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七百四十九章 金雕(二、三)


  第七百四十-七百四十九章金雕(二、三)

  虽然只是孤身一人,但是在大雪山上的日子,有白狮和另外两个家伙相陪,庄睿过的很快乐也很单纯,居然没心没肺的把怀孕的老婆都给忘记了。

  这不,刚一睁开眼睛,庄睿最关心的竟然是那只雪豹,拉开睡袋的拉链,庄睿走出帐篷,刺目的阳光反『射』在皑皑白雪上,让庄睿微微眯了下眼睛。

  “雪豹,嘿,过来……”

  刚掏出墨镜戴上,庄睿就看到浑身布满了黑白斑点的雪豹,从帐篷后面窜了出来,随着庄睿的招呼声,雪豹顺从的跑到庄睿身边,俯下了身体。

  抬起雪豹的前肢,庄睿发现它的伤口已经只有淡淡的一点疤痕了,这也是庄睿昨天几乎将眼中灵气全部耗尽的结果。

  不过经过一夜的休息,灵气早已恢复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在这大雪山的原因,灵气恢复的速度,要比平时快了许多。

  “白狮,白狮呢?”

  用灵气帮雪豹梳理了***体,庄睿大声喊了起来,这家伙有了媳『妇』就忘了哥们,典型的见『色』忘义。

  足足过了四五分钟,庄睿才见到白狮和那只雪獒,从山下奔跑了上来,厚着老脸窜到庄睿面前,用大头亲热的蹭了蹭庄睿。

  “你这家伙,现在又不是母獒发情的时节,少去干坏事……”

  庄睿拍了拍白狮的大脑袋,和一般的犬类不同,母獒的发情期一般都是在12月份,一年只有一次,白狮要是想洞房花烛,恐怕还要等上几个月。

  警告了一下白狮,庄睿从帐篷里拿出烧水的工具,将昨天留下的几十斤牦牛肉,给煮软化了之后,分给了三个早已馋的直打呼呼的家伙。

  这在野外生活,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吃饭,想吃一顿热乎饭,最少要花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庄睿是早上六点多就醒过来的,收拾好帐篷忙活完之后,已经是快点了。

  在庄睿山背面的雪山脚下,此刻正有四个人往上攀登着,除了被索男唠叨的几乎快崩溃的嘉措之外,还有彭飞和那群生请的导游格桑。

  本来华清大登山队上山的那一天,格桑是要带路的,不过名字在藏语里被形容人品好的格桑,前一天喝多了,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那帮子生也是初出茅庐不怕虎,所以在没有导游的情况下,还是贸然上山了,当然,他们已经尝到了苦果,除了躺倒一个之外,另外几个人睡了两天,体力都没能恢复过来。

  不过格桑总归是因为喝酒误事了,所以听说要上山寻找庄睿,他也自告奋勇的跟了上来。

  庄睿一夜没回来,彭飞也是有点儿心慌了,算起来庄睿一共在雪山上呆了三天了,虽然坚信庄睿不会出事,彭飞这心里也是七上下的,所以大清早六点多的时候,就和几人一起开始攀登雪山了。

  “格桑,这座雪山你爬过,需要要多长时间才能到山顶?”在场的四个人里面,只有导游格桑带队爬过这座雪山。

  “最快也要10个多小时,这中间还不能休息……”

  这座雪山虽然不是***境内最为险峻的雪山,不过山上动物很多,加上有些比较陡峭的地方,是需要绳索攀爬的,格桑上次带人上去,足足用了十七个小时的时间。

  “早知道把飞机上的卫星电话给拆下来了……”

  彭飞拄着登山杖一边往上爬,一边在嘴里嘟囔着,虽然某公司整天做着全球通、通全球的广告,但是在这人迹罕及的大雪山上,却没有了手机的用武之地。

  “索男大哥,行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们找到庄睿马上就会下山……”

  两个多小时以后,搜寻庄睿的队伍来到了雪线的附近,这里的海拔已经在四千五百米以上了,以索男的年龄和经常坐办公室的体质,却是再也无法往上爬了。

  “行,麻烦你们几位了,一定,我是说一定……要找到庄睿!”

  索男和几个人都握了下手,嘴里是千叮万嘱,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几人找不到庄睿的话,明天就出山寻求救助,让直升飞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从***出发时,那几位大佬的交代,让索男意识到,庄睿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后果绝对不是他能承担的了的。

  “索男大哥,放心吧,有白狮在,如果庄哥有什么危险的话,白狮一定会前来找我们的……”

  彭飞安慰了索男一句,他是知道白狮的灵『性』的,要是庄睿真的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白狮肯定会下山求助。

  而且彭飞也知道,庄睿此次上山就是为了寻找那只母獒。

  以彭飞对庄睿的了解,和庄睿与白狮之间的感情,如果庄睿找不到另外一只雪獒,指不定还会在山上呆多久呢?

