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抵达密支那


  第四百十七章抵达密支那

  一行人坐上胡荣的房车向郊外驶去,本来从曼德勒前往密支那,只能是乘坐火车的,不过这六七百公里的距离,坐火车恐怕要跑上几十个小时,因为缅甸的火车速度,还停留在国内五六十年代的水平。

  所以胡荣动用自己的关系,从缅甸军方调用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

  房车直接开到曼德勒郊外的一座军营里,四周都是拿着枪的士兵,庄睿不由紧了紧手中的包,那里可还放着一把★★呢,要是被这些当兵的检查出来,不晓得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看向身旁的彭飞时,庄睿稍微镇定了一些,这小子老神在在的背着那个略有磨损的背包,一脸不在乎的东张西望着,似乎包里放的不是★★,而是去朋友家带的糖果礼物一般。

  庄睿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贼心虚,以前听人说那些犯了法逃匿的人,经常是数年甚至数十年吃不香睡不着的,那会庄睿还不相信,现在他算是体会到了,自己虽然没犯啥事,只是包里装了把枪,就开始心神不宁了。

  还好,从下车后到上了那架直升飞机,一直都没有人提出要检查庄睿等人的包裹,这让庄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跟在庄睿后面上了直升机的胡荣,怀里抱着个五六十公分长的木盒,里面装的是庄睿的那块树状翡翠,他是要带回家里慢慢雕琢。

  “庄哥,这架是米-型俄罗斯产的军用运输直升机,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产的,算是老古董了,不过『性』能还算不错,能坐20几个人……”

  彭飞打量着这架运输机,在庄睿耳边小声的介绍道,只是当那几个缅甸军人上来之后,彭飞立即停口不谈了。

  庄睿知道,在上个世纪前苏联解体之前,为了其全球战略地位,曾经在缅甸海港驻扎了一支舰队,只是后来俄罗斯经济紧张,把那支舰队撤回到了国内,不过在缅甸却是留下了许多带有俄罗斯印记的军用设施。

  像这种米-军用直运输升机的航速,大概是每小时三百多公里,并不算很快,但是它的优点在于载油量大,航程比一般的直升机都要远,并且内部空间也很充分。

  胡荣庄睿和等人加上那几个缅甸军方派来的人,一共有个人,坐在机舱内丝毫都不显得拥挤,甚至都有空间歪下身体睡上一觉。

  只不过庄睿的心思也只能想想而已,当直升机的螺旋桨旋转起来之后,那巨大的轰鸣声,震得机舱里的几人都是面红耳赤,纷纷张大了嘴巴,来缓解耳朵的不适,只有那几位缅甸军人和胡荣的表现还算正常,至于彭飞,庄睿估计他肯定是装出来的。

  不过庄睿和那两位教授,真的是苦不堪言,耳膜仿佛都要被震破了。

  庄睿不是没做过直升机,但是这个军用直升机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差了点,并且一边有舱门,另外一边的舱门却是不见踪影,看的几人是心惊肉跳,连忙系好了安全带,生怕这直升机一倾斜,都会滚落下去。

  本来还想着在直升机上继续聊天的两位教授,在直升机升空之后,也是面『色』发白,闭口不言了,这机舱外面的风,呼呼的灌进机舱里,别说是讲话了,就是张下嘴,都能灌你一肚子带着热带雨林气息的空气。

  还好缅甸的冬天气温都在二十多度以上,否则机舱里的人,都要给冻成冰棍。

  驶离了军营之后,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感觉到适应了一些,庄睿从机舱内的玻璃向地面看去,不过入眼处全都是高大的树木和茂密的森林,丝毫都无风景可言。

  现在正是缅甸的旱季,那些高大的阔叶乔木,也显得有些枯萎,树干上的树叶十分稀少,庄睿在向下面看了十多分钟之后,都不见一个人影,略显有一些荒凉。

  不过现在也正是缅甸开采翡翠的最佳时节,因为当进入到雨季之后,山间的道路就会非常的难走,别说是人了,连牲口都无法通过,所以现在在矿区,是最为忙碌的时候。

  缅甸的山脉并不是特别的险峻,但却是连绵不绝,一个山峰接着一个山峰,丛林密布,庄睿相信,要是把他从这里给丢下去,那估计一年半载的都不见得能从里面跑出来。

  看着飞机下面那些参天的大树,庄睿对缅甸的社会形态,心里感觉很是不可思议,缅甸本身靠海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内陆又盛产宝石和珍贵的柚木,但缅甸人却是如此的贫穷,这根源不知道出自何处。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直升机放慢了速度,缓缓的停在一处山头上,庄睿以为是到了地头了,连忙解开安全带,从直升机上跳了下去,谁知道脚一软,如果不是用手撑住地面,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地方?不是密支那吧?”

