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民族(一)


  第百七十五章民族(一)

  “小睿,你……你说这瓷器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远在北京庄睿的家里,虽然还是寒冬二月,秦浩然也是看得额头直冒冷汗,虽然五千万美元还没有被他看在眼里,但这可是一场事关国家尊严的赌注。

  所以这次瓷器鉴定,已经上升了好几个层面,不单单是术上的交流,更是两个国家明之间的对撞,这让许多本来对于收藏漠不关心的人,也都坐在了电视机旁。

  “一定是假的,爸,您相信日本1000年前,就能烧制出如此精美的瓷器吗?”

  庄睿笑着答道,他本没想将事情闹得这么大,谁让岛国得寸进尺,这也算是自食恶果吧。

  “可是……”秦浩然还是有点担心。

  “没有什么可是的,臭小子,哪有那么多问题啊?快看,马上就要开始了……”

  秦老爷子远比儿子镇定的多,一边逗弄着怀里的曽外孙女,一边训斥着秦浩然。

  几人的目光重新转回到电视屏幕上,庄睿见到发布会场的保安,已经隔离出来一块十个平方大小的空地,而那两件瓷器,都被摆在空地内的一个桌子上。

  虽然坚信庄睿不会骗他,但是在这种场合里,田教授心里也是有一丝紧张,沸沸扬扬闹了一个多月的“古瓷”事件,在今天就要落下帷幕了。

  “田教授,请吧……”

  山木退后了一步,对田凡做了个手势,在他看来,中国人的行为必定是徒劳无功的,而他的名字,也将在今天之后响彻整个日本。

  旁边有工作人员,递过来一个电工用的锤子,这也是刚刚找到的,田教授接过锤子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为了让大家能更加直观的认识到,这四件器物出自一人之手,我想,从我所带来的瓷器开始……”

  “都可以……”

  山木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你砸自己的东西是你的权利,不过等下要砸我的,你就要做好那五千万美元易主的心理准备了。

  “田教授,砸物鉴定艺术品,这在以往还没有先例,请问,您有把握吗?”

  一个女记者拿着长长的话筒,从保安的身侧,递到了田教授身边,这还是今天新闻发布的第一个记者提问。

  “我还是刚才那句话,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是真是假,马上就能见分晓了,事实胜于雄辩,等砸开这几个瓷器,你们就知道了……”

  田教授也是有些无奈,用这种方法鉴定物件,那是鉴定师一种无能的表现,田教授此举也是赶鸭子上架,总不能就这样被岛国羞辱吧?

  同时田教授也对这个造假者感到深深的佩服,能将赝品仿制的如此形神俱似,其工艺就连国家级的工艺师都无法与之比拟,这位制造者足可以开山立派,自成一个体系了。

  回答了这个女记者的提问之后,田教授拿起了手中的锤子,走到桌子旁边,对着彭飞送来的那件恭器,高高的将锤子举了起来。

  在这一刻,无论是身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人,还是守在电视机前的关注,均是屏住了呼吸,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高高举起的锤子。

  “啪!”

  一声脆响被现场出『色』的音响效果很放大了,这声音好像是敲击在众人那脆弱的心脏上一般,让每个人的身体都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将目光再转回到那件瓷器上,那个四方的恭器表面,已经被敲碎掉了,『露』出婴儿拳头大的一个黑洞,摄像机对着黑洞取了近景,但是还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啪……啪啪!”

  铁锤与瓷器的碰撞声不断的传来,在田教授敲下第五锤的时候,那个四方恭器终于解体了,散落的碎瓷不规则的分布在桌子上。

  由于外面被保安拦住,此刻站在碎瓷前面的,只要田教授和山木二人,随手扔下锤子,田教授就在碎瓷片了扒拉了起来。

  这器物本来就不大,短短的几十秒后,田教授就一脸喜『色』的抬起头,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片,内壁向外,展示在了所有的摄像机前面。

  “许,2006年11月12日……”

  在摄像机的高倍拉近景下,上面那一行比米粒稍大的字,清晰的传入到全世界正在观看这个新闻发布会的观众面前。

  “假的,这是假的……”现场有人喊叫起来。

  “废话,当然是假的,这一件是田教授带来的……”另外一个记者不屑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菜鸟同行,这孩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这……怎么可能啊?”

  站在田教授身边的山木,即使不用放大镜,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破碎的瓷器内壁上的那些小字,神情不由有些恍惚,他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

  在这一刻,山木甚至有种想阻拦田教授继续去敲碎瓷器欲望,他在害怕。

  野合看到山木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当下走到他身边,附在山木的耳边说道:“山木君,那本身就是一件赝品,内壁刻字也不算什么高深的技术,你要相信科,咱们的这两件瓷器,可都是经过碳十四检测的……”

  “哈咿!谢谢野合君的提醒,是我不对……”

  山木猛的一低头,对着野合鞠了一躬,他也感觉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现在可是面对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的电视观众,而他则是在代表着日本的形象。

  “下面我要砸的,是这件同样的恭器瓷,大家看清楚了……”

  山木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猛然被田教授的一句话又给搞紧张了起来,因为现在要砸的瓷器,将是他从中国购买的那件恭器。

  刚才那件已经破碎的瓷器,被工作人员拿了个篮子收到了一边,直到桌子上面再无一片碎瓷的时候,田教授对着另外一件相同的瓷器,举起了锤子。

  “啪……啪啪……”

  随着田教授锤子的起落,那件精美的瓷器,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堆碎瓷,场内所有人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双眼一动不动的紧盯着田教授的双手。

  田教授现在也是异常的紧张,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出现在摄像镜头里的时候,颤抖的十分明显,所有人都能看出田教授的内心,并不是像他外表所表现出的轻松。

  突然,田教授的手顿住了,厚厚的镜片下的眼睛里冒出一股精光,嘴唇不自觉的在颤抖着,一片只有婴儿巴掌大小的碎瓷,被田教授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血,出血了……”

  “田教授,您的手上出血了……”

  激动之中的田教授没有发现,锋利的瓷片已经划破了他的掌心,一股鲜血从指缝里流了出来,染红了这片碎瓷。

  “找到了……我找到了……”

  田教授丝毫没有在意手中的鲜血,嘴唇蠕动着,发出了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要知道,在田教授决定碎瓷鉴物的这个过程中,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压力,如果这两件瓷器中未能找出端倪,那么不仅是他,就是中国整个术界,都会被世界耻笑的。

  当然,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在田教授手中的这个瓷片内壁上,清洗着刻印着“许,2006年4月4日”这样一行字。

  “田教授,您说的是什么?能把手中的瓷片给我们看一下吗?”见到田教授激动的样子,所有人都意识到,结果终于出来了。

  而站在一旁的山木,则是面『色』灰白,他能感觉得到,似乎失态的发展,并没有如他所料,田教授手中的东西,一定对他不利。

  “看吧,这就是证据,我★★本陶瓷术界的卑劣行为,感到无比的愤慨!”

  记者的话惊醒了田教授,田凡张开手,用带血的两根手指,捏住了瓷片,将瓷片里面的字,展现在满场的摄影机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