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牙雕


  当年,★★★第军在云南溃败后,李弥只身逃往台湾,整整半年的时间里,93师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在50年的除夕之夜,终于侥幸逃脱,进入了缅甸的领土,在逃跑中,93师和另外一个团、一个师的残部,将不愿意投降的7千名士兵和家属带到了异国的土地上。

  但是,缅甸『★★』不想接纳他们,于是战争开始了,虽然★★将士在内战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但对付缅甸『★★』军,还是绰绰有余的,三下五处二,将缅甸军打的落花流水。终于在金三角站稳了脚跟。

  而身在台湾的李弥,一看到老部下在缅甸站稳了脚跟,马上叫嚣起来,要反攻大陆,的确是反攻了,不过结果却是伤亡惨重,又退回到了缅甸。

  而此时的缅甸军已经和印度达成了协议,决定由印度出兵协助缅甸军赶走★★★残兵,这是一场恶战,★★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也是惨胜,★★★残兵以不足万余之力,硬是打败了印缅联军,彻底在中缅边界站住了脚。

  到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93师又开始和缅共作战,由于失去了台湾的补给,伤亡惨重,人是越打越少,在滇、泰、缅边区,形成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武装。

  后来,连年的战『乱』,没有补给,★★和缅共还有支缅分队的★★将士开始集体在金★★★区种植鸦片,形成了现在世界最大的武装★★生产加工基地:金三角!

  留在缅甸的华人,不外乎就是这两批人,所以庄睿才有此一问,不管是因为哪种原因留下来的,都是炎黄子孙,同样都是为了生存在战斗,现在和台湾都快要三通了,庄睿自然不会在乎他们的身份。

  听到庄睿的话后,那位摊主有些尴尬,说道:“我爷爷是远征军时期留在缅甸的,那时候他们在丛林里和日本人打游击,不过后来又跟着★★★溃败的部队,和缅共打起仗来了……”

  远征军留在缅甸的这些人,几乎都是百战沙场的老兵,和日本人打完后,本来已经安稳定居下来了,可是后来★★★的败兵又逃到缅甸,出于同气连枝的想法,很多老兵们又拿起了武器,当然,现在这些人都是年过花甲,而大规模的战争,也不复存在了。

  “这位大哥怎么称呼?你这里的生意怎么样?这个象牙人物雕是个什么价?”

  庄睿蹲下了身子,就凭对方是华人,那就要帮衬一下,买点小东西也花不了几个钱的。

  摊主看了眼庄睿手里的象牙雕,随口答道:“我姓李,叫李云山,那个五美元,缅币是五千,用美元买,稍微便宜一点……”

  在缅甸,美元可是硬通货,一美元能兑换百缅甸币,在黑市上,甚至还要高一些。

  庄睿在心里算了一下,不过是四十多块钱rb,还是很划算的,更重要的是,这象牙雕还是老象牙,细看上去坚实细密、『色』泽柔润光滑,整个物件纯白中微微有些泛黄,像是有年头的东西。

  象牙这东西,虽说是被形容为白『色』的金子,但是其颜『色』,却多是发黄,象牙分非洲象牙与亚洲象牙,非洲的公母象都生牙,牙多呈淡黄『色』,质地细密,光泽好,硬度高,亚洲象牙的颜『色』比较白,时间久了也会泛黄,所以看象牙雕的老旧,一般都是从颜『色』上来分辨的。

  也有些收藏家喜好其白『色』,就会用豆渣浸泡后再擦则自然变白。其漂白后也有油润洁白的光泽,手感润泽细腻,也是堪称上品,而骨制的假冒仿品大多经漂白而成,其漂白后显得干涩,手感粗糙,塑料制品的白『色』呆板,不自然,无光泽。

  自20世纪0年代以后,出于保护大象种群的考虑,包括中国在内,国际上曾经一度禁止了象牙贸易。这使得完全依赖进口象牙原料的国内牙雕市场,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在我国1990年6月1日停止从非洲直接进口象牙、1991年全面禁止了象牙及其制品的国际贸易后,任何商业『性』的进口象牙一律不获批。在象牙原料禁止的情况下带动了象牙收藏的高涨,象牙雕刻更是在禁止绝唱中不断升值。

  随着对象牙贸易的禁令,加上象牙制品的原材料告急,牙雕工艺品的数量也卖少见少,随着市场的消耗,存世的牙雕精品将越来越难得。故此,一段时间,象牙工艺品的价格已狂升了100%,牙雕艺术品受到藏家们的热烈追捧。

  而缅甸泰国老挝等地,算是亚洲象的故乡,所以象牙制品,在这里还是很常见的。

  “生意还行,赚个吃饭钱,听说国内现在发展的不错,有机会还是想回去的……”

  李云山很健谈,虽然在缅甸有不少的中国游客,但是他也不经常使用汉语的,当下滔滔不绝的和庄睿聊了起来。

  “嗯,这个……还有这几个,我都要了,李大哥您算算一共值多少钱?”

