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六百八十六章 影踪再现


  第六百十五-六百十六章影踪再现庄睿现在的馆藏物,还是太少了点,即使算上皇甫云的刀剑藏品,加起来还不到1500件,和那些动辄数万件馆藏精品的大博物馆相比,底蕴差了许多。

  从面积上而言,庄睿的定光博物馆,虽然不如新建的国家博物馆,但是比一般国字头的博物馆而言,那是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在之前的规划中,庄睿按照古玩的分类,一共准备开办个6展馆,分别是书画馆、陶瓷器馆、刀剑馆、青铜器馆,古董木艺馆和杂项展馆,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能有一半的展馆可以对外开放就不错了。

  2万多平方米的博物馆面积,应用下来的只不过是一半多点,按照庄睿的设想,书画馆现在缺少诸如法帖、碑碣、墨迹等类别的古玩,只能算是勉强营业,还需要补充大量的相关物件。

  而陶瓷馆虽然有元青花作为镇馆之宝,但是元以前的陶瓷器极少,像著名的唐三彩都没有一件,断代比较厉害,缺少汉唐陶瓷器。

  唯一算得上是藏品丰富,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刀剑展馆了,只是这里面的玩意儿,貌似只有那把“定光剑”是庄睿的,其余全部都是皇甫云的藏品。

  至于青铜器展馆,庄睿手上只有从济南买的一个三足青铜鼎,还是小件,根本就不起眼,定光剑倒是青铜器,不过按照物件的用途,已经给分配到刀剑展馆里去了。

  古董木艺馆和杂项馆,更是空空如也,上面只是挂在招牌而已,就庄睿手中的那几件从缅甸带回来的明清金银器和珠宝,压根就支撑不起一个展馆所需要的藏品。

  但这事也没办法,庄睿准备等到空闲下来之后,跑遍全国的古玩市场,都给过遍筛子,把那些明珠蒙尘流落在民间的古董,给淘弄出来一批,装点一下自个儿的博物馆。

  国内各大拍卖场也是庄睿的主要目标,虽然以他现在的身家,还不足以去和某些收藏大鳄竞争,但是再过上一段时间,等到自己的各项投资开始收益的时候,庄睿绝对可以在国内拍卖场中呼风唤雨。

  “皇甫兄,这几天博物馆就交给你啦,听说过几天在瀚海有个拍卖会,你去看看吧,如果有什么好东西,就给拍下来,多拍点价钱便宜的小件……”

  回北京这段时间,庄睿前前后后花去了大概有1000多万,他现在手头上只剩下2000多万rb了,这还欠着皇甫云的工钱没给呢。

  “拍哪方面的物件?什么价位的?”

  皇甫云进入角『色』很快,自从回国后,他不但兼管着博物馆的这一摊子事情,还把庄睿所有的产业整和了一下。

  不过皇甫云提出,让庄睿尽量不要抽调彭城几个产业和秦瑞麟的资金,以防止有突发事件的时候,资金链会断掉。

  这也是庄睿近段时间囊中羞涩的主要原因,否则以秦瑞麟的造金能力,这几个月的时间怎么着也能有个两三千万的进账的。

  “主要拍些近代字画和汉唐的陶瓷器吧,那几个展馆一时半会甭想开起来了,不如补充下这几个开业的展馆……”

  庄睿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想了想接着说道:“2000万,最多只能给你2000万的资金了……”

  给了皇甫云2000万,庄睿手上估计只能剩下三四百万rb了,不过今年的第二期缅甸翡翠公盘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再有个十来天的功夫,他就能收到自己翡翠矿的第一笔收益了,按照胡荣的估测,应该不会低于三亿rb。

  如果不是国内诸多事务缠身,庄睿也想再参加此次公盘的,对于他而言,赌石就等于是在抢钱,不过庄睿不知道,他此次要是再去的话,恐怕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因为许多人都憋着劲,准备跟在庄睿后面占便宜呢,到时候他身边肯定会跟一堆苍蝇,庄睿没有参加此次公盘,也让许多人失望之极。

