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五百二十五章 玩残你(一)


  “这小伙子够倒霉的,衣服都换上了,还被刷掉了……”

  “是啊,不过这小伙子挺年轻的,看他穿的那衣服,应该是说相声的吧?”

  “哎,问问姜老师啊,说相声的没他不熟悉的,姜老师,这年轻人是相声节目的吗?”

  “不是,不是我们这行当的,应该是表演别的节目的吧……”

  娱乐圈本来就是个挺卦的地方,这演员被刷掉,也能引得众人围观,有好奇心过甚的人,更是在打听着庄睿的来历。

  虽然庄睿现在是和徐晴等人站在一起的,倒是没人认为他们是朋友,大明星怎么可能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是朋友们呢?

  “这位先生,实在是对不起,请您换下演出服装,离开这里……”

  那个武警战士虽然客气,但是所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庄睿难堪不已,不用问,用脚趾头庄睿都能想得到,这肯定是那位胡大导演背后干出来的事情。

  此时躲在人群里的胡明,这时心里那叫一个爽啊,身为导演,他有权利决定自己拍摄组的人员构成,少了一个玉石专家,那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五个专家改成了四位嘛,这世界离开了谁,都照样转。

  并且胡明的理由也是很光明正大的,报道时间迟到了一个小时,他用这事做理由,刚才往台里一申请就批了下来,对于一向处于垄断地位,横行惯了的央视来说,刷掉那么几个演员专家的,根本就不算个什么事。

  不能不说胡明很会借力打力,这10来年倒也算是没白混,有央视在背后撑腰,就是徐大明星也不能把他给怎么样,自己是吃新闻饭的,胡明还真没怎么把娱乐明星放在眼里。

  “好,我不会让你难做的……”

  不过虽然心头气愤,庄睿也不想在这里争执,再给别人看笑话,转身就要往换衣间走去。

  “老弟,慢着,今儿这中央电视台里所有的人全部都滚蛋,你都走不了!”

  一旁阴沉着脸的欧阳军,一把拉住了庄睿,说出一句张狂无比,得罪了这大厅里所有人的话。

  话一出口,原本议论纷纷的声音,顿时全部都消失了,而众人的注意力,也都转移到了欧阳军的身上,他们想看看这个口出狂言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欧阳军这会肺都快被气炸了,即使玉泉山上的那位老爷子躺在床上快咽气的时候,也没人敢给欧阳家族这个难堪。

  这不是在难为庄睿,而是在打欧阳家族的脸面,如果庄睿真是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那日后传出去的话,只能说欧阳家族没担当,做事情过于小心了,恐怕会有更多的人踩到他们的头上来。

  欧阳军也不傻,他自然知道这事情只是那小导演做出来的,但是别人不会这么想的,反正在高层很多人都知道庄睿是欧阳罡的外孙,这打的就是欧阳家族的脸皮。

  更何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央视还是欧阳家族的传统地盘,虽然央视是副部级单位,但是化部还是可以对其有指导职能,在自家地盘上被打脸,欧阳军就更不能接受了。

  “这人是谁啊?说话这么狂?”

  “是啊,在央视★★,找不自在呢……”

  “别『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震惊之余,围观的人都小声议论了起来,在被央视春晚刷掉的人里面,有暗自抹泪的,又愤愤不平的,但还就是没有口出狂言的,除非他永远不想上央视了。

  在十年代红极一时的那个卖羊肉串的光头演员,不就是因为和央视打官司,被★★了10几年,现在承包了片荒山种地去了,混的那叫一个惨啊,所以即使刚才说话的那人似乎是徐大明星的朋友,这围观的众人,也是都不怎么看好欧阳军和庄睿。

  胡大导演窝在人群里,心里更是像喝了那啥饮料,整个就一透心凉★★★啊,刚才说话的这人,可是牛『逼』哄哄的赶自己走人的,现在居然牛『逼』到要赶走央视所有的人,看他到最后如何收场。