  “呵呵,索男大哥,庄哥说不定这会正带着白狮游山玩水呢,好了,我们上山了……”

  见到索男一脸纠结的样子,彭飞开了个玩笑,冲着索男摆了摆手,跟上了已经走出二十多米远的嘉措和格桑。

  庄睿此刻没有彭飞想的那么爽,他已经跟着雪豹在这大山上穿行了两个多小时了。

  从收拾好帐篷背包之后,庄睿就让雪豹带路,去寻找昨天那只金雕的老巢。

  为了能跟上雪豹的脚步,庄睿除了背了一个小包之外,就随着拿着那把开山刀,至于帐篷和背包,都被他放在了原地。

  不过即使这样,在连走带跑行进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庄睿还是没能得到金雕的巢『穴』,抬手看了看手表,庄睿有些犹豫了,他原本打算今天是要下雪山的,否则恐怕山外的人,就要组织搜山寻找自己了。

  “小雪,还有多远啊?”

  庄睿叫住了跑在前面的雪豹,一路上无聊,他给雪豹和雪獒分别起了个名字,由于雪豹娇憨可爱,似乎年龄不大,所以用了小雪这个名字。

  至于雪獒,庄睿则是喊它★★,因为大雪那名字,实在是有点儿叫不出口。

  为了让这两个家伙适应自己的称呼,庄睿这一路也是费了不少心,他听说过一些驯养动物的技巧,在你出言的时候,只要动物做出正确的反应,马上就要给予奖励。

  有那么三五次之后,动物就会形成条件反『射』,等到你下次再喊出同样的话,动物就会很自然的做出反应了。

  庄睿是一边跟随雪豹赶路,一边不停的叫着★★和小雪的名字,没当跑在前面的雪豹听到小雪回头的时候,庄睿就会用灵气奖励下它,居然很成功的让小雪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听到庄睿又喊出小雪之后,雪豹停了下来,回头走到庄睿身边,狐疑的看着庄睿,它可听不懂庄睿另外一句话的意思。

  “距离老鹰,就是那只金雕的老巢,还有多远啊?”

  庄睿对着雪豹比划了起来,不过任他摆出老鹰飞翔的样子,雪豹也是不解他的意思,让庄睿白忙活了一阵。

  正当庄睿一筹莫展的时候,昨天见到的那只金雕,忽然从远处飞过,庄睿连忙指着头顶上的金雕,对小雪说道:“诺,就是它,找到它还有多远?”

  看着天上的金雕,小雪有些兴奋,但是对于庄睿的话,它还是听不懂,只是昂头对着那只大雕嘶吼的起来,看来以前真是吃过金雕的亏。

  “呜……呜呜……”

  白狮见到庄睿费了老鼻子的劲,那只笨豹子都没反应,当下喉咙里连连发出低吼声,居然和小雪交流了起来。

  “嗷唔……嗷唔!”

  小雪这回似乎听懂了,嘴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声,用爪子指了指前方,然后走到庄睿身边,咬住了他腰间的衣服,示意庄睿跟他走。

  见到金雕出现,庄睿感觉应该没有多远了,当下心一横,最多在山上再多呆一天,也要找到金雕的老巢,看看究竟有没有雏鸟?

  “走吧,小雪带路,白狮,你小子明明能和小雪沟通,早干嘛去了啊?”

  庄睿跟在雪豹后面,还不忘数落了白狮一顿,这家伙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愿意和小雪交流。

  虽然没听说过雪豹有过杂交品种出现,不过同属于猫科动物里的狮、虎、豹、美洲豹之间都能够进行杂交。

  虽然白狮是属于犬科的,但是都经过自己灵气的滋润和改变,说不定在白狮和小雪之间,也能产生个新物种呢,不过白狮太不给面子,动不动就会恐吓小雪一番,在庄睿看来,两个家伙是有缘无分了。

  白狮很委屈的呜咽了几声,然后追了上去,在它看来,有了小雪和★★之后,自己的地位好像直线下降了啊?

  “到了吗?”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已经来到了雪山的半山腰上,前面奔跑的雪豹突然停了下来,用一种在庄睿看来,颇有点贼头贼脑的动作,往右边一处山谷上面的岩壁上看去。

  “呜呜……”

  小雪似乎对那山岩很忌讳,在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之后,转回到庄睿身边,非常人『性』化的伸出前爪,对着前面面指了指。

  “在那里?”