  有了缅甸的这笔钱垫底,加上下个月新疆玉矿的产出,庄睿的底气也足了很多,他准备在未来的几年内,除了上之外,要横扫国内的拍卖市场。

  现在近代一些名家的字画,也是定光博物馆的一个空缺点,如果尺幅不大的字画,价格倒不是很贵,所以庄睿准备让皇甫云拍下来一些,以充实书画馆的展品。

  至于汉唐的陶瓷器,相对元宋明清的而言,制作要粗糙一些,除了唐三彩之外,价位也不是很高,之所以要拍这类古董,只是庄睿不想让陶瓷馆出现过于明显的断代而已。

  “行,我知道了,不过老弟,回头我那工钱你可要付给我呀,哥哥这出去泡妞的钱都快没了……”

  皇甫云点头答应了下来,笑着和庄睿开了个玩笑。

  两人正闲聊着,一队四人巡逻的安保,迎面向庄睿走了过来,他们和国内那些穿着制服的保安不同,清一『色』的黑『色』西装,耳边挂着无线耳麦,看起来异常的精神。

  这也是庄睿从国外到的,敢来博物馆偷东西的贼,那绝对不是几件保安服就能震慑的,而且庄睿嫌那衣服过于难看,降低自个儿博物馆的档次。

  “庄总好,皇甫馆长好!”

  领头的一个黑西装走过庄睿身边的时候,微微点了下头,给庄睿和皇甫云打了个招呼,眼睛却是一直盯着那些安装展柜的工人身上,十分的专业。

  “哎,ris,不用那么紧张,现在很多物还没有上柜,怎么样,在这里干还习惯吗?”

  庄睿笑着和为首的那人打了个招呼,这人的中名字叫杨剑,英名字叫做ris,是郝龙的战友,也是定光博物馆的安全总监。

  杨剑和郝龙不同,他出生在一个武术世家,俗话说穷富武,杨剑的家境要好的多,大毕业之后进入到当时还是欧阳磊任职师长的特种师,由于懂得英语,第三年作为一个中尉军官,被派往国外,参加中国驻国外的维和部队。

  杨剑的英名字ris,就是在国外起的,ris是短剑和匕首的意思,由于他玩的一手出神入化的小刀,被别国的维和部队成员给起了这个名字,并逐渐的叫了起来。

  庄睿是有一次听到杨剑的洋媳『妇』,称呼他的英名字,这才跟着叫了起来。

  在国外的时候,杨剑曾经成功阻止了一起难民袭击军营的事件,并且解救了一个来自美国的年轻女记者,被联合国授予了维和勋章。

  按道理说,杨剑的发展一直都是很完美的,在国外呆上几年,回到国内肯定是部队重点培养的人才。

  只是后来事情的发展,逐渐脱离了轨道,不知道是因为英雄情结,还是杨剑长的太帅了?那位长相清纯,和美国明星杰西卡都有的一拼的女记者,疯狂的追求起了杨剑。

  本来杨剑是一直躲着这位女记者的,无奈部队领导为了宣传中国维和部队的风采,让杨剑多和那位女记者接触,一来二去的,杨剑这钢铁打造的小刀,也陷入到女人的温柔乡里去了。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别的维和部队里,那根本就不算是件事,你情我愿的事情,别人管得着嘛?

  但是在中国维和部队中,这种事情可是违反了天大的纪律,用部队领导的话说:这个同志思想不够过硬。

  只是那位领导浑然忘了,当初就是自己让杨剑多接触那女记者的。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遣返回国,强制退伍,唯一让杨剑感到欣慰的是,那位女记者居然从国外追到了国内,一直都是不离不弃。

  不过退伍之后,问题又来了,杨剑是山东人,家族比较传统,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位洋媳『妇』,搞的杨剑在家里也无法立足了,将近有半年的时间,杨剑都没什么工作,一直靠洋媳『妇』养活着。

  这老爷们靠女人养活着,心里肯定不是滋味,所以杨剑在接到郝龙的电话之后,马上就带着媳『妇』赶到了北京。

  杨剑受过极其专业的安保训练,并且又带过兵,富有管理经验,身手更是没的说,和彭飞过了两招,都是平分秋『色』,庄睿当时就拍板定下了,让杨剑来做博物馆的安保总监,月薪三万。

  而杨剑的媳『妇』,则是进入到一家大,当起了老师,两人暂住着庄睿提供的房子,生活算是稳定了下来。

  杨剑对于这份工作也很满意,上任不到一个月,把手下10几个曾经的特种兵管制的服服帖帖的,并且针对博物馆安全上的薄弱环节,提出不少建议,消除了很多隐患。

  “习惯,谢谢庄总,回头帮向郝龙问声好,快半个月没见这小子了……”