  对于央视的强势,胡明比一般人了解的更多,那是绝对很护短的,他也不怕被那姓庄的小子找后账,反正自个占着理呢。

  就算另外一个人有点势力,恐怕也就是一有钱的主,来央视的人,哪个又没钱呢?胡明也没把欧阳军放在心上。

  和胡明一个想法的这些人,都是些初入娱乐圈,或者是对娱乐圈高层不太熟悉的新闻界人士,真正有几个在圈内名头很响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欧阳军,这会正悄悄的把身体往围观圈子外面退呢,他们是怕被欧阳军瞅见了,回头迁怒到他们的头上。

  话说欧阳军想拿捏他们,还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电影从开始的剧本制作拍摄到后期的剪辑完成,都要经过化部审批,欧阳军要是到时候歪歪嘴,稍微卡他们一下,就能让他们血本无归,欲哭无泪了。

  有几个感觉事情要闹大的人,这会已经是拿出了手机,给央视自己熟悉的领导们打起了电话,因为这事要是往大了闹,引出了那位老人家,说不定这央视的负责人就要动动了。

  认识欧阳军的人都清楚,欧阳军虽然只是一商人,但是他刚才说出来的那话,绝对是能办到的,央视彩排暂停一天,那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一句内部整顿就交代过去了。

  “四哥,算了,这点小事不值得生气,咱们回头再拿捏他……”

  庄睿还是涉世不深,他不明白这小小的一件事情,其实都会牵扯到某些层面的★★斗争,加上庄母从小对他教育甚严,虽然恨极了那个姓胡的,但是还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

  “老弟,这事是在打咱们的脸,闹,要往大里闹,妈的,不折腾点事出来,没人认识咱们哥们……”

  欧阳军侧过头,咬牙切齿的在庄睿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庄睿愣了一下,随之反应了过来,默默的点了点头,不做声了。

  “去,带我嫂子去沙发那边坐……”

  庄睿看着徐晴挺着大肚子站在那里,挺招人眼的,低声给苗菲菲说了一句,苗警官这会没耍脾气,乖乖的扶着徐晴走到人群外面。

  “这位先生,请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那个武警这会也感觉出有些不对,不过他只是个执行任务的人,别的事情轮不到他管,接到通知他来赶人,没有人通知他撤回的话,那他就必须要完成任务。

  “你先等等,没你什么事情,不会让你为难的……”

  欧阳军阴沉着脸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那老牌红三代★★★的威风一摆出来,让那小武警愣了一下,没有再坚持,身体往后退了一下,却并没有离开。

  “庄老师,您怎么在这里啊?我都找您半天了……”

  突然一个女声打破了场中的沉寂,刘佳一脸惊喜的从人群外面挤了进来,她还真是在大厅里找了一圈庄睿,不过并没有看到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我刚接到通知,说是你们那个栏目组取消了我的嘉宾资格,这位武警同志,正准备让我换衣服离开呢……”

  庄睿看着刘佳,脸上一副淡然的模样,不过心里却是厌烦至极,要不是这妞死磨硬缠的让自己做专家,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屁事啊,不过庄睿也知道,让自己离开央视大厅这事,刘佳应该是不知情的。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小同志,是谁通知的你?请你把通知你的那个人找出来……”刘佳的反应出乎庄睿意料之外的强烈,当场质问起那个武警来。

  “妈的,『骚』货,等你调到台里来,老子再收拾你……”

  人群里的胡明见到刘佳的态度,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哥们当了个小导演,还真是自信心膨胀,把自己个儿当成个人物了。

  “我是对讲机接到领导的指示,这才过来的,不过是那个人指给我认识这位庄先生的……”

  小武警面对庄睿的时候能泰然自若,不过遇到刘佳这样的女人,就有点退缩了,当下往人群里一指。

  在小武警手指的方向,人人都躲了开来,这会他们也看出庄睿和欧阳军二人气度不凡,并且庄睿好像是央视邀请来的专家,并非是他们所想象的演员,所以都让开了身子,不想被庄睿误会。

  当躲在人后面的胡明『露』出身子后,小武警肯定的说道:“就是那位先生……”

  “胡导演?!”