  庄睿把地摊上几个象牙雕刻的物件都挑了出来,这东西现在很受国内收藏家的追捧,价值都在千元以上的,如果是宋明时期的象牙微雕以及皇家用具,那价值甚至在几十上百万元以上了,堪称无价之宝,极为少见。

  不过庄睿倒不是想赚这几个钱,他主要是想丰富一下自己的地下室,话说那里除了几件瓷器和古画,就什么都没有了,忒寒酸了点儿。

  “这位小兄弟,一共是一百三十美元,你给一百三十就行了,我给你包起来……”

  庄睿买的玩意还真不少,林林总总的加起来,足有十多个,而且价格也是不尽相同的,李云山从身后的大箱子里,拿出十多个小盒子,居然每个都有对应的牙雕,一一给放了进去。

  “李大哥,你这里怎么不卖翡翠啊?缅甸不是产翡翠的吗?我看别的摊位都有卖啊……”

  在彭飞付钱的时候,站在一旁看了半天的杨浩,终于是忍不住了,这摊位上红宝石牙雕什么的物件都有,却是偏偏没有翡翠,让杨浩有点奇怪。

  “是啊……”听杨浩这么一说,庄睿也反应了过来,这摊位上的确是没有翡翠珠宝之类的东西,而在别的摊位,却是或多或少都有一些。

  “呵呵,几位小兄弟是第一次来缅甸吧?”李云山笑着反问道。

  “是啊,怎么了?难道缅甸不让买卖翡翠?”

  这下连庄睿也有些奇怪了,禁止『毛』料出口也就算了,缅甸『★★』要是连成品翡翠也限制,那就过分了一点,而且这样做,也会让他们国内的珠宝公司无法发展起来的。

  “倒不是不让买卖,只是两位在购买珠宝玉器,特别是翡翠的时候,一定要到正规的商店,而且不要买玉石『毛』料,即未经加工打磨的原石,这都属于国家控制出口的范围。

  购买后一定要索要购物凭证,以备出关时检查,那些人卖的,大多都是假翡翠,就是有真的,没有发票,买了也是出了关的,我不想欺骗顾客,所以干脆就不摆了……”

  李云山对旁边几家摊位的行为,很是不屑,脸上『露』出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来。

  庄睿等人倒是第一次听到有这说法,怪不得缅甸盛产翡翠,却没有一家出名的玉器公司,敢情还真是被『★★』所限制了,不过细想一下也属正常,缅甸的翡翠估计就像是阿拉伯的石油一般,作为创汇的主要收入,自然要被『★★』控制的。

  “谢谢,欢迎您以后多回国看看啊……”

  庄睿接过那些放入了包装袋里的牙雕制品,站起了身子,正要告辞这位异国老乡的时候,眼睛忽然被他身后放盒子的那个箱子里的一件物品,给吸引住了,向前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李大哥,您那箱子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卖的啊?”

  由于刚才是蹲下的,这一站起来,庄睿才看清,在摊主身旁的箱子里,有一件高约五十公分,粗如儿臂般的一个牙雕佛像,并且在其衣饰处,用的都是镂空手法,造型典雅,雕琢的极为精致。

  让庄睿吃惊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那个佛像的造型,是佛教中的怒目金刚,俗话说:菩萨低眉,金刚怒目,这尊佛雕金刚面貌凶恶,手持金刚杵,整个雕件用料之大之多,堪称罕见,并且在其额头,居然还镶嵌着一块红宝石,犹如金刚天眼,使得整个牙雕倍添威势。

  庄睿第一眼看到这物件,就打心眼里喜欢,这东西摆在四合院的客厅里,那多威风啊,话说这么大的一整根牙雕,在国内除了『★★』纪念堂里的那精品大牙雕童子戏佛摆件和帆船牙雕之外,民间收藏的还真是不多。

  “这个东西……”

  李云山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这物件是他爷爷当年从日本人手上缴获来的,一直当成自己的战利品保留着,只是老爷子前几年去世了,这东西就留给了他。

  虽然是准备卖掉的,不过庄睿这么一问要买的时候,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