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题字


  字画在古玩的类别当中,有其非常特殊『性』的一面,它和陶瓷器青铜或者其它古玩比起来,在收藏保存上很困难不说,并且还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

  比如有些古玩,您添加上去或者删除减掉什么东西,就会像是画蛇添足一般,使其身价倍减,字画却是不一样的。

  在现存的古玩字画之中,越是在上面添加题跋或者印章多的,其收藏价值也就越高,因为不单是字画本身是古董,就是那些在上面题字的人,往往也都是历史上举重轻重的人物,他们的手迹,本来就是弥足珍贵的,如此一来,就是锦上添花之举了。

  甚至有一些在历朝历代里面,本来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的作品,在被后世一些名家收藏题字之后,反而会名声大噪,其作品的价格也是直线上升。

  因为那些在字画上做出了题跋的人,很多本身就是书画名家或者是历史名人,在有些字画中,历代收藏人的题跋价值,往往都要高出作品本身价值很多倍的。

  而大师要在这幅画上题名,那就不单单是锦上添花了,还有为其正名的意思在里面,以老人在中国收藏界的名望,只要他题上字,盖上铃印,这幅郎世宁的画作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国内而言,将不会有任何人再对它的真伪,提出任何的异议。

  “老师,润好笔了……”

  由于先生这段时间都没给人写字,他的『毛』笔必须要先润下笔,就是用清水将笔毫沾湿,之后将笔倒挂,直至笔锋恢复韧『性』为止,因为要是不经润笔即书,毫『毛』经顿挫重按,会变的脆而易断,弹『性』不佳。

  这是支鼠须笔,专为写小字所用,是用家鼠鬓须制成,笔行纯净顺扰、尖锋,写出的字体以柔带刚,王羲之著名的那篇《兰亭集序》,即以此种笔写成。

  先生让庄睿把画卷展开,提笔想了一下之后,随即沾了沾墨,提笔在画卷空白处写下了:乙酉年正月初五喜见郎世宁长幅画作,留,这么一行字样,随之又问站在一旁的内侄,要过自己的印章,在题款处用力的按了下去。

  虽然只有寥寥不多的一二十个字,但是可以看出,先生的字一如既往的渊雅而具古韵,饶有书卷气息,并且带有一股洒脱随意之感,和他的思想一样不受束缚,这也是先生独创的一门书法。

  “谢谢,谢谢先生……”

  庄睿没想到此次来还有这么一个意外的惊喜,当下没口子的向大师道谢起来。

  “没事,以后多把咱们国家流失在国外的东西搞回来,那就行了……”

  老人摆了摆手,脸上的笑容十分的灿烂,是的,只能用灿烂来形容,因为那种近乎于儿童一般纯真的笑容,发自内心的话语,很容易就能驱散人们心中的阴霾,让人不自觉变得开朗起来。

  “老师,您这眼睛和听力都变好了,我是想着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看到老人的目光,依然停留在那幅郎世宁的画卷上,金胖子小心翼翼的说道,大过年的没人愿意去医院,即使老师『性』格豁达,也保不齐就不愿意去。

  老人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你这个小胖子,老师身体好着呢,90多岁的人了,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去不去医院都没什么的……”

  “还是去看看吧,小金刚才把车都停楼下了……”老人的内侄也在一帮劝到。

  “好吧,你们呀……说不定我从医院回来,又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呢……”

  老人连连摇头,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正当金胖子走到他身后,准备推轮椅的时候,老人突然说道:“等等,今天这个小朋友来,我要给他写幅字……”

  大师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字能值多少钱,虽然前来拜访他的人,大多都是为了求字而来,但是那些不求字的,老人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也经常主动写给他们。

  这也是老人为人十分善良的一面,市面上假冒先生的书法作品很多,一次先生和友人同逛书画店,友人指着其中正在出卖的一幅书法问:“这幅字是真的还是假的?”先生笑了笑说:“比我写得好。”

  曾有许多人建议他追查假书画的来路,先生淡淡一笑说:“用了我的字换回些柴米油盐也是好事,算是广结善缘了。”

  金胖子可是知道庄睿今天来的目的,当下停住了手,说道:“老师,他还真想求您写幅字的,他在潘家园盘了家店,想让您写个名字……”

  “好,我坐着写不了太大的字了,尽量写大一点,您拿去放大一下再铭刻招牌吧……”

  老人想的很周全,让金胖子拿了一支写大字的笔来,润笔之后,看向庄睿问道:“小朋友,您打算给店子起个什么名呢?”

