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葛师傅(一)


  “庄老板,您来啦,里面请……”

  庄睿刚进“宣睿斋”,赵寒轩就迎了上来,经过过年这一个月的调养,赵寒轩气『色』恢复了许多,此时穿着件长袍大褂,让庄睿想起初见他时的情形。

  那会的老赵可是一副老板派头,儒雅的很,不过现在看上去,脸『色』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气质上,却是感觉缺了点儿什么。

  “呵呵,老赵,听你这话,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客人啊……”

  庄睿笑着走了进去,店里的猴子和大雄见到庄睿过来,也是一口一个“庄哥”的上前问好。

  “您倒是老板,不过就是来的少了点儿,庄老板,事情我办好了,下午那师傅就过来……”

  赵寒轩把庄睿让到店里给客人休息的地方,笑着和庄睿开起了玩笑。

  “哦?这么快?现在老手艺人可是不多了……”

  庄睿在昨天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自己这印章料子是有了,但是缺少★★的师傅啊,很多人在购买了印章石之后,为了图方便,都会委托卖印章的地方给篆刻,店里要是没这样的人,也是很不方便的。

  所以庄睿昨儿给赵寒轩打了个电话,问他认不认识★★师傅,没想到今儿一来,老赵就把人给找好了,这要是换做庄睿,指不定在哪抓瞎呢。

  赵寒轩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现在都是机器★★,很少有人手工篆刻了,庄老板,我请的这位可是个老师傅,几十年的手艺了,咱们工资可不能给低了啊……”

  “哦?工资是多少钱啊?”庄睿问道。

  “我和葛师傅提了一下,月薪大概是五千左右,您要是同意,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去……”

  虽然庄睿说过,他不在的时候,这店里的大小事就是自己个儿做主,但赵寒轩还是分得清主次的,牵扯到人员的进出,还是让老板拍板比较好。

  “五千块钱……”

  庄睿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好,五千就五千,老赵你把他喊来吧,另外如果生意好了,工资还可以再加……”

  赵寒轩说得电脑★★机,庄睿也知道,一般的小型和中档电脑★★机,价格在2500至200元左右,就算是比较好的精密型工艺品★★机,售价也不过就是3300元上下,成本算是很低廉的。

  现在很多修表★★的摊位,用的都是这些机器,这可是要比请一位★★师傅便宜的多了,而且时间还快。

  不过庄睿开的是古玩店,讲究的就是发展弘扬传统化,这店里卖的是古玩,要是整上那么一个电脑自动★★机,未免有些不合适,所以庄睿才决定还是要人工★★,即使贵一点也没关系。

  另外还有就是,机器★★出来的效果,相对比较呆板,没有手工★★的圆润舒展,这也是庄睿要请★★师傅的原因之一。

  而且这些★★师傅帮客人篆刻印章,那也是要收费的,只要印章石卖的好,这份工资钱说不定就能补回来的。

  即使亏上那么一星半点的,庄睿也不在乎,这店铺本来就是闲暇打发时间,并且处理掉得自缅甸的那批珠宝的,庄睿本就不指望“宣睿斋”赚什么大钱的。

  赵寒轩去打电话之后,猴子凑了上来,脸上有点讪讪的对庄睿说道:“庄哥,这两天生意不怎么好,只卖出去一串珍珠项链,万多块钱,不过这看的人倒是挺多的,就是要讲价,我就都没卖……”

  这段时间房用具那边的生意很不错,几乎每天都有几万块钱的营业额,而自己这边就做成了一单生意,庄睿对他们那么好,猴子卖不出去物件,心里感觉有些对不住庄睿。

  “呵呵,猴子,在北京城呆着还习惯吗?”

  庄睿没接猴子的话,而是笑着把话题给扯开了。

  “习惯,庄哥,您没见我现在一口地道的北京话了嘛,嘿嘿,大雄媳『妇』还说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呢……”

  一说生活上的事,猴子来劲了,这北京城不是彭城可比的,是个将现代气息与古代化氛围极其融洽的融合在一起的大都市,并且包容『性』很强,来自天南海北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尤其猴子和大雄以前在彭城混的可是不怎么样,现在在北京城,一月一万块钱的底薪,那也算是白领一族了,出门都能昂着头。

  当然,以这俩货的水平,还不懂得啥叫小资,酒吧是不去的,最多找个大排档买几瓶啤酒对着嘴吹。

  “哈哈,你小子,是不是没谈过女朋友啊?”

