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拍卖(三)


  第六百四十章拍卖(三)

  皇甫云在国际拍卖市场这圈子里,人头算是挺熟的,尤其是有中国物的拍卖会,他这几年参加了不少,所以对国内外喜欢***中国古玩的一些藏家,大多都认识。

  在此次拍卖会开始之前,皇甫云串联了不少人,准备抵制一下此次在巴黎举办的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最起码不能让老外用盘中滚珠的手法坑了自己。

  皇甫云串联的效果,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在昨天的拍卖中,实打实的只拍出了三件,其余十多件古玩都是被一些金发碧眼的老外托们拍走的,大家看在眼里,心中也都明了。

  不过昨天之所以发生那种状况,和拍卖师掌控不力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和昨天所拍物的类别也有一定的关系,昨儿拍的大多都是一些比较冷门的,如刀剑和竹刻木雕还有牙角器等物件,***这些的人并不多,所以流拍物件多,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今天杰弗森所做的调整,让众人有些措手不及,而且这幅《纯惠贵妃半身像》的起拍价格,又低的令人发指,即使今天本来没有属意这幅画的人,也是被那价格给煽动了,出手争夺了起来。

  “40万欧元……”

  “4万欧元……”

  “62万,我出62万欧元……”

  场内的价格争夺战依然在继续,底拍价仅为10万欧元的《纯惠贵妃半身像》油画,现在已经涨了六倍之多,而且看这趋势,没有人愿意让步,价格仍然在持续上扬着。

  “妈的,这个杰弗森有一手啊,不愧是拍卖行的白手套……”

  皇甫云见到前几天还信誓旦旦的和他说自己绝对不会出手的那些藏家们,此刻已经拼的脸红脖子粗了,不由低声骂了一句。

  “皇甫兄,这样不行啊,再抬下去,恐怕200万欧元都打不住……”

  庄睿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其实庄睿本来也想出手的,只不过还没等他想好,这价格就像是坐了火箭一般,突突突的涨上来了。

  “7万欧元,123号买家出价7万欧元,还有没有朋友出价的?如果没有人出价,就要恭喜123号买家了,要知道,这幅画经过我们的专业评估,价值是要在100万欧元以上的……”

  在喊到7万欧元的时候,拍卖厅中变得寂静了下来,不过杰弗森并不着急,这种现象是很正常的,只要有人再叫上一次价,马上就会如刚才一样,众人都会出手的。

  如果实在没人叫价,下面不还坐着自己的托嘛?所以杰弗森老神在在的继续用语言诱『惑』着众人,他说的倒是实话,郎世宁的这幅作品,评估价最低是120万欧元。

  “0万欧元……”

  终于,台下在沉默了一分多钟之后,又有人开始了叫价,不过这次叫价的幅度只有2万欧元,台下的这些买家们,也都想用最低的价格拿下这幅画的。

  在拍卖会抢东西,不仅要与拍卖方斗智斗勇,更要揣摩好台下竞价同行的心理,只有出的价格不低也不高,稍微超过别人心理价位一点点的时候,才有可能用最合适的价格拍到自己心仪的物品。

  “好,132号买家出价0万欧元,那位朋友要再出价的?”

  听到有人抬价,杰弗森心中一喜,这都没用自己的托上去,完成拍卖会的任务是绝对没有问题了。

  这幅画拍卖行给杰弗森定的任务是120万欧元,只要超出这个价格,高出来的金额,他是有提成的,现在杰弗森自信,自己能将这幅画拍出200万欧元的天价来。

  一般按照常规来讲,一件标价在120万欧元的拍品,起拍价格应该是不低于50万欧元的,杰弗森力排众议,要求10万元起拍,他还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的。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杰弗森的心完全放了下来,他已经成功的掌控了局面,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他能将这幅画拍的超过预订价位的多少了?

  “我出120万欧元,从这个古玩的本身价值而言,这个价格应该是比较公道的,如果再有人出价,我很怀疑那人是不是拍卖行安排的托?

  这东西是当年法国的弗雷抢走的,清朝的无能让咱们这些后人来给他们买单,我可以把这幅画买回去,但是却不能再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敲诈。

  我想,不能让这些洋鬼子们在一百多年前用枪炮打开咱们国家的大门,现在又用当时抢走的物件,来掠夺本属于咱们自己的财富!”

