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民间鉴宝(五)


  “小庄,过来一下……”孙老站在鉴定台进入休息室的门口,向庄睿招了招手。

  这会庄睿已经围着这件唐三彩骆驼转悠了几圈,却没有开口指出问题所在,台上台下的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虽然庄睿之前表现不错,但是你也不能如此信口雌黄吧。

  刘佳见到庄睿眉头紧锁,原本就想打个圆场,看见孙老师招呼庄睿之后,连忙站出来说道:“各位藏友,请给专家们一点时间,对这件唐三彩作品做出评估,到底是真是假,下面将更加精彩。”

  听到主持人的话后,金胖子等人干脆也站起身离开桌子,走进了里面的休息室。

  “孙老师,有什么事?”

  庄睿这会发愁的是要如何解释这件唐三彩骆驼假在何处,以他对唐三彩的认知,如果不是用灵气探查的话,还真的挑不出『毛』病来,现在他虽然知道这件三彩骆驼里另有玄机,却总不能直接将其打碎掉吧,那样更无法解释了。

  “我对这件唐三彩也不怎么看好,因为它太完美了,出土物中,还少见到这么釉『色』明亮,毫无瑕疵的作品,但是咱们挑不出『毛』病,就不能妄言真假,你刚才说的那话,有些冒昧了。”

  从德叔的关系论起,孙老也算是庄睿的长辈了,是以对庄睿刚才的举动,提出了批评,不过他对这件古玩的看法,也代表了田教授等人的想法,均是听得连连点头。

  “孙老师说的不错,我在去年也拍出过一件唐三彩的仕女像,那件作品已经算是保存的比较完好了,但是在腰部的釉『色』,还是有些残缺,像这件三彩骆驼,我还是第一次得见。”

  钱总经理也说了自己的意见,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见过的古董实在是数不胜数,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当看到一个物件的时候,心里往往就会产生一种直观的感觉,就像这件三彩骆驼,虽然挑不出刺来,但是感觉不对。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他们有机会得到这件三彩骆驼的话,只要价格不是太离谱,多半也会出手购买的,因为至少从表面上,他们找不出任何作假的痕迹来,这其实就是专家也会打眼交费的根源,有时候会过于相信自己的专业知识。

  “小庄,我看这样吧,等一会出去,你就赔个不是,说是看走眼了,人无完人嘛,相信对方也不会多说什么,咱们给他出具一个鉴定证书得了,这证书我来写。”

  田教授这番话,看似是让庄睿承认眼拙看错了,但是由他来在鉴定证书上签字,等于这个风险是由他承担下来了,日后要是传出这件古董是假的话,丢的还是田教授的脸面。

  “嗯,田老师说的有道理,小庄,不行咱们就这么办吧,我可是饿的前胸贴肚皮,就想着去吃饭了。”

  金胖子等人也出言附和了田教授的意见,这真假二字说出来简单,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可以了,但是你不讲出个道理来,别人是不会信服的,而且这位持宝人又算得上是圈内的行家,如此拖下去,只能降低专家团在众人心目中的权威地位。

  “我说几位老师,您几位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说这物件是假的啊?”

  庄睿苦笑了起来,在众人劝他这会,他也在开动着脑筋想着说词,还真被他想到了一个。

  “哦?你还真看出问题来了?”田教授有些吃惊,这尊三彩骆驼,无论是从造型釉『色』还是开片而言,都是无可挑剔的,他自问自己是找不出『毛』病来,没想到庄睿居然还有依据。

  “没有看出问题,但是我以前有个圈外的朋友,曾经在南方的一个黑市上,花了三十多万拍到过一件唐三彩马的作品,当时拿给许多专家鉴定,确定是真品无疑,我曾经也见过,从釉『色』和造型上来说,与今天这件相比也是不遑多让的。

  但就是在上个月,他不小心把那件三彩马给打碎掉了,在收拾那破碎了的三彩马时,发现了猫腻,他在一块破碎的瓷片内壁上,居然发现了一个简化字,这代表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庄睿所谓的朋友,自然是莫须有的,那件假三彩马是被日本人给拍去了,恐怕现在被当成宝贝一般给供在家里,根本就不可能打碎掉的。

  其实庄睿这番话,是不怎么经得起推敲的,因为任谁花个几十万买的物件,都不可能轻易的打碎掉,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庄睿话声一落,另外几位专家都是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庄睿居然就是因为这个,来判断这件三彩骆驼的真假的。

  “小庄,咱们不能要求对方把这物件打碎了来鉴定吧?”