  习武之人的『性』格一般都比较豪爽,杨剑在庄睿面前也没什么拘束感,不像另外几个郝龙的战友,见到庄睿之后有点束手束脚的。

  “习惯就好,杨剑,我这几天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你和皇甫兄商量,安全工作一定要做好,多花点钱没有关系……”

  庄睿想了一下,还是交代了杨剑几句,自己的那件鬼谷子元青花瓷罐和定光剑,可是国内独一无二的,别说被盗走了,就是磕着碰着一点儿,庄睿那都能心疼死。

  “庄总,您放心吧,这点事情都做不好,我这钱拿着会亏心的……”

  杨剑笑了笑,给庄睿吃了一颗定心丸,还别说,庄睿听到这话,心里真是放心了不少。

  “我接个电话,杨剑,你去忙吧,这几天放松点,等到开业前展品上柜的时候,就要紧张起来了啊……”

  庄睿兜里的电话突然想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下号码,庄睿又给杨剑说了几句话,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猴子,那些解说词背熟悉没有?开业那天你要是搞砸了,我可饶不了你……”

  电话是猴子打来的,前段时间庄睿丢给他几本书,让猴子好好习下,以后除了在“宣睿斋”工作之外,没事还能到博物馆客串个解说员。

  本来庄睿就想把猴子调过来的,可是被皇甫云给劝住了,这博物馆的解说,最好还是找些年轻点的女孩,猴子这幅尊荣,要是再穿个古装衣服的话,没准就会被游客们认为是“大内总管”了。

  猴子本人也觉得来博物馆工作,没有在宣睿斋自在,庄睿也就由的他了,不过还是让他多看点书点东西,并且让葛师傅带带猴子,点儿篆刻的工艺。

  “庄哥,我这解说员是后备的,能不能用得上我还是两说呢……”

  猴子在电话对面嘿嘿笑了起来,接着说道:“嗨,差点忘了正经事,庄哥,那个姓任的打电话来了,说是手上有几件东西卖,我不敢做主,让他等下再打过来,您看?”

  “姓任的?我不认识什么姓任的呀……”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他除了知道金大侠那本《笑傲江湖》里面有个任我行还有个任盈盈之外,现实里还真没有姓任的朋友。

  “呵呵,庄哥,就是前几个月卖给您青铜爵的那个人,就是那小个子……”

  猴子出言提醒了庄睿一句,别说是庄睿了,猴子刚才接到“任老板”的电话后,都愣了半天神,才反应过来是谁给他打的电话。

  “是他?!”

  庄睿猛的打了个战栗,这事情过去都两个多月了,余震平有如石沉大海一般,丝毫没有音讯,专案组现在都处在要被撤销的阶段了,没想到现在余震平出现了。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一字一顿的说道:“猴子,你听清楚,“任老板”要是再打电话来,你把我的电话告诉他,让他和我联系,告诉他,只要有东西,钱不是问题……”

  电话对面的猴子点了点头,说道:“庄哥,我明白了,那小子不怎么地道,借了钱屁都没放一个,您可小心点啊……”

  “滚一边去,我还要你教啊……”庄睿笑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马上在手机里翻找起电话号码来,拨了出去。

  “蒋组长吗?您好,我是庄睿,有余震平的消息了,他把电话打到我店里工作人员的手上,可能等一会会打给我,您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苗菲菲在一个月之前,就退出了专案组,这个电话是公安部一个刑侦处处长的电话,叫做蒋昊,他也是此次专案组的组长。

  “什么?!咣当!”

  电话里传出一声惊呼,紧接着庄睿听到对面好像碰翻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小庄,你……你说的是真的?确定那个人是余震平?”

  蒋昊的声音有点急,他本来已经对余震平的再次出现,失去了希望,而且这段时间部里对他的工作很不满意,蒋组长压力很大,没想到余震平的消息突然传来,让蒋昊惊喜莫名。

  “是他,应该不会错的,蒋组长,给个章程吧?别又搞的我犯错误啦……”

  上次给了余震平2000块钱的事情,让专案组大为不满,如果不是庄睿的背景够深厚,恐怕早就被请进局子里喝茶去了。

  “不会,不会的……”

  这会庄睿就是指着蒋昊的鼻子骂,保证蒋昊还会还个笑脸。

  蒋昊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小庄,如果余震平打电话给你,你不要问他在什么地方,只说想要一些青铜重器,价值高的,别的什么都不用多说……”

