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八百一十九章 危机(上、中)


  韦恩先生,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呆在南非这鬼地方……庄睿摇了摇头,这里的治安实在是太差了,即使有金山银山,庄睿也不愿意留在这里生活,更何况非洲还是艾滋病的多发区,说不定那天被个黑人抓上一把,就传染上了呢。

  “好吧,咱们可以去交易所了,时间差不多了……”

  韦恩耸了耸肩膀,他知道庄睿不可能为自己工作的,换成自己有亿万美元的身家,也不可能去给别人打工的。

  只是韦恩还是感到很遗憾,毕竟一个优秀的钻石鉴定师,那是极其宝贵的资源,是南非所有钻石矿老板们梦寐以求的人才。

  庄睿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是上午口点钟了,赶到交易所正好是开标的时间。

  “姑娘们,先生们,你们收益如何啊?”

  庄睿和韦恩走出了房间,而彭飞等人也完成了此次钻石淘宝之旅,一个个身上脏的像花猫似的,不过脸上都带着喜色。

  恬娅兴*奋的把掌心里的钻石送到庄睿面前,说道:“庄总,我和琉璃一共挖到3颗钻石…“”,“嗨,女孩们的运气不错,这颗黄钻的品质很高………”,韦恩抢先把那块在阳光下略显黄色的钻石拿到手上,查看一番之后,还给了恬娅。

  “自己要不要请几个中国工人啊?”

  韦恩犯起迷信来了,庄睿上来就挑拣了颗价值数万美元的钻石,而这女孩居然也能淘到一颗比较稀有的色钻,难道中国人的运气都是这么好?

  “嗯,还不错,这颗黄钻的价值等于另外两颗钻石的总和,你们可以考虑一人拿黄钻”另外一个人拿两颗钻石“……”

  庄睿的注意力也放在了那颗黄钻上,不过他观察的要比韦恩专业多了,这颗黄钻的纯度其实并不高,但是不动用仪器,还是很难分辨出来里面的瑕疵的。

  “庄哥”看我的,比她们挖到的大多了,您看,还是颗黑钻石呢“……”

  彭飞献宝般的用两根手指捏住了一颗矿石,在庄睿眼前晃了晃。

  “黑钻石?”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到那颗有拇指大小的矿石后,脸上不禁变得有些古怪:“是挺大的,不过,“”,“不过什么?您看这外面的光泽”肯定是钻石啊………”

  彭飞见到庄睿的神情,感觉有些不妙,直接把那矿石塞到庄睿手里。

  “嗯,不好……”庄睿嘴里嘟囔了一句,彭飞大喜。

  “是块不错到云萤石,值个几块钱,哈哈……”,”

  庄睿说完之后,再也忍不住笑意了”把那石头丢给彭飞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韦恩也是忍俊不禁,跟着庄睿笑了起来。

  “不就是看走眼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自个儿不也没淘到钻石吗?”

  彭飞有些不服气,把这破矿石当宝贝似地留了半天,被庄睿一看居然一文不值”白浪费了半天敢情。

  “我?”

  庄睿笑了笑,拿出那颗原石抛了一下,说道:“你别和我比,看我这颗,最少价值三万美元以上“…………”

  “不行,我再刨几锄头去,“”,彭飞有点儿不甘心。

  “得了,上车走人”下午办完事就回家了,这颗你先收起来吧……“……”庄睿拉住了彭飞,把那颗钻石丢给了他。

  六七克拉的钻石在常人眼里算是非常珍贵的了,但是对于庄睿而言”他还是不怎么看得上眼,“哥们要是想淘弄钻石,那最起码也要像“非洲之星”那样的才行啊。”

  从韦恩的矿产到钻石交易所,大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来到交易所后,韦恩带着庄睿跑到交易所后面的一个小餐厅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味道“……当然不怎么样,就连彭飞这么不挑食的人也吃的直皱眉头。

  如果不是知道韦恩的身份,琉璃等人真的猜不出这个不修边幅,不讲究饮食的人,居然是位亿万富翁。

  穆塔坐在一辆防弹奔驰车里,看着和韦恩有说有笑的庄睿,脸上不禁有些阴霾,反手一个巴掌抽在了坐在前排的侍从脸上。

  其实穆塔如果不是现在看到庄睿,他已经快把庄睿从记忆里面忘掉了,但是庄睿的样子使他又想起了昨天那个割喉的动作,这让穆公子很不愉快。

  “将军,那个中国人防卫的太紧,从韦恩的公司调用了装甲车,如果非要杀他的话,那将会引起战争……”

