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七百六十五章 龙凤胎


  “是老鹰,不是草鸡!”

  欧阳军瞪着眼珠子说出来的话,引来一阵鄙视的眼光,这小家伙虽然初看有点像乌鸡,但是细看之下,金羽的眼睛和尖喙,都隐隐有雏鹰的特征。

  小金羽在吃光碗里的肉丝后,很不给囡囡面子,转头就跑,抓着庄睿的裤腿扑棱着没长羽『毛』的翅膀,居然如履平地一般爬到庄睿的肩头,不过那『迷』彩裤却是被撕的像布条似地了。

  “我这以后在家还不能穿好衣服了……”

  庄睿有些郁闷的摇着头,或许是金雕骄傲的天『性』,小家伙从来都要站的高处,它只喜欢俯视而不喜欢仰视,庄睿的肩膀,就成了它栖身的最佳场所。

  这也是雄鹰和草鸡的区别,草鸡只知道低头啄食,而雄鹰的目标,则是头顶的蓝天,时刻都想着能一飞冲天。

  不过庄睿的话引来一群人的鄙视,别人看到小金雕和他如此亲热,不知道有多羡慕呢。

  “你小子就贫吧,要不然你把这金雕让给我?”

  欧阳军要不是怕手上再挨一下,恨不得把小家伙抓到自己肩膀上放着,这多拉风的一件事啊。

  庄睿笑着回答道:“只要金羽愿意跟你,我是没意见的,四哥,知道良禽择木而栖,是啥意思吗?”

  欧阳军看着那小东西,最终还是悻悻的说道:“算了吧,我可不想左手也给包上……”

  “哎,我说金羽,你别那么兴奋啊……”

  庄睿突然感觉到肩膀有些刺痛,敢情是这小东西左顾右盼的,爪子下用力大了一些。

  庄睿把小金雕架在了手臂上,掰开金羽的一只爪子,这才发现,小东西的钩爪已经变得很锋利了,长度有七毫米左右,这要是抓进肉里往外一扯,那绝对能抓下一块肉来。

  “妈,您看能不能找什么材料,做个像指甲套一样的东西,给小金羽的趾爪套上啊……”

  庄睿想了一会之后,决定还是给小雏鹰的趾爪装上点东西,。

  虽然金羽很听自己的话,不会主动去攻击人,但是保不齐就会出点儿意外,夏天人衣服穿的少,这锋利的爪子只要是碰见了肉,绝对就要见血的。

  欧阳婉看了下小金羽的爪子,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说道:“嗯,我来想办法,行了,你们先吃饭吧,我去给徐晴端碗鸡汤过去……”

  “嘿嘿,小姑,谢谢您了啊……”

  欧阳军***着老脸谢了庄母一句,这也是他愿意住在这里的主要原因,最起码小姑姑照顾媳『妇』远比他周到多了。

  吃过饭后,彭飞也回到了家里,庄睿把在雪山上拍摄的dv,拿给众人看了起来,金雕夫『妇』的神异,雪豹的娇憨可爱,让一群女人没唏嘘不已,着实骗了不少眼泪。

  “庄睿,怎么不把那只豹子给带回来啊?”

  夏天炎热,一般中午都是要午休的,庄睿和秦萱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冲了个凉后,就抱着媳『妇』躺在了床上。

  出去差不多快一个月的时间,庄睿很久没有如此放松的躺在自家床上了。

  “雪豹不属于这里的,单是这天气它就受不了,总不能每天都关在空调房里吧?那来了有什么意义?”

  秦萱冰的话,让庄睿又想起了雪山上的那个小家伙,不知道它现在过的好不好,当它在雪山上纵横驰聘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

  “嗯,老公,你做的对……”

  秦萱冰见到庄睿有些伤感,连忙岔开了话题,说道:“你这去了快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我感觉小家伙似乎在动了……”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把耳朵了上去,说道:“真的?我来听听……”

  秦萱冰有身孕已经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了,小腹也微微隆起,庄睿开始还装模作样的在听着,但是没一会儿功夫,那双手就变得不老实了。

  “不要,哎呀,真的不行……”

  “没事,只要轻点就行了,医生都说过的……”

  一阵嬉闹声响过之后,房间里传出了沉重压抑的喘息声,过了许久之后,才平息了下来。

  ……

  庄睿睡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起来了,看着媳『妇』连带红晕,一脸满足的神情,不由轻轻的在秦萱冰脸上亲了一下,起身走到了外间。

  “★★,还习惯吧?”

