  庄睿在古老思考的时候,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现下听到老爷子胸有成竹的话后,舒了一口长气,说道:“师伯您有事就吩咐好了,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

  古老爷子微微一笑,站起身从一个书架上拿过一个半米大小的盒子,放到桌上打开之后,庄睿发现,里面放着十几个翡翠玉佩,挂件,另外还有两个不大的摆件,庄睿有点不明所以,抬起头看向古老爷子。

  古老将那个盒子推到庄睿面前,说道:“这里面的翡翠有真有假,你先看看,能不能把假物件给挑出来。”

  “嘿嘿,师伯,您老考究我不是?我这段时间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研究翡翠呢。”

  庄睿大言不惭的说道,低下头的时候,却是释放出了眼中的灵气,他这段时间忙的连轴转,哪儿有功夫去研究翡翠,不过有了这双眼睛,只是分辨真假,那自然难不倒庄睿。

  庄睿故意一件件的拿起用放大镜看了下,磨蹭了十几分钟之后,将一个挂件,两个玉佩,还有一个摆件给挑拣了出来,说道:“师伯,您老看看……”

  “嗯,还不错,都挑拣出来了,能说出这些作假的材料吗?”古老点了点头,眼中『露』出赞赏的神『色』。

  “这两个挂件应该是树脂,这玉佩的材质是青玉,不是翡翠,至于这个摆件嘛,也是软玉,不过带点绿『色』,师伯,我说的对不对?”

  庄睿把几个物件又摆弄了一番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成,现在你有资格帮我的忙了。”

  古天风笑了起来,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大红帖子,递给了庄睿,说道:“后天北京台有一个鉴宝栏目,邀请我去做玉石类物件的鉴定嘉宾,你代我去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