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第四百一十二章加工车间


  “张妈,李嫂,还有郝哥,听我说几句话,然后你们再做决定好不好?”

  庄睿看到这般情形,站起身来,将几人拦住,说道:“虽然咱们之间,是雇佣的关系,但是咱们都是一样的人。

  张妈的年龄,和我母亲差不了几岁,也是长辈,值得我们尊重的,同样,我也希望李嫂和郝哥,都能在这里长期的干下去,大家像一家人一般相处,所以,以后吃饭,大家都在一起,张妈,你们都坐下吧……”

  庄睿本身就是草根出身,能有现在的成就,全凭借着眼中的异能,他并没有一般家族中主人和佣人的观念,即使是自己花钱请来的人,庄睿也不希望看到张妈等人躲到厨房里去吃饭,那样庄睿会心中不安的。

  “张『奶』『奶』,坐下吃饭吧,囡囡都饿了……”

  小家伙被秦萱冰抱来之后,一口一个『奶』『奶』叫的很亲热,这会她幼稚的话语,却是如同一阵暖流,让张妈和李嫂感觉到一阵温暖,她们知道,自己找了个好主家,原本一直有些忐忑的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

  “小郝,坐下,吃饭!”

  欧阳磊更干脆,从嘴里迸出了三个词,就让郝龙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来,咱们尝尝张妈和李嫂的手艺,古哥,咱们就不用客气了,这是磊哥拿来的特供茅台,今天你多喝点……”

  庄睿见到张妈和李嫂都坐下之后,率先拿起了筷子,招呼众人开始吃饭。

  还别说,张妈的手艺真是不差,这短短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佳,尤其是那辣子鸡,就是不怎么吃辣的秦萱冰,都吃的津津有味,小囡囡更是吃的一边喊辣,一边还让庄睿给她夹菜。

  张妈和李嫂吃饭比较快,吃完之后就去收拾自己和郝龙今天住的房间去了,而郝龙是滴酒不沾,扒了两碗米饭之后,也是回到门房去摆弄那些防盗报警设备了,留下庄睿三人喝着酒在闲聊着,旁边还有个小家伙时不时的来捣蛋,秦萱冰看不眼,最后将囡囡抱到后院去看动画片了。

  古云本身是大老师,现在又混迹在生意场中,谈吐能雅能俗,和欧阳磊也挺聊得来的,没多大功夫,一瓶茅台已经是见底了。

  “小睿,郝龙这小子身手不错,曾经立过一次二等功,而且去边境执行过任务,你可别亏待了他啊……”

  欧阳磊端起酒杯,和古云碰了一下之后,回头交代了庄睿一句。

  “磊哥,把心放肚子里吧,你带来的人,我肯定放心,待遇也差不了,这样吧,开始先五千块钱一个月,等以后再加,你看成吗?”

  这安保人员,首先就是要信得过,因为自己要一家子,可是全交到安保的手上了,要是遇到个心术不正的,带一帮子人把这宅子给洗劫了,就这深宅大院的,恐怕三五天的外面都不会知晓。

  “成,回头这事你和他去谈吧……”

  欧阳磊点了点头,郝龙是农村户口,退伍回家的话,连工作都不见得能分配,庄睿给出的工资不算低,虽然并不能使郝龙在北京买得起房子,但是干个几年回到家乡之后,手上还是能有一笔钱的。

  三人把两瓶茅台都喝完之后,欧阳磊就回去了,古云喝的有点多,让庄睿留在客房里睡了,张妈和李嫂麻利的将餐厅收拾了一下,然后回前院去了,她们的房间里都有有线电视和空调,很容易打发时间的。

  “郝哥,张妈在前院给你收拾了间屋子,今天你刚到,别忙活了,先去洗个澡睡下吧……”

  庄睿走到门房,见到郝龙坐在监控器旁,正在看着围墙的几个死角,神情很专注,其实这些监控器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并不需要时时盯着的,重要是是那个红外线报警装置,一旦有外物从围墙上面翻过,那东西就会自动报警的。

  “庄老板,没事,这里有床,我晚上就在这里睡吧……”

