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六百七十五章 麻烦(二、三)


  欧阳婉经常教导庄睿,不要依仗外公家里的权势去做违法的事情,眼前这事正适用这说法,这就是以权谋私。

  庄睿相信,自己如果把这东西买下来,即使日后出了什么问题,被警方追查到自己身上,恐怕欧阳军也都能帮他摆平。

  但是庄睿还是放弃了买这两个便宜物件的机会,他做人有自己的原则,最起码老妈的话,庄睿是很少违背的,自个儿又不是少了这两个东西,博物馆就开不起来了。

  虽然不从政,但是庄睿经常听到欧阳军闲扯谁谁得势,谁谁★★的事情,这得势的时候是方来贺,不过万一失势了,恐怕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也都会被人给找后账的。

  “庄哥,真不要啦?”

  猴子有些惊讶,刚才听庄睿的意思是要让自个儿找人给买下来,怎么一转眼就决定不要了呢?

  猴子这些日子在潘家园也不是白混的,对这两件青铜爵的价值,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东西遇到喜欢的人,一转手赚个二三十万绝对没有问题。

  “当然不要了,以后和这个人少打交道……”

  庄睿点了点头,怕猴子不明白,接着又说道:“这扒坟掘墓的行当里,有些人是独行侠,干的都是小活,抓进去最多一两年的就放出来了,也不会『乱』咬人。

  但是像刚才这人,手头上竟然能有重器,那玩意在出土的时候,没五六个人都搬不动的,肯定是团伙作案的,这要是犯了事,从里到外,都要给翻出来,别到时候羊肉没吃到,反而惹了一身腥……”

  犯上这样的案子,会不会给安个收赃的罪名先不提,最起码你花钱买的东西,那绝对会被国家收回的,庄睿才不想触这个霉头呢。

  猴子野惯了,被庄睿的话给吓了一跳,连忙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庄哥,您放心吧,我一准不会再和那人交往了……”

  “行了,回去关门,今天我请客,咱们出去吃一顿,然后找个地方唱歌去,嗯,可以带家属啊……”

  庄睿看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半了,估计现在回到家,娘子军们也吃完晚饭了,不如干脆请“宣睿斋”的员工们在一起吃顿饭得了。

  “庄哥,那啥,没结婚的算家属吗?”

  一旁的猴子弱弱的问了句,这段时间猴子和住那小区的一离婚少『妇』打的火热,用猴子给大雄说的话,那就是别看哥们瘦,浑身都是肌肉。

  “算,带上吧,这事也问我,猴子,你就不能长点儿出息?”庄睿笑骂了一句,率先走出了这茶馆,老赵正在后面结账开发票呢,反正都是店里的开销。

  “小庄啊,我就不去了,这饭菜还是老伴做的香,你们年轻人去乐呵乐呵吧……”

  回到店里这么一说,葛师傅首先摇起了头,他是每天七点准时回到家里,老伴都做好饭菜等着的。

  而且这俩月的时间,葛师傅凭着手艺赚了大钱,儿子孙子也都殷勤了许多,让老头尽享天伦之乐。

  “嗯,我也不去了,儿子马上考大了,我要回家伺候着去……”

  赵寒轩对吃喝也没什么兴趣,什么事能比教育下一代更重要呢。

  葛师傅和赵寒轩都不愿意去,就猴子大雄还有两个伙计兴高采烈的。

  猴子和大雄虽然收入不低,但底气不足,平时就是在小区里遛个弯,还真没去过什么娱乐场所呢,那俩伙计就更不用说了,每个月两三千块钱,还不够去后海酒吧混一晚上的呢。

  “算了,大雄,你带他们先去吃饭,然后找个地方唱唱歌什么的,千万别惹事啊……”

  庄睿见到老赵不去,自己也不想去了,任谁和老板在一起,总归会感觉有些拘束的,当下拿出了千块钱,丢给了大雄。

  “小庄,吃饭了没有?”

