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山木


  第七百十章山木

  “徐工,您的这些物件虽然做的形神兼具,但还是缺少了点儿东西的……”

  徐国清对外面来的是谁一点儿都不上心,作为客人的庄睿自然是更没理由去多管闲事了,说不定就是上门催费的呢。

  刚才庄睿和徐国清所说的破绽,其实还是有点儿强词夺理的。

  在给别人做鉴定的时候,这个理由是上不得台面的,您总不能告诉别人说,就是因为您这物件太过完美,所以就是假的吧?那绝对会被人啐个一脸吐沫。

  “庄睿,还有什么破绽?说来听听,是工艺上的吗?”

  徐国清听到庄睿的话后,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他修古窑烧制古瓷,完全是因为个人的兴趣爱好,当然,这种兴趣爱好稍微有些狂热罢了。

  “不是工艺上的,徐工,从工艺上而言,您烧制的三彩陶俑,已经是毫无瑕疵了,但是您虽然能烧制出唐三彩的神韵,不过那里面还少一种历史的沉淀和沧桑感……”

  庄睿看到徐国清有些不明白,接着说道:“我曾经掏得过一把商周青铜剑,传说这把剑在主人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自动出鞘示警,发出剑鸣声,我个人觉得,这就是历史或者是制造者们,赋予器物的一种灵『性』……

  这种灵『性』可以引起人们内心深处的共鸣,可以让人感受到历史沧桑变幻,朝代兴衰更替,明发展进步的无声历程。

  徐工您制作的这些唐三彩,虽然精美异常无可挑剔,但是其中却是少了这种在历史长河之中沉淀下来的厚重,在老辈人眼里,是能感受出这一点来的……”

  庄睿的这番话并不是信口开河,物皆有灵也不是愚人的话,不说庄睿的这双眼睛,也不谈行当里的鉴定大师,就是那些经常挖坟盗墓的蟊贼,经手的物件多了,都会有这种感觉的。

  就像为什么现代人喜欢佩戴些玉饰,美观装饰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是玉有灵『性』也是很重要的。

  打个比方说,如果您能亲自盘上一块好玉,经历个十年二十年的,那您对这块玉的认知,绝对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会有一种融于其中的感觉,这绝对不是封建『迷』信,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

  话题扯回来,至于这些三彩器皿,曾经被多位“专家”鉴定为真品,也是有缘由的,一来他们的确找不出破绽,二来鉴定“费用”殷实,有孔方兄开路,人也会折腰的。

  “我知道,我制造了这些东西,但是并未赋予他们以灵魂,但是……但是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啊……”

  徐国清想清楚这个环节后,不禁有些苦恼,所谓历史的积累和沉淀,那是无法用做旧仿制出来的,那种厚重,只能经历岁月沧桑山河变幻,才能在物件上表现出来。

  “徐工,您难道没有想过,去做自己的东西,赋予它灵魂和生命吗?虽然不能称其为古董,但是以您的工艺,完全不在古代那些大匠之下的,您做出来的东西,在千百年后,何尝不能成为人们争相拥有的珍品呢?”

  在细细察看了徐国清画工上『色』的那些瓷胚后,庄睿却是忘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了,在庄睿看来,徐国清在制瓷上的造诣,比之古代的那些人甚至犹有过之了。

  “我?”

  徐国清被庄睿说的愣了一下,继而连连摆手,说道:“不成,不成,我就是爱好……”

  “徐工,不要妄自菲薄,一千多年前,古人给我们留下了唐三彩,留下了宋元明清瓷器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但是再过上一千年,我们能给后人留下什么呢?”

  庄睿打断了徐国清的话,接着说道:“难到我们留给后人的,都是流水线生产的工艺品吗?那代表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承载物,又为何物呢?”