  庄睿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猴子那脸红的模样,没准自己还真是说对了。

  “庄哥,我猴子当年在彭城,那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雄比我可差远了……”

  男人最怕别人说他没女人,猴子一听这话急了,吐沫星子『乱』飞的吹嘘了起来。

  “得,得,别吹了,这几天我得空,到时候叫上大雄和小静,一起出来吃饭吧……”

  庄睿连忙打断了猴子的话,接着说道:“这些东西不急着卖,价格只能往上涨,不能往下降,古玩店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所以卖东西的时候要淡定,摆出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来,别让人感觉到咱们上赶着要卖掉一样……”

  庄睿看猴子心情放松了之后,开始给他讲起古玩店的门道来了,以前猴子和大雄唱双簧,那是生怕别人不买东西,想着法子要骗得别人掏钱。

  但是古玩店可不同,别说“宣睿斋”是开在潘家园了,就是整一深胡同里去,那也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有好玩意儿,有些人是架不住那种诱『惑』的。

  现在这年头,几乎是全民收藏的时代,有些人不懂装懂的也要去古玩市场转悠一圈,这个基数是非常大的。

  而且并不是所有玩收藏的都是有钱人,有些人囊中羞涩,但是又看好某个物件,为了讲下价钱,甚至都能跑个几十趟,这就要看卖家能不能拿的住劲了,谁能坚持到最后,那谁就是赢家。

  猴子听完庄睿的话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庄哥,我知道了,赵经理也给我说过这个道理,只是有些习惯改不过来,我以后一定注意的……”

  “呵呵,猴子,这事情不用急,没事也别呆在店里,多出去听人讲故事,这里面的门道可是比彭城多,时间长了你就懂了……”

  庄睿拍了拍猴子的肩膀,自己把人从彭城给带出来,总归是要给他们一个好前程的,而且这两人够忠心,日后肯定能帮手到自己。

  庄睿现在的思维方式,越来越向老板的身份靠拢了,一个成功者,不仅仅是自己成功,手下更是要有一帮子打江山的人。

  虽然庄睿的情况比较特殊,在积累原始资金的时候不需要帮手,但是保不齐以后产业做大了,总不能事事都要自己亲自去干吧。

  安抚完猴子之后,庄睿又和大雄聊了一会,得知的确有不少客人,在购买房四宝的时候,都会询问是否有印章出售,大雄也很看好以后的印石生意。

  中午庄睿没有走,留在“宣睿斋”和他们一起吃了个快餐,因为下午那位印章师傅就要来,庄睿想试试他的手艺怎么样,在来宣睿斋的时候,庄睿就带了几块小鸡血石,简单的加工一下,就是一个印章材质。

  “葛师傅,这位就是“宣睿斋”的老板,庄老板,你们认识一下……”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一位六十多岁年龄,个头不高精神矍铄的老头走进了“宣睿斋”,赵寒轩迎上去之后,给庄睿介绍了一下。

  “葛师傅,我人年轻,做事情喜欢直来直去,虽然用机器加工印章,成本要低廉很多,但那也是丢了老祖宗的手艺,所以我才请您来,不过……”

  庄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了一块长方形的鸡血石,虽然形状不是特别的规则,但是底面很平滑,这是当初庄睿有意切出来的。

  拿出鸡血石后,庄睿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不过我是开门做生意的,这手艺好坏可是会影响到咱们店里的信誉,葛师傅是不是……”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明白了,庄睿这是在面试,是骡子是马,都要拉出来溜溜。

  “成!”

  这葛师傅倒是个痛快人,嘴里答应了一声之后,接过了庄睿递过来的鸡血石,把自己手上的黑皮包给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个用布缝制的褡裢来。

  庄睿看到,在这褡裢里面,『插』着十多把大小形状各异的刻刀,见到葛师傅的这副做派,庄睿心里倒是信了几分,不是老手艺人,没几个人会使用这些家伙什了。

  “这是昌化鸡血石,质地一般,刻出来的印章,属于中档印石,不过经过我的修饰,价格上应该可以卖的高一些……”

  葛师傅从褡裢里挑出一把刻刀,一边和庄睿说着话,一边在那鸡血石上雕琢了起来,言语中很是自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