  又是接秦萱冰,又是看古董的,折腾了一下午,庄睿也有些饿了,回到四合院就直奔餐厅,却看到张妈正在收拾桌子,秦萱冰等人却是没在里面,想必是吃饱回屋了。

  “张妈,没吃呢,这会还真是有点饿……”

  庄睿见到张妈套起围裙想去厨房,连忙说道:“哎,张妈,不用再去做了,有剩的饭菜没有,我对付一口就行了……”

  张妈摇了摇头,说道:“那哪行啊,怎么能吃剩的呀……”

  在庄睿家里,欧阳婉定了规矩,所有人的伙食都是一样的,剩下的饭菜,都是留给白狮的。

  当然,这些剩下来的饭菜只是白狮的加餐,至于白狮的正餐,则都是新鲜的牛羊肉,一个月下来,都要花费好几千块钱的。

  “别,张妈,这小时候没少吃剩菜剩饭,咱也是穷人家出来的,您别忙活了,我自个儿去搞就行了……”

  庄睿请张妈李嫂来,更多的是想让她们帮母亲干点活,闲暇下来也能说说话,他可没有指使老人的习惯,当下走进厨房,看到还剩了半条鱼一碗鱼汤,打开煤气热了一下,然后盛了一碗饭,端到餐厅吃了起来。

  “你这孩子,到了吃饭的点钟,自己不会在外面吃点啊?”

  欧阳婉听到厨房的声音,进来之后正见到庄睿在那狼吞虎咽的,不由训斥了儿子一句。

  “嘿,妈,以前可是没少吃过剩饭,这有什么啊……”

  庄睿满不在乎的说道,上那会的时候,他和刘川放回到家里,还不是翻箱倒柜的找到什么吃什么?

  俗话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现代人整天讲养生,吃个苹果还要削皮,身上的『毛』病却是比什么人都多。

  “这孩子,那会没条件,也是妈对不起你们姐弟俩啊……”

  听到庄睿的话后,欧阳婉也陷入了沉思,她在想自己好强了几十年,到底对不对,一时间,餐厅里就只剩下庄睿扒干净了饭,在喝鱼汤的声音。

  “妈,咱们现在日子不是挺好的吗,您要是嫌寂寞了就去外公那里住几天,再不行我把囡囡接回来,过上两年让他和丫丫一起上……”

  庄睿见到母亲想起旧事,连忙岔开了话题,他这段时间还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给老妈说个老伴呢?

  这当儿女的再孝顺,也满足不了老人的情感需求的,话说欧阳婉现在不过是五十多岁的年龄,不算很大,现在生活普遍好了,再活个三十年恐怕没问题,庄睿不想让老妈就这么寂寞下去。

  不过这事庄睿只能在心里想想,没敢提出来,以前他在中海上工作的时候,家里有些叔叔阿姨的,也说过这些事情,想给欧阳婉介绍个老伴,都被其给拒绝了。

  庄敏有次也提过,却是被欧阳婉给教训了一顿,庄睿想着,等以后有机会的话,让张妈李嫂她们去说说,或许效果还好一点。

  “嗯,下次你姐夫来北京,让他把囡囡带来吧,有个把月的时间没见着了……”

  说到外孙女,欧阳婉还真是想了,上个月庄敏把囡囡接回去,让欧阳婉有好几天都不习惯,那丫头可是她从小带着的。

  “这事简单,姐夫后天就来,我让姐也过来,都在北京住段时间吧……”

  庄睿点头答应了下来,赵国栋的汽修厂基本上已经垄断了国道周围的修车生意,又请了好几位手艺不错的修车师傅,而他的两个徒弟也都能独掌一面了。

  赵国栋现在比以前是清闲了许多,很少拿着工具往车底钻了,每天倒是有不少时间放在庄睿的那间翡翠加工车间上。

  “别说你姐姐的事情了,小睿,不是妈说你,这婚也订了,什么时候去把结婚证领了,正儿经的办一下,萱冰这孩子不错,自己一人在北京,别让人家受了委屈……

  再说了,你现在也不小了,这孩子还是早一点要比较好,趁着妈现在胳膊腿都还利索,还能帮你带带孩子……”

  欧阳婉突然把话题转到了庄睿身上,这段时间接触下来,对于这个准儿媳,欧阳婉很满意,出身大家而又不娇惯。

  这要是用庄睿外婆的话说,那就是腰细屁股圆,一准能生养几个大胖小子。

  庄睿闻言搂住了母亲的肩膀,笑了起来,说道:“妈,放心吧,我这段时间忙博物馆的事情,等博物馆开业以后,我差不多就快上了,在读研之前,一定把婚结了,明年就给您添个大胖孙子……”

  这事庄睿还真是考虑过,忙完这段时间就准备和秦萱冰先去领了结婚证,然后去海南照婚纱照的,人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不能委屈了自己,也不能委屈了秦萱冰。

  欧阳婉在儿子头上点了一下,笑了起来,说道:“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没羞没躁的,这事你一个人能行?还是先问问萱冰的主意吧,我看这孩子挺有主见的,说不定不愿意那么早生孩子呢……”

  “放心吧,妈,这家里也不看看谁做主,您儿子说的话就管用……”

  庄睿表决心般的拍了拍胸脯,却是没有听见,从餐厅的门口,传出轻微的脚步声。

  吃饱饭后,欧阳婉到前院找张妈几人去小公园跳舞去了,庄睿回到后院,见到秦萱冰正坐在,不由奇怪的问道:“萱冰,怎么不陪嫂子了啊?你今儿不是说陪她睡吗?”

