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筹集资金


  在京郊庄园的一个房间里,三四个人围在一个铺着红绸布的桌子边,正在验看着摆在桌子上的翡翠明料,其中不但有当年在平洲原石市场人士的韩老板,就连庄睿的岳父大人也在场。

  “老幺,你说的办法就是卖这些翡翠?”

  伟哥轻轻碰了下庄睿,他本来打算给老爹商量一下,帮庄睿筹集个一亿现金的,没想到被庄睿拒绝了,说是自个儿有法子,伟哥没想到庄睿居然是要卖翡翠?

  虽然伟哥和老四都知道翡翠值钱,但是桌子上一共也就十六七块料子,这哥俩都不怎么相信就这点玩意,能值个五亿rb?

  “对,你们看着就好了,不用说话……”

  庄睿点了点头,目光看向韩皓维,开口说道:“韩老板,不用看了吧,七块料子,三亿五千万,你有赚无赔……”

  这七块『毛』料都是已经解开的翡翠原石,最差的也达到了冰种,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帝王绿料子,全部都是极品翡翠明料。

  “这……庄老弟,你看……能不能再便宜点?”

  韩胖子还是那副身材,白白胖胖的脸上架着副眼镜,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如果不是熟悉的人,谁也看不出这是位身家过亿的珠宝老板。

  “呵呵,韩老板,咱们是老朋友了,我给的也是公道价,不瞒您说,就这七块料子,我岳父大人还不让卖呢……”

  庄睿闻言笑了笑,摆出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样子,其实庄睿要不是有别的用心,别说三亿五千万,就是四亿他都见得不肯卖,要知道,现在极品翡翠的价格,可是一天一个价。

  从前天决定和那帮子老千们赌一场之后,庄睿就开始筹集资金了,将库存的几十块『毛』料解出来了一小半,然后打电话将国内最有实力的几个珠宝商都邀约到了家里。

  庄睿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不喜欢从银行贷款,自从赌石发家以来,他从未欠过银行一分钱,可能这也注定他成为不了企业家吧?因为那些做企业的,向来都是把银行当做自家金库的。

  “老韩,这些料子你不要,我都包下来了,小睿,用钱就说话,干嘛要买『毛』料啊,京城店可是也需要这些料子的……”

  秦浩然昨儿从香港赶到京城,没想到女婿居然是喊自个儿来做生意的,并且还另外叫了国内的两家珠宝店老板,这让秦浩然很不高兴,此刻听到韩皓维和庄睿讲价,巴不得庄睿不卖了呢。

  庄睿闻言笑着说道:“爸,国内市场那么大,不是哪一家能吃下来的,大家多点合作,也是有好处的吗……”

  “对,对,秦老板,您的秦氏珠宝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一点的,庄老弟,就按你说的价吧,我回头就给你转账……”

  韩皓维岂能不知道现在的翡翠市场价格?刚才的讲价也是生意人的习惯,现在看到秦浩然出言,马上答应了下来。

  从2005年翡翠方面限制原石出口之后,国内的翡翠市场,几乎是一天一个价格,上扬速度堪比房地产,很多商家都在拼命囤积翡翠原石,像庄睿这样转让明料的机会,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庄老板,这三块料子我要了,您出个价吧……”

  此时另外一个珠宝商也挑好了料子,庄睿看了一眼,说道:“于老板眼力不错,高冰种的料子,三块一亿两千万……”

  “好,那就这么说了,咱们一会也办理手续吧……”

  那位于老板爽快的很,主要是他知道庄睿在玉石行里的名气,虽然庄睿这两年几乎没有赌过一次翡翠原石,但是前几年闯下来的名声,却是让任何人都不敢小看这个年轻人。

  更何况现在庄睿能拿出总价在五亿以上的翡翠明料,已经说明了对方的能力,现在国内的商家虽然都在囤货,但是估计没一个人能有庄睿的这种手笔。

  另外一个老板最后也挑了千万的料子,庄睿让彭飞带他他们去办理了转账。

  一共十来块料子就卖出去五亿五千万,看得老四和伟哥瞠目结舌,他们虽然也去过赌石现场,却不知道这玩意会如此值钱。

  尤其是老四,以前手里掌管着2亿多的家族资金,就感觉是很大一笔钱了,却没成想庄睿只是拿出几块『毛』料来,随随便便就五六亿进账,这简直就是抢钱啊。

  ……

  “爸,您别生气,我这还给您留着好多料子呢……”

