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回国(二)


  不过缅甸的福利待遇还真是不错,看病只需要花费五十元的缅币,只相当于几『毛』钱的rb,那等于就是不要钱啊,比国内看个感冒动辄几百块强太多了。

  女孩的话让车上的男女们都好奇了起来,纷纷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这一问一答之间,还真看出了两个国家社会形态的不同。

  在缅甸,像警察这样的公务员,工资居然也是300元,不过他们一般只上半天班,最多下午3点就下班了,可以自己去做生意。

  而且警察基本上也没什么事情做,因为抓到了小偷,全部都是被围观群众给当场打死,缅甸各个乡寨里的治安,好的真可以到路不拾遗门不必户的程度。

  缅甸人习惯用竹子搭建房子,每3年拆除重建一次,所以,从房子看不出谁家有钱。一般的缅甸人有钱,存点钱就买黄金,放在家里不知道拿来干什么。

  庄睿听到这里暗暗嘀咕了几句,怪不得日本鬼子在缅甸抢到那么多黄金,敢情这是有传统的呀。

  当说到缅甸婚俗的时候,车上的男人们,呼吸声都变得沉重了。

  因为他们听到,缅甸男人居然可以娶很多位老婆,即使身边坐着女伴的男人,此时也是悄悄的竖起了耳朵。

  在缅甸,一夫多妻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你必须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供养你的太太们,虽然警察不管抓小偷之类的小事,村民自己就用锄头搞定了,不劳警察先生费神,但是如果你养不活你的太太们,警察就要开始行使权力了。

  缅甸当地的每亩土地,大概价值2500元rb,只要你一次『性』买十亩地,卖家就会送你一个女儿当老婆,等你娶了这个老婆,她会负责种地、收割、打谷。而你呢?按照缅甸风俗,“高贵”的男『性』是不用工作的,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打麻将!

  最后漂亮女导游总结了一下,只要你有7万5000元人民币,同时具有出家经验,意思就是会念几句外国阿弥陀佛,就能在缅甸轻松拥有3位娇妻,而且,从此之后,你就不用干活了,只管在家打麻将!

  这番话一说出来,车中的男人不仅是心跳加速,那眼睛都开始充血了,有几个已经开始在心里计算,把老家的房子车子卖了,应该不止7万5000块rb了吧?那要是来到缅甸,还不立马就坐拥三妻六妾?

  只有庄睿在暗自偷笑,在家打麻将是没错,不过那三妻六妾所生的孩子,就要劳烦诸位去带了,一群傻帽,还真以为『奶』爸那么好当的?

  “导游小姐,问个冒昧点的问题,您父亲有几个老婆啊?”

  坐在前面的那个中年胖子,转回头看向缅甸女导游,一脸暧昧的神情。

  “有3个……”

  “那有几个小孩呢?”

  “一共有9个,我是老三……”

  “那你的几个妈妈不会互相吃醋啊?”

  “要是你结婚了,你老公娶了好几个老婆,你会吃醋吗?”

  此时不但是胖子关心这问题了,别人也七嘴舌的问了起来。

  “缅甸女人是不会吃醋的,我也不会的,我们一定可以像好姐妹一样……”

  虽然庄睿和彭飞之前就知道这些事,但是亲耳听到当事人说,那感觉又是不一样,包括庄睿在内,车里除了开车的司机,无论男女都被这女孩的话给石化了。

  “你们看,那几个应该就是一个老公的……”

  一位游客见到几个女人手牵着手,正在马路边走着,连忙喊道,引得车内的人都伸出头往外面看去。

  “对,应该是的,我们缅甸女人从来不会吃醋的……”

  漂亮女导游的话,说得一车男人那是泪流满面啊,哥们带着老婆出门,眼睛不小心盯了下别的女人,回家都会被教训半天,这……这……没天理啊。

  几个应该还是没结婚的男人,这会跑到那女导游面前献起了殷勤,看的几位其余带着女伴来旅游的男人,那叫一眼热,不过车上的女人也达成了共识,回去以后,一定要告诉闺蜜们,缅甸这地方千万不能来。

  从庄睿等人上车的地方,到中缅边境大楼,不过40多分钟的车程,汽车停下来之后,好几个男人还在问那女导游要着联系方式,看的庄睿直摇头,说不定缅甸过上一段时间,就多几个中国『奶』爸了。

  庄睿和彭飞跟随在旅游团后面,很轻松的就过了缅甸的关口,他们的检查人员形同虚设,把护照递进去之后,压根连头都不带抬的,用钢印在上面盖了一下就丢了出来。

  不过看着前方中国的边检,就要严格多了,很多人都被★★检查,通关的效率和缅甸方面根本就没法比。

  “彭飞,咱们这东西能带出境吗?到了那边检查之后,会不会被查收?”

