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 兴师动众


  “爸,您怎么来了,随便叫个人来接我就行了……”

  庄睿一下飞机,就见到秦浩然站在几辆车的旁边,连忙迎了上去。

  “上车,我和你一起去澳门……”

  秦浩然向庄睿身后的几个人点了点头,示意庄睿上他坐的那辆车,而彭飞等人则是坐上了后面那辆车,车子驶出机场后,直接向码头开去。

  前面是一辆宾士引路,中间是庄睿乘坐的加长凯迪拉克,最后面那辆车也是价值不菲,这让一个车队驶出机场,顿时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爸,干嘛这么兴师动众的?”

  坐在车上,庄睿不解的看向秦浩然,他原本想着去赌一场,然后就悄然返回北京的,现在秦浩然这举动,恐怕早被很多人看在眼里了。

  “我也不想啊……”

  秦浩然苦笑了起来,说道:“不知道谁放出去的消息,说是有这么一个对赌局,小睿,你不知道你在港澳的名气有多大,就你们这场对赌,最少有十个以上的太平绅士和五个以上爵士会去观看……”

  从庄睿上次在赌船上赢得那个鬼佬赌王后,港澳的富豪对他兴趣倍增,纷纷打听起庄睿的来历,以他们的人脉和背景,很轻易的就得知了他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庄睿虽然有着红『色』子弟的背景,但所拥有的财富,却是自己一手一脚打造出来的,更让这些白手起家的富豪另眼相看,得知有这么一个赌局后,都纷纷表示了关注。

  有很多人已经赶往澳门,在赌场里等待庄睿了,庄睿是秦家的女婿,所以秦浩然也要摆点排场出来,毕竟秦家在港岛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这……这也要我们同意啊……”

  庄睿闻言愣住了,这也太尊重庄睿个人的意思了,这只是私人间的恩怨,如此一来,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唉,我也没想到啊,和何爵士提起这事的时候,那老爷子拍了胸脯,说是担保一定不会有人出千,但是他提了个要求,就是要让这场赌局对外公开……”

  秦浩然一脸无奈的表情,澳门那位何爵士,虽然赌术不怎么样,但却将曾经的赌圣叶汉『逼』得在澳门无法立足,可谓是世界赌坛真正的风云人物。

  而且何爵士的辈分极高,年龄也差不多九十了,不管是从私人感情还是社会地位上来讲,都是远超秦浩然,他提出了这要求,秦浩然根本就没底气去反对。

  “不就是借用一下他的赌场吗?咱们找别人的赌场也行啊,澳门又不是他一家的……”

  庄睿知道,从那位何爵士在1961年成立了澳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后,可谓是在澳门一手遮天。

  不过2002年“澳博”成立后,赌权开放,蒙特卡洛、拉斯维加斯这两大赌城也有不少赌业巨头进驻澳门,现在澳门已经是进入到战国时代,当年一家独大的盛况已经不复存在了。

  “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就是你同这件事,恐怕背后都有欧美赌坛的影子,放在别的赌场,我不放心……”

  秦浩然摇了摇头,说出一番让庄睿震惊不已的话来,连忙问道:“老四这事有别的赌场参与?”

  “何爵士找人查了下了,好像他们经常去的那个赌场的荷官有点问题,至于赌场本身有没有参与进来,这就不好说了……”

  那位娶了七房姨太太的赌王,对庄睿印象颇深,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就让人去查了下,他在澳门经营数十年,人脉之广势力之大,远非常人所能想象的。

  别的不说,几乎澳门所有的老荷官,早先都出自他的赌场,就是后面的一些新手,也和他的赌场有说不清的关系,所以赌王想在澳门这地盘查点事情出来,那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靠,回头赌完了我再去那家赌场……”

  庄睿听到秦浩然的话后,忍不住在老丈人面前爆了句粗口,果然如德叔所说,算计老四的人有赌场内部人员,这让庄睿愈加愤怒起来。

  “怎么?想去砸场子?”