  送走韩老板几个人后,庄睿将秦浩然请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老四和伟哥都避开了,让这翁婿二人去交谈。

  “你小子,搞什么啊,这么好的料子,为什么卖给他们,需要资金的话,就是十来个亿,咱们也能周转过来啊……”

  秦浩然显然不太理解庄睿的做法,在他看来,庄睿这就是给竞争对手送刀子呀,说不定那些人回头就会捅上自己一刀子。

  “呵呵,爸,您看看这些料子,听说这两年无『色』高冰种的翡翠很走俏,我都留着呢,刚才给他们的都是大众货……”

  庄睿将房间桌子上遮盖明料的布给拉开,顿时十多块已经切好的料子,呈现在了秦浩然的眼前。

  “嗯,不错,这批料子比你刚才卖的,又要高一个档次,不过小睿,咱们也不需要把那些都卖掉啊,这年头没谁会嫌手上料子少的……”

  秦浩然在查看了这些翡翠之后,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解,他现在还不知道庄睿要和人去对赌。

  “爸,这些料子您拿走,不过……我还真需要您周转点资金,也不用十多亿,拿五亿就行了……”

  庄睿眼中冒出一丝寒光,他昨儿和德叔通电话的时候,德叔专门交代了他,千门中人喜欢使诈,要庄睿多筹集点资金,别到时候对方加大赌注庄睿这边没准备。

  庄睿就怕对方玩的不大,玩的越大他越高兴,对方既然如此不讲江湖规矩,那自己本就不是江湖人,就算把他们赶尽杀绝,相信也不会有人指责自个儿的。

  而庄睿之所以要卖给韩老板等人『毛』料,就是要将自个儿手头比较紧的消息传出去,在现在翡翠明料紧张的情况下,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能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去的。

  “成,这些料子我拿走,不过咱们翁婿明算账,我给你七个亿,这些料子值这个价,不过小睿,你要这么大一笔钱干嘛啊?”

  秦浩然不知道庄睿要钱干什么,但是他知道庄睿从出道以来,似乎在生意上还没吃过亏。

  不单是秦浩然,只要是和庄睿熟识的人,都不自觉的会对庄睿产生信心,所以秦浩然在决定给钱之后,才向庄睿问起了原因。

  庄睿也没瞒着老丈人,把发生在自己同身上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你……你又要和别人去赌?”

  秦浩然看向女婿的眼神有点怪异,他清楚的记得当年庄睿在赌船上,庄睿将那鬼佬赌王赢得灰头土脸的一幕。

  秦浩然不知道天上有没有幸运星?如果有的话,那自己这女婿一定是幸运星转世,他从来没有见过运气这么好的人。

  “爸,不是我要赌,是对方欺人太甚,『逼』着我去赌啊……”

  庄睿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真不想出这个风头,可是现如今如果他不接这赌局,别说几个亿喂狗了,就连德叔和叔脸上也没光。

  叔和德叔做中间人说合,对方一点面子都没给,庄睿如果能在赌桌上狠狠的教训了对方,相信叔和德叔也会很高兴的。

  秦浩然沉『吟』了一会,看向庄睿,问道:“这样啊……有把握赌赢?”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自信的说道:“我这人运气一向不错,而且感觉很灵敏,只要对方不换牌出千,应该不会输的……”

  要让庄睿输,恐怕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他一直点背,每一把的牌都大不过对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庄睿也认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是在澳门赌,让老爷子去和赌王打个招呼,绝对能保证让对方出不了千的……”

  秦浩然听到庄睿的话后,马上打了包票,秦家在香港也是大氏族,相信那位澳门赌王会给上几分面子的。

  五天之后,庄睿带着阳伟和老四还有彭飞,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香港机场,庄睿是准备从香港坐船到澳门,老丈人都已经安排好了。

  他订购的这架飞机,比先前在印度洋上空解体的那一架,要多出了个位子,乘坐更加的舒服。

  机组人员还是原先的老人,不过多了一位机场安全专家,这是庄睿高薪从民航挖来的,每次外出的时候,这位专家都要跟着的,毕竟那一次的事件,给了庄睿很大的教训。

  “老幺,你小子派头可真大啊,出入竟然都是私人飞机,这次哥哥也跟着沾光了……”

  伟哥下了飞机之后,就兴奋的左顾右盼,比起那些坐上牵引车登机下机的人,倍儿有优越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