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砖砚(二)


  庄睿对于砚台这类杂项古玩了解不多,听到德叔的话后,只是以为这砚台是吴昌硕用过的而已,并不是怎么在意。

  所谓古玩,大多都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经过名人把玩收藏的,吴昌硕虽然是近代书画宗师,但是还不足以让庄睿动容,要是这玩意儿是王羲之洗笔研磨所用,庄睿或许会吃惊一下。

  其余人也是和庄睿一个想法,但是赵寒轩不一样,他本来就是做房四宝生意的,对于这方录入到当代名砚著录的砚台却是知之甚深,在听到德叔的话后,近乎粗鲁的一把从德叔手里将砚台抢了过来。

  “壬午四月金俯将持赠。黄武之砖坚而古,卓哉孙郎留片土,供我砚林列第五。仓硕,天哪,真的是吴老亲手制作的黄武砖砚……”

  赵寒轩在把砖砚侧端铭刻的字读出来之后,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庄睿在旁边也听懂了,敢情这玩意不是吴昌硕收藏的,根本就是那位画坛宗师自个儿制作的啊。

  “马老师,给我们讲讲这砚台的来历吧?”

  齐珠看到赵寒轩激动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这砚台极其名贵了,他父亲就是一位儒商,这些年收藏了不少玉器类的古玩,平时也爱好书法,齐珠就想把这方砚台买回去,送给父亲做礼物。

  “呵呵,小庄,你运气真是不错,居然能淘到这物件,这东西自吴老去世之后,一直都不知所踪,没想到被人给隐藏在古城砖里面了……”

  德叔感慨了一番,在砚台收藏中,吴昌硕这方砖砚,绝对能位列前10,收藏和实用价值都是极大的。

  “这方砚台原本就是一块三国东吴时期,黄武元年的古城砖,这砚台上所说的金俯将,是江苏苏州人,为人豪爽侠气,好收藏古物,尤其嗜好古陶古砖,遇到酷爱之古砖瓦,如倾囊不足也必借款求购,意在必得。

  金俯将得知昌硕先生酷爱古砖,引为同道,请友人引见后与之相识,互以古物拓本相流,谊日渐月进,终为至友,就是他把这城砖赠给吴昌硕的。

  在光绪年的时候,昌硕先生书以《道在瓦甓》四字横幅赠于金俯将,俯将十分高兴。数日后的四月初九,就以家藏古缶为报,此缶为出土之物,约为周秦时器。缶上了无字,简朴可爱。

  自号“老缶”“缶翁”的昌硕先生十分珍爱此缶,直至身后也将此缶长陪于寝陵之中。

  只是金俯将不久之后就离世了,让吴昌硕先生悲痛不已,昌硕先生七十二岁时用此砖砚试冬心先生藏墨时,见物思友,老泪纵横,真可谓缶甓之情,天上人间。

  所以他一生中最珍爱的两个物件,一是那个古缶,另外一个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方砖砚了……”

  其实当年金俯将送给吴昌硕的古城砖不止一块,另外一块用汉晋期建衡二年砖所制的砚台,也是极为有名,不过那块不是吴昌硕先生亲手所制的,所以没有这块砚台声名显赫而已。

  德叔一番话讲完后,众人看着这方砖砚,似乎都能感受到,在一个多世纪以前,两位友人之间的那种深情厚谊,一时间,店里变得寂静了起来,就连几位选购房的客人们,都被德叔所讲的故事给感染了。

  “马老师,这……这东西,它也应该有个价码吧?”

  齐珠的声音打破了店中的沉寂,听完德叔的介绍之后,她是愈发想把这方砖砚给收入囊中了,钱对她来说不成问题,她父亲所经营的那家公司,是江浙地区极为有名的一家集团,几百上千万,她都掏得起的。

  “这个……还真是不好说,现在收藏古砚台的人是越来越多,这方砚台如果上拍卖会的话,起拍价应该不是很高,在10万左右,但是成交价就很难讲了,百万都有可能的……”

  德叔眉头皱了起来,这样的物件还真的是很难给它估价,起拍价是无法说明问题的,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为了得到它一掷千金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最近几年的物拍卖市场上,有些起拍价仅为一两万元rb的物件,往往到最后的成交价高达百万元,在德叔眼里,这方砖砚就具备这种潜力。

  其实德叔的估价并不算很离谱,因为就在近期,吴昌硕生前收藏的另外一方名砚,就上了一家拍卖会,起拍价仅为五万元rb,最终以66万元的价格被人拍走。

  “这位老先生说的没错,吴老亲手制作的砖砚,恐怕是很多人都想收藏在手里的,我要不是……唉,我要不是出了点事情,这砖砚百万我都愿意买下来……”

  赵寒轩所爱的物件,无非就是笔、墨、纸、砚,此刻见到这方砖砚,禁不住心里直痒痒,像是被猫爪挠了一般,连带着想起自己被骗走近千万身家的事情,那牙根也不自觉恨的有些发痒了。

  “天啊,这破砖头值一百万?”

