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紫眼睛(下)


  “天啊,这是什么颜『色』?”

  在日光的照耀下,那『露』出切面只有猫眼大小的深紫『色』,就像是黑夜中情人的眼眸一般,散发出妖异的光芒,纯净的像玻璃似地种水,光可鉴人。

  在这一刻,场内所有女人的目光,都被这小小的一块翡翠给吸引住了,再也舍不得将眼神挪开,当庄睿继续解石挡住了她们的视线之后,包括方怡在内,几个女人才清醒了过来。

  “是紫翡翠,顶级的紫翡翠啊!”

  秦老爷子激动的连连用手中的拐杖敲打着地面,以一种要比他实际年龄最少年轻了二十岁的伸手,从儿子那里把另外半块翡翠原石抢了过来,对着日光仔细端倪着里面那块隐藏在薄雾之下的翡翠,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

  “没想到啊,郑老哥保留了数十年的这块废料,里面居然会有紫眼睛存在,真是没想到啊……”

  秦老爷子在感叹了一会之后,忽然绷起了脸,对着几个儿子孙子们说道:“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了,谁都不能说出去啊,我和郑老哥交往了半辈子,不能扫了他的脸面。”

  秦浩然等人连忙答应了下来,这事要是传出去,郑老先生的确是没脸见人了,玩了一辈子的翡翠,居然将一块无价之宝在手上保留了数十年,最后却是以白菜价给卖掉了,即使别人不说,那老爷子估计也会气的吐上一口血。

  众人这时再也没有先前谈笑的心情了,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在看着庄睿解石,随着切石机发出的声响,他们的心也随之起起落落,生怕庄睿一个不小心,损坏了那颗极品紫翡翠。

  不过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庄睿只是将边角料给切掉,然后就用打磨机一点点的擦去那些结晶体状的丝雾,待到将那颗蛋黄般大小的紫翡翠抠出来之后,更是拿起砂纸,一点点的打磨了起来。

  这个过程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一颗在阳光照耀下,散发着无尽妖艳气息的紫翡翠,被庄睿托在了手心里。

  比弹珠稍大一点的紫翡翠,更像是七月间熟透了的紫葡萄,透过那层薄薄透明的外皮,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庄睿手掌上的纹路,随着阳光的强弱,这颗紫翡翠也跟着散发出深浅不一的『色』彩来。

  如果说黑『色』可以代表女人的神秘,那么紫『色』就代表了女人的妩媚,没错,这就是一种妩媚的『色』彩,感觉就像一位江南女子凝眸回望,那万种风情直落心底,紫眼睛,女人心的说法,就是由此而来。

  “太漂亮了……”

  在这一刻,不管是男女,都被这诱人的『色』彩所『迷』醉了,紫『色』的霞光几乎笼罩住了庄睿的整个手掌,庄睿相信,如果将这颗紫翡翠丢在一盆水里,相信那盆水的颜『色』马上就会变得深邃起来。

  “萱冰,你先拿着,我接着把那半边『毛』料解开……”

  庄睿笑了笑,他虽然从业时间最短,但是在今天这个场合里,除了秦老爷子之外,恐怕就是秦浩然,也没有他见识过的极品翡翠多,很快回复清明之后,庄睿把这颗紫翡翠,交到了秦萱冰的手上。

  “姐,给我看看……”

  “冰儿啊,给叔叔看看……”

  “乖女,让妈咪先看下……”

  这紫眼睛的魅力果然是无穷大,刚才在庄睿手心里的时候,这些人碍于面子,没好意思开口,现在到了秦萱冰的手上,却是将秦萱冰围了起来,都想拿在手里一睹为快。

  庄睿没去管这些人,而是从秦老爷子手上取过那半块原石,这次他没有用砂纸擦石,而是直接先把四周多余的石头切开,把那两个紧挨在一起的紫翡翠,小心的取了出来,这两个蛋黄般大小的翡翠,中间的缝隙极小,庄睿废了好大会功夫,才将之清理了出来。

  开始擦石时用的砂纸比较粗糙,庄睿又向秦浩然讨了几张细砂纸,重新将三颗翡翠都打磨了一遍,至此,在那位珠宝大亨手里埋藏了数十年的极品紫眼睛,终于是出现在人世间了。

  “没想到临老了,还能看到这种极品翡翠,小庄,你真是机缘不浅啊。”

  秦老爷子也是玩了一辈子的珠宝,各种稀世珍品见过不少,但是像紫眼睛血玉红以及帝王绿这些翡翠,几十年都难得一见,如此手捧着这三颗翡翠,老爷子也是唏嘘不已。

  “运气好罢了,古人都说神仙难断寸玉了,我是从不相信翡翠有废料一说,所以见到没完全切开的料子,总想一探究竟,呵呵,还是运气好。”

