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缅甸男人的幸福生活


  “多好的小伙子啊,这要是在缅甸,要给他多找几房媳『妇』……”

  胡军政的话,多少还含蓄一点,但是老太太接下来的话,直接就让庄睿石化了。

  “这……多找几个媳『妇』?这样也行?”

  庄睿夹在嘴边的一块红烧穿山甲,半天都没放嘴里放,傻傻的问了一句,引得众人笑了起来。

  “一夫多妻在缅甸是可以的,不过这媳『妇』娶多了,不见得就是好事啊,你别听『奶』『奶』的……”胡荣边笑边给庄睿解释了起来。

  原来在缅甸这个地方,由于民族众多,各有各的规矩,根本就没什么『★★』的法律可言,像是遇到小偷★★住,往往都会被围观的人给活活打死掉,这在缅甸就是不犯法的。

  缅甸的『★★』,基本上是什么都不管的,像是各个村寨的内部★★,由村寨长老按照当地习俗进行调解,一般比较公正。

  而且缅甸似乎没有什么国籍概念,是一片真正“自由和民主”的土地,你甚至不需要加入缅甸国籍,只需要在当地寺院修行7天,获得当地习俗的认可,从此你就获得缅甸社会的认可,就算具备了完全的缅甸男人资格。

  如此就具有当地居民一样的权利,可能选举权除外,不过在缅甸好像也没什么选举,可以在当地娶妻生子。

  缅甸是一个生产力严重低下的国家,生存问题是普通民众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加上这里又没有什么计划生育,家家女儿多的是,有些养不起的,就会把女儿给嫁出去,当然,结婚的对象并不一定要求是单身的。

  缅甸的一夫多妻制度看似搞笑,但其实也有对『妇』女有利的一面。

  打个比如说:除非女方有不名誉的行为,否则离婚就是绝对禁止的,你绝不可以始『乱』终弃,用西方教堂里经常说到的一句话就是:不管贫穷或者疾病,你都必须养她一辈子。

  由于女人负责劳动,男人就要负责一切家务——做饭、洗衣服、带孩子,按照缅甸当地的一般水平,如果你有3个老婆、个孩子的话,那么一共有11个人的家务活要你来干。

  庄睿听到这里,浑身发冷啊,想想一大老爷们背上背一个,怀里抱一个,屁股后面还跟一群光屁股孩子的情形,庄睿就不寒而栗,这缅甸的老爷们混得也忒惨了点吧?

  或许有朋友会说了,白天惨了点,可是晚上『性』福啊,光明正大的过着夜夜新郎的日子,在国内可是过不到。

  只是这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在缅甸这地方,传统习俗中的“公平”观念,也是深入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你必须平等对待你的每一个老婆,轮流行周公之礼的。

  如果你娶的这些老婆中间,有的长的漂亮一些,想偏爱一点的话,那就不可以,这会受到★★的一致谴责,同房办那啥事,在这里成为了一种道德义务,想必很多同就会『性』趣全无的。

  “胡大哥,那不能男人下地干活,女人在家带孩子吗?”庄睿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在外面出点力气总比在家伺候孩子扫地要强点吧?

  胡荣闻言摇了摇头,说道:“缅甸和咱们中国是不一样的,如果一个人有三个老婆,让3个女人负责家务,则4个人的农活肯定是一个男人所无法负担的。

  而如果1男2女去种地,则种地的2个女人肯定会担心,自己的小孩得不到另一个女人的良好照顾,容易产生矛盾。

  所以,唯一合理的制度安排就是:让所有女人去种地,男人独守家门照顾小孩,而且这些大小老婆们,关系一般都非常好,和亲姐妹都差不多……”

  庄睿被胡荣的话说的是瞠目结舌,这他娘的也忒公平分配了吧,要是按这样说的话,家里多一个女人,等于是大老婆多一个帮手,少一分劳累。

  庄睿甚至怀疑,大老婆不仅不会禁止丈夫多娶,反而可能鼓励丈夫尽可能多娶几个老婆,缅甸的女人们白天在一起劳作,晚上在一张床上休息,女人之间在劳动中建立的友谊和信任,很可能非常密切。

  所以胡荣所说的大小老婆“像姐妹一样”,在缅甸的现实生活里面,是一丁点儿都不夸张的。

  胡荣介绍完缅甸的婚俗之后,笑着看向庄睿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寺庙,去里面住上七天,就能享受缅甸人的待遇了,以你的身家,恐怕大把人抢着要把闺女嫁给你的……”

