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六百八十九章 贪心


  第六百十-六百十九章贪心“蒋组长,事情就是这样,交易所用的五十万美元和五十万re的现金,这个需要你们给提供一下,另外瑞士银行的本票,你们也想想办法吧……”

  庄睿挂断余震平的电话之后,马上用另外一个手机给蒋昊打了过去。

  这些东西收回来之后,能不能摆到自己的博物馆里还是两说呢,庄睿自然不愿意自个儿出这钱了,而且500万欧元,他现在也拿不出来。

  按照一般的惯例,各地出土或者缴获的走私盗掘物,都会安置在各地的国有博物馆内,以供游客参观,要是这些物现在北京还好说,如果在外省,庄睿十有九会白忙活一场。

  “小……小庄,这……这时间也太紧迫了吧?明天就要准备好钱,这根本来不及啊……”

  听到庄睿的话后,蒋昊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开什么玩笑,一天要准备这么多钱,自己压根就没这个权限啊。

  虽然是公安部直接督办的案件,但是手续还是要走的,以某些坐办公室官老爷们的效率,别说1天,一星期能批下来就算不错了。

  “蒋组长,这……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只是配合警方行动,总不能让我自个儿掏钱买了东西给国家吧?”

  庄睿差点脱口说出“地主家也没余粮”的话来,不过他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你们多少要意思下呀。

  “你……你……”

  蒋组长被庄睿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对了,蒋组长,我见过余震平,看他那模样,也不像认识瑞士本票的人,这个你们可以做个假的……”庄睿很好心的给蒋昊出着主意。

  警方提供的资料上显示,余氏家族在河南,以前就是个地主阶级,后来自动转化成农民了,给他张银行本票,他也不知道如何去查询,话说瑞士银行可没有普通话接线员。

  “行了,明天我给你回复吧……”

  蒋昊有些郁闷的挂断了电话,翻出一叠表格填好之后,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媳『妇』儿,回来啦,嘿,嫂子这肚子,来,让我『摸』『摸』……”

  打完电话之后,庄睿刚从凉亭里站起身,就见到秦萱冰和徐晴二人走进了中院,徐晴的肚子已经凸显的很厉害了,走路都比较吃力,庄睿就搞不懂,她哪儿那么大的精力,非要跟秦萱冰去试婚纱?

  “去……去,一边儿去,我媳『妇』你能『乱』『摸』吗?小心我揍你!”

  欧阳军从徐晴后面钻出来,一把打掉庄睿『摸』过去的手,自己理所当然的把手放了上去,说道:“要『摸』也是我『摸』,啥时候你媳『妇』怀孕了,你小子才能有这待遇……”

  一旁的秦萱冰被欧阳军说的是俏脸绯红,很不好意思的瞪了庄睿一眼,自己这老公也坏了,当着自己的面,居然敢去『摸』别的女人?

  “死样……”

  徐晴看着自己这活宝似地老公,不由哭笑不得,加上自个儿出去了半天,精神有点不好,在欧阳军的扶持下,回屋休息去了。

  庄睿把嘴巴凑到秦萱冰耳边,小声说道:“嘿嘿,媳『妇』儿,咱们也回去造人吧……”

  “就知道想……”

  秦萱冰跺了跺脚,却是把话题一转,说道:“一直呆在空调房里,想透透气,咱们在这坐会吧……”

  池塘边的这棵老槐树枝叶繁茂,树下有一套石桌椅,坐在上面到不是很热,听着园中各处传来的知了蝉鸣声,别有一番风味。

  “庄睿,徐晴姐今天也穿了下婚纱,好漂亮哦……”

  “在我心里,你才是最漂亮的呢……”庄睿难得的说了句情话。

  “你这人,试婚纱都不去,明天摄影楼的人要把你的衣服都带去,这样太麻烦人了……”秦萱冰不满的在庄睿胸口拍打了一下。

  “明天?”

  “哎呦!”庄睿狠狠的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记。

  因为他忽然想到,明儿自己还要等余震平的电话,蒋昊也交代自个儿这两天要随时待命,不能『乱』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啊?