  转过身来,庄睿看着彭飞肩膀上的那个大背包,心里有点发虚,在从胡家告辞的时候,胡荣的父亲拿了许多虎骨和虎鞭,让庄睿带着,百般推辞不掉,庄睿只能都给塞进包里去了。

  “应该不会吧,又不是赌品,没听说这些补品也会被罚没的吧?庄哥,要不……我换个地方入境?”

  彭飞也不太了解这个,他以前出入中缅泰边境的时候,向来都是不走寻常路,根本就没从关口走过,缅甸和中国接壤的地方有100多公里,随便从哪里就能溜过去的。

  “哎,就是他们两个,他们不是我们旅游团的,警察同志,就是那两个……”

  只是彭飞这会想走也走不了了,因为车上的那位胖子先生,正带着几位边防武警,来到了庄睿二人面前。

  “你们看他的那包,还有这人断了个手,肯定是没干好事,警察同志,我报警有没有奖励啊?怎么着也要发个好市民奖状给我吧?”

  死胖子的话说的几个武警嘴角直抽搐,这哥们未免把贩毒人员的智商想的太低了,估计平时破案电视剧看多了,有这么大摇大摆背着包直闯边境的毒贩吗?

  “两位先生,对不起,请把手放在前面,跟我们来趟办公室……”

  一位肩上挂着中尉军衔的武警军官,向庄睿和彭飞敬了个礼之后,很有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不过站在他身后士兵的一枪枪口,却隐然对准了庄睿和彭飞。

  “对不起,您不能跟去……”中尉把想跟着看热闹的中年胖子拦了下来。

  “我可是报警的啊,我要当证人啊……”

  胖子似乎认定了庄睿就是贩毒分子,不满的嚷嚷了起来。

  “他们可能有枪的,说不定会伤害到您……”

  中尉也拿这活宝没办法,干脆出言吓唬了他一句,这一招果然好使,那胖子听到之后,马上偃旗息鼓不做声了。

  庄睿无奈的跟在几个武警后面,不住的摇着头,这胖子真他娘的闲的蛋疼,要是真遇到武装贩毒的人,保准先一枪干掉他,庄睿现在都有要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了。

  来到办公室之后,中尉对彭飞说道:“麻烦您把包放在地上,退后两步……”

  看着庄睿二人的穿着打扮,尤其是庄睿淡定的态度,中尉也不敢过分,只是让彭飞把那大背包放下,要是换做真正的嫌疑人,早就先拷上再询问了。

  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彭飞的背包之后,中尉顿时惊呆了,那一背包里面,全部都是散放着的动物骨骼,另外还有十条用布包裹好的虎鞭。

  以中尉长期在检查站培养出来的眼力,一眼就看出这的确是大型猫科动物的脊梁骨,再看向庄睿和彭飞时,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不过他倒没有马上采取行动,因为这二人,一个长的白白净净的,另外一个虽然身材高大,但是断了只手,应该也没多大的威胁。

  “二位,能交代一下你们走私虎骨虎鞭的事情吗?”

  中尉站起身来,语气严肃的说道,而庄睿和彭飞身后的两个小武警,马上拉动枪栓,把枪口对准了两人。

  “对不起,中尉,我想你是用词不当,国家禁止买卖的虎鞭虎骨,是指那些偷猎的,并且所谓的走私,是以盈利为目的非法带入免除关税的物品,咱们国家的法律里面,似乎没有不准携带虎鞭虎骨入境的条例吧?

  话再说回来了,即使这些东西是我们在缅甸偷猎的,也轮不到中国的法律来管束吧?”

  彭飞眉『毛』一扬,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中尉军官,说出上面一番话来,他以前就是专门稽查走私贩毒的,对于这些条例再清楚不过了,怎么可能被这小军官给吓唬住?

  “你……你强词狡辩!十根虎鞭,留作自用的?还有这些虎骨,够泡几十坛子的酒了吧?也是留作自用的?你态度放老实点!”

  中尉猛的拍了一下桌子,他对彭飞的话呲之以鼻,十条虎鞭那可最少要猎杀十只公虎。

  而且就算是自用,也没必要买那么多吧?一定是想走私到国内交易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