  “别,胡大哥,您这话说给萱冰听去,我可是不敢……”

  庄睿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本来大家都是在开庄睿的玩笑,酒桌上的气氛很是融洽,就连老太太都喝了好几杯家里自酿的米酒。

  庄睿嘴上虽然说着不敢,心里却是热了一下,只是他知道,秦萱冰可是外冷内柔的『性』格,自己要真干出这事来,那绝对会让她伤透了心的。

  另外就是自己想娶,那也要找国内的姑娘啊,想到这里的时候,苗菲菲的影子突然的闯入到庄睿的脑海中,吓得庄睿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位更是不行,这姑『奶』『奶』要是生在缅甸,老公敢娶第二个的话,她绝对会拿剪刀半夜把某人的命根子给剪断的。

  在吃过饭之后,胡荣安排庄睿和彭飞住进了客房,在缅甸这里基本上没什么娱乐的,晚上九点钟之后,就变得很安静了,喝了点酒劳累了一天的庄睿,冲了个凉就昏昏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了,庄睿连忙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了下,就走出了房间。

  胡荣刚好走进庄睿住的这小院,见他出来之后,打了个招呼,说道:“小庄,吃早饭去,上午不急着出去,让两位教授多休息一下,对了,我就不招呼你了,先去宾馆看一下……”

  庄睿点了点头,他知道昨儿那两位真是给折腾的不轻,半路吐的那几次,连黄胆水几乎都给吐出来了,就算是到了中午,都不见得能缓过劲来。

  胡荣交代完庄睿就匆匆离去了,而庄睿和彭飞吃过饭之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并且关好了房门。

  “怎么样?能对比出来吗?”

  庄睿略微有些紧张的看着彭飞,彭飞正拿着一张帕敢地图,和数码相机显示屏上的那个太阳旗所在的地点对比着。

  昨天在见到帕敢这里四处都被挖掘的样子,庄睿心中所抱的希望已经不是很大了,说不定当年的宝藏,就被采翡翠的人给挖出来了呢。

  彭飞仔细的看了半天之后,一脸自信的说道:“庄哥,这地图上的地点,在进入野人山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应该已经算是深入大山了,那里人迹罕至,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野人山?!”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在前来缅甸之前,看过不少相关资料的庄睿,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野人山可是当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兵败的地方啊,数万溃败的中国士兵,就被那座大山给吞噬了,没想到日后的小日本也有这么一天,居然也是被围困到了那里。

  而帕敢这个城市,就是地处野人山的边缘,那条翡翠的发源地雾『露』河,从帕敢市中间流过,所谓的老坑翡翠矿,基本上都在这条雾『露』河的两岸处。

  “三十公里,这样吧,这事先放放,等看完翡翠矿之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去那里看一下……”

  三十公里在庄睿想来并不是很远,以自己和彭飞的体质,即使是在大山里,有三四个小时足够来回了,他在想是不是找个打猎的借口,和彭飞去那里看看。

  已经来到了帕敢,宝藏近在咫尺,虽然自己两人取不出来,但是不去看上一眼的话,庄睿心里也是不会甘心的,如果宝藏还在,日后总能想办法将之起出来的。

  庄睿和彭飞一直都在研究地图,到了中午的时候,接到了胡荣的电话,他在陪同两位教授,让自己的司机来接庄睿和彭飞,并且再三强调,让他们二人就在屋子外面等,不要走出城中城。

  胡荣这是为了两人的安全着想,在帕敢这地方,各大翡翠公司都是面和心不合的,并且都养有一帮子雇佣军,相互之间暗杀的事情都时有发生,说不定他们昨天进城,就会被哪个不怀好意的势力给盯上。

  暗杀和绑架胡荣,那些势力是没有这个胆子的,因为那样一来,整个帕敢甚至缅甸都要发生动『乱』,但是抓住胡荣的客人,做出一些要挟的事情,有些势力还是干的出来的。

  在等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昨天见过的那个司机把车开到了宅子门口,进来的时候是一辆车,不过在驶出城中城的时候,后面又跟上了五辆车。

  今天所要去的矿坑,不但有胡荣自己的翡翠矿,还有另外一家公司的,并且这一路要经过好几个势力的地盘,不能不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