  那个侍从有点委屈,他是穆塔老爹指派保护穆塔的,谁知道整天干的都是争风吃醋连带暗杀穆塔看不顺眼的人,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

  “他们的来历打听清楚了吗?”穆塔眯了下眼睛,他没想到庄睿竟然能调动韦恩的装甲车,这倒是有点小麻烦。(手机阅读本章节请登陆)

  除非万不得已,穆塔是不愿意招惹韦恩,虽然他不喜欢这个美国佬,但是穆塔不得不承认,如果他干掉韦恩的话,所有南非的钻石矿主,都会将他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的。

  侍从恭敬的回道:“将军,他们是香港人,用的是香港的钻石执照,而且还是乘坐私人飞机前来的,听说生意做的还很大…………”

  昨天将军的那个办法果然好使,自己不过就是对威廉稍微暗示了一下他那位委内瑞拉美女,威廉就乖乖的将庄睿的资料拿出来了。

  “香港?哦,是英国佬的地盘……”

  穆塔摸着下巴笑了起来,不过他旁边的黑人侍从很是不以为然,这纨绔子弟真是不学无术,香港早在七八年前就回归中国了。

  “我想,他们要走出点什么意外,父亲应该会很高兴吧?南非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啊……”穆塔那浆糊脑袋,居然还能记得这点。

  “将军,您真的要?可是……”

  侍从愣了一下,要破开装甲车的防御,最少要两支火箭筒才行,他一时半会的也搞不到这些东西啊。

  “没什么可是的,我前段时间不是让你买一些c妈?本来是想送给国内那几个和父亲不对路的老家伙的,现在就让这个香港人享受吧,称马上去“…………”

  穆塔嘎嘎的笑了起来,笑得让人有点儿毛骨悚然”只是穆塔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让他本人很是享受了一把中国古代“凌迟”的滋味。

  庄睿并没有见到穆塔,他进入到交易所后,就被领进一个房间里,在房间里摆着一台上面有一个距离下午三点钟的倒计时秒表在不停的跳动着。

  “庄先生,等到三点钟的时候”所有的开标信息都会显示在这里,您可以根据自己中标的情况进行交易,如果中标后反悔,您的钻石交易执照将被吊销………

  这次为庄睿服务的人,不是昨天的威廉了”而是另外一个白人雇员伯纳德,这哥们心里也有些纳闷,他不明白为什么威廉跟进的客户,会让给自己?要知道,如果客户成交量很大的话,那笔佣金可是不少的。

  伯纳德并不知道,威廉是怕了穆塔那疯子了,而且他也害怕庄睿万一被穆塔干掉”庄睿背后的人会追查到自己泄露客户资料的事情。

  “还有三分钟,“”,庄睿也有些紧张,他已经决定了,只要那二万多颗碎钻中标,马上就离开南非,至于那些档次高一点的钻石,以后也可以从中间商那里购买的,最多价钱高上那么一点罢了。

  随着电脑上倒计时的秒表变成了零的时候,一连串的表格在屏幕上飞快的刷新了起来。

  “中了,这个也中了,好,任务算是完成了“……

  庄睿用鼠标下拉着那份电子中标书,在几个标号后面”都找到了自己的投标编号,这让庄睿松了一口气”虽然中标价比预期的高出许多,但是不管怎么说,算是完成了老丈人交代的任务了。

  “庄先生,请您确认一下自己的中标编号和金额,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去把您所中标的钻石拿来,然后进行转账,……

  伯纳德上操作一番之后,将显示器面向了庄睿,他已经调出庄睿所中标的钻石编号和总金额。

  “可以,请尽快安排吧,我今天要离开南非……”

  庄睿点了点头,一共是一亿九千八百万美元,这个数目比他预期的要少一点,将手中的欧元全部兑换成美元后,还能剩下几千万。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那颗粉钻庄睿没有拍到。

  “好的,庄先生,请稍等………

  伯纳德见到庄睿确定下来,心中大喜,马上出去安排了,价值近又乙美元的钻石,可是需要很谨慎的,有一点儿差错,自己都无法承担后果的。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伯纳德回到了房间里,手里拎着一个合金箱子,在他身后,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

