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六百六十章 聘用


  由于拍卖行对起拍价的更改,拍卖的进程变得平和了起来,没有了火爆的竞价,在每一件藏品报出底价之后,众人都要先衡量这物件的价值,然后才会决定自己是否出价。

  不过这样依赖,拍卖进程倒是快了许多,基本上每个物件都是在第一口叫价后,就成交了,而有些底价过高的古玩,如果都没有人在底价上加价,则是流拍掉了,三十多件来自中国的古董,在下午五点钟左右,就全部拍卖结束了。

  秉承着自己定下来的规矩,庄睿没有再出手,倒是皇甫云用二十七万欧元,拍到一把清朝的龙泉宝剑,这也差不多掏空了皇甫云的家底。

  在离开拍卖行之前,庄睿和张女士以及刘总等人,都交换了联系方式,众多国内来的收藏家,对于庄睿都是很有好感。

  尤其是那位赵总,便宜拍下了那件瓷器,对庄睿提出的这办法自然是感激不尽,更是出言邀请庄睿回国之后,去参观他的私人藏品。

  “皇甫兄,我今天晚上就要去伦敦了,你是继续留这,还是回美国?”

  回到酒店之后,庄睿看着正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龙泉宝剑的皇甫云问道。

  皇甫云用白布小心的擦拭了一下剑身,然后将剑入鞘,抬起头说道:“我都快身无分了,留在这里干嘛?”

  “我明天就回国,把收藏在美国家中的刀剑,都打包带回国内去,你那博物馆可是要给我留好展厅啊……”

  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开办博物馆,能借用庄睿的地方,完成自己的夙愿,皇甫云还是很重视这件事情的,虽然名字不能成为刀剑博物馆,但是能让自己的藏品展现在世人面前,皇甫云已经很满足了。

  “好,就是你不愿意,我也要硬拉着你的……”

  庄睿笑着回道,要是没有皇甫云那几百把刀剑,仅凭自己的几十件古玩,想开私人博物馆?纯粹是滑天下之大稽,别说博物馆开起来没东西展览,就是之前的申报,再有关系都未必见得能通过。

  庄睿有考虑过,博物馆的名称是否改为中国定光刀剑博物馆,毕竟开业后里面的主打藏品,肯定是皇甫云的那批刀剑。

  不过这样的名字在开始虽然可以突出主题,但是对于以后丰富藏品种类,就有些不合适了,庄睿再三思考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了,皇甫兄,你今后的职业发展是怎么规划的?”

  庄睿给皇甫云倒了一杯咖啡,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职业规划?”

  皇甫云被庄睿这不着边际的问话搞的有些『摸』不清头脑,愣了一下才回道:“我是纽约一家著名律师行的签约律师啊,不过每年打三五个官司也就够我吃几年的了,现在就是想收藏一些流失在民间的世界各个国家的冷兵器,以后或者会以卖养藏,专门从事这个行业也说不准……”

  皇甫云所在的那家律师行,在美国都是极有名气的,所接的案子都是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大公司之间的商业案件,一场官司下来,律师都可以赚得盆满钵满,要不然皇甫云哪里来的闲钱,满世界去收藏古董刀剑啊。

  庄睿笑着问道:“那现在为什么不考虑专业搞收藏呢?”

  “现在?老弟,我可没你那么多的身家,买了这把剑,我差不多就成了穷光蛋了,不回去赚钱,我喝西北风活着呀?”

  皇甫云没好气的瞪了庄睿一眼,把手中的剑连鞘刷了个剑花后,忍不住又拨出来把玩了起来,看来他还真是痴『迷』这类物件。

  “皇甫兄,我有个构想,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庄睿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你的构想关我什么事啊?恩……那说来听听吧……”皇甫云随口答道,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手中的龙泉宝剑上。

  “是这样的,我现在投资的产业不少,但是一直都没有请律师打理,对于自己所赚取的利润,也是有点儿稀里糊涂的,我是想你这尊大神,能不能屈就来我这工作呢?”

