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缅甸翡翠公盘(下)


  只不过后面两种邀请方式,必须由邀请方以担保的方式上报组委会审核同意才行,竞买翡翠『毛』料的商人们,就像是上车买票一般,凭着手中的邀请函,才有登车的机会。

  当然,要是没有邀请函,也不是不能进入公盘,但是必须要由缅甸珠宝公司担保,并向组委会缴纳1千万元缅币/人的保证金后,也能进入公盘之中,并且在公盘结束后,如数退还给抵押人。

  每张邀请函,可以带两人入场,像庄睿和宋军的邀请函,就是由缅甸珠宝协会颁发的,秦浩然夫妻却是受到缅甸珠宝贸易公司的邀请,至于马胖子是从何渠道得来的,他们就不知道了。

  在这几辆大巴车后面,还停有一些车辆,这都是缅甸当地的翡翠贸易公司的车,来带他们的客户进场的。

  “庄睿,宋先生,咱们坐这辆车去吧……”

  也有人来迎接秦浩然等人,对方开来的是一辆小中巴车,秦浩然招呼了宋军等人一声,都上了这辆中巴,虽然里面的空调制冷效果很是一般,但是比起那四面通着热风的大巴车而言,却是好多了。

  中巴车等众人上车之后,就开动了,并没有和后面的大巴同行,此次公盘的举办地点,位于仰光市五十多公里以外,和庄睿等人住的酒店刚好相反,要穿过仰光市区才能到达。

  昨天庄睿等人去的大金塔,同样在仰光市区边缘,坐在中巴车上,庄睿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仰光这异域风光。

  仰光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公园,在城里里面,到处都是植物,花草和佛塔,『裸』『露』左肩、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赤脚在街上走着,在他们的腋下,都夹着一把棕红『色』的油纸伞,不时合十对着街边的人打着招呼。

  而仰光市内的建筑,明显有着殖民地时代留下的风格,那暗红『色』的屋顶,就是典型的英国建筑,印度教寺庙镶着各种神灵雕像覆盖着青苔的顶、现代明发明的四方盒子的顶、佛塔、教堂、鸽子在天空嬉戏。

  所有在街上行驶着的汽车,都像是从废品收购站开出来的,大多锈迹斑斑,由于西方的★★,缅甸很难进口汽车,许多汽车都是奈温时代的,老爷车、吉普和老式的英国设计印度生产的公共汽车比比皆是。

  与之相比,庄睿他们昨天来的时候乘坐的出租车,都能算得上是新车了。

  而最让庄睿感到稀奇的是,在马路的两边,居然有许多『露』天的浴室,只是用一堵墙与街道隔开,一群『妇』女裹着裙子,庄睿坐在车上,可以清洗的看到,从墙头处『露』出的一些丰满的肩臂。

  司机的眼睛似乎也在有意无意的往那边瞄着,车开的很慢,甚至都可以听见她们用木桶往身上“哗啦啦”浇水的声音,和响亮的笑声,那些洗完澡的女人们,不过围着一条『毛』巾就走在路边,用手拧着头发,雪白的大腿和丰满的胸部,几乎都显『露』了出来。

  还好庄睿是坐在后排,不然他那目光,肯定会被丈母娘给扑捉住,刚才偷着往前看了一眼,发现秦浩然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汽车的前方,庄睿心中佩服不已,只是他不知道,自家丈母娘的小手,正隐蔽的掐着老公腰间的软肉呢。

  车子开出仰光市之后,就开始加速了,只不过这车也有些年头,时速并不快,按照司机的说法,到翡翠公盘那里,还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马哥,这交易翡翠的地方,为什么是叫公盘啊?”

  庄睿有些无聊,在车上和马胖子等人聊起天来,见天的听说这个词,但是庄睿还真的不知道公盘的意思。

  “你小子,连这都不知道,就跑来赌石啊,这公盘就是……就是……”

  “得了吧马哥,您这是猪鼻子上『插』大葱--装象吧……”

  马胖子闻言先奚落了庄睿一句,只是轮到他解释了,这哥们也挠起头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了,敢情也是个半吊子。

  “呵呵,公盘就是指卖方把准备交易的物品,在市场上进行公示,让业内人士或市场根据物品的质料,评议出市场上公认的最低交易价格,再由买家在该价格的基础上竞买。

  不过当地人是把翡翠公盘称为“”,而在内地平洲那边,却是叫做“翡翠标嘲”的……”