  郝龙见到庄睿进来,连忙站了起来,从部队到地方,他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应。

  庄睿摆摆手,说道:“别叫老板,叫我名字吧,这里一般没什么事,郝哥你回去睡……”

  “那我还是叫你庄先生吧,真的没事,这里有空调,又不冷,我在这里挺好的,老板你去休息吧……”

  郝龙化程度比较低,只上到过初中毕业,虽然军事素质过硬,并且执行过好几次边境缉毒行动,但是现在国家要求建设现代化军队,他到了二级士官以后,就没能继续签合同。

  郝龙原本以为要回农村老家种地的,没想到当年的老领导把他给召到了北京,安排了这份工作,在郝龙心里,对这份是异常珍惜,也格外上心的。

  “那也要先洗个澡再过来啊,明天我让人在这里装个电视,没事你就看看电视,你要会用电脑的话,我也让人送一个过来……”

  庄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磊哥可能没给你说这里的待遇,前面三个月,你的工资是五千块钱一个月,吃住全包,后面咱们再说,只要你愿意在这儿干,以后就是找个北京媳『妇』买套房子,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看这样行吗?要是嫌钱少,你就提出来,没有关系的……”

  想要别人真心实意的给你干活,不下点本钱是不行的,虽然郝龙是欧阳磊介绍来的,但是你待遇给的不高,别人未必就真的愿意留下来。

  “行,行,不少了,真的不少了,谢谢,谢谢庄先生……”

  郝龙听到这份工资待遇之后,神情微微有些激动,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个弟弟,已经成家了,由于他在外面当兵,弟弟要奉养父母,就没有出去打工,靠着他在部队的津贴和种地的收入生活,算是很清贫,家里一年的收入不过万把块钱,眼下听到自己一个月就有五千,心中着实吃了一惊。

  要知道,在他们村子里的那些年轻人,出去打工一个月才赚千把块钱,还累的要死,自己这里包吃包住,等于是每月都能存下来五千块,一年那可就是六万啊,父母这辈子拿在手里的钱,都没有这么多的。

  此时郝龙心里,是打定了主意,只要庄睿不让自己杀人放火,他就把这条命卖给庄睿了,他化程度虽然不高,但是“士为知己者死”那句话,还是知道的。

  要不然怎么说财帛动人心啊,从古到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事例多不胜数啊。

  和郝龙谈过话后,庄睿也算是放下了心思,保姆有了,安保也有了,并且从这几个小时的接触来看,人品都很不错,这样即使自己日后外出,家里也能放心的下了,这让他的心情非常的愉快。

  “舅舅让开,不要和你睡,囡囡要和香香睡。”

  只是回到了后院之后,庄睿的心情就变的糟糕了,没有跟在外婆身边的小囡囡,非要抱着舅妈才肯睡觉,一双小胖手,使劲的在把庄睿往床下面推。

  “香香?香香是谁啊?”

  庄睿对儿童的语言表示无★★解。

  “香香是就舅妈啊,舅舅就是臭臭,喝了酒难闻死了。”囡囡的话让庄睿大汗,舅舅也想抱着香香舅妈睡觉啊。

  “囡囡,你都是大姑娘了,要自己睡觉才对啊,明天舅舅去给你买芭比娃娃好不好?可以换衣服的那种。”庄睿开始利诱小孩子了,听的一旁的秦萱冰直翻白眼,才三岁的小丫头,到了庄睿嘴里就变成大姑娘了,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无耻啊。

  小丫头咬着手指头,想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情,说道:“好,囡囡要芭比娃娃。”

  庄睿大喜,正要把小家伙抱到这间屋子的另外一个卧室的时候,忽然又听到小丫头说道:“舅舅比囡囡大,舅舅是大人,也应该一个人睡,所以囡囡还是睡在这里。”

  “行了,没事和个孩子争什么,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秦萱冰实在看不过眼了,把死赖在床边不走的庄睿,给推了下去。

  在和小家伙做了一番斗争之后,庄睿无奈的屈服了,去到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自己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孤枕难眠去了。