  “什么破砖头,你没看见那是块砚台嘛……”

  “嗯,没错,这砚台的包浆古朴润泽,是个好物件……”

  “2000块钱买下来的,这小伙子转手就能卖百万,真是赚大发了……”

  “是啊,刚才那个姓孔的,还真是个二货加傻『逼』,把个宝贝卖了白菜价,还在沾沾自喜呢……”

  “这店老板的运气可真是好啊……”

  “什么运气,别人这是靠的眼力,你还没认出来,他就是前几天放的鉴宝节目里面的庄老师啊……”

  “庄老师,给我签个名吧……”

  “是啊,俄是从陕西来的,也看过庄老师的节目,也给俄签个名吧……”

  此时已经不需要庄睿再解释了,店里那10几个从头至尾看到庄睿买砖头过程的人,也知道究竟谁是傻子了,这些人对于庄睿的运气,均是羡慕不已。

  有些人可不会以为庄睿是凭借着自己的眼光看出来的,归根结底,庄睿实在还是太年轻了点儿。

  当然,认识庄睿的也不乏人在,央视的收视率还真不是吹的,庄睿现在进出四合院的时候,都会经常被邻居们认出来打招呼,不过皇城根下的人都比较矜持,找他签名的倒是没有。

  “谢谢大家,谢谢,不过这……这东西可不是我鉴定出来的啊……”

  转眼间,庄睿就被几位来自外地的游客们围住了,他这还真是第一次有被人追捧的感觉,不过庄睿知道,自己虽然能知道这玩意是古董,但要是没有德叔,他根本无法讲出这物件的传承来历的。

  别人看得起你,才会找你签名,庄睿也是很认真的在几个人的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乱』腾腾的过了七分钟之后,店里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也带来一点好处,就是那些拿了签名的人,买起东西都变得大方了起来,七个人居然买了近一万块钱的房用具,让庄睿感叹不已,敢情这名人效应,还真是能转化为经济效益啊?

  “庄老师,我对这砖砚挺喜欢的,您看……能不能割爱,价钱上咱们好商量……”

  等到店中人少了点之后,齐珠向庄睿提出了购买古砚的意向。

  齐珠的父亲爱好收藏玉器,不过那一屋子所谓的古玉,在被德叔鉴定过之后,基本上都是假的,虽然德叔没明言,但是别人也猜得出来,所以齐珠后来见到父亲生气的模样之后,对于古玩的真伪,是极为上心的。

  现在的古玩市场里,真玩意儿太少,难得遇见一个能送给父亲做礼物,又经过专家鉴定是真的物件,齐珠已经下定决心要将其买下来了。

  “对不起,齐珠姐,我这店的一项主营业务就是笔墨纸砚,这方砚台我并不打算卖,留着做个镇店之宝吧……”

  庄睿连价都没开就回绝了齐珠,一来他并不缺钱,二来这样极具收藏意义的砚台,即使上拍卖会去寻『摸』,都要看时机的,现在被人白送了来,庄睿往里面兜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卖啊。

  “庄老师,我是想送给父亲做礼物,您看150万元rb的价格怎么样?”

  齐珠还有些不死心,开出了一个她自己心里的最高价位,庄睿要是开门做生意的,应该就会卖了吧?

  “实在是对不起,齐珠姐,这物件我个人也是很喜欢的……”

  不过让齐珠失望的是,庄睿依然拒绝了她,这让齐珠也知道了,对方并不缺钱,恐怕开这店也是个玩票的『性』质。

  “这位女士,您要是想买古砚的话,我这里也有几方不错的砚台,价格上要低许多,不过绝对是真品,你可以考虑一下……”

  赵寒轩怕庄睿禁不住齐珠的恳求把砖砚卖掉,连忙出言引开了齐珠的注意力。

  要说庄睿不卖这方砖砚,店里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就是赵寒轩了,虽然砖砚不是自己的,但是庄睿说了要作为镇店之宝留下来,那不就是等于自己可以时时把玩了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