  秦浩然闻言笑了起来,自己这女婿背景十分深厚,他只要按照规矩来,在中国的地界上,还真没人敢对他下黑手的,即使是那些境外势力也没这个胆子。

  “回头再说吧,这事没这么容易了结……”

  庄睿不介意去那家赌场里赢个几亿,反正你是开门做生意,我上门赌钱天经地义,有本事你就关门大吉,那哥们拿你没办法。

  “一帮子吃里扒外的东西……”

  这个消息让庄睿对那些所谓的千门中人也愈发不爽起来,千术也是门手艺,庄睿倒不是歧视这些人。

  但是凭着千术将人赶尽杀绝,一点不留余地,并且还和洋鬼子赌场有牵连,这要是放在古代,不,就算是解放前,那都绝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

  “对了,马老哥昨天就到澳门了,他会在那边等你的……”

  秦浩然说的是德叔,他对庄睿这事也是放在心上的,并且作为说合的中间人,是很有必要到场的。

  “唉,给德叔说不要来了,他老人家怎么就是不放心啊……”

  庄睿摇了摇头,估计德叔见到自己亲自去赌,恐怕要大吃一惊吧?

  车到码头之后,庄睿等人并没有去坐一个小时一班的香港至澳门的轮渡,秦氏家族自然有自己的游艇,在港岛这地方,有时候还是需要这些东西来撑脸面的。

  从香港到澳门非常的方便,每天从早至晚都有轮渡,一个小时一班,50分钟就能抵达澳门码头,很多香港人在周五下班之后,就会去到澳门,一直到周日晚上,才会恋恋不舍的从澳门返回香港。

  所以说香港的赌客支撑着澳门赌业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虽然很多豪客并不是香港人,但是没有这些普通香港人的帮衬,澳门赌场的生意最少要下滑五成之多。

  ……

  站在游艇的船头,看着被船体破开后白『色』的波浪,吹着温煦的海风,庄睿的表情很是放松,没有一丝大战来临时的紧张。

  相反伟哥和老四,这会却是坐立不安,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的,因为这哥俩没见到庄睿所说的“高手”出现。

  伟哥纠结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住了,走到船头递给庄睿根香烟后,出言问道:“老幺,你……你请的人呢?”

  “请人?请什么人?”

  庄睿早就把这茬给忘掉了,他原本就是打算自个儿出手的,拿五六个亿让别人去赌,庄睿能放心吗?

  “你不是说,要请人代你赌吗?”伟哥听到庄睿的话后,顿时傻眼了,敢情这小子压根就是忽悠自己和老四的啊?

  “我自己赌,伟哥,你放心,兄弟我有特异功能,逢赌必输……”

  庄睿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原本在船舱里聊天的几个人都走了过来,这次秦家可是来了不少人,秦浩然的二弟三弟,还有不少秦萱冰的堂兄妹,现在也都在游艇上。

  “我还真怀疑你小子有特异功能,要不然上次怎么就能赢了赌王啊?”

  秦浩然对自己这女婿实在有点看不透,走上前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什么特异功能,什么赌王?”

  老四和伟哥听得糊涂起来,他们和庄睿认识差不多十多年了,除了在校宿舍的时候打过跑得快,就从来没见庄睿赌过钱,而且就是打跑得快,庄睿也是输多赢少。

  庄睿一听老丈人的话,连忙咳嗽了两声,说道:“开玩笑的,没有的事,我这人就是运气不错,四哥你忘啦,以前你背后『摸』人家女孩,别人总是能看出来是你干的……”

  老四一听这话,顿时急了,道:“胡扯,你小子有『色』心没『色』胆,明明有时候是你『摸』的,不过你长得老实罢了……”

  “咳咳……”

  一旁的伟哥连忙踩了老四一脚,这庄睿的老丈人在面前呢,能提这些事情吗?

  秦浩然倒是没在意他们聊什么,拉着庄睿给他介绍起已经能看得到的澳门建筑,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澳门的赌场。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后,庄睿等人在澳门码头下了船,通行证什么的都是早已办好的,秦浩然也安排了车等在码头,一行人直接去往了赌场。

  “葡京赌场!”

  庄睿站在葡京赌场的门口,抬头看着葡京赌场那大大的招牌,他虽然没有来过澳门,但是对于这家赌场的大名,早已是如雷贯耳了。

  澳门共有11家赌场,353张赌台,而葡京赌场就是这11家赌场规模最大,赌台最多,从业人员最广的赌场,至今还没有哪一家赌场能撼动葡京赌场在澳门的龙头地位。

  “庄睿,别从正门走,不吉利的……”

  见到庄睿抬脚就要进入赌场,身后的秦浩然一把将他给拉住了,开什么玩笑,香港和澳门两地,谁不知道葡京赌场的两个正门,就是虎『穴』和狮口啊!

  “爸,您还真『迷』信……”

  庄睿笑了笑,他倒是听过关于葡京赌场的一些传闻,只是庄睿有些不以为然,久赌必输,这和运气根本就没大关系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