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低调


  第百零六章低调

  欧阳老爷子活了快一个世纪了,这世上能让他看不穿的事情,已经非常少了,庄睿玩的那点小把戏,老人早就看出来了,不过既然庄睿不愿意说,他也就难得糊涂了。

  “『奶』『奶』滴,年老成精,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庄睿擦了下额头的冷汗,狠狠的抽了口手中的香烟,他没想到这平时一直都显得『迷』『迷』糊糊的老爷子,居然如此的精明。

  自己所玩的那些把戏,一眼就被老人给看穿了,本以为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却不料老爷子压根就在逗你玩。

  庄睿也不想想,这些历经了九死一生,从刀山火海中生存下来的人,有一个简单的吗?前半生★★,后半生保命,那样不需要过人的勇气和智慧?

  “走吧,那烟有什么抽的?我那还有几条,你回去的时候带走吧……”

  老爷子和那位总设计师一样,这烟是说就掉了,不过还有点儿馋酒,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偷偷喝上两口,为这事不知道被小护士抓到多少次了。

  扶着老爷子站起身后,老人看了庄睿一眼,又说道:“老宋给人做了一辈子的***工作,那双眼睛毒的很,你小子低调点,不然说不定会被他捅出去的……”

  欧阳罡虽然不是很清楚庄睿的能力,但是在去年的时候,庄睿能把自己从阎王爷那给拉回来,这能力绝对不容小觑老爷子玩了半辈子的***,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事如果宣扬出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即使是自己也保不住他。

  要知道,现在那些还在位的领导,哪个不想长命百岁?欧阳罡影响力再大,也无法防范那些明枪暗箭的,别的不说,庄睿到时候人身***指定是没有的了。

  所以老爷子干脆就故作不知,让自己和几个老战友能受点恩惠就行了,还特意提点了庄睿一句,让他做的不要过于明显。

  “外公,要不……就不去给宋爷爷扎针了吧,说不定就没效果了呢……”

  庄睿被老爷子说的心中一凛,在这些老家伙面前,他那点儿心机真的是不够看的,这也让庄睿打了退堂鼓。

  再怎么说,面前这老人是自己的外公,绝对不会害自个儿,但是那位宋爷爷就很难说了,万一嘴不严实,那自己的逍遥日子就甭想再过了。

  “去吧,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没剩下几个了,你刚才那套磁场和针灸理论讲的不错,回头再和老宋讲一下吧……”

  老爷子摆了摆手,出言打断了庄睿的话,他相信以庄睿能让窦医生都察觉不出来的能力,对付老宋应该问题不大,而且他和宋将军相交半个多世纪,总不能眼巴巴的看着老朋友逝去吧?

  欧阳罡这会心里像明镜似地,去年也是庄睿下午去看了老宋,晚上这老家伙居然就能下床了,联系到自己和老伴身上发生的事情,欧阳罡要是还不明白,那这90多岁就真的白活了。

  “注意点就行了,外公以前对不住你妈和你姐弟俩,不过只要你不张扬,在这块土地上,还没人能动得了你的……”

  老爷子说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腰杆也挺直了许多,仿佛耳边又回响起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枪炮声。

  “外公,过去的事情就不用提了……”

  庄睿扶住了老人的胳膊,他从老人的话中,听出了那深深的舐犊之情。

  这老人刚强一生,即使在认女儿的时候,都没表现出软弱来,但是此刻却是在庄睿面前,说出了心里话,让庄睿心中顿时感觉到一种暖意。

  ……

  宋将军自从病情有所缓解之后,也是搬回到了玉泉山来居住,时不时的还和欧阳罡下盘棋,不过这段时间天气转凉,老人病情有些反复,已经快一个月没出小楼了。

  “你这老头,身体好来显摆是不是啊?”

  欧阳罡带着庄睿,自然是一路通行无阻,直接来到了宋老爷子的病榻前,那老头不肯在老朋友面前失了面子,在孙子宋军的搀扶下,挣扎着坐起了身体。

  “老子一顿饭能吃五个馍,身体本来就比你好,怎么着,不服气啊?”