  庄睿以前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看到徐国清这个人和他所制作的东西之后,庄睿心里有根弦被触动了,现在的手工艺人越来越少,在各传统行业里,能称之为大师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我……我真的行吗?”徐国清的眼睛亮了起来。

  庄睿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了,说句不谦虚的话,能让我从器物本身找不出一丝瑕疵的现代工艺品,也只有徐工您的作品了……”

  “好,那我就试试,以前都是想着仿制古代的瓷器,脑子里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创造东西,这是个全新的领域,值得我挑战一下……”

  徐国清越说越是兴奋,不过眼睛在这个巨大的实验室里瞄了一圈之后,不由泄气道:“可是……现在我都要破产了,再也支撑不起这样的实验了……”

  徐国清说完之后,脸『色』有些难看,他仿制古瓷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其中耗资巨大,以他现在的财力,恐怕连请辆车从磁县拉瓷土的钱都没了。

  “不,徐先生,您有钱,只要您答应我的条件,我将在***给您兴建一座世界上最先进的研究所,让您的工艺品成为当世最受欢迎的艺术品之一……”

  徐国清话声刚落,从门口处传来一个声音,虽然是用汉语说的话,但是非常的生硬,而且从话语中,房内的几个人都听出来了,这是个***人。

  “老于?!”

  徐国清并没有搭理那个声音,而是提高了音调,略含愠怒的喊了一声于正军。

  刚才出去开门的于正军脸上有些尴尬,打了个哈哈,说道:“老徐,上门都是客,我总不能赶别人出去吧?大家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谈嘛……”

  于正军虽然也不喜欢***人,但是前段时间他的运输公司想要转型,改为现代化的物流公司,就是与这个***人合作的,双方都有倚重对方之处,所以于老板也是有难处的。

  “出去谈,我的实验室只让客人进的……”

  徐国清有些不高兴的看了于正军一眼,快步走到门口,挡住了那个刚才开口说话的***人的道路。

  主人出去了,庄睿等人也不好意思继续留在实验室里,一行人重新回到了外间,发现屋里除了于正军和徐国清之外,又多了三个人。

  “徐先生,请原谅我上次的冒昧,也请相信我的诚意,这间工厂,还是您的,只要您愿意跟我去***,我将提供给您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并且每年都会给予不低于三百万美金的研究经费,让您仿制出贵朝大宋年间精美的瓷器……”

  屋里那个只有一米六五左右,大概五十出头的***人,说完这番话后,对着徐国清马上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就连庄睿等人都感觉到他的诚意了。

  徐国清摇了摇头,很坚定的说道:“对不起,我不会离开中国的,而且就算是仿制出磁州窑的瓷器来,那也是属于中国的,而不是你们***……”

  “徐先生,艺术是不分国界的……”***人又是一个九十度弯腰。

  “妈的,这小***都没脊椎病吧?”

  庄睿看的直腰疼,***人那谦逊的外表里面,埋藏的都是狼子野心,反正庄睿对小***是没有一丝的好感。

  再说那***人口口声声的要提供给徐国清最先进的实验室的话,也让庄睿有点不爽,难道只有你们***注重传统工艺?

  不过话回来,国内对这块还真是不怎么重视,最多只是喊喊口号,保护啥子非物质化遗产,真刀实枪的一分钱没掏过。

  “于老板,这是个怎么一回事啊?”

  庄睿趁着徐国清和那小***磨叽的时候,拉了于正军一把,走往旁边走了几步。

  于正军听到庄睿的话后,叹了口气,说道:“唉,庄总,这个***人叫山木大郎,是***一个大株式会社的会长……”

  “别说这个,我问这小鬼子是什么意思,请徐工去***就是制作瓷器的?”

  庄睿撇了撇嘴,打断了于正军的话,小***的名字是最t没内涵的了,在明治维新以前,***只有华族、贵族、豪族有姓,而平民则有名无姓。

  明治初年,为了编造户籍,课税征役,劳动人年才开始有了姓。于是,地名、田名、身世、家系、职业、住所、屋号、工具,乃至动植物名称都成了选作姓氏的依据。

  ***根本就没有他们自己的化,都是从中国窃取过去的,和韩国***一样,都是吃完了『奶』不认娘的东西。

  “庄总,您别看这人以前是我带来的,可是我也没撤啊,这小鬼子就缠上老徐了,这次更是连市里的人都给叫来了,我现在也说不上话了……”

  庄睿还真问对人了,这事儿还真是于正军给惹起来的,来龙去脉没人比他更清楚的了。

  山木大郎的企业,进入中国有点晚,和汽车产业之类的东西都沾不上边,现在除了投资于正军的物流公司之外,还准备在高邑做一些实业。

  前段时间山木大郎在于正军的带领下,本来是想收购徐国清的厂房的,没成想这个小鬼子在看到徐国清的技艺之后,却是改变了主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