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家事


  看着母亲扶着步履蹒跚的外公,庄睿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些发酸,为人子,他能理解母亲的心情,但是从未有过为人父经历的庄睿,现在似乎也能感受到外公那种喜悦的心情,那是对儿女们无私的爱。

  忽然,一道白影从院子里窜了出来,惊醒了正沉浸在这落日霞辉中的父女二人。

  “臭小子,几天不回家,是不是躲着外公啊?”

  老爷子随着白狮的身影,看见了庄睿,伸直了手中的拐杖,指着他笑骂了一句。

  “外公,哪能呢,我这不就回来了,妈,我来扶外公……”

  “你这孩子,和外公没大没小的,一边去,妈扶着就行……”

  庄睿抚弄了下白狮的大头,向母亲那边走去,欧阳婉却是没有放开挽住父亲的手,和庄睿一左一右扶着老父亲在旁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了下来,白狮乖巧的趴在庄睿的脚边。

  “这孩子真像你啊,不仅是长得像,『性』格也像你,脾气倔强的很,胆子也大的很,那天老头子我要是不答应让你回来,他就敢不叫我外公……”

  老爷子坐下之后,双手拄着拐杖,仔细的在女儿和外孙脸上来回打量着,欧阳罡这段时间不仅身体好起来了,心情也是愉快的很,到了他这种年岁,对于世上的许多事情都看的很淡了,但是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眼前这个不听话的女儿。

  庄睿却是不怕这个老头,嘻嘻笑着说道:“外公,我不仅像我妈,还像您呢,您的脾气不是和我妈一样吗?我可是听小舅他们说过,当年您老带着一个师,在辽东就敢想着把★★★的一个军给包饺子,那才叫胆子大呢……”

  欧阳罡当年可是四野的一员勇将,打起仗来不要命,只要是和敌人交起手了,那不占点便宜,是绝对不会后撤的,就算是四野林总的命令都没用,不过他脾气太耿直,解放后却没有跟着自己的老上司,在那十年里面受了不少罪,不过这也是他引以为豪和倍受别人尊敬的地方,那就是敢于坚持自己的信念。

  “咦,你这臭小子怎么知道我当年的事情啊,嘿,外公那会可是说一不二的,打锦州那会,林总的电报都让我拿去点柴火取暖了……”

  庄睿的话刚好挠在欧阳罡的痒痒上,这病了两年多,耳朵也不好使,可是有段时间没给人回忆往事了,这会揪住了外孙,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庄睿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耐烦,可是听着听着,就听进去了,听外公讲诉以前的事情,那可都是真实的历史再现,和电影电视上所演的,完全不同,随着老人是那语调激昂的话语,一个硝烟战火纷飞的大时代,真实的展现在了庄睿面前。

  欧阳婉也安静的坐在旁边,微笑着听父亲讲诉着自己从小就听说过无数次的故事,其实老人的要求真的不是很多,只要有儿女肯花上一点时间听他们倾诉,那就足够了。

  “老头子,吃饭啦,又在吹嘘以前的老黄历啦,也不怕我外孙子笑话……”

  在夜幕降临,华灯初起的时候,庄睿的外婆也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扶在他身边的,却是欧阳军,庄睿不禁有些汗颜,这欧阳军怕老爷子胜过老鼠怕猫,都还硬撑着到老人面前尽尽孝心,自己反而整天东奔西跑的,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老爷子看到欧阳军后,用力的在地上顿了一下拐杖,喊道:“对了,小军,你过来……”

  “爷爷,什么事?我可是没惹什么祸。”

  欧阳军听到老爷子喊他,浑身打了个激灵,脚下条件反『射』的就是一个立正,看来这童年阴影真是很难消除,惹的一旁的庄睿母子都笑了起来。

  欧阳婉拉住老父亲的手臂摇了摇,说道:“爸,小军是个好孩子,别吓唬他,您老瞪眼的样子可吓人啦。”

  “心里不虚,有什么好怕的啊,小军,你这弟弟可还没什么工作呢,你小子整天自己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就不想着照顾点自己弟弟?”

  敢情老爷子是想让欧阳军给庄睿找点事情做,说白了,就是让他给庄睿找点赚钱的活,老爷子虽然耿直,但并不迂腐,★★工作总归是要人做的,难不成别人可以做的事情,自己外孙就不能干啦?