  突然,一个清朗有力的声音,在拍卖厅里响了起来,除了报价时的120万欧元是用英语所说的之外,其余的话,都是用汉语说的,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的回『荡』在偌大的拍卖厅之中。

  道理谁都明白,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在拍卖现场,说过这样的话,这一番话让场内的所有华人全都震惊了,不由得纷纷站起身来,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刚才站起来说话的人正是庄睿,此时的庄睿从容不迫的对着四方拱了下手,又坐了回去,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愤怒也没有高兴。

  “这个年轻人是谁?”

  “不知道,好年轻啊,像是和皇甫云一起来的,回头打听下……”

  “我看着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嘿,中国大了去了,您谁都见过啊?”

  “能出得起120万欧元,1000多rb的人,应该也是有点来头的,这画我不叫价了……”

  “我也不叫了,自己人和自己人抢,有什么意思?”

  “对,白白便宜了老外,这画我也不叫了……”

  庄睿的话声想起之后,场内顿时变得吵杂了起来,各人都在发表着自己的意见,也有不少人在打听着庄睿的来历,不过庄睿很少出现在拍卖场里,是以并没有什么人认识他。

  不过虽然没有人认识庄睿,但是不代表他们不会判断庄睿言语的正确『性』,这幅画正如庄睿所说,价值最高应该就在120万欧元左右,如果自己再抬价,那的确是帮拍卖行的忙了。

  即使有些本来中意这幅画,并且财力雄厚的人,在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是不好意思再加价了,自己要是再抬价的话,没准就要被人指脊梁骨了。

  当然,也有些人怀疑庄睿说出这番话的动机,是否就是让别人无法加价的,不过谁让自己个儿没想到这方法呢?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一时间,场内的这些华人买家,在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没有人会继续拍这幅《纯惠贵妃半身像》油画了。

  “先生们,女士们,请安静,请安静一下,156号买家出价120万欧元,请问还有没有朋友加价的,重复一遍,156号买家出价120万欧元,请问还有没有朋友加价的?”

  站在拍卖台前的杰弗森只听懂了庄睿前面的报价,但是后面的中,他是一个字都没听明白,不过庄睿的话引起了场内的轰动,杰弗森心里感觉有些不妙,他估『摸』着庄睿刚才应该是没说什么好话。

  果然,在杰弗森制止了台下的议论之后,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台下的华人买家,却是没有一个再肯举起手中的号牌了,杰弗森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快点去查一下,我需要156号买家的资料,还有,刚才他说了些什么话,马上帮我翻译出来……”

  杰弗森微微侧了下头,将嘴巴偏过了拍卖台上的麦克风,用挂在耳边的微型麦克风,和此次拍卖组委会交流了起来,昨天庄睿并没有参加拍卖,是以杰弗森也没过多的留意到这个拍卖编号。

  “老弟,厉害,厉害啊!”

  坐在庄睿旁边的皇甫云,也没想到庄睿会突然站起身发表了这么一番言论,足足有两三分钟的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场内变得安静下来之后,才对着庄睿翘起了大拇指。

  见到庄睿一番话说出后,台上的那位“白手套”拍卖师,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台下的华人藏家们,都是心情大爽。

  刚才一时不慎,被那洋鬼子挑拨的相互竞价,现在回过神来,自然知道自己等人中了那洋鬼子的计,现在见到杰弗森吃瘪,心里自然是舒畅之极了。

  “庄睿,这画值那么多钱吗?”

  秦萱冰在旁边小声的问了一句,秦萱冰也知道庄睿最近手头紧,120万欧元,那可是1200多万rb了。

  “值,200万欧元以内,都值的……”

  庄睿小声的回了一句,虽然他坐的地方,距离展台比较远,但还是在灵气的观察范围之内,庄睿早就通过灵气检测出了这幅画的真伪,的确是出自郎世宁之手的真迹。

  郎世宁的油画作品,按照中国的物定级,绝对可以评定为二级保护物的,庄睿的博物馆现在一穷二白,对于这些的物件是不会放过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