  第二天起床之后,庄睿把小囡囡交给了张妈带,自己和秦萱冰开车去接秦浩然夫『妇』了,他们两口子花了一天时间处理完香港的事物后,就忙着来北京见亲家了。

  来接机的不仅是庄睿与秦萱冰,吴卓志也开了个车赶到机场,他昨天接到电话,说是要让他协助总部来的律师和财务人员,办理下秦瑞麟北京分店的过户转让手续。

  “秦叔叔,方阿姨……”

  临近中午的时候,庄睿看到秦浩然夫『妇』从出口处走了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接过二人手中的箱子,在他们身后,还站着两个人,庄睿向二人点了点头。

  “呵呵,小庄来了,北京还真是有点冷啊……”

  秦浩然夫『妇』在下飞机的时候,就加了衣服,这会还是感觉到一丝寒意。

  “秦董,是先去店里,还是先找酒店住下?”吴卓志也迎了上来。

  “不用,你带他们两人去办理北京店的手续吧,我们和小庄走就行了……”秦浩然两口子也是想见识下庄睿的四合院,当下就做出了安排。

  离开机场之后,庄睿并没有带秦浩然夫『妇』先去四合院,而是直接驶往了玉泉山,母亲住在那里,要是不在第一时间接待,那也是有些失礼的。

  秦浩然夫妻对这安排当然是没有异议了,要知道,欧阳老爷子现在是深居简出,就是香港的一些老朋友来北京,都很难见得到他的。

  到了玉泉山之后,庄母已经是安排了一桌酒菜,来招待秦浩然夫妻,老爷子虽然只出现了一会,问了几句香港的一些老朋友的情况就离开了,但是这已经让秦浩然非常满意了,在玉泉山吃过午饭之后,包括欧阳婉在内,一行人随同庄睿回到了四合院。

  对于这栋完全依照清康熙年间图纸建造的建筑物,秦浩然和方怡是看的赞不绝口,尤其这里地处北京城的中心地段,更是难能可贵,再看到院子里那荷叶满塘的花园,两口子要不是事务繁忙,都想在这里长住一段时间了。

  “秦叔叔,我可没别的意思啊,就是感觉现在翡翠和软玉的原料市场比较紧张,我这边自己供货,也能减轻一些总部的压力,并且黄金和钻石类的饰品,还是要依仗总部供货的,您千万别多想……”

  在参观了一番四合院之后,欧阳婉与方怡还有秦萱冰几个女人,去到房间里聊天了,而庄睿则是端了一套用炭火烧煮的茶具,坐在花园池塘上的凉亭里,和秦浩然谈起了珠宝店的事情。

  “嗯,你的意思我知道,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客气的话就不用多说了,秦氏珠宝软玉原料的问题能解决,这还要多谢谢你呢,不过翡翠原料一直都是很紧缺的,你如果自己就能满足京城秦瑞麟的货源,那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但是你手上的翡翠原料,应该不足以让秦瑞麟支撑几个月的吧?后面原料用完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虽然说现在做生意,是讲究渠道为王,国内的珠宝市场都掌握在几家大的珠宝公司手上,但是如果面临原料货物匮乏的局面,那么即使你渠道做的再好,无货可卖,还是会被别的公司抢走市场份额的。

  秦浩然也是怕庄睿年轻气盛,不想依仗秦氏珠宝,但是万一面临这种局面,那么京城秦瑞麟店五六年打下的基础,说不定就会一朝付之东流的,这是他绝对不希望见到的事情。

  庄睿沉『吟』了一会,看到水烧开了,连忙给秦浩然冲泡了一杯茶,说道:“我看了下秦瑞麟的资料,高端极品的翡翠饰品,销量只占到翡翠饰品总量的百分之左右,虽然这百分之的销售额,比另外百分之九十二还要高出许多,但是所损耗的翡翠原料,并不是很多。

  我手上还有一块玻璃种高绿的翡翠料子,另外还有一批冰种红翡成品饰品,都算得上是极品翡翠了,这批高端饰品应该可以撑到明年六七月份的,就目前而言,倒是那些适于大众消费者的翡翠饰品有缺口……”