  随着庄睿投资产业的增多,他感觉是需要人手帮自己分担一些事情了,包括和吉美博物馆后续的谈判以及签订协议,全靠自己去办理,他真是有点儿分身乏术。

  庄睿一直秉承一个信念,专业的事情,就需要专业人士去办理,所以不管是翡翠矿、玉矿还是汽修厂等产业,庄睿都没有胡『乱』伸手去管理,但是这些事情也是需要一个人来帮助自己汇总的,而皇甫云正是最合适的人。

  皇甫云本来没怎么在意庄睿的话,在听到庄睿这番话后,不禁愣了一下,终于将眼神从龙泉宝剑上挪开了,看着庄睿问道:“老弟,你说的是真的?我的身价可不低啊……”

  在美国,最顶尖知名的大律师,往往都是律师楼的合伙人,年收入要是折合成人民币的话,很多都在五千万以上的。

  皇甫云现在还达不到那种层次,但是年收入也有三四百万rb左右,算成美元,就是五六十万美元,这种收入在国内,算是非常高的了。

  庄睿笑着说道:“皇甫兄,那就把您的身价说来听听……”

  “靠,你小子当真啊?”

  皇甫云把龙泉宝剑『插』入鞘中,正『色』说道:“我一年忙上六七个月的时间,大概可以赚到三百万rb左右,你要是想请我做全职私人律师,处理你的生意包括日常事务的话,每年五百万,我可以考虑一下……”

  “五百万?”

  庄睿被皇甫兄的开价吓了一大跳,貌似秦瑞麟的吴经理,一年也不过两三百万rb,但是他可是一年能帮自己创造几千万的利润来啊,相比吴经理,皇甫云所能创造的价值,似乎没有那么大。

  “老弟,怎么着?吓着了?”

  皇甫兄见到庄睿的神情,不由笑了起来,“我在美国获得法和ba双士位,对金融市场也颇为了解,以后整合你的生意,拟定投资意向,规避投资风险,作用大了去了,一年五百万元rb,那也是看在咱俩是朋友的份上,要是国内的公司请我做专职法律顾问,我最少也要开个百万的价码来……”

  皇甫云这话说的倒也不错,他现在在律师界,也算是小有声名的人,一般公司请他打官司都是要提前预约的,并且也是身价不菲。

  现在很多跨国公司所请的法律顾问,其费用确实高的离谱,也的确可以帮公司规避很多风险,但是架不住庄睿连个体户都算不上,花这么多的钱请皇甫云,心里是要衡量一下。

  “五百万……”

  庄睿有些拿不定主意,在心里沉思了起来,不过当他抬头的时候,却见到秦萱冰微微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同意下来。

  “五百万就五百万,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

  庄睿最终点头答应了下来,却是让皇甫云吃了一惊,他提出这价码,其实是有推脱的意思的,可是没成想,庄睿居然答应了。

  刚才所说有些大公司请律师的费用是极高的,但那一般都是和律师行之间的合作,皇甫云在国外小有名气,但是回到国内,不见得就能享受这顶级律师的待遇。

  “什么要求?”皇甫云沉声问道,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庄睿如果真愿意出这笔钱,皇甫云也是愿意回国发展的,现在中国的经济日新月异,机遇相对也多一些。

  庄睿笑了笑,说道:“很简单,除了帮我处理一些商务上的事情外,皇甫兄您还要兼任我那博物馆的常务副馆长,主持博物馆的日常工作,和国外博物馆接洽,经常搞一些交流展出的活动……”

  庄睿这次很仓促的办私人博物馆,主要原因就是和要吉美博物馆交换藏品,他自个儿心里,其实并没有做好去管理博物馆的心理准备,所以在对皇甫云动了心思之后,干脆就是人用其才,把这一摊子扔给皇甫云算了。

  “让我做博物馆的常务副馆长?!”

  皇甫云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奇怪,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望。

  “对,我最近两年,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打理博物馆的事情,就需要麻烦你了……”

  庄睿点了点头,他今年要读孟教授的研究生,主要精力恐怕要放在业上,不管是博物馆还是缅甸新疆的生意,恐怕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过问,这也是他肯花费大价钱请皇甫云的主要原因。

  “成,那这活我接了,明儿我就回美国,把房子处理掉,对了,老弟,那博物馆刀剑展厅,可是要交给我来布置啊……”

  要说皇甫云原本还没做好回国的打算,现在听到庄睿的这要求,马上就下了决定,并且表现的很是兴奋。

  “不仅是刀剑展厅,其它的也都交给您了,能者多劳嘛……”

