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掏老宅子(上)


  这人啊,有时候就是犯贱,欧阳军就是如此,领证之前吧,想着结婚,而且因为这事,还与自家老子欧阳振武闹了不少年的别扭,如今终于得偿心愿了,却又变得患得患失,小酒是一杯接一杯,不多时人差点突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嗨,嫂子,你们回来的正好,来帮我把四哥扶房里去吧,你们今儿也别走了,对了,姐,姐夫也来了,在陪囡囡呢……”

  庄睿架着嘴里还含糊不清念叨什么的欧阳军,刚走出餐厅,就看到老姐和徐晴有说有笑的回来了。

  这女人临近结婚和男人不同,看徐晴那容光焕发的模样,整个就一幸福的小媳『妇』,在这点了,大明星和寻常人,也没什么不同的。

  “怎么又喝这么多?这段时间老是这样……”

  大明星皱起了眉头,和庄睿一起把欧阳军扶到了客房里,至于后面会发生点什么,庄睿就不知道了,他一人下到地下室里,把从彭城带来的那些物件,都给摆在了古董架上。

  回彭城好几天了,这忙活完了,庄睿马上就钻到后院自己的房间里,和远在英国的秦萱冰,通过电脑倾吐了一会相思之苦,逗得大美人俏脸绯红之后,庄睿才安安稳稳的上床睡觉。

  “我说哥哥,这都几点啦,我约好的人都等了半天了,得了,你也别吃了,走路上再吃吧。”

  庄睿昨儿喝酒的时候,听欧阳军说了,那片要拆迁的老宅子里面,可是有不少明清古董家具,这让他颇为动心,自己这中院客厅里,可就是缺这么一套古董家具,说老实话,古云买的那些究竟是仿的,用了一段时间,有些地方竟然就掉漆了。

  金胖子曾经说了几次,要来看看庄睿的收藏,这让庄睿很不好意思,地下室的物件太少不说,就是这厅里摆得仿明清家具,就有点拿不出手,让别人看了笑话。

  庄睿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只是没好意思去掀欧阳军的被窝,直到快晌午10点了,这哥哥才算起床,居然还晃晃悠悠的准备去吃早点,被庄睿拉着就往门外走。

  “你着的哪门子急啊,喊上你嫂子啊……”

  欧阳军不满的对着手哈了口气,今年这天气真够冷的,有好多年屋檐下面没冻出冰溜子了,现在冻上了一溜,庄睿还想着回头都给打下来呢,不然化冻的时候,很容易就会砸到人的。

  回头叫上徐晴之后,三人从侧门上了车,欧阳军给他昨天说的那个小白打了电话,庄睿早上『性』急,一个多小时前就给了古云电话,让他直接去欧阳军那四合院了。

  还别说,欧阳军这四合院距离庄睿的倒不是很远,只是两家中间隔了琉璃厂,这开车还没走路快呢,光是堵车就堵了二十分钟,要走路的话,横穿过琉璃厂,早就到了。

  “嘿,四哥,这院子也不错啊,不过……是破旧了点,说不定也要推倒重建……”

  来到欧阳军买的这四合院,庄睿眼前一亮,同样是大青砖垒砌的围墙,只是这院子大有院子大的景致,院子小,也有小院子的味道,前后两进院子中间,有一个小花园,垂花门回廊一应俱全,看模样在古时候,也是官宦人家住的。

  只是这大门,就显得有点小气吧唧的了,而且破旧的不成样子,那落马石也断成了几段,大门上并且有烟熏火烤的痕迹,整个就像是古时候一破落户住的地方。

  “你小子是运气好,占了那宅子,你知道这院子花了我多大功夫吗?光是让里面那些没有产权的人搬走,整整劝了一个多月,就这破烂模样,还花了我将近一千五百万呢。”

  欧阳军嘴上叫着苦,那些劝人搬家的事情,他可是没动一次嘴皮子,这四合院也是归『★★』所有的,说不得又劳烦郑主任跑前跑后的费了不少劲,才将几乎不愿意搬走的钉子户给请了出去。

  而且他这宅子看着是两进院子,其实加上门房旁边的三间屋子,也算是三进院子了,面积虽然小了一点,但是架不住它便宜啊。

  庄睿那宅子接近三千平方米,花了整整六千五百多万,欧阳军这个只花了一千多万,算是占了大便宜了,当然,这与郑主任看碟下菜也无不关系,毕竟这巴结人也要分个主次的。

  “哎,四哥,这院子你要是不满意,2000万卖给我得了,这转手就赚500万,你也不亏,怎么样啊?”

