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冤枉


  张玉凤这几天都有些心绪不宁,尤其是昨天被警察找上门之后,更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心里对接手这两个汽修厂,已经开始感到后悔了。

  张玉凤入狱前把那出租车公司,还有几十辆破黄面的都给转手卖掉了,手上趁了一百多万,可是接手这两个破厂就花了六七十万,两个月来除了补几个车胎之外,其余居然没接到什么活,每月还要养着一帮子吃闲饭的,张玉凤已经感觉有点支撑不下去了。

  这两个汽修厂是挨在一起的,地理位置也是相当不错,在314国道的中段,这里前不搭村后不搭店的,按理说车坏了应该就来他这里修的,谁知道那些人宁愿叫拖车,也要把车拉到那个叫国栋汽修厂去,这不是他娘的有『毛』病嘛。

  “是不是叫人往那条破路上扔点小石子啊?”

  张玉凤『摸』着长满了硬须的下巴,在思考汽修厂下一步的生存之路了,他场子所处的位置,有一段整修的不是很好的路,坑坑洼洼的,很容易让车趴窝,张玉凤在想着是不是再帮上一把。

  跑长途的朋友都知道,这汽车轮胎经过长时间摩擦之后就会发热,要是碰到个比较尖锐的石头,很容易就会炸胎的,张玉凤是玩车的老手,自然对这门道很清楚,话说他能想到的,基本上也都是这些歪主意了。

  ……

  “大哥,咱们再去那个什么国栋汽修厂去看看吧,说不定他们改变了主意,就愿意卖了呢?”

  张玉凤正坐在汽修厂内那装修还算豪华的办公室里长吁短叹的时候,以前手下的一个老伙计推门走了进来,这家伙叫黑蛋,当年打架也进去了,不过只判了两年,出来的要比张玉凤早,但是这几年混的很不如意,张玉凤接手这俩汽修厂,就是他和几个人鼓动的。

  “愿意个屁,你也不看看别人一月赚多少钱?妈的,我怎么就听你小子的话,去要百分之十的股份啊?别人那厂子俩月赚的钱,就够咱们这俩破厂了,会和咱们合股?”

  听到黑蛋的话后,张玉凤是气不大一处来,他前段时间让黑蛋去打听那国栋汽修厂投资了多少钱,黑蛋回来说是20万,张玉凤就找上门了,自己这厂子前前后后扔进去小一百万了,和国栋汽修厂合并,要个百分之十的股份,也不算多,谁知道被对方一口给拒绝掉了。

  张玉凤事后自己又打听了一下,原来别人的厂子一月都进账四五十万,当然不肯与自己合股了,恐怕自己这俩厂子拿出去,要个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对方都不见得会同意。

  打听清楚之后,张玉凤大为恼火,要不是念着黑蛋以前跟了自己好几年,现在混得又不如意,早就把他给踢出汽修厂了,不过这几天也是没给黑蛋什么好脸『色』看。

  黑蛋凑到张玉凤跟前,神秘兮兮的说道:“大哥,前几天不同意,不代表现在也不同意啊,在彭城道上,谁不知道大哥您的名声,那小子总会给几分面子吧?”

  “嗯?黑蛋,那汽修厂老板被打的事情,是你干的吧?”

  张玉凤听到黑蛋的话后,反应了过来,昨儿警察找上门的时候,这小子就躲躲藏藏的,现在又说这话,十有九是去敲别人闷棍了。

  黑蛋掏出烟来,递给张玉凤一根,帮他点上火后,得意洋洋的说道:“大哥,没凭没据的,谁敢说是我啊,警察昨儿也来了,又能把咱们怎么样?那小子要是再不识相,回头我再去教训他一顿。”

  “妈的,你大牢还没蹲够是不是,『操』,你那叫蓄意伤人,不行,你出去躲段时间,我拿三千块钱给你,这几个月都别回来了,妈的,你小子做事情就不长脑子的。”

  张玉凤一听真是黑蛋干的,顿时火了起来,一巴掌扇到黑蛋头上,把他噙在嘴里的香烟也给打落在地。

  “大哥,您这是干什么啊?兄弟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连累不到你的。”

  黑蛋看到张玉凤已经在开身后的保险柜拿钱了,不由傻眼了,这大哥变得怎么这么陌生了啊,以前撞车碰瓷的威风都去哪了呀?按说这从大狱里出来,只能比以前更加威风才是。

  其实黑蛋并不怎么了解蹲监狱人的心理,虽然他自己也蹲了两年,但是时间太短了,体会不出来那味道。

  蹲大狱出来的人,一般都分为这么几种心理,一种是短刑犯,判了两三年的,出来之后要不然就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要不然就是破罐子破摔,用在监狱里到的“技能”,继续为非作歹。

