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章 棺中铜棺


  从庄睿所站的位置来看,棺椁所用的木料,完全没有拼接的痕迹,似乎就是一整块木料做成的,庄睿无法想象,这要用多大一颗柏木树啊?

  而棺材盖和棺材结合的天衣无缝,有人拿了张纸去试了一下,都塞不进去,吻合的几乎完全没有缝隙。

  “这……有点难度了……”

  孟教授围着棺材转了几圈,眉头紧锁,他原本以为这棺材是卯榫结构的,但是仔细棺材之后,却发现棺材上居然没有一颗榫钉,这让孟教授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一般古代木制家具上凸出部分叫榫,凹进部分叫卯,这种形式在我国传统家具中达到很高的技艺水平,棺材自然也是如此,只是这个巨大的棺椁,好像有点不同。

  “老师,这好像是开孔灌了烧化了的铜汁进去的……”

  庄睿用灵气观察了一番棺木的外层结构,发现在棺椁的处地方,结构和木头完全不同,他用砂纸在一处轻轻擦拭了之后,发现那个直径约两公分的孔洞里的物质,完全不同于棺木本身的材质。

  孟教授听到庄睿的话后,走过来拿一把小刀,在棺木上刮下一层物质,仔细分辨后,说道:“没错,是铜汁烧化了灌输进去的,想从榫卯处启开,是不大可能了……”

  这样做可以使得棺椁的密封『性』变得更加的好,但是这也加大了开棺工作的难度,想完好无损的将棺盖打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孟教授围着棺椁转悠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无奈之后,只能让人在棺材不同的位置打出豁口,以备撬棍开棺所用。

  “小刘,你在后面,侧面也要两个人,庄睿,你去排头那里,好了,大家拿撬棍,小心点,不要太用力,一起把棺盖给撬起来……”

  孟教授指挥着众人,将撬棍卡进了在棺材盖凿开的缝隙处,一声命令之下,众人齐齐发力,那座巨大的棺椁,发出了难听的“咔咔”声。

  “起来了,起来了……”

  “再用点力,把上就撬开了……”

  “人都站远一点,小心里面有机关……”

  各种喊话的声音响彻在墓室之中,这么大的一个棺椁,说不定里面就会安置着什么夺人『性』命的机关暗器,孟教授大声提醒着众人注意安全。

  在这些千年墓葬里受伤,那绝对是一件让人很不愉快的事情,因为经过地底数千年的密封,很多物质细菌都会产生变质,一旦感染,就是现代的医疗手段,都是很难治愈的。

  不过还好,笨重的柏木棺盖被启开之后,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在棺材的尾处,两个人拿着铁钩子,将棺材盖给拉了下来。

  去掉棺盖的棺椁,加上厚重的底座,高度也在一米以上,直观并不能看到馆内的情形,身边有梯子的人,已经爬到了梯子上,向棺内看去。

  “还有个棺材……”

  “孟教授,还有个铜棺……”

  “『奶』『奶』的,这到底是谁的墓啊?这么复杂?”

  看见馆内情形的人,纷纷叫嚷了起来,原来在这柏木棺材内,居然还有着一个铜棺,在灯光的照『射』下,铜棺盖上显『露』出几个简单的条纹刻画,使其愈发显得神秘莫测。

  “不对啊,黄肠题凑一般都是柏木棺椁,为何出了一件铜棺?”

  孟教授也爬上梯子,就近观察了一下,眉头紧锁,显然无法想通这其中的关节。

  要知道,古人理解死亡为升天,还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在另外一个世界延续自己的生命,所以在死后,就为自己准备了棺木厚葬,以期待能将这些东西带入到另外的世界中。

  由于人体在五行中属木,所以古人对棺木的选择非常的考究,并且认为如果被葬在铁制的棺材中,那个人的灵魂就无法进入轮回。

  所以在历史上,使用五行属金的铜棺是极其少见的。

  “准备滑轮,将这个铜棺启出来……”

  孟教授观察了半天之后,做出了决定,只有打开这座棺椁,才能揭晓这一些的秘密,得知墓葬主人的身份。

  由于条件有限,众人用两个合金梯子架在两边,然后在梯子上加固了滑轮,用绳索从铜棺两侧放下去,还好,铜棺底部与柏木棺材并不是十分的吻合,这才使得两根绳子顺利的将铜棺绑住。

  “一二三……用力……”

  要是被外人看到这个情形,很难想象这些人平日里都是衣冠楚楚的者,在此刻就像是民工一般,拉着绳子凭借滑轮的力量,将那个重达最少在数百斤以上的铜棺,从黄肠柏木棺材中吊了起来。

