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暗标(一)


  赌石是有很多方式的,每人各自的赌法,那也是不一样的,有人赌种水,有人赌『色』,自然还有人赌裂绺了,而且这类人为数众多,是赌石圈里的主力军。

  因为裂分深浅,有裂虽然意味着里面的翡翠结构被破坏,但是同样也意味着里面能出极品翡翠,有可能赌的大涨,风险与机遇并在,所以虽然那块『毛』料上的裂绺是恶绺,自然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实在不行,就定在00万欧元……”

  秦浩然要比庄睿有魄力多了,直接又把价格往上提了两百万欧元,也就是2000万rb,秦氏珠宝现在所面对的问题不是没钱,而是没有翡翠原料,别说那块『毛』料价值两亿,就算是只值00万欧元,秦浩然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拍下来的。

  “晚上咱们现场看看情况再说吧……”庄睿不愿现在就下结论,拍卖现场瞬息千变,谁也不保证有人也盯上了那块料子,等到时候就知道了。

  和秦浩然夫妻分开后,庄睿今天却是去了暗标区,明标区所有有价值的原石编号,都已经记在了他的笔记本上,每天只需要下午准时参加拍卖就行了。

  在明标区里,庄睿一共看中的料子,有近100块之多,而必须拿下的重中之重的『毛』料,也有10块,这10块『毛』料,其中有三块是玻璃种的,不过都没有达到帝王绿,但是这种料子雕琢出来的翡翠饰品,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极品了。

  另外七块的种水虽然稍差,但是在于量大,每块都能解出数十公斤的玉肉来,正好填补中高档翡翠饰品的空缺,别的不说,只要能将这10块『毛』料拍下来,北京秦瑞麟珠宝店,在未来的五年之内,不需要再为了翡翠原料发愁了。

  “『奶』『奶』的,果然是好玉都在暗标区啊……”

  庄睿进入到暗标区后,只看了不到100块料子,心里就骂娘,这也忒欺负人了吧,把好料子全部都集中到暗标区里了,在他刚看的那100块『毛』料中,居然就有两块出了玻璃种。

  其实事实并没有庄睿想的那么夸张的,前面的暗标翡翠排次,都是组委会经过精挑细选的料子,并且清一『色』的是半赌『毛』料,都是经过切面或者擦窗的,这其中有一块玻璃种『毛』料,直接就将其种水给擦了出来。

  只是对于那块『毛』料,庄睿绝对是敬而远之的,根本就不用去想,到开标的时候,那块料子肯定会被拍出天价,庄睿最保守的估计,价格要在一亿元rb以上,他是掺和不起,也不愿意凑那热闹。

  暗标区里的『毛』料,是明标『毛』料数量的十倍以上,也就是说,有近20万的『毛』料可以供庄睿挑选,所以庄睿也不急,凭借着眼中的灵气,他完全可以挑一些外皮表现差,但是里面有好货的原石投标,这样既保证可以中标,又能省掉不少钱,这才是庄睿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怎么都是半赌料子?”

  看到第五百份标的时候,庄睿有些不耐烦了,干脆走出了暗标区,绕路走到了明标区与暗标区接壤的地方,从这里开始看了起来。

  果然,这里『毛』料的表现,就要比开始看的那些,差出不知里许了,甚至有一些料子,还不如明标区里面的,只是把一些新厂原石,切开之后摆在了那里,当然,里面也是出了一点翡翠的。

  “嗯?冰种?”

  在暗标区看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庄睿在一块外表丑陋的『毛』料前站住了脚,之所以说它外皮丑陋,是因为这块料子有点像寿星公的额头,在一块椭圆形的石头上面,还高高的凸起来一块,整块『毛』料上布满了黑癣,有点像是农村点茅坑的石头。

  庄睿把这块重三十多斤的『毛』料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切开或者是擦窗,是一块全赌料子,心中不由高兴起来,他这会找的就是这样没有表现的全赌『毛』料。

  “『操』,真黑啊……”

  看了一下投标箱旁边的标价,庄睿不由在心里暗骂了起来,这么样的一块石头,底价居然定到了三万欧元,划成rb那可就是三十多万啊。

  有点愤愤不平的盯着那标价牌看了一会,又看向了那投标箱,庄睿忽然脑子一亮,对着自己骂道:“庄睿啊,你真是个白痴!”,骂完之后,还狠狠的往自己脑袋瓜上拍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你,干什么的?!”