  出现在眼前的人让刘佳愣了一下,却是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她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个栏目组或者剧组里,很多事情导演都是可以下决定的。

  “呵呵,原来是胡导啊,你还真是能胡捣!”庄睿轻声笑了下,向胡明走去。

  “老弟,别冲动,咱们都是明人,动拳脚的话那太丢份了……”

  欧阳军拉一把庄睿,他是怕庄睿真的上去揍那家伙一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传出去不太好听,当然,打也就打了,欧阳军还真不在乎,反正自己在那些长辈心里面,就是个纨绔子弟。

  “四哥,我知道,打他那太便宜他了……”

  庄睿轻轻摆掉了欧阳军的手,慢步走到了胡明的身前。

  “你……你要干什么?”

  胡明也就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或许是副导演做的久了,在小明星和实习主持人身上掏空了身子,见到庄睿过来,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两步。

  “没事,胡捣您没做亏心事,怕我干什么啊?”

  庄睿上前一步,搂住了胡明的肩膀,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小子,你走运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这么讨厌一个人,放心,我一定玩残你的!”

  “你……你恐吓我?”

  胡明使劲挣开了庄睿的手臂,对着那武警喊道:“武警同志,他刚才恐吓我,说是要玩残我……”

  “胡导,请注意您的言辞,我是有未婚妻的人,对男人并不感兴趣……”

  庄睿面『色』严肃的打断了胡明的话,围观的人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心里也都猜出了几分,那小伙子刚才或许真是这么说的,看来这俩事主还真是不简单,一个要让央视的人滚出去,一个要玩残一个导演,没点背景,谁敢吹这牛『逼』啊。

  “怎么回事,都不用彩排了是吧?不想上春晚就换人,等着上的人多着呢……”

  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外面传了进来,这话声一出,围观的人都是面『色』一边,悄无声息的散开了,因为他们听出来了,这是春晚总导演,张导的声音。

  要说在中央电视台谁的权利最大,可能很多人都不会说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台长,因为那位副部级领导,是不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的。

  而这位大胡子张导就不一样了,从央视的电视制作到春晚的总导演,张导的权利可不是一般的大,在春晚上哪个节目,上哪个演员,全是他一句话的事情,是以在听到他的话后,所有人都没敢再围着看热闹了。

  “张导,您来的正好啊,他就是那个迟到的嘉宾,不服从组织决定,刚才竟然还恐吓我……”

  胡明看见张导之后,马上迎了上去,马上告起了庄睿的黑状。

  张导虽然只负责春晚,但是对于别的栏目还是有指导权的,一些小事情他都能处理,胡明刚才还真是向他汇报了这个情况,正忙得不可开交的张导一听有人迟到,随口就答应了解除那人嘉宾资格的申请。

  “胡导演,我是春晚的负责人,你是负责春节特别节目的,这事您给我说不着啊……”大胡子导演看着胡明,轻描细写的丢下一句话后,向庄睿和欧阳军迎了过去。

  “张导,不是您同意的吗?”

  胡明听到张导的话后,脑子有些混『乱』,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张老大刚才还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怎么突然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了?

  张导闻言停下了脚步,脸『色』冷淡的说道:“胡导演,饭可以随便吃,话可说不能胡『乱』说的,咱们部门不同,我有什么资格过问您部门的事情啊?”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胡明心中意识到了一丝不妙,眼看着那位大胡子导演迎向了欧阳军。

  “欧阳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您看我几天忙的连觉都没睡上几个小时,也没能陪您,实在是过意不去……”

  此刻在和欧阳军说话的张导,那脸上已经是布满了笑容,其神态之谦卑,让所有在偷偷关注这起事件的人,都大吃一惊,他们何时见过张导用这副表情对人。

  “张导演,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做出的决定,取消庄先生的特邀专家资格的?难道中央电视台做事情就是如此不负责任的?把人大清早的叫来,然后告诉他资格被取消了,没有任何解释就让他离开?”