  庄睿此时笑得有点像只小狐狸,皇甫云多年在国外,基本上只要是著名一点的博物馆他都去过,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交给他打理,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这馆长的职务,庄睿还是当仁不让的,即使只是个不务实的挂名馆长。

  和庄睿谈妥之后,皇甫云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变得兴奋莫名,在听说庄睿已经着手准备博物馆的装修等事宜了,他居然一刻都不愿意等了,马上让酒店帮忙订了机票,就要连夜飞回纽约。

  既然接受了庄睿的聘请,皇甫云马上就进入到了角『色』里。

  按照皇甫云的话说,这博物馆的装修,必须要有特『色』,自己还要帮庄睿处理好吉美博物馆的事情,还需要赶到伦敦帮他在和埃兹肯纳谈判中,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也就明后天的有点儿时间,必须先回纽约处理下事物。

  “萱冰,你刚才对我使眼『色』,是什么意思啊?”

  送走马上准备赶赴机场的皇甫云后,庄睿回到房间,看着秦萱冰问道,一直以来,秦萱冰并不怎么干涉他的事情,今儿的态度让庄睿有些疑『惑』。

  “你看看……”

  秦萱冰把一直在面前把玩着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挪到了庄睿的面前。

  “皇甫云的简介?”

  庄睿发现这是一家美国的猎头公司上所挂的简介,其中对皇甫云大加夸奖,称其为美国司法界的一颗新星,曾经单独主理过美国多家知名企业的法庭辩护,并且得到了胜诉。

  按照这家猎头公司的说法,皇甫云已经拥有一批比较稳定的客户群,并且具有开办律师行的名望和能力,按照他们的评估,皇甫云在未来的几年中,每年可以从各种官司里,得到不下于100万美元的年薪。

  看到这个简介,庄睿才知道秦萱冰为何让他答应皇甫云的薪金要求,敢情自己签下他,还是占了便宜的,要知道,在2005年,100万美元可是相当于七百万rb的。

  不过事情也是分两面『性』的,自己肯定没有什么官司要打,让皇甫云过来帮忙,更多的是要借用他的商业天赋,帮自己去办理一些与外国博物馆进行交流合作的事情。

  不管皇甫云是否能给自己创造出远超五百万年薪的利润,这事都已经定了下来,庄睿拿过秦萱冰的dv机,用数据线连接到电脑之后,顺手拨通了伟哥的电话。

  “嘿,庄老板,还记得哥哥啊?我以为你小子泡在温柔乡里不出来了呢……”

  伟哥从昌化回中海之后,就忙着自己结婚的事情,他不打算和爸妈住在一起,这段时间都在装修房子,和庄睿的联系没有以前频繁了。

  “别废话,我在巴黎呢,国际长途,贵!”庄睿笑着和阳伟开了个玩笑。

  “切,哥们结婚去夏威夷度假,你小子少和我得瑟,有什么事,快点说……”伟哥那边有点吵,庄睿估计他这会还在新房那边。

  “你那边现在能上吗?我给你邮箱发个视频,你做下处理,把视频里关于我的画面,都打上马赛克,然后将这视频传到上去。

  记住,国内的传不传都没所谓,但是国外的站一定要传,最好是传到一些专业拍卖的站上去……”

  庄睿的话让身旁的秦萱冰侧目不已,敢情自己找的这郎君,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少花了几十万欧元占了便宜,现在还要曝光那家拍卖行,有点儿赶尽杀绝的味道啊。

  不过庄睿的话却是让大洋彼岸的伟哥紧张了起来,听得出他跑到门外,声音也压低了几分,问道:“你小子去国外不是做007去了吧?搞的什么视频?法国总统的拉链门?我靠,那咱们能拿去卖钱啊,大把的媒体都会要的……”

  “滚一边去,啥时候我把你和你媳『妇』的★★拍下来,我说伟哥,你也是有媳『妇』的人了,脑子咋就那么龌龊呢?”

  庄睿没好气的在电话里骂了起来,想象力丰富是不假,但是自己搞得到法国总统拉链门的视频嘛?还真以为每个总统都像克林顿似地?

