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万家生佛


  “娃子,这烟不要好几块钱一包吧?”

  老李头年轻的时候见过中华烟,当上了这村支书后,倒是从来再没见到过,话说去镇上乡里开会,抽的也就是几块钱一包的招待烟,平时在家里,那就是用纸卷了烟叶子抽的。

  屋子里有个在外面打过工的后生,接过庄睿的烟之后,就一直没舍得点燃,听见老李头的话后,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老李叔,你没见识了吧?这要要六七十块钱一包呢……”

  “你说啥?六七十块钱一包?”

  老李头一听,连忙把已经点燃了的烟给掐灭了,放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看了一会,说道:“你这娃,不是瞎扯吗,这烟和俺在镇里开会抽的一样,最多就是好几块……”

  “老李叔,别管这烟多少钱了,老婶子做的饭真好吃,这一百块钱就当是我们几个人的饭钱了……”

  饭吃完了,庄睿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否则等一会警察赶到了,自己恐怕连那些物都看不见了。

  老李头看见庄睿掏钱,脸『色』不禁变了,拿起那100块钱,就要往庄睿手里塞,嘴里说道:“使不得,使不得,炒几个鸡蛋,哪值这么多钱啊……”

  “老李叔,您拿着吧,明天不是还要吃野味吗?那东西在城里卖的老贵了,这个就当是饭钱了……”

  庄睿来到这小山村之后,见到了这些质朴的农村人,心里那一丝浮躁,也随之消失了,并且就是对余老大他们这些人,也有了新的认识。

  从刚才吃饭时的对话,庄睿已经听出来了,余老之所以和村子里的人那么熟悉,原因就在这村子里的希望小身上。

  这个希望小,是余老大和这个村子里的一个小名叫做二狗子的本地人,一起捐资兴建的。

  当然,庄睿心里可没有认为,余老大会如此好心,拿出几十万来建校,如果自个儿没猜错的话,余老大的目的,就是想在这里建立一个藏匿物的据点。

  庄睿猜的没错,事实和他想象的基本相符。

  余老大在十多年前的时候,认识了这个村子出外打工的一个人,也就是这个村子的二狗子,二狗子大名叫做李无敌,或许是他爹妈怀念先人在战场上纵横无敌,才给他起的这个名字吧?

  不过李无敌比较另类,从小就不愿意种地,整天游手好闲的,在把爹娘老子气死之后,整天偷鸡『摸』狗的,到最后在村子里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拍拍屁股出去打工赚钱了。

  后来余老大把李无敌给吸纳到了自己的盗墓团伙里,一起做了不少案子,也算是团伙的核心成员了。

  曾经把李家村祸害的不轻的二狗子,那时可是衣锦还乡的,在庄里大摆了三天宴席,并且给以前自己祸害过的那些村民们,很诚挚的道了歉,送上了价值不菲的礼物,这让质朴的村民们,一下子就重新接纳了已经成为大老板的二狗子。

  俗话说狡兔三『穴』,余老大生『性』多疑,不仅在城市里布置了两个放置古董的落脚点之外,还在这个村子里住了长达一年的时间。

  而余老大的身份,则是二狗子在生意上的合伙人,由于身体不适,需要安静的地方修养,才来李家村住上一段时间的。

  以余老大的手段,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笼络的这些质朴的村民们,都把余老大当成自己人来看了,余震平也在这里住过半年多,是以和这些村民们也很熟悉。

  这伏牛山脚下,原本并没有人家的,相传是明末时期李岩被李自成毒杀后,李岩和红娘子的后人,来到这里隐居了下来,是以定名位李家村。

  或许是害怕被官兵找到,李家村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直到民国时期,才和外界有了接触,解放后才正式定名,纳入到『★★』规划之内。

  原本为了开发伏牛山的旅游资源,当地『★★』是想给李家村修路的,但是后来政策一变,要保护原始生态,这修路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

  七年前的李家村,贫穷的让人无法想象,村支书去镇上开会,都要坐五六个小时的牛马车才行,基本上也就是一年跑个三五趟,换点柴米油盐酱醋茶回来。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没有路,李家村一直就这么穷了下去,上个要跑几十公里,有些人就是想让小孩上,也没有条件,所以村子里的娃子们,基本上都是大字不识一个。

