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使绊子


  “军哥,咱们这小老弟还不习惯啊?”

  白枫听到庄睿的话后,笑了起来,在他们这圈子里,安排点这样的活动,实在都是很稀松平常的,当下笑着说道:“这几个女孩都是从俄罗斯找来的,从小都是芭蕾的,我帮她们办理在华留的手续,并负责她们今后几年的生活,她们当然也要为中俄友谊作出点贡献嘛……”

  白枫虽然说的简单,不过这几个女孩,可是花费了他不少的气力。

  现在俄罗斯经济慢慢在复苏,早就不是当年花个几百块钱rb,就能从大里找个★★陪着的情形了,为了这三个女孩,他可是已经扔出去几十万了,后面这几年,估计也不少花费。

  “先生,你好。”

  偎依在庄睿身边的女孩,又生硬的吐出这四个字,似乎只会说这么几个字,长长的睫『毛』抖动着,脸上还带有一点儿羞涩,看的庄睿刚刚平静下去的★★,又被点燃了起来。

  要说外国女孩,最漂亮的其实还是在东欧,当然,这指的是没结过婚的女孩,那种结婚后身材变得臃肿起来的中年女人,不在这行列里。

  当年苏联解体的时候,数以万计的俄罗斯女孩,被以各种方式带到了欧洲,进入到各个国家的★★★里,打响了俄罗斯从公有制走向资本化的第一炮,那会别说是国外,就是在国内,也有不少饭店推出俄罗斯餐厅,请的都是正宗俄罗斯服务员,曾经在国内风靡一时的。

  相比庄睿那局促的神『色』,欧阳军却是面不改『色』,喝一口左边女孩递到嘴边的酒,吃一口右边女孩夹道嘴边菜,那是忙的不亦乐乎。

  这种场合对于欧阳军而言,经历的太多了,别说两人双飞,就是十来个人开无遮拦大会,欧阳军也见识过,只是近年来年龄大了点,那啥,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喝酒,喝酒,不能干别的事!”

  庄睿不断在心中告诫着自己,由于从小受到的教育,和近年来接触古玩行较多的原因,庄睿的思想相对也很传统,自从和秦萱冰发生关系之后,他连苗菲菲都刻意疏远了,连着推了几次苗警官的邀约,就是怕自己定力不够,干出荒唐事来。

  白枫见到庄睿面『色』有些紧张,出言说道:“哈哈,庄老弟,这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也是难免的,只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偶尔放松下,也不算什么……”

  他今天安排这节目,主要还是为了欧阳军,最近他接了一个上市公司的大业务,那家以制造电子产品出名,位于广东的上市公司,在明年二月份的时候,正好是创立十周年,于是就想搞个庆典,把最近很红火的同一首歌给请过去。

  但是像央视同一首歌这栏目组,节目的时间安排,都已经排到半年之后了,在那个公司老板出面邀请之后,得到的答复却是没有空挡,要半年之后才能安排,这也不算是拒绝,话说排队请栏目组的公司多了去了,总要分个先来后到不是?

  只是那位上市公司的老板得到这个答复后,有点抹不下来面子,他和白枫也是朋友,知道白枫有些这方面的门路,于是就找到了白枫的化传播公司,拍出了千万元rb来,明言只要能在他们公司十周年庆典的时候,让同一首歌走进企业,这千万就是白枫的了。

  当然,这千万还包括了搭建场地舞台,邀约明星出场,还有一些杂七杂的费用,总之就是将这业务交给白枫的公司去做了。

  白枫计算了一下,组织这次活动,去除所有的开销,大概能赚到四五千万左右的纯利润,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所以他这才找到了欧阳军,想通过他的关系,让同一首歌栏目组,能改变下计划。

  相比那数以千万计的金钱,眼前这几个女孩的开销,就不算什么了,当然,白枫也没指望安排个这样的节目,就能打发了欧阳军,到时候那笔费用里,自然还要分出一块给欧阳公子的。

  “庄睿,怎么啦?出来玩就开心点,吃饱喝足了上楼去休息,你年轻火力旺,要不要我再分一个给你呀?”

