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只进不出


  ***玩的是什么?玩的就是化!

  为什么说上了着录的古董值钱,就是因为其传承有序,是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东西,有其独特的故事和背景,能被人研究考证并加以推论。

  想想自个儿手上的物件,或许曾经就是那个历史名人用过的,那种感觉,绝对会让你飘飘然,当然,行外人是无法体会的。

  同样的两个物件,乾隆皇帝用过的,一定比平头老百姓用过的值钱。

  前曾经说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去古玩店应聘的小伙子,拿了根破木条说是乾隆爷的牙签,马上被古玩店的掌柜拍板录用,这虽然是个笑话,但也从侧面说明了传承的重要『性』。

  而庄睿手里的鱼龙,虽然未见着录有记载,但如果真是像他说的那般,是出自殷商时期的鱼龙转变古玉,那其价值,恐怕就不是几十万的问题了。

  就在众人还在消化庄睿刚才那一番话的时候,庄睿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在殷商时期,还没有鲤鱼跳龙门的说法,不过这两个物件,证明了在那个时代,也是有鱼化为龙的典故,有一步登天、指日高升的美好寓意。

  在我个人看来,这些东西和当时的历史化,有密切的关系,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龙形玉,和甲骨中的那个龙字,形状是非常接近的。

  所以我断言,这两件鱼龙玉,是殷商时期化,再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商代晚期比较典型的一个化代表。

  这两块玉的出土,也能对殷商化出土物,做出一些补充,化价值是非常高的……”

  在庄睿眼中,这两块玉虽然未经盘磨,但是里面浓郁的紫金『色』灵气,比之“定光剑”都相差不多,年代应该是相仿的。

  而且的确如庄睿所说,这两块玉的价值,不在其本身,而是在两块玉所蕴含的化背景上面,庄睿之所以看重这两块玉,正是因此。

  等日后古玉***多起来之后,这两块玉石绝对能在玉器杂项馆里,和那个西汉的《白玉老虎》,一起成为镇馆之宝的。

  “长见识了,今儿真是长见识了……”

  “没错,能从一块玉里面说出那么多的知识,庄老师不愧是上过央视的专家啊……”

  “这也是运气好,妈的,我怎么没这运道啊……”

  “就你?刚才你起哄声最响吧?”

  “老齐,怎么样?服气了吧?”

  “庄老师,那您说说,这两块玉能值多少钱啊?”

  人群里说什么的都有,最后有人高声问起庄睿价格来,在场的***多都是卖玉石的老板,也有一部分来淘宝的老客人,顿时支愣起了耳朵,想听听庄睿的报价。

  虽然说一个物件的价值,不能完全用金钱来衡量,但是金钱始终是衡量一个物件价值最直接的体现。

  如果这两块鱼龙玉只值个十块块的话,那么别说是殷商古玉,就是黄帝他老人家佩戴过的,恐怕众人都不会多看一眼,这就是市场论。

  “呵呵,大家都是行里人,这东西要单纯的从其玉质和年代上定价的话,应该在二十万一块这样子,上了拍卖也许会高一点儿。

  不过大家都知道,古玩这东西,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遇到喜欢的人,开再高的价格,那也都是有可能的……”

  “哇,这么高啊?”

  “你懂个屁,庄老师这是往低了说的……”

  “是啊,这要是上拍卖会,没百万您都别想……”

  “老李这次亏大了,到手的宝贝又给送出去了……”

  听到了庄睿的报价,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有那些纯粹就是来旅游的人,发出了惊叹声,随之就被一些行家给打击了,或许庄睿这一番话,又催生出不少投身古玩行当的人。

  至于这两个物件的原主人老李,此刻却是面『色』灰白,他怎么都想不到,一共就七十个玩意儿,自己清洗了四五十块了,咋就没见到这两块呢?

  庄睿说出的那价格,就像是重锤砸在了老李胸口一般,憋的老李那一口气,是怎么都喘不顺当,只想大声吼叫来发泄一番。

  其实庄睿还算是厚道的,为了不过于打击老李,他已经把这两块玉的价格给说低了,这两块玉,即使是单卖的话,一块都会在100万元rb以上,而这两块玉龙是左右成对的,其价格就要成倍的往上翻了。

  在去年的瀚海***拍卖会上,一块战国时期的鱼龙玉佩,品相玉质还不如这两个,最后都拍到了一百三十万元rb的高价,更不用说庄睿这两块有其独特历史化背景的古玉了。

  “庄老师,您的这两块玉卖不卖啊?”

  “是啊,庄老师,您要是愿意卖的话,一块我出三十万……”

  “老王,又想着占便宜不是?三十万,您有多少我要多少……”

  “庄老师,我出100万,匀一件给我吧……”

  “庄老师,两件350万,怎么样?让给我吧?”

  别看这些摆摊的老板们不怎么起眼,里面可是不乏身家雄厚的人物,说话间就把价格给提到了350万,这价格已经不低于上拍卖的价了,当然,拍场里面风云变幻,说不定价格还会更高的。

  不过350万的价码一出,现场顿时寂静了下来,众人的眼神都集中到了那个出价人和庄睿的身上。

  “庄老板,小姓乔,家祖一直都喜欢***古玉,我想买了送给老人家,您看能否割爱啊?”