  庄睿撇了撇嘴,这位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从『★★』允许四合院交易以来,这还没有半年的时间,四九城里的大小四合院,价钱整整翻了三倍还要打个滚,刚开始一两百万就能买的小型四合院,现在都要一千万朝上了。

  就欧阳军这院子,转手出去买个三四千万,根本就不需要打广告的,随便找家房间中介挂上去就行了。

  而庄睿那宅子,别看花了将近一亿,他现在要是放出风声想卖,就是三亿,那也有人抢着要,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越是得不到的物件,那才是好的,现在这四九城里的贵人们,也都以住四合院为荣了,谁要是再显摆自己在某某地有多大的庄园别墅,那指定会被人看不起的。

  “欧阳先生,您来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呢?呦,庄先生也来来?这院子我都找人收拾了,只是这大门有点破旧,要不我找人给换一个?”

  庄睿要等的人还没到,这区里的郑主任那胖乎乎的身影倒是出现了,庄睿有些奇怪,郑主任好歹也是位正处的领导干部,没事往这巷子里钻个什么劲啊。

  庄睿哪知道,他们进入这块四合院保护区的时候,就被有心人看到了,这年头想进步的人多啊,马上有人就通知了郑主任,他这不巴巴的赶来了吗。

  “不用,这院子要找人重建,老郑,到时候手续上你跑一跑,别的就没啥事了,你先去忙吧,回头我让人去找你……”

  欧阳军摆了摆手,这次面对郑主任,他态度和蔼了许多,没错,看着庄睿眼里,与上次相比,只能用和蔼俩字来比喻,虽然欧阳军看起来比郑主任要小上不少。

  “成,您到时候给个电话我就行,手续什么的马上就能办出来……”

  郑主任听到这一声老郑,那骨头都酥软了半边,这世上有人好钱,有人喜权,郑主任还不到四十,攀上欧阳家这颗大树,不愁日后没发展。

  话说前几天区里★★还找他谈了话,说是这次换届,会空出一个副★★的位置,让他好好表现,虽然这郑副★★叫着有点拗口,但这可是正处到副厅的一个飞跃啊,很多人一辈子都迈不过去这道槛的,郑主任知道区委★★是亲欧阳家族的人,心中明白,前段时间的站队,没有站错。

  见到自己心意表达到了,郑主任就出言告辞了,★★上的事情,心里明白就行,那可是没办法付诸于口的。

  “古哥,这边……”

  郑主任前脚刚走,后脚古云就从巷子另外一边,搓着手走了过来,庄睿早上只给他说了大概的方位,他刚刚转悠了都小半个时辰了,大冷的天可是把他给冻的不轻。

  “古老弟,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我这宅子,不能建的比庄睿的差……”

  欧阳军早前通过庄睿也是认识古云的,这会他的态度和刚才对待郑主任完本不同,居然从手包里拿出烟来,给古云递过去一根。

  “四哥,我先看看院子再说,您放心,一准差不了……”

  古云接过烟一看,乖乖,还是大熊猫,连忙掏出火机用手捂住,给欧阳军点着了火,心里想着这哥俩,指不定顺了家里长辈多少内供烟呢,只是古云不知道,这烟是欧阳军拿自家老子,然后庄睿拿他的。

  古云围着两进院子转悠了几圈之后,回到门前,说道:“四哥,这院子还真不错,不过这里以前是六部以下员外郎的居所,这图纸估计是没有保存下来,您要是也想着推倒重建,可能会和现在有点小差别,不过绝对不会影响整体的建筑风格的。”

  在清朝的时候,什么官住什么样的宅子,多大面积多少平方,这都是有讲究的,超出了就是违例,那可是要被治罪的,当然,自己有钱买了外宅,朝廷里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没得罪人,谁闲的蛋疼去管这些。

  而古云所说的员外郎,是六部下面的一个官职,相当于现在的副厅级干部,和那位郑主任现在正最追求的目标,是一样的。

  “这事我不懂,你先做出图纸,然后再说吧。”欧阳军心里有些不忿,庄睿那小子买的宅子是六部主官住的,比哥们这宅子可是高出了好几个档次啊。

  “四哥,你们找个暖和点的地去谈吧,你那朋友呢?怎么还不来?”

  这天寒地冻的,又不是自己买房子,庄睿可是等着欧阳军那朋友来了之后,带自己去掏老宅子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