  秦萱冰抓住了庄睿还想给脑袋瓜较劲的手,问道:“怎么了?庄睿?”

  “萱冰,对不起,海南这两天去不了了,博物馆那边有点急事,我想买一批物,在听信儿……”

  庄睿懊悔的摇着头,都怪自己被余震平所说的400件青铜器『迷』昏了眼,居然将明儿就要去海南的事情都给忘了。

  秦萱冰知道庄睿这段时间忙的昏天黑地的,理解的说道:“没事,工作要紧,再说这天气那么热,我也不想出去折腾了,不过这事要通知下影楼,他们的机票都订了的……”

  “哎,这事都怪我,萱冰,你放心,我一定要给你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庄睿心里实在是感到很愧疚,女孩子对于拍婚纱,都有着渴望与向往,秦萱冰已经期待很久了,没想到这次又是不能成行。

  “不是说了嘛,婚礼简简单单的请几个家里人就好了,行了,晚几天拍又不是不拍,没什么对不起的,走吧,我回屋我打电话……”

  秦萱冰的『性』格远比庄睿想象的要豁达的多,反过来安慰了庄睿几句。

  他们俩在前段时间已经领了结婚证,从法律上而言,已经是夫妻了,秦萱冰『性』子比较淡薄,对于婚礼什么的,倒是真没有太多的想法。

  不过晚上这事被欧阳婉知道以后,将庄睿给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整个一晚饭吃的,像是在开庄睿的批斗会,就连小囡囡都冲着庄睿做鬼脸刮鼻子,搞的庄睿同是苦不堪言。

  第二天上午点多钟,昨儿心怀愧疚的庄睿奋战了半夜,正呼呼大睡的时候,被手机给吵醒了。

  “小庄,银行本票和五十万rb的问题我们能解决,不过这五十万的美金,你看……你那能不能想点办法啊?”

  蒋昊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求爷爷告『奶』『奶』的凑够了五十万rb,又连夜从局子里提出个做假证的,整了张足可以以假『乱』真的银行本票。

  但是这美刀,蒋昊一时半会的真是搞不到,警察他们工资不发美金啊。

  “凭什么啊?我说蒋组长,我正想找你呢,这事儿我没法处理了,本来说今天去海南拍婚纱照的,都被这事情给耽误了,还想让我拿钱,门都没有!”

  庄睿一听到蒋昊的话,火气顿时上来了,把昨儿在老妈那受的气,一股脑的冲着蒋大组长发泄了出去。

  这苗菲菲一退出专案组,再没有一个人提起可以给庄睿博物馆提供一批缴获物作为展品的事情了,就连那两件青铜爵都被他们收缴回去了,典型的过河拆桥,庄睿正憋着一肚子气呢。

  蒋昊听到庄睿的话后,面『色』一正,说道:“小庄,这也是为了工作嘛,希望你能理解,配合下我们的工作……”

  “对不住,蒋组长,那是您的工作,和我不搭嘎,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公民没有义务自个儿掏钱去给你们工作的,话再说回来了,你们好像还欠着我钱吧?”

  庄睿没等蒋昊把话说完,就将其打断掉了,那两个青铜爵被专案组拿走了,但是自己所花的10万块钱,警方可是还没有退给自己呢,说是在走手续,指不定蒋昊那50万里面就有自个儿的10万。

  “这……这……小庄,你放心,一结案,钱马上就能退还给你的,公家还能贪墨你们私人的钱嘛?”

  蒋昊被庄睿说的哑口无言,这事他们理亏啊,本来是要退钱的,但是某个部里的领导,当时提出由于庄睿擅自行动,借钱给嫌疑人,影响了案件的进程,要把这笔钱扣下来的。

  倒不是说这钱不给庄睿了,只是暂时扣住而已,这一扣就是两个多月,蒋昊一时半会的也把这事儿给忘掉了。

  “蒋组长,不是我说你们,这做事有点忒不地道了,我甘冒风险帮你们办事,自己没看住嫌疑人,走丢了怪到我的头上,扣着我的钱不给,现在又让我拿钱,您说说,有这个道理吗?”

