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案情(一)


  “庄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分局主管刑侦的吴局长……”

  苗菲菲见庄睿走到桌前,站起身来把她身边的那个中年人介绍给了庄睿,虽然吴局长只是个副局长,但是苗菲菲还不会耿直到连“副”字也介绍出来的地步。

  “吴局长你好……”

  庄睿伸出手和吴局长握了一下,态度说不上冷淡,但是绝对不算热情。

  在庄睿生活的那个时代,“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这首歌,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了。

  而且庄睿的确交过钱,那是和刘川一起捡到了1『毛』钱,哥儿俩花了分钱一人买了两个『奶』油冰棍吃掉了,剩下的2分钱每人一分交给了警察叔叔,所以说,庄睿对警察一向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不过这种好感在经历了陕西那次惊心动魄的爆炸案之后,就在庄睿心里『荡』然无存了,那次警方明明已经掌握了余老大的犯罪证据,不提前进行抓捕,偏偏还要来个捉贼拿赃。

  好吧,为了抓现行,这也没错,但是你们警方的专业技能不过硬,原本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的局面,到最后居然让犯罪分子溜了出来,而最让庄睿气愤的是,那种犯罪分子劫持人质,然后警方拿个大喇叭喊话的狗血剧情居然都上演了出来。

  这还不算完事,到最后自己陪上一辆车不说,还差点害得白狮丢掉了『性』命,所以从那之后,庄睿虽然不说讨厌警察,但是那种从小时候培养起来的对警察发自内心的尊敬,却是没有了。

  所以庄睿现在心里有点排斥和警察打交道,倒不是针对吴副局长,如果不是和苗菲菲认识的早,恐怕庄睿也会对其避而远之的。

  看到苗菲菲和吴局长都不说话,在那悠闲的喝着咖啡,庄睿坐下之后,招过服务员上了一壶普洱茶,自己给自己斟上,慢悠悠的喝了起来,对面的那二位都不急,自己着哪门子的急啊。

  “咳咳,庄睿,是这样的,我们局里接手了一个案子,需要你配合一下,你看怎么样?”

  足足过了有七分钟,庄睿都未开口说话,眼睛在不停的打量着这家西餐厅的布置,苗大警官终于忍不住了,硬是咳嗽了两声,把庄睿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看不怎么样!”

  “咳……咳咳……”

  庄睿一句话说的对面二位都发出了咳嗽声,这次却不是装的了,而是真的被咖啡给呛到了了,他们没想到庄睿对于案情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拒绝掉了。

  “哎,我说庄睿,你就不能有一点身为国家公民,为国家做出贡献的觉悟啊?”

  好不容易理顺了气,苗菲菲气呼呼的瞪着庄睿,在她看来,庄睿简直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嗨,苗警官,我遵纪守法按章纳税,已经是在支持国家建设了,按说这查案子是你们警察的事情吧,我可是没有这个义务啊……”

  庄睿一本正经的说道,他是真的不想牵扯到什么案子里去,话说那些犯罪分子都是亡命徒,搞不好再整出一次余老大那样的事情,到时候可是没有白狮帮自己抵挡枪子了。

  所以对于案情,庄睿压根就没有兴趣知道,这事情知道的多了,未必就是好事,很多事情不都是赶鸭子上架,硬推上去的嘛。

  “庄先生,您可以先听一下案情,再决定参不参与啊,这事情我们也没办法强迫您不是?”

  坐在一旁的吴局长开口说话了,要是让他手下的那些小伙子们听到这番话,保证会大吃一惊,一向脾气火爆的吴头,什么时候怎么和颜悦『色』的和人谈过工作啊?

  吴局长也是没办法了,在来之前苗菲菲就给他大概的说了一下庄睿的背景,比苗菲菲的来头还大,吴局长敢在庄睿面前拿架子摆谱吗?吴局长脾气火爆没错,但那也是看人下菜的。

  “吴局长,不是我不想听,而是我本人是金融出身的,对于你们刑侦的那一套,完全是一窍不通,这隔行如隔山,说不定还会帮倒忙搞砸了你们的事情,我看你们还是找一些比较专业点的人来帮忙吧……”

  庄睿话说的很委婉,但是意思却是表明了,我对你们那些案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您二位还是另请高明吧。

