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玉人


  第百十二章玉人

  “老板,这个里面还有几个东西,你还要不要看?”

  张大牛见庄睿不说话了,心里不禁有些打鼓,他也知道盗掘古墓是犯法的,要是★★住,最少也要罚个三五千的,他们家可没那么多钱。

  “还有?看,要看……”

  庄睿听到张大牛的话后,顿时清醒了过来,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现在古玩如此热门,那些物贩子都将目光盯向了农村。

  而这些农村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加上化水平普遍较低,根本就不明白他们的私自盗掘行为,对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物瑰宝有着什么样的破坏。

  不过庄睿有些不解,国家对盗掘贩卖物罪,一直打击力度都很大,为什么有些地方还能如此明目张胆的盗掘古墓,难道那些地方『★★』都是吃干饭的吗?

  其实庄睿不知道,在河南地界,尤其是邙山周边的地方,仅仅一个孟县(不具体署名了,上一章的也会改掉,省的被跨省)的盗墓大军,就不下于五千人,俗话说法不责众,就凭那几个在编的***,根本就抓不过来。

  而且就连那些『★★』人员的家里,说不定都有指望这个吃饭的呢,所以即使抓到现行了,也不过就是罚点钱了事,如果真要判刑,估计第二天派出所就能被一群老头老太太们给围了,这事儿不是没发生过。

  这些当地的盗墓者,都是属于这个产业的最底层,在最初的时候,他们辛辛苦苦挖出来的明器,品相完整的也不过就卖个几百块,一般的甚至几十块钱就给卖掉了。

  而古玩热兴起之后,这些人也感觉自己吃了亏,逐渐的开始由家庭作坊式的盗墓行为,变成了团伙行为。

  几家关系不错的人,结合在一起,分工明确,有人负责盗墓,有人负责望风,专门在派出所门口蹲点,往往警察刚出门,那边就得到了消息,这也给警方的工作带来了难度。

  即使是一些大案惊动了高层,出动警力抓捕,也不过让他们稍微收敛一下,过了风头到了晚上照样继续盗掘,专案组总不能常驻在那里吧?

  所以这样家庭作坊式的盗墓团伙,是无法禁绝的,还将会继续的存在下去,像地老鼠一般,将一个个珍贵的古代墓葬给盗掘破坏掉。

  ……

  “这……是个陶俑吧?怎么这么重?难道是实心的?”

  猴子在帮张大牛解着另一个包裹,从里面抱出一个物件的时候,差点没将其摔在地上,显然猴子没能估算出那东西的重量。

  “不知道,这玩意老沉了,要不是俺弟弟力气大,还背不到***来呢……”

  张大牛对这些东西并不怎么上心,在他看来,这些物件不能吃也不能喝,虽然知道能换钱,他也不明白这些人收了东西有什么用?

  所以挖上来这些玩意后,张大牛和弟弟都是将东***到地窖里的,从来也没整理过,这次来***,就从地窖里随便挑选了一些东西带过来的。

  “猴子,什么东西?”

  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庄睿的注意力,走过去一看,猴子正吃力的抱着一个三四十公分高的人形陶俑,上面满是黄『色』的泥土,无法看清相貌和人物的『性』别。

  “不知道,实心的陶俑很少见啊,这玩意真重……”

  猴子答着庄睿的话,把东西放回到了桌子上,累的直喘粗气。

  “嗯,还真不轻……”

  庄睿伸手掂量了一下,这个不算很大的物件,居然有六七十斤重,和个同体积的石头块子也差不多了,这让他有点愕然。

  由于实心烧制的陶俑非常容易开裂,所以自秦以来,陶俑除了脖颈为实心烧铸的之外,身体头颅一般都是空心的,就像在西安地区出土的秦俑,看起来虽然高大,其实并不是非常重的。

  当然,历史上也有实心陶俑出土,但那些都是分段烧制然后拼接在一起的,搬动的时候极易破碎,而不会像这个陶俑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

  “咦?不对……”

  庄睿用灵气在这人形物件上游走一番后,突然愣了一下,因为他在这个东西里面所发现的灵气,居然是玉石那种淡淡清凉的气息。

  “难道是玉人?”

  庄睿扭过头,对猴子说道:“去找个脸盆,另外再拿个排刷来,这东西有点古怪,不大像是陶俑……”

  过了四五分钟后,猴子不知道从哪找了个大塑料盆,接了半盆水端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个猪鬃『毛』刷。

  庄睿的力气远非猴子能比的,一手抓起那物件,直接放在了盆里,盆里的水沾到那物件上的泥土,马上就变得浑浊了起来。

  庄睿拿着『毛』刷,沾水从头部刷起,几下就将上面一层黄泥给清理掉了,没等他细看,站在一旁的猴子就惊呼出声:“这……这东西不是陶俑,是玉人啊!”