  庄睿有些疑『惑』,因为这个地方很古怪,在自己身处的山坡右侧,原本还算平坦的山体,像是被刀劈斧凿一般,突然凹下去一个深谷,那边的岩壁几乎都呈90度的直角,完本没有下脚攀爬的支撑点。

  “或许真是在那里……”

  庄睿往下面又走出三四十米的距离,这样就能看到整个岩壁的景象,他是准备用灵气看一下,在那峭壁上,是否有山洞和鸟巢。

  自从在河南那个小山村灵气晋级之后,庄睿眼中灵气的释放范围,已经达到了五六百米的距离,在这个范围内,即使是一根针,庄睿都能清晰的看(或者说感应)到。

  随着庄睿目光在山岩石壁上的移动,一股灵气随之穿透的岩壁两米多深,如同探测仪一般,在上面扫描着,这里地势已经不是很高了,在那悬崖峭壁上,还长有着几棵很低矮的高原树木。

  “嗯?有个洞……”

  庄睿的目光突然停住了,因为他在一棵小树的上方,发现那里有一个直径在三米左右的洞口,说是山洞,不如说是山岩的裂缝更合适一点,因为长三米的洞口,高度只有七十公分。

  还真是会挑选地方啊,这个山洞被风向阳,位置险峻,难以攀登接近,山洞上方的岩石向外凸出,又可以遮风挡雨,别说住老鹰了,就是住人都合适。

  虽然还没往里面看,但是庄睿心中已经认定,十有***那只金雕的老巢就在这里面。

  现在的问题是,里面会不会有雏鸟,庄睿这心里也是七上下的,那只成年金雕显然是无法驯养了,如果找不到雏鸟,自己这一天工夫就算是白耽搁了。

  “哈哈,找到了……”

  随着目光的深入,洞中的景象尽入眼帘,最先看到的,是一只蹲立在山洞里的成年金雕,不过它的体型要比庄睿先前看到的那只,小了很多,体长应该只有六十多公分。

  但是让庄睿高兴的是,在这只金雕的身旁,居然有四只浑身都是白『色』『毛』发的雏鸟,这让庄睿激动的浑身发颤,整整四只啊,『奶』『奶』的,可以搞个飞虎队了。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那只金雕突然转过脑袋,很疑『惑』的看向洞『穴』的一角,当然,它是无法发现无『色』无味的灵气的。

  “淡定,要淡定……”

  庄睿收回目光,深深的呼吸了几下,确定了金雕的巢『穴』,并且也发现了雏鸟,现在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将那几只雏鸟,从巢『穴』里面掏出来了。

  这个任务的难度可是非常大的,不说陡峭的岩壁,就是洞中的那只金雕,也是自己无法对付的,即使从上面用绳子把自己放下去,那也只能成为金雕爪下的亡魂。

  庄睿昨儿可是见识过金雕利爪的威力的,二寸厚,用开山刀都无法切开的牦牛皮,在金雕爪子下,就如同豆腐一般,庄睿可不相信,自个儿的脑门能禁受住那么一抓。

  收敛了下心神,庄睿又集中了注意力,先观察起那洞『穴』旁边的岩壁来,他想看看,自己不使用绳索,从侧面是否能爬的过去?

  不过在看着几个微微凸出的山石,庄睿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徒手攀岩那绝对是找死,估计也只有小雪能上的去。

  “要把那只金雕给引出来,最好能引得远一点,然后自己从山上放绳索,进入到山洞里……”

  庄睿思考了半天,似乎只有这个办法,当下又查看起山洞的情形来,如果人下去了,进不了山洞,那才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呢。

  “长三米,宽六十公分,进去是没有问题……”

  庄睿的灵气继续往洞里看去,这个山岩间的裂缝并不是很大,里面只有两米左右深,但是高度有点低,还不到五十公分,庄睿恐怕要头朝里才能钻进去。

  这两只老鹰还挺讲究的,即使是在山洞里,也搭建了一个老巢,这是个用树枝堆积而成的巢『穴』,结构十分庞大,外径近2米,高达1米半,巢内铺垫细枝、松针、草茎、『毛』皮等物。

  此刻那只应该是雌『性』的金雕,身体在巢『穴』里面,正用自己的利喙,从巢『穴』一处雏鸟够不到的地方,叼下来一块块撕扯好的肉条,喂到几个抬着头长大了喙,嗷嗷待哺的小家伙嘴里。

  母雕的动作很熟练,有点像是小鸡啄食一般,非常准确的把一个个细嫩的肉条,塞到了几只雏鸟的嘴里。

  庄睿看着看着居然有些发呆,这种动物之间的情感,似乎和人类也没有多大的区别,护犊子可能是很多生物都有的特征吧?

