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铜镜(一)


  第六百二十章铜镜(一)

  在巴黎这种大都市做生意的人,岂能不认识庄睿手中的那张金卡?见到那张卡后,雷诺的眼睛顿时瞪直了,神态也变得的愈加恭敬起来。

  这几年来,艺术品市场持续升温,但是人们的眼光也变得刁钻了,在古玩行里能抓住个冤大头,也是比较难的事情了,一般人在购买贵重艺术品的时候,都会带着专业鉴定师,像庄睿这样的散客而能掏出500万欧元的,实在不怎么多见。

  国内如此,在国外同样是这样,所以雷诺在此刻是两眼放光,恨不得自己店里的那几幅所谓达芬奇的画都是真的,让庄睿买下才好。

  “这位先生,现在店里的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艺术品,年代也都很久远,您可以再看一下的……”

  “哦,那就算了,这些东西我都不喜欢……”

  庄睿听到店老板的话后,失望的摇了摇头,就准备带秦萱冰离开,这家店已经是这条街上的最后一家了,看来这国外的月亮就未必比国内圆,想淘件好玩意儿,也是没戏。

  “哎,先生请留步……”

  见到庄睿带着那个女人往外走,雷诺着急了,刚才他只不过是想再忽悠一下庄睿,把店里的东西卖出去几件而已,现在知道庄睿是真不感兴趣,他自然会拿出好东西来的。

  “嗯?还有事?”

  庄睿回头看向雷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他虽然入行不久,但是也知道,如果这家店真的是百年老店,那么真玩意儿,绝对是不会摆放在店里的。

  雷诺这会不敢再玩猫腻了,微微向庄睿躬了下身体,说道:“是这样的,尊敬的先生女士,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我祖父的一些藏品,我保证,那可都是极具历史价值的艺术品……”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好,希望您祖父的藏品,不会让我们失望……”

  “请两位稍等一下……”

  这家店就雷诺一个人,在把庄睿让出去之后,雷诺将店门给关上了,带着庄睿和秦萱冰,从这条幽静的街道上,拐入到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

  这雷诺是开门做生意的,庄睿倒是不怕他耍什么滑头,跟在后面走了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来到一处两层的小楼旁边。

  这里的建筑有点像老北京的四合院,都是十分古老的十世纪建筑风格,是轻结构的花园式府邸,虽然不大,但是华丽精巧,恐怕想在这里拥有这么一套别墅,也是很难的。

  “这是我的祖父留下来的,两位,请进……”

  雷诺打开门后,很绅士的将庄睿和秦萱冰请了进去。

  庄睿这还是第一次进到外国人的家里,刚一进去后,就被那种明快的『色』彩和纤巧的装饰给吸引住了,里面的家具也非常精致而偏于繁琐,在墙角的那个柜子,甚至是手工打制后拼装起来的,十分的抢眼。

  在屋内的墙壁和天花板上,还有一些『色』彩已经变得有些暗淡的壁画,显示出了这个房子悠久的历史。

  “两位,这边……”

  雷诺招呼庄睿和秦萱冰穿过一楼的客厅,走到了后院里。

  “嗯,地下室?”

  庄睿来到后院,见到雷诺用复杂的密码锁打开一道门后,眼睛不禁亮了起来,心中充满了期待。

  可能是二战时候的避难所,这个地下室十分的深,直入地下七米的地方,不过在通道每隔一米处,都有一盏壁灯,光线很亮,而且通风设施很好,并不会感觉气闷。

  进入到地下室内,庄睿发现,这个地下室要比他北京四合院的地下室大多了,应该有五六十个平方,并且被分隔成了两个房间,在每个房间里,都有通风通道和一台正在工作着的除湿机。

  “先生,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父亲和祖父收藏的,希望您能找到您喜欢的,这位女士可以坐在这里喝杯咖啡,我这儿什么都有……”

  雷诺说起这里的时候,语气十分的自豪,他并没有撒谎,在入门处的壁桌上,就放着一台咖啡机。

  庄睿摇了摇头,这老外一点不懂得保存古玩,咖啡机发出的蒸汽,会损害到古玩的寿命,不过这是别人的事,自己犯不着去说,当下点了点头,接过雷诺递来的白手套,走向那些堆积在地下室里的物件。