  前面坐着的秦浩然笑了起来,出言给庄睿等人上了一课,他将缅甸翡翠公盘的由来到发展,都详细的给众人讲解了一遍。

  缅甸最早举办翡翠公盘的时候,还要追溯到1962年,那是在军方接管缅甸★★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使稀缺的翡翠玉石资源为国家创造出更多的外汇收入,于1964年3月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

  秦浩然还特别补充了一点,翡翠公盘上『毛』料的估价,都只是由业内人士或市场公议出其底价,不须对该物品进行特别的鉴定,因为有些暗标,是没办法对其作出估价的,只能由『毛』料主人自己标价。

  缅甸的《珠宝法》规定:从矿产区开采出来的所有翡翠玉石『毛』料,必须全部集中到仰光进行归类、分级、编号、标底价,每年定期或不定期邀请世界范围内的珠宝商家,前往仰光对这些『毛』料进行估价竞买,谁出的价格最高,谁就可以买走。

  发展到了今天,缅甸的翡翠公盘,已经是相当正规了,和平洲公盘一样,都分为明标和暗标两种方式来进行,当然平洲公盘那完全都是抄袭自缅甸公盘的做法。

  商人们在竞标单上填写好组委会核发给竞买商的编号、竞买商姓名、竞买『毛』料编号及投标价后,将其投入到标有『毛』料编号的标箱,因竞买商彼此之间不知道各自竞买的竞买物和竞买价,故称之为“暗标”。

  这一点和平洲公盘有些不同,平洲公盘的暗标是全部统一在一起,开标时统计很麻烦,不如缅甸公盘一块『毛』料一个标箱,开标时就会方便很多。

  揭标时,按『毛』料编号公开宣布中标人和投标价格,每次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暗标『毛』料要占4/5以上,可以说是『毛』料的主要售出方式。

  明标自然就是现场拍卖了,『毛』料商人们全部集中在交易大厅,公盘工作人员每公布一个『毛』料编号,由竞买商现场进行轮番投标,谁出示的竞买价最高,谁就中标。

  “对了,庄睿,你们要是投中标了,最好当时就支付清手续,组委会现场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手续或准予销售、加工证明,这样能省很多事情的……”

  秦浩然介绍完公盘的一些情况之后,特别交代众人中标后的事宜,中标者未当场付清『毛』料价款的,只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也不用交付任何订金,但中标者必须在3个月内将中标竞买款项汇至组委会指定的缅甸银行帐户,由组委会全权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等事宜。

  当然,小件的『毛』料,也是可以随身带走,组委会出具的证明可以用来通关。

  组委会为中标的『毛』料商人们建立专门档案,为其再次参加公盘,优待办理入场手续,有点像是vip待遇了。

  而『毛』料商人们如果中标后,发生逃标行为,那惩罚也是相当严厉的,组委会将给予无限期(缅甸籍)或10年(外国籍)取消其参加公盘资格的惩罚,外国籍商人更是会限制其五年的入境资格。

  随着众人的交谈,车子也开到了缅甸此次翡翠公平的举办地:缅甸国家珠宝玉石交易中心,庄睿等人纷纷走下车来,看着这像军营重地更多于像买卖翡翠的地方。

  因为在此次公盘入门处,不仅有荷枪实弹的军人,甚至还停放着一辆装甲车,在那用钢结构搭建起来的围墙外面,一队队的军人正在巡逻着,这是防止有人★★而入。

  “走吧,这会人少,抓紧去办入场证……”秦浩然下车就直奔公盘入口的那个窗口,庄睿有些不知所以然,不是有了邀请函了嘛,怎么还要办入场证?

  “你小子真是什么都不懂,那叫保证金,买的东西逃标,钱是不退的,要是没买的话,就会退还到你指定的账户上……”

  马胖子倒是知道这个,得意洋洋的给庄睿吹嘘了一阵,晃着那肥胖的身躯也跑了过去,等会大巴要是到了,那可就有的挤了。

  “靠,一万?还是欧元?你问问美元行不行?”

  庄睿听到临时当翻译的彭飞的话后,有些无语,他没有欧元,那本支票办理的也是美元,这组委会不知道抽什么疯,明明美元在缅甸是硬通货,非要拿欧元来交易。

  幸好美元也可以按照汇率来支付,在填写了一张个人资料表缴纳了钱之后,庄睿和彭飞分别领到一张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入场证,上面有一组编号,他们进场后投标时,就需要写明自己入场证上的编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