  欧阳军没有去握大胡子导演伸过来的手,这是张大导演的面子还不够,因为他并没有能力去玩残那位胡导,自家老弟既然说了,那就一定要玩残他。

  张导从一个小演员混到现在地位,那据对是能屈能伸的人物,当下也不尴尬,很自然的把伸出去的手给收了回来,一脸真诚的说道:“欧阳先生,这事我还真的不知道,我马上就向领导反映一下,您看是不是去楼上坐坐,这下面实在是太吵了点……”

  “老弟,上去坐吧,这央视的大师傅,烧的那桂花鱼,味道真是不错……”

  欧阳军点了点头,知道等自己上去后,会有身份相符的人出来接待自己的,在下面闹腾也没什么意思,白让别人看了笑话。

  “谢谢,谢谢欧阳先生,这边请,这位先生,请……”

  张大导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位爷他真的是得罪不起啊,撇开那位老爷子不谈,就是他自家的老子,也死死的把握着自己的命脉。

  要知道,张导可不是指望做春晚导演吃饭的,他最赚钱的是拍电视剧,做电视制片导演那才是他的本行。

  而面前这位爷的背景,却是深厚的吓人,不光是化部有人,就是广电部,那也是别人的地盘,想在中国娱乐圈里混,怎么都绕不开这俩部门的,除非自己以后不要想做导演了,不然的话,还就得在这人面前装孙子。

  等到庄睿和欧阳军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之后,还傻站在原地的胡明,突然惊醒了过来,有些失态的一把抓住了身边的刘佳,结结巴巴的问道:“刘……刘佳,你……你推荐的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玉石专家,胡导演,您得罪他干嘛啊?”

  刘佳也被张导的出现吓了一跳,见到这位被人称作“张大侠”的名导,在庄睿和欧阳军面前,居然是那副谦卑的神态,她心里也没底了,不过她知道,庄睿的背景,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身后的多。

  庄睿和欧阳军在张导的带领下,进入到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在那办公室门外的牌子上,赫然写着“台长办公室”五个字。

  “欧阳老弟,芝麻谷子大的一点事情,值得你发那么大的火嘛,来,来,坐,消消气,我这有雨前龙井,先品品,中午我陪你好好的喝一杯……”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从那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迎了出来,并且摆了摆手,让带路的张导离去了。

  “章大哥,我可不是不给您面子,我表弟您也认识,这可是打我们欧阳家的脸啊,别说庄睿是被你们邀请来做节目的,就算不是,这当众赶人,让我们的脸面往哪放?”

  欧阳军的脸『色』虽然缓和了下来,不过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章台长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头,对方这帽子盖的有些大,张口就是欧阳家族,自己就是想保那个糊涂导演,恐怕也保不住了。

  “这事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我来处理吧,小王,让胡明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章台长做事情很干脆,听闻欧阳军的二哥欧阳龙很可能要调到广电部工作,那以后说不定就是自己的直接领导呢,自己本来就和欧阳家关系很良好,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得罪欧阳家。

  而且章台长也在欧阳老爷子九十大寿的时候见过庄睿,知道这是老爷子唯一的外孙,要怪,就只能怪胡明不长眼睛了。

  “胡导,台长找您,让您马上去他办公室……”

  失魂落魄般的走回了拍摄厅的胡明,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当听清楚是什么事之后,那背后的冷汗,马上就打湿了衣服。

  要是平时台长找他,胡明绝对高兴的一蹦三丈高,要知道,他可是连话都没和大老板说过几句的,但是在这节骨眼上,胡明就是用屁股想也能想明白,这肯定不是好事。

  此时胡明恨不得抽自己几嘴巴,庄睿那句要玩残他的话,还在耳边萦绕,胡明额头上的汗珠,情不自禁的滴落了下来。

  “胡导,彩排的人已经走了,咱们也可以开始了吧?”

  央视台综艺类的名主持人李佳走了过来,对于这个新节目,他也是寄予了厚望,刚才别人彩排的时候,他一直在后面背台词呢,所以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情。

  “你们先演练一下吧,或许……这导演要换人了……”胡明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转身往大厅的电梯走去,这事不是能躲过去的。

  “台长,您找我?”

  来的台长办公室后,胡明小心翼翼的问道,当他看到庄专家和那个嚣张的中年人,这会正坐在沙发处喝茶的时候,一颗心紧张的几乎要跳了出来。

  “嗯,胡明,我这接到一个台里实习生的举报,说你在做栏目的时候,利用职权强迫别人答应你的某些要求,有没有这回事啊?”

  章台长自然是不会用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来说事的,他手里抓的把柄多了,在男女关系上,这台里的导演制片,就没一个屁股干净的,当然,章台长自己也未必就好多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