  他们现在所处的房间,是比较大的一间,在房间中摆满了各种古式家具,当然,只是外国的古典家具,『色』彩非常的亮丽,在家具上面,则是摆放着一些小东西。

  雷诺似乎并不太会保养古玩,桌子上的东西只是按照分类很随意的摆在那里,有十七世纪的钟表,中古世纪的刀剑盔甲,甚至还有一些中国的青铜器。

  只是这些物件,包括那些钟表上面,基本上都是锈迹斑斑,看的庄睿直摇头,虽然这些东西都是真的,只是里面的灵气极为淡薄,明显收藏意义不大。

  其实庄睿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雷诺的祖父在几十年里收到的,也有些人上门买给他的,雷诺曾经找人鉴定过这些玩意儿,却是价值不大,有些东西还不如现代工艺品值钱,之所以没有处理掉,只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祖父而已。

  刚才庄睿提出,要看历史悠久的东西,所以雷诺才把庄睿给带来了,其实心里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佛头?!”

  庄睿四处查看的目光,突然被一个比例与人头差不多大小的头像给吸引住了,走到那张桌子前面,小心的将这个头顶残破,面目几乎已经看不见的佛头用双手给抱了起来。

  这尊佛头残缺了一只耳朵,除了眼眶鼻梁和嘴巴能认出来之外,整个面庞十分的模糊,之所以说是佛雕头像,是因为在头上全是一个个的鼓包,和庄睿在寺庙中见到的佛像雕塑完全一样。

  只是这个佛头被破坏的太厉害了,像是用钝器从一边耳朵处给硬生生的敲下来的,半边耳朵已经没有了,看的庄睿心疼不已。

  庄睿知道,很多佛头是西方殖民者从古迹中盗走的,如果搬不走整尊雕像的话,就砍掉佛头或佛手,在中国很多寺庙里,许多佛像的佛头,都是后来雕琢摆放上去的。

  这些佛头与其他被掠艺术品,被当做战利品一样摆放在西方殖民者或收藏家的房间里,如果不是这尊佛头过于残破,恐怕也不会留在这个地下室里了。

  雷诺也开了不少年的店,经常有一些中国的客人,对于这些在雷诺看来,毫无艺术美感的破石头感兴趣,现在看见庄睿抱起了石头像,当下上前问道:“庄先生,您喜欢这个石头雕像?”

  庄睿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又摇起了头,说道:“这个佛头太残破了,如果是完好的,我会出十万欧元买下它的,不过……太可惜了……”

  庄睿说的是实话,这尊佛头被损毁的太厉害了,原本的『色』彩都没有了,即使自己买下来,也没有太大的收藏价值了。

  “哦,那太遗憾了……”

  雷诺耸了耸肩膀,他并不是为了这玩意残破而遗憾,只是为了做不成这笔生意遗憾而已。

  “如果您能在别的地方,找到完整的这样的雕塑,我倒是可以买下来……”

  庄睿有些不甘心的说了一句,这些外国强盗那会着实抢走不少好东西,雷诺家里没有,说不定别人家里有呢。

  雷诺摇了摇头,道:“先生,这样的东西,一般都是在博物馆里的,我也不知道谁家里会有……”

  “那就算了吧……”

  庄睿心里有些失望,继续搜寻起地下室里的物件来,这些东西都有一丁点的灵气存在,庄睿要一一分辨出来,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情。

  “嗯?这是什么?”

  庄睿在佛头的下面,看到几块锈迹斑斑巴掌大小的青铜器,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他刚才看到,在那几块青铜器里,有一个里面,蕴藏着浓厚的紫『色』灵气,只是几块犹如铁块一般的东西重叠在一起,让庄睿无法看出到底是哪一块。

  “铜镜?!”

  当庄睿将桌子上的那几个东西分开的时候,也看出来了,原来这些锈迹斑斑的物件,是四块铜镜,只是有三块腐蚀的太过严重,缺边少角不说,镜面的镜倍上,已经完全看不出铜镜的特征来了。

  只有一块,也就是庄睿感应到里面灵气浓郁的铜镜,镜面还算光滑,但是圆边和背面,也是布满了铜锈,用手稍微搓弄几下,那些成粉末状的铜锈,纷纷散落到了地上。

  由于锈迹太厚,庄睿也无法看到背面的花纹是什么,所以也无从给这面铜镜断代,不过以其中的灵气含量而言,庄睿知道,这物件应该不简单,都锈成了这样,灵气依然没有流失多少。

  “这……这是什么?”

  翻来覆去的摆弄了一会这面铜镜之后,庄睿无意中把铜镜的镜面对着灯光,一束并不怎么明亮的光束,反『射』在了庄睿面前的墙壁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