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老丈人的请求


  第百零章老丈人的请求

  送走马胖子和宋军后,庄睿坐回到院子里,一个人沉思了起来。

  按说以自己和宋家的关系,这笔投资,应该是稳赚不赔的,不过让庄睿一次『性』的把二十多亿都投进去,他还是需要考虑清楚的。

  “嗯?谁的电话啊?”

  突然,庄睿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没有来电显示。

  “喂,哪位?”庄睿接起了电话。

  “请问是庄睿吗?★★要和您通电话……”

  电话一端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庄睿答应了声之后,电话似乎被交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上。

  “小睿,我是大舅……”

  欧阳振山那威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大舅?您……您怎么有空打我电话啊?什么事情?”

  庄睿一听是欧阳振山,不禁拿着手机站了起来,可能是接触比较少的原因吧?相比欧阳家的老爷子,庄睿更怵这位欧阳家现在的掌门人。

  虽然大舅隔上个七天,也会来四合院吃顿饭,但是私下里还从没给庄睿打过电话,这让庄睿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嗯,也没什么事情,宋家那小子去找了你吧?”

  “是啊,刚送走宋哥,大舅,怎么了?”

  庄睿有些莫名其妙之余,还有点愠怒,听到大舅的话后,怎么自己好像有种被人给监视的感觉啊?

  欧阳振山可不管庄睿这会有什么心思,在电话里说道:“他给你说的事情,可以答应下来,如果钱不够的话,去找小军要……”

  “等等,大舅,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庄睿越听越是糊涂,不过就是一桩生意吗?虽然投资不算小,但是二十多亿美金的额度,恐怕还不至于让一个***局★★来过问吧?

  “老爷子吩咐的,你照办就行了,记住,要一成的份子啊……”

  欧阳振山也没多说,讲明了事情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他可没那么多时间给庄睿解释去。

  说老实话,欧阳振山对老爷子的这个决定,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虽然他极为疼爱小妹,但是并不想让自己外甥,参与到这些关乎到国家战略储备物资的投资中去。

  虽然这样来钱很快,但是受到的关注也会特别多,想让庄睿赚钱的话,国内多的是项目,或许可能赚的没有那么多,不过也应该足够庄睿用一辈子的。

  只是欧阳振山并不知道,庄睿就算是现在屁事不干,整天龙虾鲍鱼的吃着,他的钱也够用几辈子了,赚钱对于现在的庄睿来说,更多的只是追求一种个人成就感。

  而之所以让庄睿参与这笔投资,其实并非是欧阳老爷子的主意,这只是宋家老爷子,变相对庄睿的一种回报而已。

  “原来是这么回事……”

  庄睿在听到大舅的话后,心里也明白了几分,敢情是那俩老头捣鼓出来的事情,可能是觉得受到小辈的恩惠,有些不好意思吧?

  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后,庄睿的心放了下来,既然是宋老爷子给自己送钱,那岂有不要的道理,恐怕以那些老家伙做事的霸道,不要都不成。

  庄睿翻出电话就准备给宋家拨过去,不过想了一下,还是将电话收了起来,等明天再答复宋军也不迟的。

  ……

  就在庄睿站起身准备回去看媳『妇』的时候,彭飞领着一个人,穿过中院的回廊走了过来,看的庄睿一愣。

  “爸?您来怎么也不先说一声啊……”

  彭飞陪着进来的那个人,却是庄睿的泰山大人秦浩然,庄睿连忙迎了上去。

  “临时决定的,正好有点事情和你谈,我就过来了……”

  秦浩然应该是刚下飞机,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而且也没带什么行李,空着双手就来了。

  “不会是想丈母娘了吧?”

  庄睿在心里编排了老丈人一句,从秦萱冰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方怡就从香港赶了过来,一直都住在庄睿这里,和欧阳婉一起照顾着秦萱冰。

  所以庄睿感觉老丈人前来,说不定就是想丈母娘了,话说中年人,也是需要“『性』”福生活的啊。

  这会本来在屋子里的欧阳婉等人,也看到了秦浩然,连忙出来招呼了起来,秦萱冰更是挺着大肚子来到中院,又是一阵热闹。

  看来秦浩然还真有事,庄睿本来以为老丈人会先去休息下,和丈母娘亲热一番,没成想在见过亲家母之后,秦浩然就把他拉到后院的厢房里去了。

  不过方怡和秦萱冰也都坐在旁边,至于欧阳婉则是有意让开了,她看的出来秦浩然似乎有话要对儿子说。

  “爸,有什么事打个电话来不就行了,怎么您还亲自跑一趟啊?”