  庄睿此时表现的很淡然,并没有那种得宝狂喜的神情,看在别人眼中,愈发感觉这小伙子为人稳重,其实庄睿也想表现的激动一点,奈何他经手的极品翡翠太多了,任取其一,价值都不低于这几颗紫眼睛翡翠。

  “好,做人就要有这种追根究底的心态,不过,小庄啊,你这块翡翠,能不能交给我们制作,并且代售呢?”秦老爷子夸奖了庄睿一句,随之将话题引到了翡翠上面。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他还没想好这东西究竟要不要卖呢,不过老爷子下面的话,就让他下了决定。

  “这三颗翡翠全部打磨成珠状,然后再配以铂金、珐琅等工艺,将其加工成一串项链,其价值应该在五千万元港币以上,如果参加世界珠宝博览会能夺魁的话,那价值还要翻上一番,就是上亿元,也不是不可能的。”

  秦老爷子用手抚『摸』着这几颗翡翠,作为一个本身就设计了一辈子珠宝首饰的老设计师,他脑中已经在勾画其成品的样式了,如何才能将这紫『色』凸显出来,如何才能把紫眼睛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秦爷爷,值不了这么多钱吧?我送萱冰的那副血玉手镯,也不过就是一千多万,这几颗紫眼睛虽然稀少,但是也不至于如此昂贵吧?”

  老爷子的话让庄睿有些动容,这价格比他心中所想的,要高出了许多,不过随之也产生了一丝疑『惑』,按理说血红红和帝王绿都是和紫眼睛同级的翡翠,价值不可能相差这么多吧?

  “什么?你还有血玉手镯?冰儿,在哪呢,拿来给我看看。”

  老爷子闻言吃了一惊,就是秦浩然等人,也不知道庄睿送了副血玉镯子给秦萱冰,那副手镯秦萱冰并没有戴出来,而是放在盒子里藏了起来。

  而方怡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不过随之一想,心中也释然了,别人是要娶自己的女儿,又不是看上自己这丈母娘了,送东西当然要分个薄厚彼此的,再说那血玉红也是极其珍贵的翡翠,说不定只有那一副呢。

  秦萱冰本来不想把那手镯拿出来的,听到爷爷这么一说,有些不情愿的回到车上,将那副镯子拿了出来,秦老爷子又是看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交还给了孙女,当然,那边自然是一窝蜂的围上去讨要观看了。

  “小庄,像刚才那副血玉镯子,只能称其为极品翡翠饰品,虽然也是很少见,很稀有的,但是翡翠本身,还是有着市场价格的。

  而这几颗紫翡翠就不同了,把它们分开制作成项链,还要加入不少别人珍贵材料,说不定还要用上像钻石之类的珍贵宝石,如果制成项链之后,那就脱离了翡翠本身的范畴,而统称为珠宝了。

  一件珠宝首饰的定价,取决于设计师的名声,珠宝款式的独有『性』,使用材料的珍贵『性』,这是要综合多方面因素来考虑的,所以我说这几颗紫翡翠制成项链之后的价格,就远不是这个血玉手镯能相比的了。”

  看到儿女们都去争抢那镯子了,老爷子苦笑了一下,转头给庄睿解释了一番,他要是年轻个三五十岁,想必表现的也会和儿女们差不多,毕竟他们都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对于这种极品翡翠首饰稀有『性』的了解,要远高于普通消费者的。

  “秦爷爷,那制作这项链其余的花费,大概还需要多少钱呢?”

  庄睿听到老爷子这番话后,就有意将其交给秦氏珠宝去制作了,毕竟秦氏珠宝在行内的名声也是很响亮的,仅此于周太富珠宝,而且也会省却自己不少的麻烦。

  “这要制定一个完整的设计方案,材料需要花费多少钱,现在还很难说,不过这项链肯定是以这几颗紫翡翠为主料,其余的都是配料,应该不会低于五百万吧,小庄,要不然这样,咱们在商言商,这串项链制作出来之后,如果能卖出的话,我们秦氏珠宝拿售价的两成,另外成归你,而且制作费用和配料的费用,都算在我们两成份额里面了,你看怎么样?”

  老爷子说完之后,眼睛看向庄睿,神情稍微有些紧张。

  “嗯?对不起,秦爷爷,我先接个电话……”

  要说老爷子开出的这条件,算是比较公平的了,庄睿正要给老爷子个回复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庄睿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