  “行了,去吧搞吧,多搞几台肉鸡,不要用国内的客户端……”

  庄睿懒得和伟哥废话,再说经常听到国外电话有★★,庄睿也怕自己别被★★了,交代了阳伟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要说伟哥的电脑技术,庄睿是绝对相信的,从上大那会,阳伟就经常厮混在一些黑客论坛上,好像还参加过什么中美黑客大战,庄睿那会没钱,电脑玩的也不多,在这上面,是远不如阳伟的。

  处理好这件事情之后,庄睿推掉了酒店房间,和秦萱冰带着彭飞和白狮,坐车来到了巴黎机场,昨天他就让贺双联系了航线,今天晚上直飞伦敦。

  坐在自己的私人飞机上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接到机场可以起飞的通知,飞机如同利剑一般穿入云霄,而此次的巴黎之旅,算是正式结束了,但是庄睿造成了影响,在未来的几天里,却是传遍了全世界。

  伦敦距离巴黎的直线距离只有几百公里,飞机大约飞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降落在了伦敦机场。

  虽然距离很近,但是下了飞机之后,庄睿明显的感觉到,伦敦的气温比巴黎要低上几度,而且空气似乎也没有巴黎好。

  在来伦敦之前,秦萱冰通知了秦氏珠宝在伦敦的工作人员。

  由于秦萱冰在去年的时候,一直在帮英国皇室设计珠宝,算是英国皇室的珠宝设计师,是以秦氏珠宝在英国也颇受优待,可以直接将车驶入到机场里。

  毫无例外的,白狮的出现,又让那位前来接秦萱冰等人的司机,吓得手脚发颤,最后还是秦萱冰开车去的酒店。

  伦敦的老建筑,比巴黎还要多,汽车行驶在老旧『潮』湿的街道上,庄睿的脑子里也浮现出书上对于伦敦这座城市的描述。

  伦敦是英国的首都、第一大城及第一大港,也是欧洲最大的都会区之一兼世界四大世界级城市之一,与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和日本东京并列。

  从101年到20世纪初,作为世界『性』帝国——大英帝国的首都,伦敦因在其于★★、经济、人化、科技发明等领域上的卓越成就,而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都市。

  并且伦敦也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大都市,其居民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多元的种族、宗教和化,城市中使用的语言超过300种,同时,伦敦还是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拥有数量众多的名胜景点与博物馆等。

  只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对于世界格局的影响力,已经是大不如维多利亚女皇的时代,在维多利亚在位的137至1901,英国毫无疑问的是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没有之一。

  不过作为老牌帝国的首府,伦敦的底蕴还是很深厚的,泰晤士河畔古老的伦敦塔桥,被列为世界化遗产之一的威斯敏斯特宫,巴洛克风格建筑的代表圣保罗大教堂,无一不在诠释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化底蕴。

  庄睿对于英国包括伦敦的印象,更多的是停留在英超联赛上,这几年英国足球的发展极为迅猛,已经超过了有小世界杯之称的意大利联赛,隐然成为欧洲五大联赛之首的国家了。

  庄睿和他机组成员下榻的酒店,都由秦氏珠宝在伦敦的员工安排好了,是一家国际知名的五星级酒店,而此次国际珠宝博览会的会场,也就是在这家酒店进行,可以说是非常的方便。

  今天庄睿算是过的非常的刺激了,加上刚才又坐了飞机,整个人在精神上,都感觉到有些疲劳,进入到酒店之后,就冲凉睡觉了,只是庄睿感觉没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

  “谁啊?”身边响起秦萱冰的声音。

  “是四哥,你先睡,我出去接电话……”

  庄睿从床上走下,来到了客厅里,按下了接听键。

  “嘿,五儿,不错啊,没看出来呀,你小子腰板还真是挺硬的,老爷子都夸你了,回头大伯可能给你电话,行了,你那博物馆的事情,问题不大了……”

  欧阳军话说的很快,庄睿还没听清是怎么回事,那边就挂断了电话,看了一下挂在客厅里的壁钟,庄睿顿时恨的牙根痒痒,我容易嘛我,这都夜里三点了,折腾我干嘛啊。

  “靠,又是谁?”

  庄睿正准备回屋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气得庄睿就想直接关机,不过看到上面的号码,不禁愣了一下,因为手机屏幕上,没有来电显示。

  “喂,哪位?!”

  半夜三点被人打扰,庄睿自然是没有好口气。

  “小睿,我是你大舅……”

  电话一端传来的声音,让庄睿瞬间清醒了过来,在他记忆中,似乎大舅还没给自个儿打过电话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