  走到了白狮的专属房间,两只藏獒正趴在那里闭目养神呢,小雏鹰倒是精力旺盛,在房间里窜来窜去,没有一会安生。

  “呜呜……”

  雪獒喉间发出一阵低吼,它来的时间短,还不怎么适应,不过有白狮相陪,有庄睿的灵气滋养,★★对这种生活并不排斥,藏獒总归是可以驯服的兽类。

  “行了,等太阳下山后,让白狮带你去自己的领地转转吧……”

  内地炎热的天气,对于藏獒还是有影响的,即使是白狮,也经常会在夏天掉『毛』,所以在夏季的时候,白狮只有早晚,才会在四合院里巡视。

  “呵呵,等有空了,我带你们去野外,***周边还是有些山的……”

  看到雪獒的模样,庄睿笑着用灵气梳理了下雪獒的身体,然后拉开通往地下室的铁门,走了下去。

  他故意把地下室入口的房间,留给白狮居住的,这样一来,除了极为熟悉的人,外人是绝对过不了白狮这一关的。

  地下室的灯光是声感的,庄睿一下去,房内的灯就亮了起来,在房间的两个角落里,两台除湿机正在工作着,让地下室时刻保持的干燥。

  现在这里面的物件已经不多了,基本上都被庄睿搬去了博物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庄睿也算是实现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愿望,将那些承载着历史记忆的东西,开放给更多的人。

  现在地下室最多的物件,就是金砖了,白『色』的炽光灯照『射』在那码的整整齐齐的一堆金砖上,发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在靠墙了一个架子上翻找了一下,把一个首饰盒放在了裤兜里,想了想之后,又拿起一块金砖,这才退出了地下室。

  首饰盒里的东西,是送给欧阳军小孩的,而那块金砖,庄睿准备让“秦瑞麟”的吴经理拿去给融化了,然后打制一些百日和周岁的长命锁。

  这东西也就是图个吉利,欧阳军的小孩可以用到,等日后自己的孩子出世了,同样可以用,也算是提前做准备了。

  出去的时候,小金雕是不管不顾的缠上了庄睿,这白狮两口子都不屑与和它玩,可是把小家伙给憋坏了。

  “庄睿,这就是雏鹰吧?真的好可爱啊……”

  徐晴还在坐月子,说是不能见风,所以这段时间她都是开小灶,直接在屋子里吃饭,是以中午并没有见到小金羽。

  “呵呵,去,和嫂子打个招呼去……”

  庄睿笑着把金羽放到徐晴的面前,小金雕十分灵『性』的冲着徐晴“啾啾”的叫几声,然后又跑到站在婴儿车旁的庄睿身边。

  欧阳军和徐晴的孩子出生还不到一个星期,脸上的皱纹还没有抚平,看上去像是个小老头似地,不过眼睛已经睁开了,滴溜溜的在望着庄睿。

  “恩,四哥,这是我给侄子的礼物,您回头找个好点的绳子,串起来给咱侄子带上……”

  庄睿拿出那个首饰盒,递给了欧阳军,他这份礼送的可是不轻。

  “算你小子有良心,恩,这玉还不错……”

  欧阳军打开首饰盒后,看到里面有块翠绿『色』的观音雕像,装模作样的点评了一句,他对玉石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你懂什么好坏啊,拿来我看看……”

  徐晴白了自己老公一眼,把庄睿的礼物接了过去,在灯光下看了看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惊奇的神『色』,说道:“小睿,谢谢你啊,这块玉可是很难得的……”

  生了小孩之后,徐晴可是胖了很多,为了怕狗仔队拍照,从孩子出生前一个月到现在,都没出过门了,不过为欧阳家又生了个孙子,徐晴也是底气十足,偶尔也敢训上几句欧阳军了。

  欧阳军听到媳『妇』的话后,不以为然的说道:“很贵吗?有什么好谢的,都是自家人……”

  徐晴还算是懂行,白了自个儿老公一眼之后,说道:“这可是帝王绿玻璃种的,有钱都买不到,就这一个观音像,最少也要三四百万的……”

  “呵呵,嫂子,别和那粗人说,他不懂的……”

  庄睿笑了起来,他怕那次公盘赌到的帝王绿料子,都交给了古老爷子,一共就做出了六个挂件。

  其中有观音和佛各有三件,俗话说男戴观音女戴佛,庄睿这本是给自己未出生的孩子准备的。

  要说价格,徐晴还说低了,帝王绿的料子这几年极其少见,并且近年来翡翠价格大涨,很多高端翡翠,都被私人以投资的名义***了,越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越是受到市场的追捧。

  就庄睿拿出的这么一个挂件,要是放到拍卖行里,三四百万只是起拍价,就是拍出个七百万来,也属正常。

  “不就是块玉嘛,他就是玩这个的……”

  欧阳军撇了撇嘴,凑到庄睿跟前,看着正在婴儿车里伸手蹬腿的儿子,说道:“怎么样?我儿子长得像我吧?”

