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民间鉴宝(四)


  前曾经介绍过唐三彩,这是一种盛行于唐代的陶器,以黄、白、绿为基本釉『色』,后来人们习惯地把这类陶器称为“唐三彩”。

  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经济上繁荣兴盛,化艺术上群芳争艳,唐三彩就是这一时期产生的一种彩陶工艺品,它以造型生动『逼』真、『色』泽艳丽和富有生活气息而著称。

  现在摆在田凡教授面前的这个唐三彩,是个三彩双峰骆驼俑,高度近乎一米,搭挂着兽面纹饰的驮囊,丝绸和水壶也都安放就位,它引颈张口,后肢直立,前腿略弯,仿佛刚从卧姿直身而起,仰天长嘶,准备踏上西归的征途,造型极其威武恢弘。

  仔细看着这个昂首嘶鸣的骆驼,庄睿在恍惚间,仿佛看到那长安城里喧闹的东、西市,驿站旁酒巷里巧笑的胡姬在你身旁铺张开来,似乎身处在大唐盛世的气氛里,感受着异域与东方的传奇。

  金胖子和孙老等人,也被这件唐三彩骆驼给震住了,这件三彩作品不仅俑『色』彩鲜艳,釉『色』明亮,而且造型精致准确,更主要的是,在三彩骆驼那光亮的釉面上,有很多微小的开片,像一个个小裂纹一般。

  这种开片主要是由于胎和釉的收缩比不太一致而造成的,胎的收缩比较小,釉的收缩比较大,这样在它烧制的过程中,冷却的时候那么釉子就会产生收缩,因此在釉子的表面,会形成这种裂纹。

  唐三彩出土的多了之后,这种开片也就成了鉴定唐三彩釉面的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当然,后世技艺高超的造假者们,也肯定会在这方面做手脚了。

  “孙老师,您怎么看这物件?”

  田凡知道在场的这几个人里,孙老是玩杂件的,对于唐三彩并不陌生,至于金胖子等人,恐怕懂的就不是很多了,是以在众人粗略的看了一圈之后,出言向孙老问道。

  孙老拿着一个二十倍的放大镜,对着开片仔细的看了一会,摇着头说道:“这物件我看不准,从开片上看,是芝麻片,不像是后仿涂刷高锰酸钾溶『液』形成的,但是这物件太完美了,我拿不准……”

  孙老所说的芝麻片,指的是唐三彩陶器受地下水和土壤中酸碱物质的侵蚀后,自然形成的开裂,这种开裂比较细碎,像是芝麻一样,距离其一尺左右远,就能明显观察到。

  而造假者往往使用氢氟酸和高锰酸钾等化『药』品,对器物釉面进行腐蚀和染『色』,然后再放置一段时间,釉面的“开片”也会变得明显,但是开裂的痕迹,却显得很宽,没有自然开片那样细碎。

  这件三彩骆驼,无论是从釉『色』造型,还是开片来看,都是真迹无疑,但它就是太过完美了,比之故宫博物院珍藏的一尊三彩骆驼还要出『色』,是以不管是田凡教授,还是孙老爷子,都不敢妄下结论。

  “田老师,我曾经听过您讲的一堂关于唐三彩器皿特征以及鉴定知识的课,后来见到这件作品之后,我就把它买了下来,也找过一些人看,都说是真品,今天借这个机会,也请您帮着鉴定一下。”

  这个唐三彩骆驼的主人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微胖,长着一张国字脸,即使是在众位专家面前,表现的也是不卑不亢,看样子应该是个有点身份的人。

  “刘先生是我们济南收藏协会的会员,也是天食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很热衷收藏,曾经在我们收藏天下栏目组做过嘉宾的……”

  山东电视台的那位男主持人,见缝『插』针的给庄睿等人介绍了一下持宝人的来历,也是间接的说明,对方是有财力收藏这种比较珍贵的古董的。

  “刘先生,既然您是行内人,我就冒昧的问一句,这件唐三彩骆驼,您是怎么收到手上的呢?”

  古玩鉴定这工作,不仅要从物本身入手,也要去追究其传承来历,像一些珍贵的物,都是从各大古墓中出土的,就算是被盗掘出来的古玩,也是会流传盗出的物件和数量的。

  这位刘老板似乎并不忌讳谈这物件的来历,大大方方的说道:“呵呵,这件三彩骆驼,是我在一次朋友的私人聚会上见到的,当时看着喜欢,就买下来了……”

  “聚会?”庄睿小声嘀咕了一声,应该是一些藏友组织的交流活动吧?

