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前浪死在沙滩上


  “这年轻人不得了啊,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虎?”

  “可不是,先前进退有据,引到杰维斯加注后,一举翻盘……”

  “厉害,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咱们都老了……”

  看着今儿赌王惨败,当场被气得吐血昏『迷』的场面,所有人都不敢再小瞧庄睿这个年轻人了,各种赞誉之词不绝于耳。

  “老刘,我们这秦家的女婿怎么样啊?哈哈……”

  在一旁的包间里,秦老二大声笑了起来,不过成王败寇,却是没有人说他什么,当然心里是不是在鄙视这老纨绔就不好说了。

  “庄先生真的很厉害,对人『性』的弱点把握的很好,杰维斯输就输在太小看庄先生了,庄先生有能力,有气魄!”

  刘大亨摇了摇头,心中对庄睿有了新的认识,原本一直称呼庄睿为年轻人的他,现在也改口称其为庄先生了。

  刘大亨这几年已经很少在股市上搅风搅雨了,不过今天看到这场赌局后,却是豪兴大发,准备回到香港后,再杀进金融市场舞弄风云。

  “哈哈,那是当然,刘生,咱们先前说的……”

  秦老二到底是格局太小,这会就惦记起和刘大亨打赌的那套别墅起来,他这话一出,就连秦老三都开始鄙视自己这哥哥了。

  “回香港我的律师会找你去办,老秦,这点小事还放在心上啊?”

  刘大亨摆了摆手,走出了包间,赌局此刻已经结束,倒是没有人再拦阻他了。

  其实庄睿并不知道刘明辉会解读口语,但是刚才被他死死盯着,心里有点怪异,所以在和老丈人说话的时候留了一手。

  只是他也没能想到,此人真的能从自己说话时的嘴唇动作中,看出自个儿所说的内容。

  看着瘫倒在自己的面前的刘明辉,庄睿面无表情的说道:“刘先生,做人留一线,我本没想着赶尽杀绝,是您……太贪了……”

  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不但在对老四做局的时候赶尽杀绝,就是今天,他也想掏空自己口袋里最后一个大子儿,却没成想杀虎不成被反噬,自己落得个财去人空的下场。

  “你……你……”

  数十年来煞费心机积聚的财富,在眨眼之间化为云烟,刘明辉这心里怎能用一个“痛”字来解答?一个“你”字出口之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此刻刘明辉那张和气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神『色』,眼中更是透出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庄睿,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的话,恐怕庄睿早就死上个十几回了。

  这世上有那么一些人,从来不去反思自己的过错,而将自己所遭受的所有打击,都归于到别人的身上。

  刘明辉就是如此,如果他心不这么贪,最后不拿出那几千万欧元,或许他们还可以在国外逍遥快活,但是现在……辉哥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小子,你他妈的出千……”

  庄睿看到刘明辉的这副样子,有点意兴萧索,也懒得痛打落水狗了,正要转身去和伟哥等人说话的时候,迎面传出一声爆喝,紧接着一个斗大的拳头不断的在眼前放大。

  “靠,输不起玩硬的?”

  庄睿刚要躲闪的时候,彭飞一个侧步迎了上去,击出一拳打在那人的手背上,将庄睿护在了身后,而刚才出拳的人,却是刘明辉一方的火将。

  彭飞这也有时间没和人动过手了,拳头早就痒痒了,当下身子一矮就窜到那个身高一米九多的火将面前,拳头向内屈起,一肘击向对方的下颌。

  这哥们身为千门火将,倒是有几分真功夫的,两手下压挡住了彭飞的肘击后,膝盖上提,狠狠的撞向彭飞的腹部。

  彭飞被挡住了的右肘顺势下砸,击在了火将的膝盖上,两人身形同时退后,却是打了个平手。

  不过当彭飞再想上前的时候,对面那哥们却是两手向上,做出了投降的举动,原因无它,赌场的保安已经围了上来,两把★★死死的指在了他的脑门上。

  “咳咳,愿赌服输,在我的赌场,没有人可以★★……”

  不知道什么时候,何老先生出现在了庄睿的旁边,虽然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但是说出来的话,依然是掷地有声,让人不敢轻视。

  “老五,住手,咱们……认栽了……”