  庄睿连忙答道:“名字就叫做睿萱斋,我和女朋友马上要订婚了,就从我的名字和她的名字里面各取一个字,先生您看这样行吧?”

  老人沉『吟』了一会,说道:“《孔子家语三恕》说:聪明睿智,守之以愚,《诗经卫风伯兮》又有萱草忘忧的典故,古人又可称男女为阴阳,阴在前而阳在后,小伙子,我觉得你那店名,不如将萱取其音,叫做宣睿斋,你看可否?”

  庄睿想了一下,顿时感觉妙不可言,房四宝中的笔墨纸砚,纸大多指的是宣纸,而从古代流传下来的玉石珠宝,更是凝结了前人的智慧,宣睿斋这个名字,要远比自己取的高明多了。

  “谢谢先生赐名,就是宣睿斋了!”庄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老人在金胖子铺好宣纸后,提笔悬腕,在纸上写下了这三个字,字体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隽永而兼洒脱,苍劲有力,庄睿正想叫好的时候,老人忽然摇了摇头,很不满意的说道:“不好,重新再写一个……”

  “金哥,别扔,我留着……”

  庄睿看到金胖子把那三个字拿到一边,连忙伸手抢了过来,这可是先生的墨宝,大师不满意,自己满意着呢。

  “哈哈,你要那写废的,我也给你写上题跋……”

  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示意庄睿把那幅字放在桌上,题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重新给庄睿写了起来。

  老人做事十分的认真,一直写到第五张纸的时候,才停下手来,这张他才算是满意了,不过庄睿更满意,因为前面四张,老人也都题了自己的名字。

  这对于庄睿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一幅书法作品了,其中更是代表了老人的一份认真与执着,这是更加值得庄睿去珍惜的。

  “等等,我再写幅别的……”

  老人今天精神颇佳,或许是久未写字的原因,让金胖子重新铺了张宣纸,抬头问了庄睿和秦萱冰的名字之后,提笔在上面写了“琴瑟和谐,珠联璧合”个大字。

  并且落款为:祝小友庄睿,秦萱冰贤伉俪举案齐眉,永结同心,乙酉年正月初五。

  “谢谢,谢谢先生……”

  看着大师额头上满是汗水,手上沾满了墨汁的样子,庄睿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

  自己只不过是认识金胖子而已,和先生真的是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关系,没想到大师在题完词之后,又写了这么一幅贺词给自己,庄睿真的是被先生的举动给感动了。

  比起那些★★们写一幅狗爬一般的字,就要收几万几十万的润笔费的行为,大师的这等不分阶层不分贵贱,对求字人一视同仁有求必应的举止,真的是庄睿来之前没有想到的,他也深深的被老人这种人格魅力所折服了。

  “使不得,使不得,您是客人,他们两个就好了……”

  在给老人洗过手之后,和金胖子一左一右,架起了老人的轮椅,老人连连摆手,示意让他的内侄来抬。

  “先生,这点事情没什么的,我抬的可不是一般人,您可是大熊猫啊……”

  庄睿知道老人生『性』幽默豁达,于是开上了一句玩笑。

  “好,要真是大熊猫,那你们两个就抬不动喽……”

  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没有再坚持,只是在打开房门的时候,被寒风吹在脸上,整个人打了一个哆嗦。

  老人不知道的是,就在那一瞬间,庄睿眼中的灵气,从老人的身后侧向老人体内狂涌而入,一点都没有吝啬灵气的用量。

  庄睿没有什么别的能帮助到老人,唯有用此办法,才能让自己心里舒服一点,这也是他第一次冒着灵气被发现的危险,给别人调理身体。

  “早就该出来走走啦,这凉风一吹,身上还蛮舒服的……”

  庄睿那股灵气入体时是有种凉凉的感觉,但是随后就可以感觉到身体内会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舒适感,在庄睿几乎将眼中灵气耗尽的情况下,即使老人身体机能退化的厉害,还是感觉到了。

  把老人送上金胖子的车后,庄睿在老人内侄孩子的带领下,泪流满面的取回了老人写给自己的几幅字,没办法不流泪啊,他眼中的灵气,这次几乎是消耗殆尽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