  “像你?四哥,您最好保佑这小家伙别像您,要不然以后找不到对象的……”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一番话说的欧阳军额头青筋直跳,这不是当着儿子骂他爹吗?

  “滚蛋,你小子嘴里就没句好话……”

  欧阳军没好气的瞪了庄睿一眼,不过没吓到庄睿,反而将小家伙吓得哇哇直哭起来。

  “呵呵,你这当爹的,不合格……”

  庄睿伸出手指,放到小家伙的嘴边,小东西很自然的就张开嘴允了起来,哭声马上就停止了。

  “去去,手那么脏,一点都不卫生……”

  欧阳军看的火起,一把拉开了庄睿的手,他却是忘了,自个儿小时候满地打滚之后,不也一样拿起东西就吃嘛?

  “行了,估计这孩子是饿了,嫂子,我先告辞了,您多休息……”

  庄睿在小家伙身上留下一丝灵气后,出言告辞了,虽然他和全国人民一样,都很想看看大明星育婴的样子,但是庄睿相信,欧阳军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回到***后,庄睿也没能闲暇下来,潘家园的“宣睿斋”还有“秦瑞麟”珠宝店,他这当老板的都要去转转。

  秦萱冰这段时间都是在家里安胎,已经很久没去秦瑞麟了。

  夏天生放暑假,虽然不是旅游的好季节,不过游客量向来都是一年最高的,刚从人烟稀少的***高原上回到这人头涌涌的城市里,庄睿心里很有那么一丝不真实的感觉。

  “宣睿斋”的生意在赵寒轩的打理下,愈发的红火了起来,加上庄睿的一些关系,隐隐成为潘家园经营房四宝最好的一家铺面。

  在前段时间博物馆开业的时候,庄睿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藏友玩家们,特意的宣扬了一下宣睿斋的手工印章,很自然的,葛师傅的手艺,成了宣睿斋的一块活招牌。

  这个把月的时间,不光是******界的玩家们纷纷上门求印,就是全国各省那些喜欢***字画的人,也是踏破了店子的门槛,现在葛师傅也成了“腕”了,想求得他的印章,那必须要提前两个月预约的。

  这些来求印的人,其中也不乏一些各地“喜好书法”的官员,国家腔调反腐倡廉,作为有知识有化有领导能力的官员们,自然是要响应的。

  于是众领导们帮企业题字等行为,就大大的增多了起来,像书法协会这类的清水衙门,也是水涨船高,混个会员的名头,出去大笔一挥,润笔费就落入口袋,何乐而不为呢。

  庄睿初听赵寒轩的解释,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这事他也管不了,即使堵住了这个口子,那些智商极高的领导们,还是有别的办法的。

  经过这半年多的经营,赵寒轩的心态倒是转变了过来,一年几十万的年薪,在***已经可以生活的不错了,又不需要担心生意好坏,赵寒轩也打消了另起炉灶的想法,这算是让庄睿感觉最为高兴的一件事了。

  “秦瑞麟”那边同样不需要庄睿***心,吴经理在珠宝行里呆了二三十年,各种路数都门清。

  加上香港总店的关照还有庄睿那些独一无二的翡翠饰品,秦瑞麟在***的翡翠市场,绝对是中高端顾客在购买珠宝时,最先选择的珠宝店。

  不过店里的中高档翡翠饰品已经所剩不多了,庄睿还要抽个时间回彭城,再解出一批翡翠来,马上到年底又是一个销售旺季。

  “我说老板,您也太过于厚此薄彼了吧?这回到***都第三天了,才知道来咱们博物馆啊?”

  庄睿坐在这个从开业第二天,就没打开过门馆长办公室里,笑眯眯的听皇甫云发着牢『骚』。

  在座的还有另外一位副馆长郑成祥,他以前是首都博物院的一个研究员,属于教授职称了,对于博物馆的内部管理,现在都是他在做的。

  今天庄睿算是开个办公会,刚才已经打了个电话给财务总监了,云曼马上也要过来的。

  庄睿看了皇甫云一眼,戏谑的说道:“行了,博物馆有你坐镇,我这不是放心吗?对了,皇甫兄,咱们这什么时候多了个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啊?我记得云曼不是在珠宝店那边办公的吗?”