  第二种就是刑期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不用说,这些人都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监狱,七年的劳动改造和教育习,一般都能矫正他们身上的『毛』病,而且还能在监狱里个一技之长,出来后也能混口饭吃,还有几十年的大好人生,只要不是★★★人格,绝对是不想再去吃公家饭的。

  另外一种就是十年以上的重刑犯了,这类人一般出来之后,都是人到中年,再大点的五六十岁也是正常,这类人群对社会的危害比较大,一辈子基本上已经是毁掉了,并且大多都是老无所养,孤苦伶仃的,而且数十年呆在那封闭的环境里,心理也容易发生扭曲,出来后极易报复社会,像九十年代连杀数十人的的白宝山,就是最典型的案例。

  而张玉凤则是属于第二种人,在监狱里习了七年,再也不想进那个见了只母猪都双眼发亮的地方了,再说他也有点老本,吃喝不愁,虽然还没找老婆,但是三天两头去次桑拿泄泻火,日子过的算是逍遥自在。

  所以那天去谈合作,虽然被拒绝了,倒也没用起什么歪心思,昨儿警察来盘问他的时候,也是理直气壮一点儿都不心虚,却没想到这事不是自己干的,却是黑蛋整出来的,如果不是跟了自己好几年的老弟兄,他连大义灭亲去举报的心思都有了。

  张玉凤拿出一叠钱扔到了黑蛋面前,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拿了钱抓紧走人,找个地方躲几个月,妈的,有吃有喝的,非要去干犯法的事情,你小子就没过好日子的命。”

  黑蛋这会早就傻眼了,自己听着这话,怎么和以前在监狱里教导员说的那么像啊?『迷』『迷』糊糊的把钱塞到口袋里,正想说几句什么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被从外面给踹开了。

  “得,事发了!”

  张玉凤看到七个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武警冲了进来,条件反『射』一般的从老板椅上蹦了起来,双手抱头,面朝墙壁的蹲了下来,口中还大喊着:“『★★』,报告『★★』,我没犯法啊。”

  “谁是张玉凤?”

  “我是,我是张玉凤,我可是奉公守法,从来不逃税漏税的好市民啊,你们这是干嘛,咱虽然犯过错,不过『★★』不也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张玉凤蹲在墙边没敢抬头,他认识这些人是武警,在监狱里面的时候,他没少吃武警的亏,当下是一动也不敢动,不过心里在犯着嘀咕,抓人这事好像应该是警察干的吧?

  “吆喝,这嘴倒是挺能说的,赵国栋被打,是你干的吧?蓄意伤害算不算犯法啊?”

  庄睿刚一进门,就听到张玉凤的这套说词,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俗话说久病成良医,这大狱蹲久了,居然成了法律专家了。

  跟在后面的欧阳军和刘川颇感无趣,闹了这么大动静,原本还指望着对方反抗一下,也能有理由动下手,活动一下筋骨,没想到这老混混直接就蹲下了,他们也不好意思上去再踹两脚。

  “这,这没我什么事啊。”

  黑蛋看到这全副武装的武警,心里那也是洼凉洼凉的,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了,当下挪动着脚步就往门口溜,刚才所说的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话,只当自己是放屁了。

  “你也蹲下,把外面的嫌疑人都带进来。”

  张玉凤这修理厂一共就十来个人,全被包了饺子,一个没跑掉,其中有几个人可是本本分分的修车技工,被这场面吓得哆嗦着身体走进了屋子。

  “就这样子,也敢强卖强买去砸人闷棍?”

  欧阳军对张玉凤的怂样很是看不起,也懒得啰嗦了,直接说道:“张玉凤,赵国栋被打,是你指使的吧?”

  “『★★』,冤枉,我冤枉啊,这事真的不是我干的啊!”

  张玉凤大声喊起冤来,早年进监狱就是因为太讲义气,帮手下的司机打架,现在他可是没有要帮黑蛋顶罪的念头了。

  “我……我知道这事是谁干的,不关张老板的事情。”

  张玉凤这人做事还算地道,虽然这两个月没什么生意,不过从来没少了那些修车师傅的一分钱,有个胆大的站了出来,帮张老板说了句话,这也是黑蛋在他们中间吹嘘时,被那修车师傅听到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