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欺人太甚


  “德叔,谢谢您了,回头等我去中海,去拜访一下那位老爷子吧……”

  庄睿知道这是天大的人情,九十多岁的老人出门说合,对方纵然再不懂事,也会给几分面子的,否则以后在道上是很难行走的。

  “庄睿,这事我只能办到这个程度了,至于对方买不买账,我也没把握,不过这件事我觉得有点蹊跷……”

  德叔知道现在年轻人的秉『性』,一向是不把老人放在眼里的,更何况叔都是快要进棺材的人了,虽然徒子徒孙众多,但是对方给不给这个面子还是两说的。

  “蹊跷?德叔您说……”

  庄睿听到德叔的话后,愣了一下,这是明摆着就是有人给老四下局,有什么蹊跷可言?

  德叔问道:“你那同是在澳门的赌场里赌的吧?”

  “是啊,他们专门开了个贵宾厅赌的,赌场只是抽水……”庄睿不知道德叔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从赌王叶汉在澳门开赌档以来,正规赌场是不允许有人在里面的出千的,为何你那朋友输了几个亿,赌场方面都没什么反应啊?”

  德叔是个★★湖,对于赌档这一行当也是非常了解的,像澳门那些正规的大赌场,虽然允许放贷的人在里面,但是为了自己的声誉,却是对出千深恶痛绝的。

  “赌场只负责抽水,这些事他们应该不管的吧?再说那些人只要配合的好,未必就用出千的手法赢钱的……”

  庄睿倒是没想到这茬,出千不一定是像电视里所演的身上藏牌换牌,其实只要事先对了暗号,一个小动作就能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底牌的。

  几个人算计老四这菜鸟一个,如果再不赢的话,那也妄称是江湖千门中人了。

  “可能是我多想了,不过你也要注意下,有些赌场的高管,和那些千门中人都是很熟悉的,好了,挂电话了,明天我给你答复……”

  德叔是老派人,想事情比较多,也比较全面,但是赌场方面是否放水,对于庄睿而言都无所谓了,只要明天对方肯让一步,吐出来庄睿所拿的那笔钱就成了。

  知道庄睿回家,晚上欧阳军带着自己那已经满地跑的儿子也来蹭饭了,他的房地产公司现在做的很大,已经不满足于在京城发展了,触角开始向沿海地区辐『射』,势头非常好。

  不过欧阳老板对于庄睿转让给他的那百分之五非洲工程的股份一直没有分红,十分的不满意,要知道,他可是拿出一个真刀实枪的会所换来的。

  所以欧阳军一直就用这名义,没事就来四合院蹭饭吃,而且扬言让儿子一直吃下去,吃回那几个亿才成。

  ……

  热闹开心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庄睿又赶到了庄园,他想在这里等德叔的电话,如果对方同意退回后面那笔款子,庄睿还要说服老四留在北京工作,因为这是指定瞒不住他家里的。

  “老幺,对方怎么说?”

  在昨天得到庄睿的消息后,老四和伟哥看样子都是一夜没睡好,眼睛里泛着红『色』的血丝,样子有些憔悴。

  “还没来电话,哎,正说呢,德叔的电话,我先接……”

  庄睿正说着话,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下号码,是德叔打来的。

  “德叔,我是庄睿……”

  “什么?他们这么说?”

  “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庄睿听着德叔的电话,脸『色』却在不停的变幻着,看的一旁的伟哥和老四心中都升出了不妙的念头,估计找人说合这事,没成。

  “庄睿,事情就是这样子,叔的面子这次都不好使,因为这几个人一向都是在东南亚活动,不怎么回国,所以……”

  “我知道了,德叔,这事还是要谢谢您,他们提的条件我要考虑一下,晚点给您答复……”

  庄睿挂断电话后,脸『色』十分的难看。

  “老幺,怎么了?对方不同意?”

  伟哥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其实从庄睿的反应就能看出来,这事指定谈崩了。

  庄睿点了点头,说道:“恩,对方的根基不在国内,叔的面子不好使,不过,他们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四和伟哥异口同声的问道。

  “再赌一场!”

  庄睿顿了一下,咬了咬牙,接着说道:“那边传过话来,说江湖事江湖了,赌桌上的恩怨,赌桌上来了结,如果咱们不服气的话,就再赌上一场!”

  “妈的,还想让老子们给他们送钱啊?”