  庄睿是得理不让人,最主要的是,他心里在打着小九九,哥们连婚纱照都不去拍了,怎么着也要给点说法吧?

  “这……”

  蒋昊心头那叫一郁闷,要是换个人给他这么说话,他早就发传票将其给提到局子里来了,但是说这话的是庄睿,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警察办案,也是看着人来的,别说这是北京城了,就是一小县城,抓个平头老百姓容易,可以连逮捕证都不要。

  但是你要想抓个啥委员代表之类的,一般警察还真没那权利,虽然这样说很多人会不爽,但这的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实。

  庄睿本人没什么,不过是有点钱而已,但是他身后的背景,在这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敢动他的人,还真是不多,仅是昨天监控庄睿手机的报告,就是大★★亲自审批的。

  郑州,河南省会,是中国重要的内陆开放城市和历史化名城,郑州地处中原腹地,“雄峙中枢,控御险要”,为全国重要的交通、通讯和能源枢纽。

  郑州北临黄河,南依嵩山,西邻十三朝古都洛阳,东邻七朝古都开封,南邻三国时期曹魏故都许昌,而郑州本身,也是中国大古都之一。

  有着如此悠久的历史,郑州的旅游资源可谓是非常丰富。

  轩辕黄帝故里、裴李岗化遗址、大河村遗址、夏都阳城遗址、黄河游览区、大村遗址、巩义市的宋朝陵墓,有中国特『色』化旅游群和以少林寺、嵩山国家森林公园为主的嵩山风景名胜区,都给郑州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和在北京那皇城根下呆着的感觉不同,一到郑州,庄睿就感觉到一种厚重的中原化,这个传承了000多年明史的地方,曾经孕育出了白居易、杜甫、李商隐等近百位古今大家,有着其独特的地域明和化。

  当然,庄睿来到这里,并不是来研究中原化的,也不是来观光旅游的,之所以连夜乘坐飞机赶到郑州,只是为了余震平的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不仅让庄睿连夜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来到郑州,就是部里的专案组,也是忙的鸡飞狗跳,通过各种交通工具,向郑州这座古城汇聚而来。

  出于保密的需要,专案组只是通知了豫省的刑侦总队,并未惊动地方警力,这是怕打草惊蛇。

  虽然已经可是基本锁定余震平在郑州范围内,但是郑州这么大个地方,鱼龙混杂,想排查出一个人来,不亚于是大海捞针,话再说回来了,万一惊动了余震平,他再流窜到别的省市,那就更难抓住了。

  “蒋组长,刚才余震平来电话了,说是要后天才有时间,这什么意思啊?”

  刚刚住进郑州裕达国贸酒店,庄睿就接到了余震平的电话,在说出自己所住的酒店之后,余震平告知庄睿自己明天有事,后天才能带庄睿看货。

  余震平的电话是向来打完马上关机,庄睿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通报给了蒋昊。

  电话一端沉默了一会之后,才传出声音,道:“我们分析,余震平明天极有可能跟踪你,以观察有没有危险。

  这样,我们不会安排人跟随你,不过小庄,那个★★★,你一定要带好,有情况马上和我们联系……”

  蒋昊这哥几个此时正窝在公安招待所里呢,虽然豫省警方接待工作做的不错,但他们丝毫不敢放松,推掉了刑侦总队的酒宴,正催促豫省警方安排豫省牌照的汽车呢。

  庄睿听到蒋昊的话后,说道:“行,那我明儿就在郑州逛逛了……”

  能让庄睿如此好说话,那也是有原因的。

  在昨天的时候,因为那50万美金的问题,庄睿给自己争取到了实实在在的权益,这次案子破获之后,所缴获的物,庄睿可以得到三分之一,当然,他只有展出权,没有所有权,国家随时可以将之收回去的。

  据蒋昊说,这是部里的某位领导亲口许下的,庄睿也不怕他们赖账,反正通话记录他都录音了的。

  到时候警方要是反悔,庄睿就准备让欧阳四哥出马,想当年欧阳军就是靠拿批条发家的,对付『★★』部门绝对有一套,庄睿不怕要不回来物件。

  “得了,彭飞,睡觉,明天去淘宝去……”