  看到庄睿有起身的趋势,苗警官的一张俏脸变得越来越难看了,找庄睿参加这次行动,是她力荐的,而领导们一来不想拒她的面子,二来综合考虑了一下,庄睿的确很适合,所以才定了下来,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油盐不进,连什么事都不愿意听下去,这让苗警官感觉非常非常的没有面子。

  “好了,苗警官,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小姐,买单……”

  庄睿扬起了手,他的确有事,和古云约好的,这会心早就飞到四合院里去了,懒得在这里和两位警队精英磨叽了。

  “庄睿,你敢走!你信不信我去玉泉山你外公那里告你一状,说你不支持我们的破案工作,你前脚敢走,我后脚就去。”

  苗菲菲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幸亏早上西餐厅没有什么人,不过那些服务员的注意力,也都被吸引了过来,而正往这边走准备买单的服务员,也迟疑着没有过来。

  “哎,我说苗菲菲,你不讲理了是吧?”庄睿有些生气了,站起身来,摆出一副要走人的样子,这都进入新社会半个多世纪了,还实行拉壮丁啊,看哥们我好欺负是不是?

  “我就不讲理了,你走走看?”

  苗菲菲摆出一副有本事你走人的样子,不过庄睿却是知道,这丫头绝对是说得出做的到,今儿自己要是真走了,搞不好她真敢跑到玉泉山告状去。

  老爷子的那脾气,庄睿也算是了解一二,对于国家的事情,向来都是放在第一位的,苗菲菲要是去加油添醋的这么一说,那老爷子保准会把自己给训一顿,无奈之下,庄睿只能悻悻的重新坐了回去。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我就是听了你们的案情,也有权利不参与进去的,苗菲菲,我还真不怕你那套,少拿老头子来威胁我!”

  庄睿没好气的说道,苗菲菲找上他来帮忙,十有九是个物案有关,这也是庄睿最不想触及的事情,话说一牵扯到物案,百分之百的会和盗墓团伙有关系,几个月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庄睿现在心理还有阴影呢。

  “我先把案情给庄先生通报一下吧,是这样的,在前不久的时候,河南三门峡市,发生了一起盗墓案件……”

  随着吴局长的讲诉,一件惊动了公安部,并派专人下去督办的盗墓大案,逐渐呈现在了庄睿的眼前。

  原来,就在三个月之前,三门峡公安分局刑警队在审查一名走私贩的时候,那个犯人供出一个消息来,说是“听说兴会乡有人在挖古墓”,要知道,这个乡有30个村庄,2900户人家,那么是谁、在哪掘开了古代墓葬?警方所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少了点。

  当时分局里侦察员们,就扮成了打猎的样子,在那个乡里展开了排查,最终在上岭村北部一幢刚完工的二层小楼附近,发现了盗墓的特征:1米多高的新土堆,下面有10米左右深的坑洞,而且挖痕明显,大概有的东西已经被盗走。

  为了抓住犯罪分子和夺回物,侦察员们在隆冬季节守候了3天3夜,第4天的凌晨1点多,终于等来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那人背着★★在坑洞附近徘徊,侦察员上前,双方以枪对峙,那人做贼心虚,只得投降,他原是个放哨的,坑洞下的人听到上面的劝诫,也都乖乖地爬出洞来,干警们收缴了现场部分被盗物。

  当案子成功告破后,人们才知晓,现在所追缴到的被盗物,只是冰山一角,这伙盗墓贼所挖掘的古墓,居然是——虢国国君们的墓地,里面埋藏着至少数万件的珍品,而且流失出去的珍品物,已经高达数千件之多。

  事情通报上去之后,顿时惊动了省市公安部★★部门,由公安部下派的专人很快就赶到了案发现场,对盗墓贼进行了审讯。

  经过几天的突审,盗墓贼虽然交待了全部罪行,并供出了部分同伙,但是对于他们的上家,也就是出钱购买物的人,却是交代不清楚了,因为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

  但是有一个人交代了一条线索,就是有大概数百件的物,是流落到北京等地了,具体情况那人却不了解,有了这个线索之后,北京警方也忙碌了起来,经过多方渠道的侦查,到现在已经掌握了部分线索。

  “吴局长,你们既然掌握了线索,就去查办好了,这事跟我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庄睿听到果然是和盗墓贼有关系的案子,心里已经是暗自打定了主意,这事任你说破大天,哥们我都不参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