  当然,在自然界也不乏吃掉自己幼崽的动物。

  不过庄睿现在看到的这一幕,却是让他感觉很温馨,正在思考自己偷雏鸟的举动,是否合适?

  “『奶』『奶』的,四只能活下来一只就不错了,哥们就拿一只走,回头再用灵气把另外三只梳理一下,也算对得起这只雕妈妈了……”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下了决定,要知道,一次孵化出四只金雕雏鸟,这在自然界算是很罕见的了,由于食物和物竞天择的因素,一般来说,四只雏鸟最多只能活下来一只最为强壮的。

  庄睿带走一只,然后用灵气能让剩下三只都存活下来,正如他所说,算是对得起这一对金雕父母了。

  “呵呵,这一只不错,等会就选它了……”

  庄睿突然被洞『穴』里的一幕给逗笑了,原因是一只雏鸟在吞下母雕喂的肉条之后,居然跑到旁边,用自己那相对强壮的身体,挤开了正张着嘴的另外一只雏鸟,将母雕第二次喂的食物,又给吃了下去,急得旁边那个没有吃到东西的小家伙嗷嗷直叫。

  几只金雕雏鸟看着庄睿眼里,十分的可爱,它们应该最多只有一个月大小,浑身都是『毛』绒绒的白『色』细『毛』,只有眼睛和略弯的利喙是黑『色』的。

  可能是年龄太小的原因,几个小家伙走路都不是很稳当,但是在它们身上,通过刚才争食的表现,已经呈现出大自然物竞天择的残酷『性』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的『毛』发也会变成和父母一样的金黄『色』,它们的利喙也会变得锋利弯曲,它们的双翅也将傲击长空,那站不稳当的两只爪子,也将能撕裂豺狼虎豹!

  “要快点想办法了,不然等一会那只出外觅食的金雕回来,自己更是没有办法偷到雏鸟了……”

  庄睿看了下手表,此时是下午一点钟,以现在的季节,金雕捕食并不是很难的事情,自己要抓紧时间了。

  “白狮,等会你到岩壁旁边,大声的吼叫,做出往里面爬的姿势,将那只金雕给引出来,然后跑远一点,注意别被它的爪子抓到了……”

  庄睿想了一下,开始交代了起来,没啥好办法,就是用白狮引出母雕,然后自个儿下去掏金雕雏鸟,如果顺利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呜呜……”

  白狮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凶光,昨天它也是见过那只金雕的,知道这家伙不好对付,是以也打起了精神。

  庄睿走到峭壁上方三十多米的地方,将自己随身带着的绳索,牢牢的拴在一块重达千斤的岩石上面,使劲的拽了拽,感觉应该能承受住自己的身体。

  “你们两个随我躲起来,让白狮去引那金雕……”

  庄睿招呼了小雪和母獒一声,躲到了那块岩石的后面,正好这里有些灌木丛,庄睿趴在里面倒也是不虞被金雕发现。

  “白狮,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了……”

  庄睿大喊了一声,紧接着说道:“开始!”

  “嗷唔!嗷嗷唔……”

  随着庄睿的声音,白狮的怒吼声,在岩壁旁边响了起来,这种近乎超声波的低吼,对于人类影响不大,但是对于听觉敏锐的动物而言,却是犹如震天鼓一般响亮。

  其实就在庄睿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那只母雕就已经将身体探出了洞『穴』,在看到白狮似乎想往岩壁这边攀爬的时候,马上双翅一震,冲着白狮高高的飞了起来。

  对于白狮,庄睿还是有信心的,一个已经产生了灵『性』,另外一个却是只扁『毛』畜生,庄睿不信白狮搞不定这只金雕。

  果然,在金雕高高飞起,然后借着高空俯冲力量扑向白狮的时候,白狮敏捷的向旁边闪了一下,使得金雕的利爪抓到了空处。

  趁着金雕还没有振翅飞起的瞬间,白狮一巴掌拍在金雕翅膀的边缘处,几根金『色』的羽『毛』,从金雕翅膀上飘落了下来。

  “嘎!”

  一声哀鸣声过后,金雕的身体猛的高飞了起来,不过刚才差点吃了亏,这只金雕却是不敢再贸然出击了。

  “好样的,白狮!”庄睿紧紧的攥起了拳头,狠狠的挥舞了一下。

  白狮记得庄睿的叮嘱,作势又要往岩壁上爬,引得那只母雕不得不冒险再次下扑。

  这次白狮闪过之后,却没有还击,而是冲着天上的金雕怒吼了几声,扭头往远处跑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