  这次来郑州的目的,庄睿只告诉了彭飞一人。

  在他看来,就余震平那瘦胳膊细腿的样子,彭飞一人就能摆得平了,至于从北京还赶过来那么多警察嘛?纯粹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裕达国贸酒店位处郑州市中原区,算得上是市中心了,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庄睿找人稍微打听了一下,打了个的士,带着彭飞直奔郑州古玩城而去。

  作为中国的大古都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到000年前的郑州,在其周边,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帝王将相,从古至今也不知道出土了多少珍贵的物,这样的地方,古玩市场自然是异常的发达。

  从数量上来讲,郑州拥有6家大型古玩卖场,并且面积都在2万平方米以上,这种规模,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尤其是郑州古玩城,共为四层大型商场,包括了古玩、工艺美术品、收藏品等多品种经营项目,不仅是郑州的第一家古玩市场,其规模在全国也能排在第二位,堪称是“郑州业界老大”。

  打车来到古玩城后,庄睿看着眼睛的建筑,不由自主的说道:“到底是朝古都,这底蕴就是不一样……”

  “庄哥,北京城随便哪个地方,都不比这里差吧?”

  彭飞看着眼前的三层黄楼,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在皇城根下长大的人,向来都是认为北京的历史化底蕴,那才是最为深厚的。

  “你知道什么,这古玩城可是在夕阳楼的遗址上建起来的……”

  庄睿看到彭飞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好为人师的给他解说道:“夕阳楼是唐代的一个建筑,同黄鹤楼、岳阳楼、烟雨楼、鹳雀楼一样,同为唐代大名楼之一。

  李商隐客居郑州时,曾经写下的名句《登夕阳楼》:“柳暗花明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

  据古籍记载:夕阳楼建在三层砖楼基础上,飞檐斗拱,雕梁画柱,高耸入云,蔚为壮观,夕阳西下时分,余辉在琼楼之巅镀上一层华丽的金『色』,登楼极目,看落霞映西山,彩云绕烟村,真乃绝妙之美景也。

  只是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古夕阳楼和为之留下千古佳句的人『骚』客们,早已一同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之中。

  “嗨,庄哥,说了半天,还都是后建的,没劲……”

  彭飞对庄睿那副凭吊先人的模样很是不以为然,他可不想被庄睿抓住上课,当下率先走进了古玩城。

  古玩城的一楼古玩城一楼为玉器、木器工艺品经营区,一个个摊位紧挨在一起,里面人头涌动,好像都不要上班似地,直接来这里捡漏赚钱就行了。

  从2002年央视开播鉴宝栏目以来,人们对于古董的认知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一些历史悠久的古城,家家都翻箱倒柜,看看能拾掇出来什么值钱的物件。

  全民收藏的年代,自然带动古玩城的生意也随之变得好了起来,郑州从两家古玩市场,一下子开到了6家,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楼地方虽大,但是却比较安静,来往的客人都是静静的在观察自己喜欢的物件,只有一些子摊位老板们,聚在一起聊着天,讲着古玩行的趣事。

  庄睿今天是没什么事,就是闲暇来转转的,在这种大通铺一般的古玩市场里,淘宝捡漏的几率是非常小的,所以他的心态很好。

  在看了几个摊位后,正如庄睿所料,这摆在外面的,都是些新玉仿古的物件,这年头谁都不傻,像以前那种拿着宝贝当破烂卖的事情,是越来越少了。

  “老李,你前几天算是赚了吧?收到那么多的玉器,也不说给哥几个匀一些……”

  “是啊,老李你忒不地道了,有这么好的路子,不说给咱们介绍下,吃独食可不成啊……”

  “你们哥几个寒碜我是不是?妈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哥哥我打眼了,我今儿都带来了,你们谁要?50块钱一个……”

  那个被称作老李的人,闻言像是被扒了祖坟似地,脸上青筋暴『露』,不用问,这位爷指定是被某个故事打动了,然后很自觉的掏钱交了费。

  老李的摊位就在庄睿旁边,这一嗓子倒是把庄睿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东西都在这里了,你们随便挑,麻痹的,花了老子两万块钱,就买了这些垃圾玩意儿……”