  余老大来到这里之后,先是用二狗子的名义,拿了十万块钱,铺了一条勉强可以通车的路来,然后又拿出几十万,建造了一座希望小,并且得到了上级『★★』的承认,安排下来了教师。

  可以说,二狗子和余老大,给村子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老李头家里的那台21寸的彩电,也是余老大赠送的,名目自然是丰富农村业余生活了。

  如此一来,二狗子和余老大,在村子里的地位是水涨船高,威望甚至比老支书都要高了,村民们就差把二人当成万家生佛给供起来了。

  而二狗子和校同时兴建起来的那栋两层小楼,虽然让村民们感到羡慕,却不是那么显眼了,别人给村子里盖了四层的校,自己盖个二层小楼,那自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在往些年,余老大每年都会以调养身体的名义,到这里来住上一两个月,余老基本上都会陪同前来。

  久而久之,村里人也不把他们当外人了,就是隔上一年半载的没人住,也没有人去打那房子的主意,而且这些村民们也知道,那房子里除了一些破铜烂铁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物件。

  只是这些村民们并不知道,他们眼里的这几个所谓的万家生佛,在闲暇无事的时候,将他们祖宗的墓葬都给挖了个遍,淘弄出不少明末时的盔甲兵器的事情,会是什么样一种心情?

  ……

  “老李叔,你和俺还客气个什么劲啊?庄老板可是大老板,比俺大哥还大的老板,给你钱就拿着吧……”

  余震平也想和庄睿早点交易,见到老李头再三推让不肯要钱,于是出言劝说了一句。

  “那……那俺就收下了,大壮,快点带人上山下套子去,明天打了野猪好招待客人……”

  在余震平的劝说下,老李头总算是收下了100块钱,在把庄睿等人送到门口之后,对着余震平说了一句:“小啊,让二狗子有空回家看看,这都快2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回来给他爹妈上个坟……”

  余震平听到老李头的话后,身体猛的一震,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老李叔,我知道了,这次回去我就给二狗哥说这事,要不等过段时间,咱们把电话线扯起来了,你老自个儿骂他几句……”

  别人不知道,余震平心里可是清清楚楚的,这二狗子李无敌,早已不在人间了。

  前年余老六在广东交易失手之后,二狗子等人曾经萌生退意,找到余老大,想把这些年赚到的钱分了,然后远走高飞,而余老大则是对那座唐代帝陵贼心不死,两下里没能谈拢,于是动了杀心。

  余震平当年可是亲眼看到,余老大在酒里下了『药』,将二狗子等人灌醉之后,一个个亲手把他们给掐死的,而他们的尸体,也都当做了那片桃林的肥料。

  这也是警方没能追查到李家村的最主要原因,因为除了余老大和二狗子之外,就只有余震平知道这里了。

  此刻老李头提起了二狗子,就算余震平胆子大,仍然感觉到脖子后颈一凉,头皮发麻,似乎又见到了那天的情形。

  拿着老李头家里的手电筒,余老脚步明显的加快了,带着庄睿穿过寂静的村庄,来到了那栋二层小楼的门前。

  余震平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把院子铁门打开之后,招呼庄睿二人走了进去。

  进到院子里,余震平不知道在哪拉了下开关,院子上方挂的一个灯泡,顿时亮了起来,借着灯光庄睿可以看到,在院子四周没有水泥地的墙角处,已经长满了野草。

  余震平站在院子里,并没有急着去开堂屋门,而是看向庄睿,说道:“庄老板,您是想先看鼎,还是先看看那些比较小的物件?”

  庄睿有些不明白余震平的意思,但还是说道:“当然是先看鼎了,任老板,这可是咱们说好的,没有这重器,光是那些小物件的话,我才懒的跑这一趟呢……”

  “好,那咱们就先看青铜鼎……”

  余震平点了点头,招呼了庄睿一声,向院子东面靠墙根的一个小屋子走去。

  这里应该是厨房,不过里面除了有个灶台和用砖头垒砌的放置碗筷的台子之外,没有任何做饭的家伙什,庄睿有点不明白余震平带他到这里来,是个什么意思?

  余震平没有说话,进到屋子里后,马上走到那个高出地面一米多的砖头台子旁边,用手在上面敲打了起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