  “玉的?”

  一旁的张大牛也愣了一下,继而满脸喜『色』,张嘴说道:“还是老板厉害,俺们真不知道这东西是玉的呢,搬起来死沉死沉的……”

  听到这东西是玉的之后,张大牛兴奋的直***手,农村人即使再没见识,也知道玉是值钱的,大牛已经在心里估算起来了,这玩意最少要卖1000……不,最少要2000才成。

  庄睿没有搭理二人,随着玉人逐渐被清理干净,他的面『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从桌上拿了皮尺量了一下,这个玉人足足有四十公分高。

  玉人是由一整块白玉雕琢而成,由于年代久远,在玉人身上沁进去不少泥土的沁『色』,洗刷干净后通体泛黄,其造型是个怀中抱琴的女人。

  准确的说,玉人抱的应该是琵琶,琵琶的头部包括弦槽、弦轴、山口等细微处,雕琢的分毫毕现、极为精致,从玉人怀中所抱的琵琶来看,她应该是个琴师。

  玉人本身的雕工也是很好的,整个玉人身上布满了细如发丝的纹饰,这个应该是琴师的女人面带笑容,下颌微抬,穿着长袖袍服,显得栩栩如生。

  看在庄睿眼里,这两千多年前的雕工,现在以及很难有人能企及了,即使用机器雕琢,恐怕都做不出这种效果来,这绝对是汉代玉雕的巅峰之作!

  “妈的,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把谁的老巢给挖了啊?”

  庄睿在心中惊叹,这玉人的出土,说明了墓葬主人的身份,要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出许多。

  要知道,古代墓葬是讲究礼制的,尤其是朝廷官员,什么身份陪葬什么东西都是有讲究的,即使你再有钱,没有身份也不敢陪葬过多违制的物件,否则不单是坟头要被扒掉,就连子孙也要遭殃。

  而玉石在古代,特别的秦汉两朝,是极为重要的祭天礼器,一般臣子是不可能拥有这么一大块整玉来雕琢陪葬品的,所以这个玉人的主人,说不定就会是位帝王的存在。

  “老板,您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钱?5000块值不值啊?”

  庄睿在打量玉人的时候,张大牛憋不住劲了,走到庄睿面前出言问道。

  “5000块钱?”

  庄睿苦笑了一下,心中有些为古代的帝王感到悲哀,他们当时倾尽全国之力修建的墓葬和陪葬品,在张大牛嘴里,只值五千块钱?

  “大牛,我问你句实话,你老实说,你们有没有在那个墓的棺材里面,发现什么东西?”

  一般汉代帝王墓,极有可能会有金缕或者银缕玉衣出土的,庄睿从这玉人上能看出,这个帝王的规模,恐怕不下于曾经出土过金缕玉衣的满城汉墓。

  “棺材?那个大石棺?”

  张大牛见庄睿问的慎重,想了一下之后,说道:“里面是有个大石棺,二牛拿斧头劈了几下没砍开,我怕里面的东西诈尸,就没让二牛启开,里面具体有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农村人比较『迷』信,而且大牛兄弟俩也不是专业盗墓人,对于鬼神之说还是相信的,所以在阴森森的墓『穴』里,最终还是没敢打开棺材。

  只是张大牛并不知道,古人墓葬,馆中宝贝是最多的,也是最好携带和最为值钱的,一般有经验的盗墓贼,下去之后最先就是清理棺材,连尸骨中的那些堵住九窍的玉塞都不会放过。

  庄睿闻言松了口气,这棺材要是被张大牛二人动过了,损失可就真的是无法挽回了,以二人的秉『性』,肯定会把玉衣上的金线割断,抛尸取衣的。

  “大牛,我给你说句话,你先别高兴,也别害怕……”

  庄睿想了一下,这个大墓牵扯的东西实在太惊人了,与公与私,他都不敢隐瞒下去,当下接着说道:“你想知道个玉人到底值多少钱吗?”

  “想啊!”张大牛连连点头。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告诉你,它最少值五百万,***外去,就是一千万也有人要!”

  “五百……万?!”

  张大牛没反应过来,伸出右手五个指头看了看,然后又伸出左手,过了半天,才很艰难的从嘴里吐出了个“万”字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