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二女相见,如坐针毡


  今天的苗菲菲没有穿警服,而是穿了件很宽松的,大红『色』的『毛』衣,下身是一条紧身裤,配上长长的黑『色』皮靴,再加上那一头干练的长发和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脸孔,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苗菲菲虽然个头要比秦萱冰稍矮,但是现在站在秦萱冰面前,不管相貌气质,居然都丝毫不比秦萱冰逊『色』,两个女孩是各有各的优点。

  秦萱冰看上去高贵大方,尤其是经过庄睿的滋★★后,更是显出一丝成熟女人的味道来,而苗菲菲则是如同雨后青莲一般清新脱俗,两人站在一起,是梅兰竹菊各有所长,而且都是穿了一身红衣服,看起来都有点做新娘的样子。

  在庄睿身后的那几条狼们,早就看花了眼,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戏,庄睿的媳『妇』不能直勾勾的看,但是看苗菲菲时的眼光,可就没有了顾忌。

  “庄睿,这位小姐是?”

  女人的直觉一向都是极为敏锐的,在庄睿叫出苗菲菲的名字之后,秦萱冰就感到有些不妥,刚才也跟着庄睿在门口接待了好几位女孩,可从来没有见到庄睿『露』出过这副磕磕绊绊的表情。

  “我叫苗菲菲,是庄睿的“好”朋友,秦小姐,很高兴认识你,我以前经常从庄睿口中听到你的名字……”

  庄睿还未答话,苗菲菲就迎了上来,对着秦萱冰伸出了右手,只不过在说话的时候,特意的加重了那个“好”字,重到连刚到来的大雄和猴子都能听得出来。

  “『奶』『奶』滴,朋友是不假,可是这个好字别咬着牙说啊,还有哥们这段时间都是躲着您走的,啥时候经常给你提到秦萱冰了……”

  庄睿这会是欲哭无泪,哥们我冤枉啊,偷眼向秦萱冰瞄去,却发现秦萱冰并没有因为苗菲菲的话而动容,脸『色』一点都没变。

  “萱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不用,老公,以前你不是给我说过嘛,这位应该就是苗警官吧?”

  庄睿刚想给萱冰解释一下,就被秦萱冰打断了,也是伸出了纤手,和苗菲菲握在了一起,虽然这场面看上去无比和谐,像是两个闺中密友在谈话一般,不过庄睿总是感觉到气氛不大对头。

  而且好像秦萱冰以前从来没有喊出过“老公”这个词吧?庄睿怎么听,这老公喊得都不是那么亲切,倒像是咬牙切齿叫出来的一般。

  “菲菲妹妹长得可真是漂亮呀,怎么,没和男朋友一起来吗?”

  秦萱冰貌似漫不经心提出来的问题,却是让本来一脸笑容的苗菲菲面『色』一变,不过随之又笑了起来,说道:“哪里有,秦姐姐才漂亮呢,不然怎么能把庄睿给拴住了呀,庄睿可是很讨女孩子喜欢的……”

  “苗警官,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庄睿实在是忍不住了,哥们我从小到大就没女孩喜欢过,自己在大谈了一个吧,刚牵手别人就出国了,连小嘴都没亲上,自己可是比窦娥还冤呀。

  “当然了,我们家庄睿要是没魅力,我也不可能喜欢他了……”

  秦萱冰没搭理庄睿,语言却是愈加犀利了起来,这让庄睿一张脸苦了起来,今儿是哥们大喜的日子啊,苗警官不是这么没眼力介的人吧。

  “那好,祝你们订婚快乐,不过订婚可不是结婚呀,秦小姐,你要抓住庄睿啊,这男人,有时候,啧啧……”

  苗菲菲感觉自己斗嘴的功力,远不如秦萱冰,而且别人是主场作战,自己也不占优势,丢下这句话后,笑着给秦萱冰和庄睿打了个招呼,人已经走进了大门。

  庄睿身后的那几个伙计,除了岳经兄知道苗菲菲是个小辣椒,老三和伟哥都有主了,剩下的老四这个单身王老五,连忙屁颠屁颠的陪了进去。

  只是还没过上一分钟,老四就瘸着个腿,一摇一摆的走了回来。

  “老四,怎么啦?摔到脚了?”