  “庄先生,这个特制的密码箱是我们无偿赠送给您的,上面使用的是指玟锁,原来的密码已经解除了,您验过货后,可以重新设置密码…,……

  伯纳德将手中的密码箱放到庄睿面前,此次交易会到现在为止,这种密码箱一共只送出去2个。

  第八百一十九章危机(中只有交易额在亿元以上的客尸,才能得到交易所增送的这种特制密码箱,一般人有钱都没地方买去。

  这种密码箱和美国总统手里的核密码箱,是一个公司出品的,性能极为出色,特种轻合金可以在激光切割、大当量★★爆炸中完好无损。

  密码箱的大小不过是三十乘以五十公分左右,但是造价要高达旧万美金以上,就是钻石交易所,每年也不过就订购旧个左右。

  在密码箱上面的提柄处,还挂着一幅银光闪闪的手拷,正如电影上所演的那样,这幅手拷就是拷在提取密码箱人的手上的。

  庄睿设定好指纹密码后,将密码箱打开核查了一下,密码箱一共分为两层,上层只有三十多颗钻石”这些都是重量在五克拉以上的极品钻,虽然未经打磨,依然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下面一层,则是无数颗碎钻摆在了一起,三万多克拉听起来是个很庞大的数字”但不过只有六公斤左右的重量,放在这个密码箱里,还剩余的不少地方。

  “伯纳德先生,可以转账了……”

  庄睿用灵气扫了一眼那些碎钻,他可没有功夫一颗颗的去检验,感觉差不多每颗钻石上都蕴含有灵气之后,就把霉码箱给关闭了起来。

  交易所是不收取支票的,庄睿在转账卡机上转过去一亿九千八百万美元之后”这次交易算是结束了。

  “庄先生,希望下次还能见到您………

  白白接了笔大单,伯纳德心情大好,这一笔生意的佣金足有几万美元了,他实在是想不通威廉为什么将他的客户让给自己。

  “我可不想再有下次了………

  庄睿笑着和伯纳德握了下手,下次谁爱来谁来,反正打死庄睿都不会再来南非这个鬼地方了。

  拿起那个密码箱掂了掂,不过**公斤的重量”对于庄睿而言不算什么,在两个持枪保安的保护下,庄睿走出了交易所。

  “庄先生,要不要等老板出来?”

  等在交易所外的乔治见到庄睿之后,大手一摆”几个保安马上将庄睿围在了中间。

  “这……”,算了吧,下次韦恩先生如果有时间的话,请他到中国去做客…,……

  庄睿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现在已经是五点多了,赶到机场的话估计天都黑了,未免夜长梦多,庄睿还是想早些登山飞机。

  “那好,庄先生请上车吧……”,乔治没有勉强庄睿,庄睿早走一会,他的任务就能早点完成,招惹了穆塔那个疯子,乔治也不行庄睿在南非多停留。

  “老板”这里面装的就是钻石?”

  “庄总,给我们看看吧……,……

  “庄哥”给我拿着吧……,……

  庄睿拎着箱子上了装甲车之后,车里两个女人的眼睛,顿时盯在密码箱上一眨不眨,似乎要穿过箱子外面的金属”看到里面的钻石。

  “上了飞机再看吧……”

  庄睿把箱子交给了彭飞,这哥们倒是很懂行,直接用另外一只手拷,栲在了自己的左手腕上,这样除非有人能干掉彭飞,砍断他的手,才能从彭飞那里抢走这一箱子钻石。

  乔治从窗户里见到穆塔从交易所走了出来”连忙说道:“庄,穆塔出来了,咱们走吧……

  “走,去机场……”

  庄睿点了点头,乔治马上用对讲机和前后车联系,前后各一辆防弹车夹着庄睿这辆装甲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驶离了钻石交易所。

  “u,“是谁买走了那颗粉钻?”

  穆塔从交易所走出来后,脸上满是狰狞的神色,他看好的那颗田多克拉的粉钻,居然被别人以高价买走了。

  “一定是那个香港小子……”

  穆塔看到庄睿的车队离开了交易所,不用想也知道庄睿正坐在车内,他恨不得这里是利必亚,那样他就能让庄睿享受一把在车里被活活烤熟的味道。

  其实穆塔倒是冤枉庄睿了,庄睿虽然买了不少大克拉钻石,但是那颗粉钻并没有落在庄睿的手上,南非钻石交易集中了全世界的钻石珠宝商,比庄睿有钱的人多的是。

  “我得不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只穆塔冷笑了一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事情办好了没有?”

