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东边不亮西边亮


  庄睿现在心里那叫一个膈应啊,就像是吃了苍蝇般难受,不过这古玩行里是鼠有鼠窝,蛇有蛇路,您看明白了这局,不买就是,但是点破了就没意思了。

  “哎,我先接个电话……”

  庄睿正要找个借口离开的时候,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连忙站起身,拿着手机到门外接电话去了。

  “唐师傅,小方,家里来电话,有点儿急事,我这就要走,唐师傅,您这椅子可一准要给我留着,明天,最晚后天,我拿着现金来买啊……”

  庄睿接过电话之后,回到了屋里,对那冒儿爷说道,现在再喊别人冒儿爷,似乎有些不合适了,这丫的整个就是一套儿爷,专门给人下套的。

  不过庄睿也没揭穿,他和小方今儿是初见,也搞不明白这人是一起布局子的,还是和自己一样不知情的,干脆直接离开算了,你老唐爱糊弄别人,接着糊弄去吧,哥们不给你们玩了还不行嘛。

  老唐听到庄睿的话后,一丝失望的神『色』从眼中一闪而过,这要不是小方刚才还在屋里,他就把物件给换过来了,收下支票那也不是不行啊。

  以老唐的专业经验来看,庄睿说这话,那十有九是看出什么破绽来了,这明后天,指定是不会回头的。

  “嗯,行,那我就留着了,说老实话,这东西都是祖宗留下来的,要不是没办法了,我说什么都不会买啊,哎……”虽然心中失望,戏码还是要继续演下去的,老唐拍着胸口给庄睿打了包票,一定会留着东西的。

  庄睿感觉这老唐不去演戏真是白瞎了,嘴里的词那是一套一套的,估计那满人的身份也是扯淡的,您都能帮祖宗改名字里,还在乎这个?

  “小方,你去哪?要不要我送你?”

  走到巷子外面,庄睿长舒了一口气,这他娘的掏老宅子,咋就感觉这么憋屈啊,全民收藏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事,搞得造假专业化了不说,连售假也是花样百出,让人防不胜防,自己要是没有眼中灵气,估计今儿就要载个大跟头。

  “庄哥,我住的离这不远,就不麻烦您了,您先忙去吧……”

  小方脸『色』平静的对庄睿说道,其实这会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庄睿此刻在他眼里,那就是五六十年代最可爱的人啊,这白花花的银子,注定是要落在自己腰包里的,明后天再来?对不起,弟弟我截胡了。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小方你这样做事不地道啊,做掮客,信誉第一啊,你要是这样做了,日后谁还会找你看物件去?

  可话不是这么说的,要是放在做大生意的老板身上,的确干不出这事,但是小方是什么人啊,整天混迹在古玩市场里的小杂虫,说不好听点,就是社会最底层的那类人,信誉?玩儿去吧,这一倒手就能赚个一百多万,还要个屁的信誉,爷们有了一百多万,还干这行?

  见到小方不和自己一路,庄睿摇了摇头,开车离开了,刚才是母亲打开的电话,就是问他回家吃饭不,今儿这事搞的庄睿挺膈应的,干脆开车直接回四合院了。

  且不说庄睿这边,再回头看小方,见到庄睿车走远之后,那是一蹦三丈高,像个猴子似地又串了回去。

  “哎,小方,咋又回来啦?”

  这演戏也挺累人的,老唐这会正盘腿坐在床头,反思自己刚才是哪里『露』出破绽来呢,这也好下次改正啊。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又听到敲门声,老唐这心马上就提了起来,他是怕庄睿别取了钱赶回来了,这物件可是还没有倒腾过来呢。

  看到小方空着双手,老唐这心才放了下来,反正不拿现金,东西是别想拿走,话再说回来,拿了现金,拿走的物件那也指定是假的,这俩真玩意儿,就是钓鱼用的。

  小方一进门,也没废话,直接指着两把椅子说道:“唐师傅,这俩椅子,我要了,这就给您取钱去,您可要给我留好啊……”

  “哎,这不合适吧,刚才那位不是说要我给留了吗?”

  老唐一听小方的话,这心里乐上了,正主儿没上钩,这来了个替死鬼,不过他做这买卖,可不是看碟下菜,有人给钱他就敢卖,糊弄谁不是糊弄呀,这可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啊。

  这又不是在店铺里卖东西,像掏老宅子这种行为,古玩行的规矩是,自己看走了眼,可不准找后账的,话说老唐也不怕面前这小子找后账,这已经是第三批上钩的了,再卖两把椅子,就要换地,反正不在北京城呆了。

  “老唐师傅,您这话说的可就对了,东西是您的,您只管卖东西,谁买不是买啊,话说我前几次来,你可没把这物件拿出来啊,怎么着,是看我出不起钱?瞧不起我小方?”