  “嫂子睡着了,我就回来了啊……”

  徐晴怀孕之后特别的嗜睡,而且睡的很沉,不过现在刚点多,秦萱冰不可能那么早睡觉的。

  “庄睿,咱们家里你做主,可是我想三年之后再要小孩,你说怎么办啊?”

  秦萱冰的话让庄睿吓了一大跳,敢情刚才和老妈说的话,都被媳『妇』给听到了啊?

  “嗯,大事我做主,像是布什什么时候访问中国之类的,至于啥时候要小孩之类的小事,您说了算还不行嘛?”

  庄睿腆着脸凑到了秦萱冰的身边,冷不防拦腰将其抱住了,一双大手在其胸前游走了起来。

  “不要,不……唔唔……”

  秦萱冰刚要表示反抗,小嘴也被庄睿给堵住了,而身体在庄睿那双像是有魔力一般的手的抚『摸』下,也逐渐有了反应,双手情不自禁的搂住了庄睿的脖子。

  庄睿这时却是突然停下了动作,在秦萱冰耳边说道:“宝贝,咱们还要不要孩子?”

  “要,要……睿,我要……”

  不堪挑逗的秦萱冰,这会哪还记得什么三年后要小孩的话,而且刚才她也是故意逗庄睿的。

  这几天东奔西跑的,庄睿也是久未和秦萱冰亲热了,当即三下五除二的将怀中的人儿剥的像小绵羊似地,抱着就往浴室走去。

  “就是不接你的电话,不管你打几次都一样,有没有想把手机往前摔烂?”

  突然,庄睿休闲裤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这平时很蛋疼的音乐声,此时,让庄睿真的蛋疼了起来,掏出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却是更加的蛋疼了。

  “这妮子找我干嘛啊?”

  原来,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苗警官,庄睿从订婚后,差不多两个多月没和苗大小姐联系了,实在想不通对方找他有什么事。

  “别挂啊,有什么事不能当我的面说的?”

  庄睿正要挂断电话,继续他那生孩子大业的时候,怀里的秦萱冰也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话声中,微微有些醋意。

  再大方的女人,见到年轻女人给自己老公打电话,那要是不紧张,说明她根本就不爱这男人,秦萱冰的反应倒也正常。

  “姑『奶』『奶』,我和她可是清清白白,苍天可鉴啊……”

  庄睿叫了一声屈,见到秦萱冰已经开始穿衣服了,不禁苦笑了一声,道:“这警察找我,能有什么好事啊,得,我接还不行吗?”

  “呵呵,我和你开玩笑的,要不,你出去接电话吧?”秦萱冰突然换了神『色』,笑着说道。

  “别,我还就在这里接了,咱行得正坐得稳,怕什么啊……”

  庄睿暗自腹诽道:“哥们要是出去接了电话,保准今儿上不了床了,咱不上您这当……”

  “苗大警官,您好啊,今儿怎么有时间找我呀,您这大局长可是日理万机啊……”

  庄睿按下了接听键,当然,他是不会称呼对方的名字的,这要是“菲菲”两个字喊出去,媳『妇』一准明儿就要回娘家了。

  “庄睿,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和我联系了是吧?”

  苗菲菲清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而一旁的秦大小姐虽说是不耽误庄睿打电话,但是那身体却是站在原地丝毫不动,耳朵更是竖了起来。

  “哎,苗大局长,您每天那么忙,我哪儿敢打扰您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庄睿心里暗暗叫苦,苗菲菲平时说话,口气没那么幽怨啊,好像自个儿欠了她什么似地,不带这么玩自己的啊。

  而且这手机话筒的扩音功能,忒他娘的好了一点儿,别说秦萱冰就站在自己身边,估计在门外晃悠着的白狮都能听到。

  “你怎么知道我每天都很忙?”