  伟哥这个中海好男人一听庄睿的话,顿时也炸了,直接就骂了起来:“坑了老四几个亿还不知道收手,这些人活腻歪了不成?麻痹的,老四,哥哥给你200万,找人做了他们……”

  “伟哥,这事不成,对方是有组织的千门中人,千门将里面可是有火将的,专职就是干保镖和杀手的活,到时候别被他们反咬了一口……”

  庄睿听到阳伟的话后,一口就给否决掉了,自己这哥哥估计从小连鸡都没杀过,这次恐怕是被气坏了,才会如此口不择言的。

  “伟哥,这钱也不要了,我现在回家,拼着领家法,把这事说清楚,我要让那几个杂碎知道,我们广东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老四狠狠的咬着嘴唇,鲜红的血渍从嘴里流淌了下来,对方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把老四那股子阴狠劲给『逼』了出来。

  庄睿倒是没听说过老四家里还有家法,当下奇怪的问道:“家法?什么家法?三刀六洞吗?”

  庄睿所说的三刀六洞,起源于解放前的上海小刀会,那会犯了特定帮规的成员,就要用刀在小腿肚上扎三刀,对穿,三刀下去就是六个洞,称为三刀六洞。

  后来上海青帮包括港台的★★★,很多都是用的这种帮规,这可不是电视里杜撰的,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老四摇了摇头,脸『色』有些苍白,说道:“不是三刀六洞,是我们家里早年跑海的时候立下的规矩,有仇必报,有错必罚……”

  “你做错要怎么罚?”伟哥有点好奇的问道。

  “死!回家我也没脸活着了,不过那几个杂碎,一个都跑不掉……”

  老四似乎下了决心,抬起头看向庄睿,说道:“兄弟,四哥对不住你,那钱我也还不上了,下辈子咱们再做兄弟!”

  说完话后,老四抬脚就要往外走,庄睿一把拉住了他,吼道:“你脑子醒醒好不好?现在这社会不讲究打打杀杀了,靠,我看你是香港古『惑』仔看多了……”

  庄睿花了一个多亿,就是想把老四保下来的,如果按照老四的方法去做,那自个儿还不如不掏这笔钱了。

  “赌,和他们再赌一场,麻痹的,让他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庄睿在房中转了几圈之后,终于下了决心,俗话说苍蝇不定无缝的蛋,老四在这里面也有过错,庄睿原本想着花钱消灾,自己出点钱将事情了结。

  可是没想到对于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卷走了几个亿不说,还如此猖狂的要在赌桌上了结恩怨,摆明了就是欺负庄睿等人不敢接招。

  “老幺,这……这可不行,咱们可没有一个人会赌啊,老四……老四更别提了,不行,这绝对不行……”

  伟哥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傻了眼,都他娘的输了几个亿了,还要和对方去赌,那不是脑袋瓜秀逗了吗?

  “这事伟哥你别管……”庄睿寒着脸,拨通了德叔的电话。

  “德叔,就按他们说的,赌桌上恩怨,赌桌上了结,您回过话去,时间由他们来安排,不过地点要在澳门的正规赌场内……”

  对话既然撕破脸皮,一点面子不给留,庄睿也不介意赌上一场,只要是在正规场合里,请来公证人,庄睿不怕对方出千玩猫腻。

  至于说赌术,庄睿有这双眼睛,摆明了就不会输,他之所以不沾赌,原本是不想沾污了上天赐予自己的这双眼睛,但是对方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庄睿,我看这事再想想别的办法,你也不懂的赌的,会吃大亏的……”

  庄睿在公海赌船大战赌王的事情,只有香港的一些上层社会里的人知道,并没有流传出去,所以伟哥老四包括德叔在内,都不看好庄睿的决定。

  “德叔,没事,中国藏龙卧虎,人才多的是,您不用担心,和他们约一下吧……”

  庄睿并没有说是自己要去赌,因为他要是说了这话,德叔打死不会去传话的。

  一直在庄睿身边的老四和伟哥听到庄睿的话后,也是松了口气,他们知道庄睿的背景很深厚,说不定还真有这样的人才呢。

  电话一端的德叔也是如此想法,回话很快传了过来:一个星期后,在澳门赌场,双方各拿五亿港币赌资,至于如何赌法,到时后双方再协商。

  庄睿接到回话后,马上拨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他要筹集资金啊,现在别说五个亿,就是五百万,庄睿也拿不出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