  其实一家珠宝店,赖以生存和赚取利润最大的,虽然都是那些极品珠宝,但是几十块上百元的小物件,也是不可忽视的,那是一家珠宝店的基础。

  “哦,那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秦浩然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准女婿,手上还有好货,他是知道的,庄睿在平洲赌涨了的那块翡翠,可是一块没留的全部都卖了出去。

  “明年一月,缅甸仰光翡翠公盘!”庄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第四百一十二章加工车间“罗师傅,你看这个地方怎么样?还有需要改造的地方,你提出来,我让人尽快改好……”

  在彭城市312国道4s奥迪汽车专卖店旁的汽车美容中心力,庄睿带着扬州雕工罗江,正在一个被隔成四十多平方米大小的工作间里,原本放在庄睿车库里的那些机器,现在都搬到这里来了。

  距离秦浩然夫妻离开北京,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秦萱冰也早已返回英国,继续着没有完成的订单,平时通过电脑即时聊天工具,在和庄睿倾吐相思之苦。

  庄睿这段时间也没闲着,除了复习功课准备一月份研究生的初考之外,他把精力都投入到了秦瑞麟京城店上面,家里的那些红翡饰品,都被他拿到秦瑞麟去销售了。

  只是庄睿没想到的是,这批翡翠饰品上市之后,反响出乎意料的好,原本以为能撑到年底的,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两个月,就几乎销售告罄,尤其是红翡手镯,虽然一只的售价高达百万元,但还是备受追捧,现在店里只剩下了最后三只,要不是吴卓志果断的将其下架,恐怕是一副都留不下来了。

  红翡的大卖,也带动了店里其它高档翡翠的热卖,两个月的营业额居然突破了五千万,但是由此带来的弊端是,价值在三十万以上的高端饰品,几乎都快要断货了,这也『逼』得庄睿又返回彭城,将那块玻璃种高绿的料子,给解了出来。

  但是让庄睿尴尬的是,有了原料,他却是没有雕工师傅,他和罗江联系了多次,开始的时候,罗江一直不愿意放弃现在任职的那家珠宝公司的工作,直到庄睿将年薪开到两百万之后,罗江才松口答应了下来。

  不过这一来一去,加上罗江辞职的功夫,就耽误了将近半个月,庄睿在此之前,就把罗江的工作地点给安排好了,他们的琢玉加工厂,并非是在北京,而是放在了彭城。

  庄睿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北京那地方,想在市区租个厂房,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如果在住宅楼里雕琢物件,肯定会影响到别人的休息。

  当然,四合院倒是可以,只是庄睿不愿意把工作上的事情放到家里去,而且老爷子也时不时的会去住几天,想来想去,庄睿还是决定让罗江就在彭城琢玉。

  赵国栋谈的4s奥迪专卖店,已经是开始营业了,全部用钢结构建造的店面,外面是一溜落地玻璃窗,高达十多米的专卖店,矗立在国道与高速路口,颇为显眼。

  由于欧阳军的关系,奥迪方面给了赵国栋很大的优惠,前期就铺了一百多辆车的现货,总价值达到了近三千万。

  虽然庄睿现在有钱,但是能铺货自然是好的,没理由不要啊,现在做生意,没几个从自己腰包往外掏钱的,摊子铺的越大,银行里欠的钱越多,这叫虱子多了不痒,庄睿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专卖店开业不过十多天,生意很是不错,已经卖出去了五十多辆现车,营业额突破了千万,有好几款车型已经断货了,奥迪中国公司也没想到彭城的消费力如此之强,第二批车正发往彭城,当然,这一批就不属于铺货范围内的了,车款要按照正常手续来结算了。

  在4s专卖店的旁边,还留下一个厂房,赵国栋干脆就将其改为汽车美容中心了,庄睿从里面要了一块四十多平方米的空间,作为了罗江的琢玉车间。

  “地方不错,透光『性』也强,可以了,就这里吧……”

  罗江在这工作室里转了一圈,查看了下从庄睿住处搬来的机器,心中很满意,他本身就是彭城人,在外面也呆了十多年了,现在庄睿愿意出高薪请他回来工作,罗江也是愿意回到家乡的。

  这次罗江回来,还带了两个徒弟,当然,徒弟的工资也是算在他两百万年薪里面的,至于给他们多少,就是罗江自己说了算。

  “行,那这里的事情就拜托罗师傅了,最近急需一批高档饰品,你们几位就多受点累了……”

