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明标(二)


  “庄大哥,刚才下车的时候还在找您呢,你跑的倒是真够快的,对了,这是我叔叔……”

  杨浩见得庄睿之后,有些兴奋,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后面那两位中年人听到庄睿的名字后,也是眼睛一亮,跟在后面走了过来。

  “庄先生可真是大手笔啊,在平洲赌石市场赌涨的那块标王,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机会还要像庄先生请教一下心得……”

  杨浩的叔叔上来就握住了庄睿的手,那热情的『摸』样让庄睿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有屁的心得啊,全靠了这双眼睛,只是就算给您说了,您也不能给挖了去吧?

  “杨先生过奖了,运气,全凭运气而已,您几位怎么也到明标区来了?”

  庄睿有些不解,涨缅甸公盘上的『毛』料,数以十万计,而明标只有万把块,按道理这些人应该盯着暗标去投注的呀。

  “呵呵,我们前面几天先看明标,试试能不能投中几块料子,暗标竞争太激烈了,万一不中标,那就是空手而归了……”

  对方的话让庄睿明白了过来,敢情对方觉得资本不够去竞逐暗标的,所以来明标中边检点便宜货。

  庄睿想的没错,像杨浩这些『潮』州的『毛』料商人们,都算得上是翡翠公盘里的游资,亲朋好友们凑份子来赌石的,他们是不会将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而是四处撒,什么料子都会买上一些的。

  由于机械大肆开采,缅甸翡翠矿脉资源的枯竭,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再过十多年,恐怕就没有新的翡翠原料出产了,所以以后每一年的翡翠公盘,竞争都将会异常的激烈,而那些财力不济的公司或者是个体,也都会被逐渐的淘汰出去。

  “那杨先生你们先忙,我就是随便看看,来凑个热闹的……”

  庄睿和杨浩等人聊了几句之后,就准备继续去看刚才那块料子了,之后半天才瞅到一块灵气浓郁的『毛』料,庄睿是不会放过的。

  “庄先生看中那块料子了?让咱们也涨涨见识……”

  杨浩叔叔的话让庄睿本来准备蹲下去的身体,又挺直了,哥们看中了还能给您说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难受嘛。

  “随便看看,呵呵,随便看看……”

  庄睿干笑了两声,走到前面一块料子旁边,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手里那支笔还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

  “庄睿,你先看着,我们去那边……”

  杨浩有些不好意思的给庄睿打了个招呼,拉着自己叔叔走向另外一排摊位查看『毛』料去了,国内市场原料紧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别人没可能将自己看中的料子告诉你,杨浩叔叔刚才那话,问的是有点不合适。

  庄睿等杨浩几人走远了之后,也没回身,直接蹲下了身子,眼睛却是看向刚才那块蕴含灵气的翡翠原石来。

  这块原石个头不小,呈椭圆形横着摆放在地上的,庄睿估『摸』了一下,应该有三四百斤,是块全赌料子,没有擦边和开窗,而且并没有外皮,看上去和石头无异,庄睿知道,这应该就是新厂玉了。

  所谓的老坑种和新厂玉,区别就在于老坑种的料子,一定是带有外皮的,并且一般块头不大,而新厂玉,就是值得机械挖掘,沿着翡翠玉脉开采出来的原石,这种原石不经切开,是很难分辨里面是否有玉的。

  要说赌新厂玉,要比赌老坑种的料子,风险要大上出许多,虽然这些料子的标价可能会低一点,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的可能『性』,却是更大。

  庄睿没急着看原石里面的情形,而是把目光放在那『毛』料旁边的告示牌上,果不其然,这块料子是出自缅甸马萨新厂的。

  此时的庄睿,早已不是平洲赌石两眼一抹黑的新手了,他对这个矿场也有所了解,马萨场的料子,种水有好有坏,曾经出过玻璃种的料子,但是狗屎地的也不少,属于赌『性』很大的品种,唯一的特点就是出绿比较淡,这也是一般新厂原石最常见的特征。

  “高冰种,可惜了,颜『色』太浅……”

  庄睿在看完外在表现之后,直接观察起内部来,种水是真的不错,灵气刚渗入石头七公分的时候,就出翡翠了,犹如冬天冻起来的冰一般,透明度很高,只是颜『色』有些淡,估计这料子取出来,也只能做一些中低档的镯子。

