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人傻钱多(一)


  第百六十三章人傻钱多(一)

  马场俱乐部偌大的客厅,原本是给一些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精英们举办pati用的,现在酒吧台被当成了拍卖桌,而原先的舞池,则是摆满了椅子。

  要说此次拍卖引起的轰动还真是不小,六排每排10人的椅子上,几乎都坐满了人,就连庄睿心里都有点儿打鼓,这古玩黑市开得如此招摇,估计李大力也是全国独一份了。

  “金老哥,咱们做后面吧……”

  前排好位置早已坐满了人,而庄睿这次本来就是打酱油的,并不打算出什么风头,在他想来,恬不知耻的小***,一定憋着劲要把这两件瓷器给拍回去的。

  “金老师,您也来了啊?”

  “哎呦,庄老师也来啦,少见您那……”

  “老金,你玩字画的,怎么对瓷器也感兴趣啦?”

  庄睿和金胖子还没落座,耳边就响起了招呼声。

  自从定光博物馆开业,庄睿组织了一次行业内的会议后,只要是在古玩行里稍有名气的人,鲜有不认得庄睿的了。

  像这种场合,专家来的比较少,而那些腰缠万贯的企业***家们则是人数众多,毕竟玩***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否则您眼力介再好,囊中羞涩也是买不到物件的。

  庄睿和金胖子可以称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专家了,所以众多藏家们,都很热情的和两人打着招呼,或许等会这两人的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少遭受很多损失。

  至于彭飞和苗菲菲,则是很自然的被归类到保镖与小蜜的行列中去了。

  “刘总,上次我可听说了,您那幅唐伯虎的画准备出手啊,回头咱们细聊,嘿,王总,您那件乾隆鎏金大盘还在手上吧?要是愿意转让,可要通知小弟啊……”

  在古玩行『摸』爬滚打了两三年,庄睿也褪去了初时的青涩,游刃有余的和这些成功商人们交谈了起来。

  从庄睿开办的古玩站开始运行之后,专家和藏友们的互动也多了起来,双方都从中得益不少,私下里的关系也处的像是朋友一般。

  庄睿的定光博物馆更是大占便宜,从中收到不少好物件,有几件着实不错的精品,就是和场内的几个人交易的。

  这场内不光是庄睿等人在聊天,就是别的一些相熟的古玩藏家们,也在交流着经验。

  这企业家们也不都是化人,说话粗声大气的为数不少,整个拍卖会场显得有些『乱』糟糟的。

  不过庄睿发现,在会场第一排的座位上,有七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人,面『色』严肃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庄睿在打量别人,而苗菲菲则是在注视着庄睿,看着此刻的庄睿,苗菲菲感觉到既熟悉又有一丝陌生,两年前那个略显青涩的年轻人,现在已经站到了一个普通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这种感觉让苗警官感到有些失落,默默的一个人坐在了椅子上,看着这场内的众生相。

  “先生们,女士们,各位老板,嗯……还是这词用起来舒服,在座的可都是鄙人的衣食父母啊……”

  庄睿等人刚刚坐下,一个声音就从台前响了起来,庄睿听的真切,居然是李大力本人在主持,不由心中有些惊讶。

  在古玩黑市上,这种现象可是比较少见的,一般背景深厚的老板,都会隐藏在幕后遥控指挥拍卖的进程的,这样即使出了问题,也能花钱将自己给摘出来。

  能让组织方的老板亲自主持,一般只会说明,这个拍卖会上有比较重要的物件。

  李大力虽然很少在拍卖场合『露』面,但是场内知道他身份的人,却是不在少数,在李大力说完这番话之后,场下只响起了几声轻笑,气氛稍微有些凝重。

  磁州官窑瓷器的出土,将会在中国陶瓷史上书写重要的一笔,能将之收入囊中,对于这些企业***家们来说,那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诸位老板在百忙之中参加此次古玩交流会,我就不废话了,下面要交流的第一件藏品……”

  李大力的这番话,让台下却是哄然大笑,谁都知道此次来参加的是古玩拍卖,但是到了李大力的嘴中,却是变成了古玩交流。

  坐在庄睿身边的苗菲菲,嘴角也微微翘了起来,看来庄睿所说不虚,最起码他和这主持人的说法都是一样的。

  “好了,下面让我们来看今天的第一件工艺品,这是近代金石字画大师黄宾虹先生的一幅早年作品……

  在上个月的瀚海春拍会上,黄先生的一幅同期作品,拍出了四百三十万元的价格,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上来看看……”

  随着李大力的介绍,两个马仔将一幅放在托盘里的卷轴缓缓摊开在桌子上,在桌子上有一个强光『射』灯,就算是坐在最后一排的庄睿,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画的全貌。

  这是一幅泼墨山水画,山体遒劲有力,纵横奇峭,而画风则是疏淡清逸,颇有黄宾虹早年的意境。

  “老弟,你怎么不上去看看?”