  还是躺在地上的刘明辉识大局,在澳门这地界,得罪特首最多是享受个驱逐出境的待遇,但要是得罪了眼前的这位老人,恐怕出门就能被人塞进麻袋沉到海里去。

  刘明辉知道自己这次是山穷水尽了,前次叔出来说合,自己没给面子,恐怕以后在国内道上也是混不下去了。

  而今次『露』了脸,想在东南亚继续行骗,却也是不大可能了,为今之计,只能远走他乡,到非洲去和那些土著们打交道去了。

  赌王坐在轮椅上,看着刘明辉,淡淡的说道:“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赌和千术虽然均为下九流,但是也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万事不可做绝,以后再也不要做联合外人欺诈国人的事情了……”

  刘明辉也是近五十岁的年纪了,不过在何先生面前,他还真是个年轻人,这几句话听得辉哥一身冷汗,原来自己在威尼斯人赌场给毕云涛设局的事情,压根就没能瞒过这位澳门赌王。

  “何先生,我知道了……”赌王的警告,辉哥是一定要放在心上的。

  不过念及此事,刘明辉又恨恨不已的看了庄睿一眼,他做局赢来的那些钱,可是被老外赌场拿去了不少,这次等于是自己贴老本帮老外还账了。

  “老五,走,把杰维斯也带走……”

  辉哥挣扎着站起身,看了一眼倒在赌桌上的杰维斯,眼中『露』出一丝厉芒。

  虽然他是玩技术的,但是这位牛『逼』哄哄的世界赌王害的他输了近10个亿,辉哥也不在乎玩次暴力犯罪,从赌王身上弥补回来一点儿损失。

  辉哥还有些不甘心,临走时看向庄睿说道:“庄先生,我刘明辉在东南亚闯『荡』几十年,没想到今天栽在你的手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庄睿闻言眉头一挑,冷笑着说道:“刘先生,我接您一句话,那就是前浪死在沙滩上,折寿的事情,最好还是少做一些……”

  “好,好,老五,咱们走……”

  辉哥这次是彻底栽了,再说下去也是徒损自己的面子,当下在另外一个千门中人的搀扶下,几人离开了赌厅。

  “老幺,你太他妈的帅了,我靠,同花顺,看你怎么赢我?太帅了,比电影里演的还牛『逼』……”

  直到此刻,伟哥才有时间凑上来,已经是激动的口不择言了,傻笑着一个劲的拍着庄睿的肩膀,似乎今儿是他赢了钱一般。

  庄睿这会心里却是有点空『荡』『荡』的,摇了摇头说道:“得了,伟哥,输了钱就不帅了,没看到地上的那几摊血吗?”

  庄睿话声刚落,一直都在他身旁的赌王接着说道:“嗯,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错,这人,要有畏惧之心啊,小伙子,咱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不知道你晚上能不能陪我老头子一起吃顿饭啊?”

  “请我吃饭?”

  庄睿闻言愣了一下,自己和赌王没什么交集啊,借用赌厅的事情,难道不是看在自己老丈人面子上的?

  俗话说老而不死是为贼,和这这些活了近百年的人精打交道,庄睿心里还真是有些发憷,一个不小心就能被他们给卖掉。

  庄睿想着心思,冷不防被秦浩然碰了一下,这才想到何先生还等着自己答话呢,连忙说道:“没问题,来到澳门,本来先应该拜访老先生的,只是今儿这事,真的是失礼了……”

  “没关系,现在你们年轻人聊,晚上再陪我这老头子……”

  赌王摆了摆手,后面那位不知道是几姨太的女人推着他出了赌厅,而刚刚走过来的德叔则是一脸的哭笑不得,自己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放在这赌王嘴里,居然也变成了年轻人。

  “小睿,等会计算完筹码,要给分红的……”

  德叔过来是提醒庄睿一些规矩的,在澳门如果赢了上千万的钱,一般是要拿出最少五十万以上发给那些荷官和工作人员的。

  当然,你也可以不给,但是出了赌场遇到事,赌场也不会出面帮你解决的,这也是澳门赌场不上台面的规矩。

  “庄先生,这里一共是十亿的筹码,另外刚才您的支票还剩有四亿港币,请问您要什么样的支付方式?是直接打到相关账户里,还是要开成支票?”

  德叔刚刚交代完庄睿,那三位荷官也清理完了桌子上的筹码,这十亿只是桌子上的筹码而已,庄睿刚才拿出的那张银行本票还剩有四亿,也就是说,现在庄睿手头一共有22亿港币之巨。

  就是那些在港澳台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们,在听到荷官的话后,也是咋舌不已,或许他们的身家全加起来,要在这个数字以上,但那可是他们奋斗了一辈子的成果。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