  一句生硬的汉语,突然在庄睿耳边响起,转头一看,差点把庄睿吓得跳了起来,一个长的黝黑瘦小的缅甸士兵,正平断着那把老ak47冲锋枪,而枪口,却是正对着自己的。

  “哎哎,我说,你拿枪对着我干嘛?快点拿开……”

  庄睿大声喊叫了起来,站在标区外面的一个工作人员听到后,马上快步走了过来,和士兵交流了一下,只是他们是用缅语交谈的,庄睿听不懂在说什么,不过在工作人员来了之后,士兵的枪口倒是垂了下来。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刚才他怀疑您有破坏投标箱的举动,所以前来制止您的,对不起,是我们误会了……”

  工作人员的汉语就要流利的多了,并且还知道“您”是敬语,说话很是客气,因为事实很明显,摆在『毛』料旁边的那个投标箱,连位置都没有被挪动一下。

  “他刚才打自己,打自己……”

  那个士兵对庄睿刚才的举动很是不解,又『操』着半熟不熟的汉语说道,并且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拍脑袋的动作。

  “哎,我打自己关您什么事情啊,我又没打您,您犯得着『操』这闲心嘛?”

  庄睿没好气的冲那士兵回了一句,哥们儿刚才那是高兴,又不是真的闲的蛋疼,没事拍自己脑袋玩。

  那位工作人员听到庄睿的话后,笑着和士兵交流了几句,然后说道:“对不起,先生,打扰您选购『毛』料,请继续……”

  士兵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后,摇着头离开了,不过站的地方,距离庄睿还是不远,并且看向庄睿的眼神也是有点古怪,可能是把庄睿归类到神经病那一类人里面去了吧。

  庄睿却是没有在意那个士兵对自己看法,此时他心里已经被狂喜所占据了,因为他刚才所想到的一件事情,庄睿现在只要手上有足够的资金,他就能拍下场内所有的暗标『毛』料!

  很多朋友可能已经猜到了,所谓的足够的资金,并不是说拿钱去往上面砸,而是可以在投注箱里辨别出里面的最高标价,然后只需要比那个标价高出一欧元,就能将其拿下了。

  这几天庄睿心里都有些感觉不对劲,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自己眼中的灵气不仅仅是能透视金属石头,想看穿着合金打制的投标箱,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至于那些投标单上的数字,更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嘿嘿,居然还没有一个人投标,哥们给你破个处……”

  庄睿看过这个投标箱之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一个标单,恶作剧般的拉开标箱下面的玻璃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投标单来。

  所谓的投标单,其实就是一张卡片,和名片的大小完全相同,在上面用缅中英三种字,标明了填写自己编号和投标价格的地方。

  而投标编号,也并不是入场证上面的标号,而是入场证后面的四位数字,加上庄睿护照的后四位数字,合起来一共是个数字的编号,如果是缅甸人,就是入场证后面的四位数字和其本人身份证上的后四位数字相加。

  在办理入场证的时候,必须要填写自己的护照号码的,所以每办理好一张入场证,电脑就会自动生成一个投标编号,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毛』料商不会被人恶意投标。

  因为编号太简单的话,就很容易被别人所掌握,如果有人用庄睿的投标编号,在投标单上写下个10亿欧元,那么庄睿是肯定支付不出这笔钱来的,最终的结果就是逃标,那样的话,他之前拍到的『毛』料,也将全部作废。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不能排除一些心理阴暗的人,在知道对方的投标编号之后,用这种方式恶意的高价投标,将对手排挤出此次公盘。

  所以组委会才会采用这种方式的投标编号,并且在办理入场证的时候,都会特别的提醒各个买家,不要泄『露』出去自己的投标编号,如果还有人因此被算计的话,那就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嗯,投个三万零一千欧元玩玩……”

  庄睿在投标单上写下自己的投标编号之后,恶作剧般的写了一个数字,他现在纯粹就是在玩,暗标对于庄睿而言,现在就像是一个脱光了的大姑娘,随便他什么时候上。

  将那张投标单丢入到标箱里,庄睿看了一眼,正准备向看明标一样去挑选『毛』料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