  “现在咱们博物馆是业绩大户,财务当然要在这边来办公了……”

  皇甫云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听的庄睿直发笑,他早就听秦萱冰说了,云曼已经和皇甫云同居了,正商讨结婚的事呢。

  皇甫云的话让庄睿直接就笑了出来,郑副馆长年龄比较大,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二人斗嘴。

  “得,皇甫兄,你和云总结婚的时候给我发张请帖就行了……”

  庄睿的话让皇甫云的老脸也难得的红了一下,刚推开办公室门的云曼,更是满脸绯红,犹豫着是不是退出去等会再进来?

  “云总,开玩笑呢,请进……”

  庄睿看到云曼之后,态度认真了一些,香港来的云曼和秦萱冰很熟悉,庄睿也对她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

  “庄总,我给您汇报一下这一个月来博物馆的收支情况,还有秦瑞麟和宣睿斋的财务报告……”

  云曼进屋之后,就做到了庄睿前面的沙发上,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皇甫云也算是艳福不浅,穿着短裙套装的云曼,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很能让男人产生犯罪的***。

  “嗯,现在流动资金有九千多万了?”

  庄睿拿着报表看了一下,不禁吃了一惊,他在离京的时候,手头不过只有两千多万,都留给皇甫云去竞拍一些馆藏物品了,没想到这一个多月,多出了这么多钱。

  “对,这里面包括了秦瑞麟半年来的盈利,还有您在彭城几家产业的利润……”

  听到云曼的解说后,庄睿才知道,仅是秦瑞麟这半年多,就有五千多万的盈利,而彭城的几家产业虽然看上去不起眼,每个月也都有几百万的盈利。

  不过要说吸金能力最强的,居然是庄睿原本以为会倒贴钱的博物馆,这一个月下来,博物馆去掉各种开支,纯盈利竟然达到了1200万元rb。

  庄睿这家博物馆的财务报表,要是拿给国内那三百多家私人博物馆的老板去看,保证他们连跳楼的心思都有了。

  要知道,现在国内众多私人博物馆,都还处于苦苦挣扎求生存的阶段,庄睿的博物馆仅靠门票收入,就能有如此收益,这是那些人想都不敢去想的。

  “拿出五千万给皇甫馆长,其它的钱扣除掉应有的开支后,都存到我的账户里吧……”

  庄睿了解完自己的资产情况后,对皇甫云说道:“皇甫兄,这五千万是以后半年时间内收购古玩的资金,具体收购哪些古玩,由你和郑馆长两人商议决定,感觉拿不准的,再来找我……”

  对于皇甫云的品行,庄睿是非常相信的,而且另外一个副馆长,也是在***界颇有名声的,庄睿并不怕他们两人串通起来坑自己的钱。

  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几个产业后,庄睿真正做到了足不出户,整整半个多月的时间,都呆在家里陪着秦萱冰,最多是和皇甫云、赵寒轩等人通个电话。

  在月初的第一个星期,秦浩然夫『妇』从香港赶来,和庄睿的家人一起,在很小的一个范围里,给庄睿和秦萱冰办了结婚酒。

  虽然庄睿这结婚酒参加的人不多,但是规格非常的高,因为欧阳老爷子也参加了,算是给足了秦家的面子。

  时间很快到了月底,秦萱冰的小腹,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她现在只不过怀孕四个多月,但是肚子看起来,和一些六七个月的孕『妇』差不多大小了。

  “刘医生,您……您说的是真的?”

  在欧阳军介绍的那个医院里,庄睿这会正一脸狂喜的看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这位刘医生是国内知名的『妇』产科医生,也是徐晴的主任医师。

  由于孕『妇』在怀孕二十周之后,才是检查婴儿『性』别的最佳时机,所以在庄睿临开的前几天,带秦萱冰来医院做了b超检查。

  不过医生刚才说的话,让庄睿欣喜的差点大脑当机了,他之所以对刘医生提出了质疑,只是想亲耳再听一遍医生的诊断结果。

  “是真的,庄先生,恭喜您,您的太太怀的是一对龙凤胎……”

  刘医生做了二十多年的『妇』产科医生,也只见到过两例龙凤胎,对于庄睿的惊喜心情,她是可以想象的。

  要知道,龙凤胎即双卵双胎,这种几率是极低的,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哈哈,媳『妇』,咱们这下儿子闺女都有了啊……”

  庄睿这会兴奋的直想把秦萱冰包起来转个圈,双手伸出之后,这才感觉不合适,激动的庄睿双手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好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