  穆塔有些阴冷的声音,让电话一端的那个人,知道自己主子心情不太好,连忙说道:“我已经在机场了,还有十分钟就可以了,那个小子竟然没有在飞机上留看守人员“……”,穆塔咬牙切齿的说道:“时间定为八个小时,我要让他们在印度洋的上空做把飞人……”

  “没有问题,八个小时,我想明天您就能见到这个报道了…,只电话那边的人听到穆塔满意的笑声之后,才把电话给挂断了。

  由于是坐在装甲车里面,到达机场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了一个小时,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车队才来到机场,庄睿等人换乘了悍马车,直接将车驶到飞机旁边。

  “庄先生,祝您一路平安………

  乔治此时心里的一块大石才落了地,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按照穆塔那个人的性情”怎么着也应该找点麻烦,而不会像现在这样风平浪静的?

  谢谢,乔治,我对你们的工作很满意…………庄睿和乔治握了下手,转身走上了飞机。

  “再见吧,见鬼的南非!”

  随着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提速,庄睿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喊道:“恬娅”去拿瓶红酒,为了庆祝离开南非,咱们干一教……”

  “庄哥,还是先把这箱子打开,给我们见识一下吧……,…”

  “是啊,老板,让我们看看吧……”

  知道自己手里拎着的东西价值上亿美元,可是摸得到见不着,让彭飞心里直痒痒,一旁的恬娅等人听到彭飞的话后,也是连连点头。

  “好吧,把大灯呃,那个射灯也打开,彭飞你把箱子放在这里……”

  庄睿见到众人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指挥彭飞放好箱子后,庄睿对好指玟,打开了密码箱。

  “嵝!”

  “太漂亮了!”

  “这要是我的该有多好啊……“……”,随着箱子的打舱内传来一阵惊叹声,就连副驾驶丁浩,都从驾驶舱里跑了出来,眼睛里满是迷醉的神情,至于那俩女孩,早就满眼小星星了。

  “喂”喂,有那么夸张吗?”

  庄睿有些看不过眼了”这些不过都是钻石原石,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与雕琢,看上去其实和毛坯玻璃差不多,哪有他们说的那样漂亮?

  要知道,钻石是要经过切面抛光后,才能展示出其耀眼的光芒,而钻石之所以光彩耀人,也正是因为切面的反射原理,一颗钻石的切面越多,价值也就越昂贵。

  “行了,收起来吧,再看也不是你们的“…………”

  庄睿最后还不忘打击一下众人,说道:“本来想让你们在碎钻里面选一颗的,不过慷慨的韦恩先生已经给你们了,我的奖励可就没有了………

  “庄哥,不公平啊,他们都挖到了钻石,可是我没有啊!”

  彭飞听到庄睿的话后,马上喊了起来,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不是有那颗黑钻石吗?留着回家给媳妇看吧……,只庄睿看到彭飞一脸的纠结样,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离开了南非,众人的心情都挺好的,恬娅和琉璃做了一顿煎牛排,除了驾驶员外,每个人喝了一点红酒,这一天从早上起来就没闲着,吃过饭后,两个空姐也找位置坐下休息了。

  庄睿也感觉到很疲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了飞机之后,他一直都觉得有点心神不定,按理说此时已经离开了南非,即使是穆塔也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了。

  但是庄睿心里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庄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刚才和众人说笑还不怎么明显,现在静下来之后,庄睿只觉得自己心跳特别快,心头焦躁不安,不由解开保险带,站起了身体。

  “庄哥,怎么了?”彭飞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感觉很不对劲,哎呦!”

  庄睿正说话的时候,飞机猛的抖动了一下,直接把庄睿摔回到了沙发上。

  庄睿拿起沙发旁的对讲机,问道:“怎么回事?”

  “庄总,遇到强气流了,要飞低一点,没事,不用担心“……”

  贺双的话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机舱内的人同时感觉到,飞机有个向下的俯冲,机身的抖动变得愈加强烈起来。

  “庄总,没事了,你们休息吧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飞机终于变得平稳了,贺双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不对,怎么还是感觉到有点儿心慌?”

  躲过了强气流之后,庄睿还是感觉焦躁,胸口似乎压了块大石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庄哥,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就好像是在丛林里遇到雷区一样………

  彭飞眼睛里也满是狐疑,他以前经常游走在死亡边缘,对于危险,有着异乎寻常的感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