  虽然这事对欧阳罡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电话就有人上赶着安排,不过那动静就太大了点,他知道自己这小孙子折腾了一份不小的产业,这是故意在欧阳军身上割块肉呢。

  “爷爷,您让我照顾小弟?他照顾我还差不多,他现在倒腾古玩,那身价不是一般的肥啊,连我看着都眼红,您老可不能偏心呀,不信您问问他……”

  欧阳军一听是这事,那心里叫一个纠结啊,一时间也顾不得害怕了,嗓门也高了起来,这都是孙子,老爷子您怎么就想着从我腰包里面掏钱,然后塞到另外一个孙子口袋里面去啊,话说那孙子前面还要加上个“外”字。

  “哦,还有这事?小睿,你干投机倒把的买卖?那可不行,咱们可不能干这样的事情……”

  老爷子退下来快有二十年了,对于欧阳军口中的“倒腾”两个字,理解为了投机倒把,马上板起了脸,自己外孙哪能干这事啊,倒不是说这事犯法,关键是那眼皮子也太薄了,干这玩意儿能赚几个钱?

  “爸,小睿可不是在投机倒把,他是收藏古董,就是那些字画花瓶什么的,以前咱们家里也有,然后再卖出去,这是合法的,利润也很高,最近才在新疆投资了一个玉矿场……”

  欧阳婉听到老父亲的话后,笑着帮儿子解释了一下,语气中充满了自豪,儿子可全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赚到的钱,没有沾自己娘家一点光。

  欧阳罡听到女儿的话后,激动的一拍大腿,说道:“哎,你这丫头,怎么不早说,那些字画就是古董?老子当年带领部队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可是抄家搞了不少那些玩意儿,不过那些画啊啥的擦屁股都闲咯得慌,全让我一把火给烧了……”

  “哈哈,哈哈……”

  老爷子话声未落,引得周围一圈人,也包括刚出来的警卫员都笑了起来,这哪跟哪啊,您那会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欧阳婉还没出生呢,怎么去提醒您啊,这也难怪,老爷子都九十岁的人了,脑子难免有些糊涂。

  不过这时的老人,更像是自己的亲人,而不是在外面那个威风面的大人物,要知道,老爷子可是以严厉著称的,在九十年代那会,很多军中上将,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

  “你这个死老头子,整天就以没化为荣,别吹嘘了,都去吃饭吧……”

  庄睿外婆笑着骂了老头子一句,一家人都回到了院子里,这顿饭是摆在院子大树下面吃的,小囡囡刚在屋里看完动作片,见到舅舅回来了,也是很兴奋,一张小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也为这顿饭平添了不少笑声。

  “小睿,出来一下,有事给你说。”

  吃过晚饭之后,已经点多了,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准备去休息了,庄睿这两天也是累的不轻,正准备去自己房间冲洗一下睡觉的时候,却被欧阳军给拉住了。

  “四哥,什么事?”庄睿看到欧阳军躲躲闪闪的样子,还非要走要院子外面说,不由有些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就是我和徐晴的事情,你知道吧?”欧阳军吭吭唧唧的磨叽了半天,说出来的话更让庄睿『摸』不清头脑了。

  “哎,我说四哥,您和大明星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啊?”庄睿不解的问道。

  “嗨,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想和徐晴结婚,老爸那边不同意,这不是求你给你关说一下嘛,现在家里除了小姑,可就是你最受宠了……”

  敢情欧阳军还真是个多情种子,早些年虽然有些风流荒唐,不过这几年倒是定下『性』子来了,徐大明星也是功不可没的。

  原本欧阳军今儿来这里,是想求小姑帮忙的,不过见到庄睿之后,就改变了注意,他却是怕小姑和自己老爸一个思想,那反而会适得其反的。

  “嘿,四哥,这家里可不是我最受宠啊,还有囡囡呢……”庄睿和欧阳军开起了玩笑。

  “别废话,你小子就说帮不帮忙吧,我还想着明儿把小董介绍给你呢。”

  欧阳军是真急了,这事去求表弟,本来就有些磨不开脸,又被庄睿取笑了,当下有些恼羞成怒。

  “小董是谁?”庄睿问道。

  “就是上次和你说的那个玩古董的,明天要是有空,就到会所见见他去吧,他门路可不少。”

  “明儿没空,和人约好了要去四合院那边,等等再说吧,四哥,哪天您看小舅心情好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去给小舅说说,看看您那事能成不……”

  对欧阳军这破事,庄睿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媳『妇』还没着落呢,居然去帮人说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