  不过原石里的翡翠,块头却是不小,大约一米二左右的长度里,有两段都出了绿,庄睿在心中估量了一下,掏出个七十斤的玉肉,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按照现在翡翠原料市场的价格,这冰种料子的价格比半年之前,已经翻了五倍之多了,之后七十斤翡翠玉肉要是投入市场,保守点股价也要在2000万以上的。

  当然,庄睿如果能拍下来的话,是不会将之卖出去的,这块料子雕琢出来的物件,正好能填补一下北京秦瑞麟的中低档翡翠饰品,如果不考虑品『色』单一的话,仅是这块玉料,就能让秦瑞麟的中档饰品,维持两年都足足有余了。

  “这么便宜?才两万?”

  看了下那块原石的低价,庄睿心中吃了一惊,这么大块料子,即使是新厂玉,应该也在七万左右吧,才标个两万,估计在评估的时候,大会组织方也不是很看好。

  缅甸公盘和平洲公盘不同,这里的『毛』料摊位,均是没有人看守的,只有那些当兵的,在盯着这些前来购买原石的商人们,只要你不拿锤子去搞破坏的话,任你怎么观察,是没有人去管的。

  “129号……”

  没人看好那才是检漏的机会呢,庄睿心中一喜,赶紧拿笔把那块『毛』料编号给抄写了下来,然后再旁边做了个不是很明显的小记号,脑子里已经开始在想,等会出什么价位了。

  “出到五十万应该差不多了吧,毕竟标价才两万……”

  庄睿一边顺着这排摊位往下走着,一边在心里给那块料子订着价,但心里总是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

  “靠,两万是欧元,『奶』『奶』地,差点忘了这茬了……”

  在庄睿眼睛扫过一个价位牌上的?符号时,猛然想了起来,缅甸翡翠公盘的结算,可不是用rb的,这两万元那可是欧元,算下来足有二十万rb了。

  想清楚了之后,庄睿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那价位定的离谱,一点表现都没有的料子,居然就标出二十万rb的价格来。

  不过庄睿心中也有些庆幸,幸亏这里是明标区,所有的料子都是用来拍卖的,如果是暗标的话,自己要是填个两百万的数字上去,那可就亏大了,这块料子里的翡翠,也不过就值两千万rb左右。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标区的人也逐渐的多了起来,和杨浩等人一样想法的人实在不少,趁着翡翠价格上涨,国内想浑水『摸』鱼捞上一笔的游资商人们,此时都汇集在了缅甸,他们的资金不足以去争抢暗标,所以明标就成为了最好选择。

  上万块翡翠原石,即使围着转上一圈,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庄睿标注好那块料子之后,又开始寻觅了起来,只不过这明标区的原石,都是别人不看好的料子,在看到标号为三百十一号的『毛』料时,庄睿都没什么收获。

  并不是说这三百多块原石都没有翡翠,恰恰相反,足有两百块以上,都是带点绿的,只是那种水颜『色』实在太差,用俗称狗屎地来形容,也不为过,那些料子雕琢出来的挂件手镯,只能摆到地摊上卖,三五十块钱一个。

  庄睿手上可就罗江一位琢玉师傅,罗江的年薪可是不低,他才不会拿这些拙劣的玉料给罗江去雕琢呢,那纯粹是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的事。

  “小睿,你也在这边呀?”

  庄睿正顺着摊位看似漫无目的的瞎逛时,丈母娘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抬起头来,庄睿发现自己刚拐过一个拐角,走回到了距离明标区入口处不远的地方。

  “方阿姨,您不是去看暗标了吗?”

  在方怡所站的那块『毛』料旁边,还有七个人,让庄睿愕然的是,许氏珠宝的那位掌舵人许振东,居然也在观摩着那块料子,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庄睿不知道的是,许振东经过上次从他手上,花了三千万买了个垫屁股都嫌硬的破石头之后,许氏珠宝的流动资金就已经很窘迫了,这次是将国内各个珠宝分店的营业额全都归入到总公司之后,才筹措了5000万rb,用于采购原料的。

  不过说老实话,5000万rb在普通人眼里,算得上是一个天数字了,只是放在这缅甸翡翠公盘上,那是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的。

  要知道,就在去年三月份的缅甸翡翠公盘上,最后的成交额,达到了三十亿rb之多,与此相比,5000万还真的是不够看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