  庄睿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到处都是茂密的森林,不由看向胡荣,这缅北即使再荒芜,也不可能连个人影都不见吧。

  “这才走了一半呢,驾驶员要休息一下,来,老弟,喝口水……”胡荣笑了笑,给庄睿递过去一瓶饮料。

  说是驾驶员要休息,不如说是直升机要休息来的恰当,因为直升机挺稳之后,那个驾驶员就忙碌了起来,他在检查直升机的各个部件是否运作正常,要知道,这可是三四十年前的老古董,无法支持连续几个小时的航程的。

  这要是在天上出现点问题,恐怕直升机上的人降落伞还没打开,就会被摔成肉泥了,不过这北极熊生产的军事设施,质量上还是可以信得过的,最起码胡荣坐了很多次,都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冯教授和陈教授也相扶着,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他们的身子骨可是不如庄睿,这会已经是面『色』惨白,如果不是互相掺扶着,恐怕早就摔倒在地了。

  “两位,没什么事吧,真是不好意思,让二位受罪了,这附近也有矿脉,不过咱们要辛苦一点,赶到帕敢去,不知道二位老师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下?”

  胡荣看到两位教授下了直升机,连忙迎了上去,他只是想着快点抵达密支那帕敢地区,却是没想到这二位的身子骨,顶不住直升机的颠簸。

  其实在缅甸坐火车,估计还不如这直升机呢,从曼德勒到密支那需要三四十个小时,并且那火车也是上个世纪中叶的时候,英国人留下来的“豪华专列”,说不定遭的罪比这还要大呢。

  “没事,没事,能坚持,真没想到,翡翠矿的生长环境会是在这种地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冯教授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没问题,翡翠的美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翡翠背后的开采生长环境,在国际上却是很少有人提及,原因就在于缅甸『★★』的闭关自守。

  在半个世纪以前,庄睿的爷爷虽然曾经深入缅甸考察过翡翠矿,但是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他的那些结论并没能得到发表,至今还被埋没在那个木箱子里。

  翡翠的形成地质地貌,一直都是国内地质家们探讨的话题,现在有机会看到翡翠成长的地质环境,两位教授虽然疲惫,但是脸上还是充满了兴奋的神情。

  几人在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又登上了直升机,他们只是喝了点水,都没敢吃东西,否则这一颠簸,吃下去的东西也要给吐出来。

  这次飞行持续了近两个小时,从直升机上,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地面上有人出现,在接近五点钟的时候,直升机同样降落在密支那的一座军营里,在缅甸这地方,城外基本上都驻扎着军队。

  “两位教授,庄老弟,明天再给你们接风吧,今天先好好休息一下……”

  从直升机上下来以后,胡荣看着几人煞白的脸孔,知道他们晚上也是吃不下什么饭了,用自己等在这军营里的车,把几人送到了密支那最豪华的宾馆里。

  庄睿从车上望去,密支那这个城市比起仰光和曼德勒来,那是要差远了,最起码在那两个城市里,还有一些现代化的建筑,但是在这儿,入眼所见全是低矮的木屋,钢筋混泥土的建筑很是少见。

  而那所谓的豪华宾馆,也只不过是个三层的小楼,里面除了一台21寸的笨重彩电之外,再没有一个电器了,烧水的热水器都没有,还要服务员给送过来。

  庄睿等人真是累的很了,进到房间里冲了一个凉之后,都上床睡下了。

  胡荣虽然在密支那也有房子,不过胡氏一族在缅甸的根基是在帕敢,他今天也跟着庄睿等人住进了宾馆。

  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两辆进口越野车停在了宾馆的门口。

  这是胡荣私人的车,要是坐军方提供的车,那恐怕就是中国产的老北京吉普212了,曾经在某个时段,国内曾经支援过缅甸这么一批吉普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