  本来庄睿是想让罗江住到自己别墅去,每天和赵国栋一起上下班的,只是罗江在彭城有房子,自己也有车,也就算了,不过每天他需要雕琢的玉料,都会由赵国栋从保险箱里取出来交给他,然后晚上再将雕出的成品收回到保险箱里。

  这个流程也是罗江提出来的,庄睿给的待遇很丰厚,他自然也要让庄睿安心才是。

  “成,庄老板您就放心吧,最多一个星期,我保证能出三十件成品。”

  带了两位徒弟,罗江拍着胸脯说道,虽然这俩徒弟雕工还不行,但是像抛光上蜡这些事情,交给他们还是可以胜任的,这样罗江就能完全投入进去,效率自然会大大增加的。

  “有罗师傅这话,我就放心了。”

  庄睿见到都安排好了,告辞罗江师徒后,去到赵国栋在奥迪专门店的办公室。

  “我说姐夫,你现在大小也是个老板了,怎么还亲自往车底下钻?”

  庄睿在4s店坐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看到赵国栋满身油污的走了进来,不用问,刚才接电话的时候,肯定是呆在汽修厂了,两个厂子距离的不远,开车也就是十几分钟,赵国栋现在是两边跑。

  “嘿嘿,看到有个车的『毛』病,他们都检查不出来,我这一手痒,就上去了……”

  赵国栋憨厚的笑了笑,去到洗手间洗了一下,然后把工作服换掉,这才走了出来。

  这也是庄睿最欣赏张国栋的一点,不管有钱没钱,他始终都是那么质朴,也不会因为当了老板,就和徒弟们拿架子,是以现在汽修厂发展的极好,而专卖店这边,则是请了个职业经理人,赵国栋挂名任副董事长罢了。

  董事长?自然是庄睿了,所有的钱都是他出的,即使他不愿意要这头衔,赵国栋也不答应不是。

  “小睿,你这次回来,怎么也不把囡囡带来,我都快两个月没见女儿了。”

  赵国栋一边拿着『毛』巾擦着手,一边对庄睿抱怨道,庄敏倒是时不时的去趟北京看看女儿,而他这段时间忙着4s汽车专卖店的事情,压根就没有时间,心里对女儿也是想的慌。

  “过两天咱们一起去北京吧,你这边的事情处理的也差不多了,对了,你找个信得过的人,每天把那些翡翠原料要交给罗江他们的,这事儿可是不能耽误。”

  欧阳军下个星期就要结婚了,还有四五天的时间,到时候赵国栋肯定要去的,只是每天登记翡翠原料和成品的事情,必须要找自己人才行。

  “这事……要不,让大川过来帮几天忙,你看成不?”赵国栋想了一下,手头还真没这样的人。

  自己家里人倒是都能信得过,但是赵国栋从来没有让他们参与到汽修厂和4s店里来,他虽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家族企业,不过赵国栋知道,一个公司里面家里人多了,是很难管理的,所以尽管他给了家里不少钱,但是却没有放一个家里人进来工作。

  “大川?他肯定不行,这小子最近在香港呢,他月底就要结婚办酒,忙的都不知道姓啥了……”

  庄睿想了一下,掏出手机,说道:“这样吧,我叫周哥过来帮忙,每天来回多跑几趟吧……”

  要说能让庄睿信得过的人,周瑞绝对算是一个,而且现在已经是11月份了,藏獒马上就要开始进入到交配期,这獒园大半年的努力,就在此一举了,仁青措姆前几天也从★★赶了过来,有他在,周瑞也能轻松不少。

  果然,庄睿在电话里把这事一说,周瑞就满口答应了下来,并且马上从獒园驱车赶来,赵国栋现场开启保险箱给周瑞演示了一遍,然后把保险箱的钥匙以及密码都交给了他。

  很久没见仁青措姆大哥了,庄睿干脆买了两只活羊,拉到了獒园,当天在獒园晚上搞了个篝火晚宴,在被周瑞送回别墅的时候,庄睿已经是喝高了,这藏民的酒量,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