  让庄睿想不到的是,俩老头一见面就掐了起来,还专门挑拣着让对方添堵的话来说。

  “老弟,你怎么过来了?别理那两个,一见面就这样……”

  趁着两位老爷子在一边“叙旧”,这段时间一直守护在宋老爷子身边的宋军,把庄睿给拉到了一边。

  庄睿脸上现出一丝无奈的神『色』,说道:“嗨,我前段时间跟了个博士针灸,在老爷子面前显摆了一次,这不……被老爷子拉过来,要给宋爷爷扎一针……”

  “那可不成,老弟,鉴赏古玩哥哥我对你是心服口服,不过这疗伤治病,你还是算了吧……”

  宋军被庄睿的话给吓了一跳,他们家老爷子虽说这段时间身体不适,但是比去年下了病危通知书那会强多了,熬过这个冬天应该问题不大,别没事让庄睿给扎出事来了。

  “宋哥,这针是扎手腕上的,很简单,而且是针灸和磁场理论相结合,有点儿效果,反正对人体无害,不妨让宋爷爷试下……”

  庄睿先定好了基调,省的一会有效果自己解释不清楚,要想要根源,就从何博士的研究上去找吧!

  “不行,这绝对不行……”

  宋哥那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地,宋家之所以现在还能保持这种地位,完全都是因为宋老爷子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宋老爷子早上多掉几根头发,都能让他们心急火燎的,更不用说这庄睿这行外汉给老爷子扎针了。

  “有什么不行的?这老家伙可以,我当然也行了!

  庄小子,过来……宋爷爷就让你扎几针,你们家这老不休,经常吹嘘他打仗多勇敢,老子当年那也不是摆设,打的恶仗并不比他少……”

  宋老爷子是军内有名的儒将,上过私塾读过大,呃……大没读完,不过在那会的军队里,绝对算得上是大知识分子了。

  老爷子平时很儒雅,说话也很风趣,但是只要和欧阳罡碰到一起,那就是火星撞地球,脏话连篇了。

  “欧阳爷爷……”

  宋军不敢劝自家的老爷子,却是将目光看向了欧阳罡,这人可是他带来的,宋军这声爷爷喊的是怨声载道。

  “你小子一边去,老子都扎了两针,你爷爷难道比我还金贵?”

  欧阳罡没好气的对宋军挥了挥手,他现在有点能体会庄睿的心情了,这做好事总是被人给拦着,还真是让人心里有点儿不爽。

  午休这会功夫,特护没有在身边,见到宋老爷子点头之后,庄睿手脚麻利的点燃了酒精灯,将手中的银针给消了下毒,然后让宋老爷子把手搭在床榻上,对准手腕处的阳谷『穴』扎了进去。

  宋军虽然有心阻止,但是在两个老家伙的面前,压根就没他说话的份,只能给自己老头子打了个电话,然后站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

  庄睿这次是吸取了教训,输入到宋老爷子体内的灵气,仅仅是比用在窦医生身上的,用上海话说就是多了那么一撮撮,相信以宋老爷子器官功能退化的身体,是不会有明显的反应的。

  不过庄睿没有发现,就在他收起银针的时候,原本老眼昏花的宋老爷子,眼中透『露』出一丝异样来,并且抬起头看了一眼欧阳罡,见到老伙计微微摇头的时候,宋老爷子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庄睿不知道,这越是身体机能退化的厉害,灵气的效果就越是明显,就拿庄睿自己而言,现在给自个儿梳理身体,那种快感远远没有最初的时候强烈了,这才是体内杂质减少了的原因。

  “嗯,不错,小军,你陪庄家小子出去聊天吧,我和老家伙说说话……”

  见到欧阳罡给自己使得眼『色』后,宋老爷子把庄睿和孙子都指使了出去,屋里就留下了两个老家伙。

  这两人在房中谈的什么,谁都不知道,不过回去之后,老爷子就给庄睿下了命令,一个星期必须来玉泉山一次,给他和宋老爷子针灸。

  庄睿本来就是想帮老人调理身体的,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两个老爷子将庄睿治病的圈子控制的很小,暂时就是他们几个老家伙,在享受这个待遇。

  而原本在京大医院不受人待见的何博士,突然被一纸调令,调到一家军队医院研究所,而且给其拨付了很大一笔资金,让他全权主持针灸与磁场理论的科研项目。

  本来就是个平头老百姓的何博士,一去就挂了个中校军衔,房子车子***配给不说,身边居然还带了个警务员。

  这个事件让京大很多硕士博士研究生大跌眼镜,好多人重新选择了研究课题,那是什么冷僻研究什么。

  甚至有位硕士研究生对导师提出,要研究外星人与地球人类的生理差别,当然,这哥们直接被导师大扫把打出了门,您倒是能找出个外星人来看看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