  “就是黑市。”

  坐在庄睿身边的钱总经理,用手捂住了话筒,小声的说道。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因为他突然之间,想到了在草原黑市上所见到的那尊三彩马,也是仿制的几乎天衣无缝,被那个冤大头日本人以高价给买去了,这件三彩骆驼造型釉『色』如此完美,是不是也是假的呢?

  这个念头在庄睿心头升起之后,就像是在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般挥之不去了,说不得,只能再用灵气查看一番了,趁着几人正在交谈的功夫,庄睿走到这三彩骆驼的桌前,低头看了起来。

  “刘先生,您淘到这物件,当时花费了多少钱啊?”

  坐在田教授旁边的金胖子追问道,这也是鉴定物品过程中,必须要问到的,尤其是像这么完美的三彩作品,出手的人绝对不会讲价格定的太低。

  “四十万元rb,我感觉它是物有所值的。”

  见到几位专家都不敢确定自己这件藏品的真伪,刘董事长心中也升起一股子豪情来。

  按说以他购买这件唐三彩的价格,和国内正规拍卖行里拍出的三彩古董,也是相差无几了。

  有些朋友看到这里就要说了,唐三彩是国宝,怎么会这么便宜啊?其实这些朋友是进入了一个误区,唐三彩被认可,最早是在国外,在十年代的时候,价格达到顶峰,199年12月,由伦敦苏富比推出的唐三彩陶大马,以4955万港元创下中国艺术品拍卖最高价的记录,保持了12年之久,风头一时无两。

  但是由于假的东西冲击市场冲击得很厉害,导致很多人上当受骗,对唐三彩的信心变得不足起来,随后唐三彩在国际市场的价位就迅速的下跌。

  最近几年国际市场上拍出的唐三彩作品,价格大多都是在几十万美元左右,而国内就更低了一些,即使一些精品,价格也是在几十万至百万元rb上下浮动的。

  由此可见,如果这尊唐三彩骆驼是真的话,刘老板的这笔生意,还是赚了。

  “金老弟,孙老哥,我看这物件应该是真的,估计是从哪个唐墓里盗出来的,你们的意见呢?”

  田教授在思考了一会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前些年盗墓成风,难保会有一些精品流失出去,而面前的这位持宝人也说明的东西的出处,就是从黑市中拍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三彩骆驼是真品的可能『性』极大。

  “假的,这尊唐三彩骆驼是个现代仿品!”

  金胖子等人还没有答话,一直默不作声的庄睿,突然从桌前抬起头来,斩钉截铁般的说道。

  “哦?何以见得?”田教授见到庄睿说得如此肯定,知道他应该是看出了一点端倪。

  “庄老师,您说是假的,也总该有依据吧?几十万块钱我不在乎,如果真是假的,就当是买个教训了,但是,假在哪里,还请您给指出来。”

  刘董事长虽然没有向那个女人一般灼灼『逼』人,但也是语『露』机锋,既然您说是假的,那好,拿出证据来吧。

  庄睿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之所以说是假的,因为在这尊三彩骆驼里面,没有丝毫的灵气存在,庄睿现在见过的古玩也有上千件了,或多或少都是灵气存在的。

  所以庄睿可以肯定,这尊三彩骆驼,一定是赝品,但是假在什么地方,以他对唐三彩的了解,实在是编不出什么理由来。

  “这个嘛,自然是有依据的……”

  庄睿围着三彩骆驼又转了起来,用灵气从头至尾的检查起来,想发现点不同出来,突然,他的眼睛瞪直了,在一瞬间,脸『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不过由于庄睿的头一直是低下来的,倒是没有被人看到。

  “他娘的,这样的玩意竟然也能量产?!”

  庄睿之所以会这么震惊,是因为他在看到这件三彩骆驼弯曲抬起的前蹄时,赫然发现,在那前蹄内壁里面,居然也是有着一个许字,和在草原黑市上所见到的完全一模一样。

  庄睿现在对这位作假的人,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整出了个三彩马不说,这又出现了个三彩骆驼,要知道,赝品那也是有档次高低,要分个三六九等出来的。

  以这尊三彩骆驼而言,恐怕所用的工艺和土壤,都是按照唐朝三彩烧制程序来的,即使去做碳十四都未必能检测的出来,如此完美的仿制工艺,其造价应该在十万元以上的,这位三彩骆驼的缔造者,绝对是位作假行当里的大师级人物。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