  老李从自己柜台下面拎出了一个黑『色』的手提包,“呼啦”一声,将包里的东西倒在了玻璃柜台上,一脸气愤的模样。

  老李这举动,在古玩城里顿时引起众多人的注意,没几分钟的时间,他那柜台就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了起来,搞的在里面的庄睿,想出都出不去了。

  “这老李太贪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是啊,现在农民种个地要是能挖出宝贝来,那谁还出去打工啊,早都种庄稼去了……”

  庄睿听着旁边一些人的议论,算是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在前几天的时候,有个农民打扮的人,拿着一块沾满了泥土的玉石,来到了郑州古玩城,当时正好被老李给看到了,发现那居然是块殷商时期的古玉,当时就追问起这玉的来历。

  按那个农民所说,这是他在种庄稼锄地的时候,从地里给刨出来的,零零散散的,一共挖出来七十块这些玉石,他不知道值不值钱,这才拿到古玩城里,想找人给看看的。

  郑州的历史,还要远在在殷商之前,在郑州周边地区,不乏殷商古墓,虽然大多都已经被盗掘或者考古发掘了,但是时常也能听到某处农村挖到物的消息,这种事情并不稀罕。

  老李玩玉石也有二十来年了,一眼就看出,那块玉鱼的确是殷商古玉,并且还是玉质不错的和田玉,如果卖给自己那几个老客户的话,三五万块钱绝对没有问题。

  当下老李就拉住了那个“农民”,非常热情的请他吃了顿饭,说是要看看他挖到的东西,如果不错的话,自己花2万块钱全给买下来。

  那位“农民”被老李给灌的七晕素的,再一听能卖2万块钱,那叫一个兴奋,看着老李从自动柜员机上提了2万块钱之后,马上就带着老李,去他住的小旅馆看东西去了。

  在那个20块钱一晚上的私人小旅馆里,不知道灯泡是被那“农民”给换了,还是本来就如此阴暗,老李看到了一大堆上面满是泥土的各种古玉。

  玉石的辨认,是比较困难的,但是由于那位“农民”演技比较好,而且那人开始拿出来的一块古玉是真的,让老李先入为主了,大致的看了一下之后,就决定全部将其给买下来。

  拿了一大塑料袋古玉回家的老李,关起门上了锁,门里面还堵了俩板凳,自己一人躲在洗手间里清洗了起来,这东西是出土物,要是被相关部门知道了,那可是要没收的。

  只是随着清洗出来的玉器,老李的脸『色』也慢慢变得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所谓的殷商古玉,咋都透明的啊?话说那会可以还没有翡翠流传到国内的。

  感觉有些不对的老李,马上从口袋里掏出那件玉鱼,仔细一看,气的差点没喷出血来,这件玉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那“农民”给偷梁换柱了,敢情就是一塑料玩意,连玻璃都不是。

  清洗出来大概四五十个“古玉”,基本上全部都是玻璃塑料制品,倒是也有几块玉,只是品质差的惨不忍睹。

  到这会,老李算是明白了,自个儿中了套,被人算计了,好在损失不大,只有两万块钱,老李倒是能承受的起。

  心情郁闷的老李当时就拉了一哥们,喝了点酒,将这事一吐『露』,没成想今儿一来古玩城,这一楼的熟人居然全都知道了,让老李那叫一个郁闷。

  庄睿听完这故事,不由笑了起来,这“农民”能骗得了靠玩玉石吃饭的人,还真是有几分功力。

  一来那人开始就拿出了真玉,降低了老李的警惕心,二来要价也不高,2万块钱在现如今实在不算什么,加上有了开始的那块真玉,即使其余的都是假的,老李那也不会赔,综合上面几点,把老李给引入套中栽了跟头。

  “彭飞,走吧,咱们上二楼去转转……”

  庄睿弄清楚了事情经过之后,笑着摇了摇头,很随意的往那铺满了五颜六『色』玉石的摊位上扫了一眼,那已经转了一半的身体,忽然僵住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