  岳经兄一脸坏笑的迎了上去,以他对苗警官的了解,老四肯定是吃瘪了,而且看来这肉体上也受到了打击。

  “那妞……不,那苗小姐的高跟鞋不小心踩到我了……”

  老四说的是实话,在他想和苗菲菲搭讪的时候,苗警官走慢了一步,的确是“不小心”踩到了他,而且那皮靴的高跟,正好踩在老四的脚面上。

  “哈哈……”

  老四话声刚落,就引得岳经兄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北京这一亩三分地的圈子里,没人不知道小辣椒的大名,老四这纯粹是自讨苦吃,最好笑的是,他还真以为苗警官是不小心踩上去的。

  “来,来,老四,哥哥我给你说点事……”

  岳经兄拉过老四,两人跑到门房里去私语了,伟哥也是笑个不停,他在中海就认识苗菲菲的,自然知道她和庄睿之间的一点暧昧,刚才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萱冰,我和苗警官真的没什么,只是朋友而已……”

  庄睿拉着秦萱冰距离这帮子损友走远了一点,小声的给自己未来媳『妇』解释了起来,虽然秦萱冰面『色』一直都没什么改变,但是保不齐心里在想什么啊。

  “我当然相信你啦,好了,看你着急的样子,没做亏心事,你着急个什么劲呀……”

  秦萱冰温柔的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手帕帮庄睿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不过她那话说的庄睿汗更加的多了,前面还说相信,后面的话怎么听起来就不是味道了呢。

  “哎,你让我怎么说才相信呢……”

  庄睿愈发着急了起来,不带这么折磨人的呀,刚才苗菲菲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现在秦萱冰的态度也变得有些古怪,让庄睿那叫一个难受啊。

  “『奶』『奶』的,那苗大小姐不会上演一出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抢夫吧?”

  虽然庄睿自问和苗菲菲没有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沟通”,但是以苗菲菲的『性』格,说不定真能干点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想到这里,庄睿额头上那汗,更是直往下冒。

  “没事啦,老公,你以前都有跟我提过这女孩的,我知道了……”

  秦萱冰见到庄睿真的着急了,不禁笑了起来,她虽然刚才心里是有点小疙瘩,不过回头一想,这苗菲菲说话酸溜溜的,即使她对庄睿有想法,但是胜利者还是自己,没必要摆出小女人吃醋的样子,把老公往别人怀抱里面推吧。

  不能不说秦萱冰是个极聪明的女人,要是换个女人听到苗菲菲最后那几句话后,难免会拧着老公的耳朵去追问,这样只能是适得其反的。

  在香港和澳门,虽然也是一夫一妻制,但是成功人士有几个老婆,也不是没有的事情,像那位澳门赌王,就有六七个老婆,而且香港继承中国传统化极多,尤其是在一些大家族里,时有这样一个茶壶配几个茶杯的事情发生。

  当然,这些大多都是发生在老辈人的身上,年轻一代还是很难接受和别人分享老公的,秦萱冰也是如此,但是她更相信自己的魅力,不会输给那个苗小姐的。

  苗菲菲的到来表明上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庄睿和秦萱冰心里在想什么,外人就不得而知了,说老实话,庄睿对苗警官也是很有好感的,要不然他就不会羡慕缅甸的婚姻制度了。

  只是……这事庄睿只能在心里偷偷想想,以那俩女孩的出身和『性』格,恐怕都不会允许有另外一个女人,和自己个儿分享老公的。

  等到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客人差不多都到齐了,虽然来的都是一些至交好友,像欧阳老爷子的老部下老朋友都没通知,但是也来了差不多有200多人,中院的房间已经坐不下了,很多熟识的人,都在中院里站着聊天。

  中院正房的门口,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此时在棚子中间摆了一张方桌,放桌上摆放着许多别人送来的礼物,在其两旁,放了两把椅子,不过现在还是空着的。

  最为显眼的是,在棚子的一边,挂了一幅字,是前几天大师给庄睿题的“琴瑟和谐,珠联璧合”个大字,庄睿带回彭城找到方老爷子给自己裱糊的。

  之所以把这幅字挂在那里,一来是挺应景的,二来也是庄睿为了表示对书法大师和方老爷子这两位,在各自领域占有着举足轻重人物的尊重。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各位来宾,欢迎大家来参加庄睿先生和秦萱冰小姐的订婚仪式……”

  到了中午十一点整的时候,李佳的声音从摆放在院子里的几个音响里传了出来,引得众人纷纷向院子中间看去,庄睿和秦萱冰伴随着主持人的话,牵手走到了院子中间。

  “庄睿先生是国内著名的古玩鉴定专家、玉石鉴定专家、收藏家……”

  主持人开始给来宾们介绍起庄睿和秦萱冰来,不过听的庄睿心里直纳闷,哥们的这名字后面,什么时候加了那么多专家的头衔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