  欧阳军是铁了心要把庄睿给拉下水,这样以后就有人给他打掩护了,徐大明星虽然不错,但是俗话说家花没有野花香,想让欧阳军这浪子不吃腥,大明星的魅力还是不够。

  “四哥,这不合适吧……”

  此时的庄睿也是备受煎熬,这柳下惠不是那么好做的,往往都是上惠而下不惠,庄睿虽然是头脑还算清明,但下面那海绵体,有点儿不听指挥啊。

  尤其是这坐的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孩,胸口开叉处,那雪白的肌肤和坚挺的双峰,让庄睿的眼神一不留神,就情不自禁的瞄了上去。

  这会庄睿算是了解什么叫做秀『色』可餐了,因为他那本来有些饥饿的肚子,这会面对满桌子的食物,似乎也没有什么进食欲望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小子……”

  “四哥,等会再说,我接个电话……”

  庄睿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秦萱冰打来的,庄睿脑子猛然清醒了过来,推开身边的女孩,快步走出了大厅。

  从暖和的房间里走到雪花纷飞的院子里,刺骨的寒风让庄睿打了个寒颤,而心里那『骚』动的★★,终于是完全熄灭了。

  “庄睿,怎么没上啊?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远在英国的秦萱冰有些幽怨,她原本想和庄睿一起度过圣诞节的,可惜要赶制英皇室迎接新年的珠宝,还有那位老女王明年的一个庆典,所以在这个西方人最为看重的节日里,她还要带着一帮子人工作。

  “咳咳,咳咳咳……”

  庄睿吸入了一口冷气到肺中,呛得剧烈的的咳嗽起来,过了好一会才说出话来:“萱冰,明儿就是外公大寿了,今天比较忙,今天是恐怕没时间了……”

  “哦,那你注意点身体啊,别太『操』劳了……”

  秦萱冰倒是没有多想,早在一个月前她就知道庄睿外公过寿的事情,只是自己走不开,不能参加,心里还有点遗憾呢,当下在手机里交代了庄睿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地,他娘的不能再呆了!”

  庄睿弯下腰,用双手在地上捧起一把雪,使劲的往脸上擦去,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让他下定了决心,转头推开门走进了小楼。

  “四哥,嫂子来电话了,说是身体不大舒服,你看……”庄睿进到屋里,似笑非笑的看向欧阳军。

  “什么?!咳咳……”

  欧阳军被庄睿说得呛了一口酒,推开身边的那俩人,紧张的问道:“真的假的?你小子别蒙哥哥啊……”

  虽然欧阳军玩『性』大,但是对徐晴还是很在乎的,并且现在牵挂还又多了一个,就是那肚子里的小生命,欧阳军也是年近四十的人了,对于子嗣,看的还是很重的。

  “你给嫂子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这事我能骗你吗,我说了等会就回,你看着办吧……”

  庄睿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手里也没闲着,把桌前的牛羊肉都倒进了火锅里,稍微涮了一下之后,大口的吃了起来,刚才只顾看女人了,这会才感觉到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回,别吃了,走,走,抓紧时间回去……”

  欧阳军没有打电话,而是脸『色』阴晴不定的坐了一会,站起身把挂在椅子后面的大衣披上了,穿好衣服后,颇是有点恋恋不舍的看眼那俩女孩,对着白枫说道:“白老二,改天再来,你那事我记着了,等老爷子过完大寿就给你办……”

  “成,你先回吧,小庄没事就晚点回去吧?”

  白枫脸『色』有些古怪的看了庄睿一眼,刚才他坐的距离庄睿近,眼睛无意扫了一下,看那电话上显示的名字,似乎是个叫秦什么的人啊。

  “算了,四哥刚才喝了不少酒,一会我来开车吧……”

  庄睿随口找了个借口,白枫虽然看穿了,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起身将兄弟俩送了出去,他又不是拉皮条的,这事只不过是找个乐子而已,别人既然不好这口,他也不愿意勉强。

  庄睿开车驶出了白枫的庄园,见到欧阳军『摸』出电话,故作无意的问道:“四哥,你留在那里,就不怕白枫给你使什么绊子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