  说话这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大热天的还穿的西装革履的,谈吐很有礼貌,看来像是个有身份的人。

  庄睿闻言笑了笑,小心的把两块玉交给了彭飞,让他收起来,然后才说道:“乔先生,诸位朋友,实在是对不起,这两样东西,我是不会卖的,最近小弟在***正筹备开一家宣扬中国化的古玩博物馆,以供行里的朋友和喜欢***的朋友们参观交流。

  我现在就是那貔貅,只进不出的,急缺这些物件,大家要是手头上有什么不想玩了的东西,倒是可以和小弟交流相互交流一下,互通有无嘛……”

  庄睿的话引起一片哄笑声,原先那些因为庄睿的年龄对其有些不屑的人,也都摆正了心态,再看向庄睿时,眼光已经有所不同了。

  这古玩城里也有一些小有名气的藏家,但是和庄睿一比,那就差的远了,能开得起私人博物馆,不但要有雄厚的财力,更要在古玩行里有着庞大的人脉和关系。

  可以说,虽然同是***界的人,但是场内的这些人,和庄睿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了。

  “庄老师,我家里就藏有一件玉貔貅,您有没有兴趣啊?”

  “庄老师,我家里祖传有黄庭坚的画,能不能帮着看下啊?”

  “哎,庄老师,这是我前段时间收的个物件,您给断断代吧……”

  听到庄睿话的话后,众人均是大声喧嚣起来,有让庄睿帮忙鉴宝的,也有想出售物件的,一时间,整个古玩城的一楼,变得像是菜市一般,就连二楼三楼的人,也都被惊动了,这人是越围越多。

  庄睿见到这般情形也是惊呆了,原本只想给自己还没开张的博物馆打个广告的,没想到这居然是群情激涌,就连那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都有些镇不住场面了。

  “庄老师,我是这间古玩城的经理张力,很高兴您能来到这里,不过这儿有些『乱』,咱们能换个地方说话吗?”

  庄睿正被身旁那些人吵得头晕脑胀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挤到了他的身边,虽然古玩城里冷气充足,这人额头上依然满是汗水,看来也被这场面给惊住了。

  “好,好,换个地方说话……”

  眼看面前的这些人又要失控,庄睿也顾不上再推销自个儿的博物馆了,在几个保安的拥簇下,就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只是这被围的人实在太多,而且很多人是真心实意想请庄睿鉴宝的,并不肯让步,所以走了几分钟,都没能冲出人群。

  要知道,这请专家鉴定,可是要花费一笔不菲的资金的,如果要出具鉴定证书,则价钱更高,少则上千,多则上万,一般人是舍不得花这个钱的,现在有个***专家在眼前,谁也不愿意放弃这机会。

  眼瞅着挤不出去,这张力经理干脆爬到一张柜台上面,大声的喊道:“各位,各位老少爷们,大家都是圈里人,咱们玩的是化,可别让庄老师笑话啊,这样吧,你们谁家里有物件的,现在马上回家去拿。

  庄老师来咱们古玩城做客,一时半会肯定不会走的,等会都去排队,咱们请庄老师来个现场鉴宝,你们说好不好啊?”

  “好,不知道庄老师愿不愿意呢?”

  “就是啊?张经理,这庄老师要是走了,您来鉴定呀?”

  “对啊,让庄老师说中不中,要是中(河南话,行不行,好不好的意思),我就回家拿东西去……”

  张力没料到的是,这平时都很相熟的租户,此刻居然不卖他的帐,站在柜台上的张经理那张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可不知道庄睿会不会答应。

  看着一脸渴求的张经理,庄睿有些无奈,这逛古玩城也能逛出事情来,不过看在今儿捡了个大漏的份上,加上下午也没什么事,庄睿点了点头,说道:“就按张经理说的办吧,不过大家东西别太多,一人我只看一个物件,朋友们拿些品相好、讲究点的玩意来吧……”

  庄睿这怕众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家里的陶瓷罐子都搬来,那样别说一下午,就是一星期就不见得有看完。

  这郑州地区玩***的人,不见得就比***少,因为这周边几个城市,底蕴太深厚了,洛阳开封,那一个的历史都要久于***城。

  “好,大家让让,庄老师答应了,让庄老师先去休息下……”

  “对……对,让让,快让让……”

  听到庄睿答应了下来,人群里发出一阵欢呼声,群众的要求,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嘛,已经开始有人主动维护起秩序来了。

  更有那头脑精明的人,则是转身就走,这早拿回来东西,就能早让庄睿看,要不然这场内最少几百号人,那排队都要排到什么时候去啊?

  一时间,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打的士,不管是摆摊的老板还是来闲逛的老客,一窝蜂般的从古玩城涌了出去,这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古玩城被人装了★★了呢。

  “老李,你这剩下的玉石,还卖不卖啊?”

  这古玩城还有没跑空的人,却是盯上了一直傻愣在原地的老李身上,这些没清洗的玩意里面出了两件殷商古玉,保不齐还能有点好东西呢。

  “卖!马勒的隔壁的,这财就不该我老李的,不过这剩下的,500块钱一个,谁要谁拿走……”

  老李这会都在琢磨,这明明是个“埋地雷”的★★手法,怎么就能出了两个真玩意呢?想了半天之后,老李感觉还是自个儿字不正,钱财不沾身的原因。

  东西是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卖出去的,老李也没那脸面反悔,他也是赌了口气,几十万的东西都被人捡走了,剩下的这三十来块,他也不在乎了,不过这价格却是翻了十倍,从五十变五百了。

  “哎,老李,你他娘的忒黑心了吧?”

  “是啊,老李,便宜点,一百块钱一个,我买几个玩玩……”

  此刻留下来的,多是些没人照看摊位的摊主,听到老李的话后,纷纷出言笑骂了起来。

  “500一个,爱要不要,我老李没这财运,说不准你们谁就能中大奖呢……”老李咬死了不松口。

  “好吧,给我来一个……”

  “我也要一个……”

  “老李,你他娘的就是个周扒皮,我要4个,等等,我自个儿挑……”

  众人骂的虽然响,可是都没停手,眨眼功夫,老李那剩下的三十多个沾满了泥土的“古玉”,居然卖的一个不剩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