  坐在庄睿一侧的金胖子问道,此刻那些藏家们早已是纷纷上前,戴上手套开始观摩起这幅画来。

  “金老哥,您怎么不上去看呢?”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即使不用灵气探查,庄睿也敢保证,这幅画绝对是一幅赝品。

  李大力又不傻,他肯定不会在被警方盯死的情况下,拿出真品来进行拍卖的,即使是措词他都十分小心,用上了工艺品三个字。

  对于古玩市场,国内的相关条例并不规范,私人间的买卖一直都存在,而工艺品的范畴就更加大了,有人愿意买,国家也无法干涉。

  一边和金胖子聊着天,庄睿一边用灵气在画上扫了一眼,果然是现代的仿品,里面没有一丝灵气的存在。

  “我这要是上去,可就是砸人饭碗啊……”

  金胖子虽然眼馋,但是他知道,只要自个儿一上台,那绝对就会成为众多藏家们的风向标,是真是假全凭自己一句话,这也是众多古董商人和黑市老板们不遗余力的讨好专家的主要原因。

  如果画是赝品,金胖子直说了,肯定得罪老板,说真的,那又对不住良心,所以金胖子对于字画类的物件,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掺和进去。

  “金老师,您上去看看吧……”

  “老金,咱们也认识十多年了吧,上去帮老哥掌掌眼……”

  “是啊,金老师,您也给点评一下呀,这国内鉴定字画的水平,可是无人能比得上您的……”

  金胖子坐在那里巍然不动,可那些藏家们却是围了过来,拉关系套近乎的有之,奉承吹捧的也不少,总而言之,就是想让金胖子去看一眼。

  “诸位,别难为我了成不成?回头老金请客,给诸位赔罪……”

  金胖子被众人说的是一头冷汗,能和他说得上话的人,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金胖子一个都得罪不起,干脆双手抱拳,当起了缩头乌龟。

  “诸位老板,这幅画是一个朋友送来的,手上不凑钱,想转让出去,转让价是rb二十万,有中意的朋友可以考虑一下,嗯,按照规矩,还是价高者得……”

  等到众人都看过画回到座位上后,李大力的声音随之响起,不过从头至尾,话中都没有拍卖两个字,而是变成了转让。

  场内众人都不是第一次参加古玩黑市,对于这些语言上的技巧很了解,并不会因为李大力说什么而改变自己的看法。

  “三十万,这幅画我要了……”

  场内稍稍沉默了一会,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说话的人是刚才和庄睿打过招呼的那位刘总。

  但凡一个成功者,都是极为自信的人,他们在商场搏击训练出来的眼力,也带到了古玩行当里,凭着自己对古玩的了解,这些人最喜欢贸然出手。

  但是业余藏家们却不知道,他们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古玩行的大忌,古玩行里鉴定物件,讲究是物三分假,看假不看真,挑不出『毛』病那还要寻思三分的。

  “四十万,老刘,你手上有不少名人字画了,这幅让给我吧……”一个声音紧跟着刘总的叫价响了起来。

  “五十万,好东西不怕多……”

  刘总不甘示弱,又叫出一个价格来,听得庄睿不住暗自摇头,怪不得李大力凭借着古玩黑市能有如此身家,敢情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傻钱多啊。

  正规拍卖场虽然也不乏赝品,但是和黑市相比,相对就要规范许多了,最起码会有相关鉴定师出具的鉴定证明,而不会像这样跟着感觉走。

  “六十万……”

  “十万……”

  叫价还在继续着,中间又有两人掺和了进来,他们也是存着投机的心理,毕竟黄宾虹的山水画,在国际上都是很出名的,只要拿到正规拍卖场,少说也是两百万起拍的。

  经过几轮激烈的竞逐,最终这幅画被刘总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拍走了,看着那位洋洋得意的刘老板,庄睿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