  “是啊,这唐三彩流传下来的不算少,或许这件就是真的也说不准啊。”

  几人对庄睿的说法都提出了异议,他们虽然都是职业『操』守良好的古玩鉴定专家,但是也不会冒着风险去打碎一件看起来很真的物件来断定真假,这种方法未免有些太疯狂了一点,如果是真的,这损坏古玩的责任,由谁来负呢?

  “小庄说的这事情,倒也是有过的,有些作假的高手,喜欢在瓷器或者别的物件上,留下一点东西,但是小庄,你能确定这件唐三彩骆驼里面,也会留有名字吗?”

  田教授沉『吟』半晌,也是不看好庄睿所说,最为关键的一点还是在于,如果损坏了这物件,而又没找出『毛』病,这责任由谁来担负,要知道,四五十万元rb,对于这些专家而言,虽然掏得起,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

  几人正在讨论的时候,在旁边听了有一会的主持人刘佳,突然开口说道:“我能打断一下吗?”

  “几位专家的意思,是不是只有打碎这件三彩陶器,才能做出真假的结论是吗?”

  刘佳对于古玩这行当不是很懂,但是几人说的直白,她也听出这意思来了,问出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激动。

  “这个……是小庄的意思,不太可行,因为如果这东西是真的话,那可是要赔偿给别人的,这笔费用可是不低……”田教授虽然不明白这位女主持人为何这样兴奋,还是出言给她解释了一下。

  “那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承担这笔费用,就可以现场打碎这个唐三彩来鉴定了,是吗?”

  田教授被刘佳给说糊涂了,下意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连忙又摇起头来,说道:“这个必须要征求古董主人的意见,他如果不同意的话,咱们说什么都是白搭的。”

  如果有人愿意承担打碎唐三彩的后果,那众位专家们是不介意用这种办法的,因为他们也不想给这件唐三彩下结论,要是真的还好,但如果是假的话,这么多人都挑不出『毛』病来,日后传出去可是件非常丢面子的事情。

  “好,我去找持宝人商量一下,然后再看看这笔费用,能不能由电视台来出,几位稍等一下。”

  刘佳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说完话后就扭着细腰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一屋子专家面面相觑,这主持人怎么对打碎唐三彩有这么大的兴趣啊?女孩子小时候好像不玩那摔泥巴的游戏吧?

  话再说回来了,这在电视录制现场去砸宝,可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万一把东西砸碎了,还看不出什么端倪,挑不出什么『毛』病,那砸宝人可是英明丧尽啊。

  几位专家想到这里,不由对庄睿有些抱怨,这小伙子各方面都不错,但就是有点太较真了吧,这世上真假难辨的物件多了,也不差这一件啊。

  刘川这会可不知道几位专家正在腹诽她和庄睿,她心里现在正兴奋着呢,做栏目怎样才能吸引住观众的眼球?那就是要新闻,要有看点的新闻。

  今天这现场鉴宝,虽然也有几个小高『潮』,但总的来说有点波澜不惊,如果能上演一出专家现场砸宝,真假三彩现世的戏码,不管是谁输谁赢,这期鉴宝栏目,绝对会大放异彩的。

  刘佳兴冲冲的找到持宝人刘老板,把这事一说,刘老板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居然同意了,不过如果砸碎他的唐三彩,还是找不出『毛』病的话,那赔偿的金额就不是四十万了,而是十万。

  但是当刘佳去给朱副台长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却是被打击了,朱副台长对她的想法给予了表扬,但是对出这十万块钱,却是一口拒绝掉了,因为他并不看好庄睿,年纪轻轻的,专业鉴定陶瓷器的田教授都不敢肯定的事,他出什么幺蛾子啊。

  “庄先生,几位老师,台里的经费也比较紧张,依我看,这事就算了……”

  朱副台长还是给了刘佳和众位专家一个面子,亲自来到休息室解释了一下。

  “东西要是真的,这钱,我来出,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庄睿突然打断了朱副台长的话,引得众人纷纷向他看去,不知道这个行事有些冲动的年轻人,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