  庄睿给老丈人倒了杯热茶,12月的***已经是寒风刺骨了,显然秦浩然有点不习惯这边的天气,坐下之后还用嘴对着双手哈了口气。

  “正好来看看冰儿,顺便给你说点事……”

  秦浩然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本来冰儿怀孕,这事情不想让你去的,可是老三刚出了事,***又不争气,你妈是个女人家,也不好抛头『露』面,老爷子不参与公司管理已经很多年了,这事还真得让你跑一趟……”

  庄睿听老丈人的话,似乎有事要自己去办,连忙说道:“爸,什么事情啊,您直接说吧……”

  别人把女儿都嫁给自己了,帮老丈人做点事,那自然是在情理当中的事情了。

  方怡似乎之前也不知道秦浩然的来意,不过听完他那番话后,像是明白了过来,开口打断了庄睿的话,说道:“浩然,不能让***去吗?你看萱冰这肚子,最多还两个月就要临产了,小睿不在身边怎么成?

  ***再不争气,那也是你亲弟弟,什么都不让他干,说不准他心里还会有想法呢……”

  秦浩然叹了口气,道:“唉,***前段时间去澳门,输了将近一亿港币,被咱爸给禁足了,而且就算没这事,让他去我也不放心啊,谁知道他会不会拿着钱再去赌?”

  庄睿在一旁听得咋舌不已,这秦家***还真是个败家子啊,一输就算一个亿,怪不得老丈人宁愿跑***找自己,也不愿意让自己亲兄弟去做事。

  “是这样的,今年大陆取消了钻石的进口税,国内有很多钻石商人,都直接去南非选购钻石了,由于他们给出的价格稍高,原本属于我们的份额,现在少了很多……”

  听完秦浩然的讲解,庄睿明白了过来,原来是内地取消钻石税之后,那些原本依附在香港公司的商人,纷纷自立门户,直接和那些国际钻石供应商联系起来。

  中国人做生意,有个很不好的特『性』,那就是相互抬价,而那些国际钻石供应商,自然是谁给的价格高,就给谁供货了。

  钻石的产地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地方,每年产出的钻石,也都是有数量的,这样一来,国内钻石进出口的开放,就给香港许多老牌珠宝公司的钻石供应,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要知道,钻石在珠宝店的销售额,是要稍高于翡翠玉石饰品的,尤其是国内近几年受到国外的影响,结婚必须交换钻。

  这老外的习俗,直接就淘汰了老辈人结婚打金饰的传统,让那些有钱没钱的年轻人们,在结婚的时候,总归是要买上两个钻的。

  如此一来,国内每年仅是在钻石饰品的销售额上,就达到了五百亿rb之多,占到各家珠宝店销售总额的四成还要多一点。

  所以秦氏珠宝如果明年无法购得一年的钻石用量,那在这一块上,就要被人挤掉不少市场份额,对秦氏珠宝而言,虽然不是致命的打击,但是也会让其元气大伤的。

  至于秦家这一年多,虽然在生意上有所斩获,沾庄睿的光,在国内翡翠玉石市场占得一席之地,但是秦家内部,却是出了一点儿问题。

  秦浩然兄弟三个,他是老大,也是秦家这一代的掌门人,另外兄弟两个都在家族企业工作,不过***是个正儿经的纨绔子弟,每天只知道赌钱玩女人。

  尤其是前段时间,秦***跑到澳门赌钱,连赌了五天五夜,输出去一个亿港币,最后更是被赌场扣住,还是秦浩然亲自送钱过去赎回的人。

  秦***回到香港后,老爷子当时气的直接用拐杖,就把***的腿给打断了,让他做事,那根本就不靠谱。

  秦家老三倒是挺能干的,家族有一半的生意都是他在打理,不过只比庄睿大了***岁的秦家三叔,最喜欢玩车,在前两个月的时候,和人飙车出了事故,全身多处粉碎『性』骨折,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

  所以秦浩然这几个月来,不光要忙活自己的事情,连秦老三原本负责的工作也要接手过来,忙的是不可开交,要不然的话,此次选购钻石的事情,他是肯定要去的。

  “爸,您是让我去南非,给秦氏珠宝采购钻石?”

  听完秦浩然的话后,庄睿出言问道,他是玉石类的专家不假,但是对于钻石,庄睿还真是不怎么精通。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