  当铜棺的高度超过柏木棺材时,下面马上有人小心翼翼的将梯子挪动,一点点的把棺椁挪在空地上方,仅仅这个工作,整整进行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是啊,棺中套棺,想必陪葬品会很丰富……”

  “好像里面有水啊?刚才在抬起来的时候,似乎感到里面有水在晃『荡』……”

  “不可能,这座墓最少在两千年以上,有什么水分也都挥发了的……”

  虽然劳累,但是将棺椁成功取出,众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对于考古家而言,揭开一个又一个隐藏在历史长河中的秘密,无疑是最为令人振奋的事情。

  “休息一下,准备开棺……”

  孟教授也是一脸喜『色』,在这地方忙活一星期了,终于将揭晓墓主人的身份,嘴里说着让众人休息,他自个儿却是围着铜棺转个不停,在看观察着铜棺的开启方法。

  庄睿坐在一旁,看着这铜棺,眉头拧了起来,因为他虽然能感觉到铜棺内藏着数量丰富的古玩,但里面还真的正如刚才一位研究员所说,是有水分。

  不过庄睿的灵气只能通过物体本身所蕴含的灵气,来探测物件的种类,是以他也不知道那些毫无灵气的水是什么玩意,这一切可能都有待开棺后才能知道。

  或许是之前已经有了充足的防盗措施,这具铜棺的开启十分的顺利,将两边四个经历千年而不腐的活扣扳上去之后,铜棺就能向上掀开了。

  只是即使是棺盖,重量也是不轻,孟教授选出几个力气大的人,站在四角一起用力,将棺盖抬离了铜棺。

  “这是什么?”

  庄睿正是抬棺盖的四个人之一,在抬起棺盖的同时,他侧过身子看了一眼棺材内部,却是发现,在距离棺材边缘七公分高的地方,似乎有一层水状物质,随着棺材的挪动,在轻轻晃『荡』着。

  不过在那层水上,全是灰尘,无法看清是什么物质,一直等在旁边的众人纷纷围了上去,倒是将庄睿几个干活的人挤在了外面。

  “水银,是水银……”

  “天啊,怪不得那么重,整整一棺材全是水银……”

  “让让,让我进去看看……”

  听着里面传来的话声,庄睿使劲的挤了进去,他看到孟教授正拿着一根木棍,在棺材里搅拌着。

  那层表面的上灰尘,随着水银的流动,全都消失不见了,在灯光的折『射』下,明晃晃的水银如同镜子一般,反『射』出无尽的光芒。

  庄睿曾经看到过一篇科考资料,曾经在山东一处汉墓里的陶瓷棺材内,发现有水银残留过的痕迹,不过那个墓葬曾经被盗掘过,却是没能留下更多的线索和资料。

  水银名叫做汞,史料中多有记载,古人道家用此炼丹以求长生,虽然水银的确可以『药』用,可杀虫,攻毒,治疥痹,恶疮等疾病,但是对身体的危害也是极大的。

  历史上最少有三位以上的皇帝死于水银中毒,这位皇帝看来也是笃信所谓的道家理论,相信尸身泡在水银里可不朽不腐。

  孟教授提起了木棍,几滴水银顺着木棍滴回到了棺内,稍稍思索了一下,孟教授说道:“棺内有东西,肯定是墓主人,不过水银见了空气,会很快挥发掉的,并且在气体中也有剧毒,先把棺盖给盖上……”

  庄睿几个人重新将棺盖盖上后,孟教授和几个专家商量了一下,决定问相关单位要一些防毒面罩,把水银全部都给舀出来。

  工作是无法继续下去了,所有人都退回到了山上,等到防毒面罩和相关的用具送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小庄,等下要小心,不要让水银沾染到皮肤上……”

  下到墓葬里的人一共只有个,除了庄睿和任博士之外,另外几个人也都是国内考古界的专家。

  在开启棺盖后,庄睿和任博士两个人,带着长及肩头的皮手套,开始将棺内的水银小心的舀到几个桶里,这些水银稍后都会被送去研究化验,以验证两千多年前水银的制作工艺。

  说老实话,经过这次考古发掘,庄睿的胆子真是大了不少,环境锻炼人这句话一点儿没错,以前他哪儿敢在死人棺材内大动干戈?

  随着一瓢瓢流动着的银白『色』『液』体被从棺内舀出,铜棺椁中的物件也逐渐浮现了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