  小方脸上一红,自己这事做的是有点不大地道,不过这到手的鸭子也不能让它飞了呀,要不是今儿那位主有事,这便宜哪儿轮得到自己来捡?

  “不行,不行,我答应了那位先生的,我老头子都一把年龄了,不能言而无信啊……”老唐那大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要是耳朵再大点,都能抽到脸上去了,他这是又进入状态了,既然有人要上赶着买,那就不能卖那么便宜了不是?

  “老唐,我出十万,这样总行了吧?”

  要说小方还是年龄小,嫩了一点,他就没看出来,刚才庄睿神『色』有异,还怕庄睿转回头取了钱真来买呢。

  “这不太好吧?”老唐的脸『色』变了变,似乎有点动心了。

  “我说唐师傅,就您这两把破椅子,能卖十万就不错啦,这年头,下岗工人一个月赚千儿百的,都笑的屁颠屁颠了,您还有啥好考虑的?”

  小方边说话,边掏出包中华烟来,这次是红皮带华表的,他这是装在身上充门面的,自己平时抽的,是在另外一个口袋里的★★★,小方递给老唐一根之后,干脆把整包中华烟都放到了桌子上。

  “成,那我也就豁出这老脸皮去了,不过你要快点啊,那小伙子再来,我还是要卖给他的……”老唐脸上的肥肉一阵颤动,狠狠的咬了咬牙,下了决心。

  “最多俩小时,您可要等我回来啊……”

  小方一听老唐松口了,出了巷子打了个车就往家里奔,这二年他也存了五六万块钱,加上父母的积蓄,小二十万还是有的,回到家之后,把几张存折翻找出来,紧接着又往银行赶。

  取了钱赶到老唐家之后,天『色』已经麻麻黑了,老唐门口的那门帘子和窗帘子又都放了下来,只留下屋里那个萤火虫般的小灯泡,向外散发着微弱的黄『色』光芒。

  “老唐师傅,钱都在这了,一共十万,您可查好喽……”

  小方把装满了钱的提包,翻到在老唐那张床上,十刀捆扎的整整齐齐的rb,在床上垒得老高。

  “哎,不用查,我老头子信得过你……”

  老唐嘴里这么说着,那双手却是熟练的拆开了银行的封条,一张张的数了起来,他自己就是个套儿爷,这要是再被别人下了套子,笑话可就大了。

  “没错,小方,椅子在那,你搬走吧,哎,快点搬走,我这看着心里不落忍,对不起祖宗啊,对不起先人啊……”

  老唐把床上的rb收起来之后,指了指没动地的两张椅子,又开始表演上了,都说演员要哭的时候,手里拿着辣椒面儿,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往眼睛边上一抹,马上就能掉眼泪,但是这老唐啥都不用,说哭就哭,眼瞅着眼泪就顺着两颊流了下来。

  “嗯,那唐师傅,我就先走啦,您多保重身体,拿了钱也去给老婶子看看病,整天喝中『药』也不是个办法。”

  小方把钱倒床上之后,就爱不释手的在那两张椅子上来回抚『摸』了,那动作比『摸』女人身体还要陶醉一百倍,这哪是木头做的啊,整个就是黄金打造的。

  一看这老唐说话带着哭腔了,小方干脆一个肩膀扛了一个,把这两张分量不轻的椅子给扛了起来,拔腿就往外面走,刚才叫的出租车还在巷子口等着自己呢。

  小方也顾不得巷子里那污泥脏水了,一溜烟的就窜了出去,到了巷子口,小心的把椅子放到后车厢里,边沿处都是拿了车厢那红毯子给垫上的,生怕磕着碰着了。

  小方这前脚刚走,老唐后脚就在屋里子忙活开了,一边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一边往内屋喊道:“起来了,麻利点,咱们也要走了……”

  “你这死鬼,花了百块钱租了间屋子,足足赚了三四十万了吧?”

  屋里响起了女人的说话声,等人走出来时,原本披散在面前的头发,已经是捋到脑后去了,这哪里是老太婆啊,分明就是个三十多岁的小媳『妇』,边说话边厌恶的把身上那土不拉叽的衣服给换下来。

  这人整天守在这里也是无聊嘛,庄睿他们第一次来敲门的时候,老唐可正在和这小娘们儿做运动呢。

  小方出门十分钟后,巷子门口停了辆双排座的小货车,下来俩小伙子,把老唐屋里头的真假官帽椅都给搬上了车后,一溜烟开的没影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