  蒋昊知道余震平胆小多疑,让庄睿这样说,也是不想打草惊蛇。

  “行,我知道了,没事我挂电话了啊,不知道那人什么时间会打来……”

  电话一端的蒋昊听到庄睿要挂电话,连忙说道:“等等,小庄,你的这个电话,我们要暂时实行监控,好查出对方的电话是从什么地方打来的,希望你能理解……”

  这要是普通人的电话,蒋昊根本就不会给庄睿打招呼的,但是庄睿的身份虽然只是个个体户,但他也是国家★★★的亲戚呀,并不是他一个小处长就有权利对其通讯设施进行监控的。

  “没关系,蒋组长您按规定办吧……”

  庄睿无所谓的答应了下来,他的这个手机号码,是工作所用的,包里的那个电话,才是家人亲戚使用的,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庄睿,什么事情,整的神神秘秘的?”

  见到庄睿挂断电话,皇甫云凑了上来。

  “没什么事,得,今儿是安稳不了了,皇甫兄,我先回去了……”

  庄睿话声未落,还没放回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是陌生的,庄睿连忙就外走。

  “喂,哪位?”庄睿按下了接听键。

  “庄老板,我姓任,咱们见过的,上次还没谢谢您借的钱呢……”

  余震平的声音很粗,听过一次的人基本上都能记住,因为这声调和他那瘦小的身材完全不相符。

  庄睿打了个哈哈,说道:“任老板,您好,刚才猴子给我来电话了,那点小事就不用再提了,咱们谁都不缺这点钱,江湖救急,不算什么的……”

  不过电话一端的余震平听到庄睿这话,差点没蹦起来,“小钱?”他可是靠着这两千块钱,足足过了两个月有酒有花生米的日子,比之前那大半年的生活可是要好多了。

  回到郑州之后,余震平心里有点不安稳,出于安全第一,余震平拿着那2000块钱,又潜伏了下来,并没有急于联系庄睿继续出售物。

  不过这次余震平顺利出手了两件青铜爵,虽然钱都被那个老蟊贼偷去了,但是余震平自我感觉,北京买古玩这条路子,他算是趟出来了。

  手里还有这一两千件盗墓物,余震平底气足了很多,是以在生活上也没有那么节省了,2000块钱用了两个月,他都算是比较节省了。

  只是余震平不知道,他这一低调,搞的北京城好多人的官帽子都差点被摘掉了,蒋大组长更是背后不知道骂了庄睿多少次。

  “庄老板,这段时间忙,也没联系,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回家找了下,还有几件商周时期的玩意儿,您有没有意思啊?”

  余震平这会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这一年多的时间,每天都是闲的蛋疼,在物藏匿处的几本书,都已经被他给翻烂掉了。

  “还是小件器皿?”庄睿问道。

  余震平答道:“对,还是有一套六件酒器,还有三枚沁『色』汉玉,庄老板要是需要的话,我去北京找您……”

  余震平手上的青铜器五花门,重器小件什么样的都有,他这次想多卖几件,手上有了钱,就准备偷渡出去了,至于家里剩下的这些东西,余震平准备在国外趟好路子之后,再想办法取出去。

  “小件?小件就算了,不瞒任老板您说,我这段时间正在筹备开一间博物馆呢,现在需要的是重器,小件东西不急着收,过几个月再说吧……”

  庄睿这会说出来的话,要是被蒋组长听到,保准会和他拼命的,好不容易这鱼又要浮出水面,庄睿这不是硬将他给按下去嘛?

  “哎,庄老板,这青铜重器可是不好解释的呀……”

  听到庄睿的话后,余震平着急了起来,再过几个月?那哥们恐怕就要饿死掉了,别说几个月,就是再过一个星期,余震平都要跑菜市去拾菜叶子了。

  “呵呵,任老板,这个没事的,这点小事要是办不好,我的博物馆也不用再开了……”

  电话里传出庄睿自信满满的回答,听的余震平沉默了起来。

  足足过了四五分钟之后,就在庄睿认为对方挂掉电话的时候,余震平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庄老板,我这有三尊青铜鼎,最大的一个重300多公斤,不过这东西要先谈价,再看货!”

  “乖乖,300多公斤的青铜鼎?”

  庄睿被余震平的话给吓了一跳,这绝对是国之重器啊,除了那个重达00多公斤的司母戊大方鼎之外,庄睿还没听说过哪个博物馆有300多公斤的大鼎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