  苗菲菲回了庄睿一句,接着说道:“我现在要见你,就在你家外面了,抓紧时间出来……”

  “哎……哎,苗警官,我现在不在家啊,我在大兴白哥别墅这边呢……”

  庄睿可以清楚的看到,身旁秦萱冰的脸『色』,随着话筒里传出的声音,那是越来越难看了,也不知道苗菲菲是否故意的,这说出来的话,总是透着那么一丝暧昧。

  “在家就是在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吗?”

  身旁的秦萱冰冷哼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却是正好传到了庄睿的耳朵里,似乎不愿意再听庄睿和苗菲菲打情骂俏,秦萱冰穿好衣服后走了出去。

  “庄睿,我知道你在家,怎么?不敢见我啊?”

  也不知道苗菲菲是否听到了秦萱冰的话,语气愈发的让庄睿想撞墙。

  “苗警官,有事您说事,我这还忙着呢,没事我挂电话啦……”

  庄睿想着与其两边受气,还不如专心去哄媳『妇』呢,一边讲着电话,庄睿一边在秦萱冰后面追了出去,要是让母亲见到秦萱冰受气的模样,自个儿别想有安稳日子过了。

  “不准挂,庄睿,我有事找你,是工作上的……”

  可能听到了秦萱冰的皮鞋离开的声音,苗菲菲电话中的语气突然变得正常了起来,这种转变让庄睿莫名其妙至于又气愤异常,您要是刚才这样说话,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苗警官,您是国家公务员,人民的公仆,我就一★★头老百姓,和您有什么工作要谈的啊?”

  庄睿追出房间后,一把拉住了秦萱冰,用手遮住手机的话筒,对秦萱冰说道:“工作,工作,苗警官找我是为了工作……”

  “你又不是大陆的公务员,和她有什么工作要谈?”

  见到庄睿出来追自己,说明自己在庄睿心目中还是很重要的,秦萱冰心里很满意,不过脸上还是表示出不满来,把庄睿刚才对手机里说的话,又还给了庄睿。

  这事也不怪秦萱冰小气,当着自己媳『妇』的面,和别的女人黏黏糊糊的,庄睿这不是找难受吗?

  不过庄睿也冤枉啊,刚才自己说不接,是秦萱冰非要他接的,接了电话总不能啥也不说就挂掉吧,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的朋友嘛。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总之一会不出去还不成吗?”

  庄睿此刻那『摸』样,简直比小媳『妇』还委屈,看的秦萱冰失声笑了起来,说道:“好了,你接电话吧,看看是什么事情,不会咱们在国外交换那些艺术品,出了什么问题吧?”

  “庄睿,我现在是代表警方向你宣布,有件盗掘国家物的案子,希望你能配合一下……”秦萱冰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苗警官,公民有义务配合警方办案,但是也有权利拒绝,对不住您了,这事我不成,拳不能打脚不能踢的,我能配合您什么事啊……”

  庄睿一听又是这些事,一口就回绝掉了,这段时间和皇甫律师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庄睿说起话来也是有根有据的。

  上次庄睿配合苗菲菲调查湖北古墓被盗的案子,去了趟黑市,后来苗菲菲的身份还是被金胖子知道了,要不是庄睿和其关系不错,恐怕早就传出去了。

  古玩行有古玩行的规矩,因为国家的限制,很多私下里交流的古玩,都是些上品级的物件,所以对警察都很忌讳,庄睿这事要是传出去,京城包括四边地方的古玩黑市,绝对会把他列到黑名单上的。

  以后等自己的博物馆开张了,少不得要和京城古玩界三教九流的人物打交道,庄睿可不想被人打上个“鹰犬”的标签。

  “庄睿,请你严肃点,我现在是代表组织和你谈话……”

  “哎,苗警官,您可别上纲上线,我这人无组织无纪律惯了,您还是找些专业人士吧,我怕麻烦!”

  说到底,庄睿还真是怕麻烦,尤其是牵扯到苗菲菲,这还没怎么样呢,准媳『妇』儿都差点离家出走,要是出点啥事,恐怕老妈都能不认自己这儿子。

  “麻烦?麻烦也是你自己惹出来的,庄睿,这件案子和你在陕西遇到的,是同一件案子,而且现在★★人和你接触了,所以我们才找到你,希望你能配合……”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让庄睿愣了一下,在陕西的那番经历,是庄睿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生死一线间白狮救主,让庄睿心里始终留下个阴影。

  庄睿正了正脸『色』,出言问道:“你说的是今天上门出售青铜器的那个人,和陕西的案子有牵连?”

  余老大自爆,有一半的原因是要归于庄睿和白狮身上的,如果还有★★人员没有归案,那说不定就会来报复自己,庄睿还真是不敢大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