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宋代沉船(一)


  在马来西亚群岛处的一个无人小岛的海边,停着一艘挂满了渔的“渔船”,几个身材彪悍的大汉守在船上,拿着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经过的船只。

  这里是刘明辉的一个落脚点,俗话说狡兔三窟,自从得罪了拉斯维加斯赌业大亨后,他在南海海域一共布置了五六个像这处所在暂栖隐身的地方。

  这个岛上没有淡水,一般是不会有人前来的,刘明辉也没怎么多做布置,只是在海上视力所不能及的地方盖了几间木屋,留作落脚之用。

  地方虽然很简陋,但是整天在船上睡觉,那滋味可是不怎么好受,尤其是小船,颠簸起来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刘明辉年龄也不小了,所以他宁可担些风险,也一定要住在岛上。

  从这儿可以迅速赶往马六甲海峡,同样遇到险情也能马上缩回来,这已经是马来西亚内海,如果别国的船只进入,将会遭到马方海军的驱逐。

  有了达图的关照,平时将舰炮和武器都隐蔽起来的护卫舰,还是可以自由进出这个海域的,当然,辉哥也没少花钱,至少在那满肚肥肠的胖子将军身上就砸下去几十万美刀了。

  “大哥,怎么还不去?咱们现在赶过去,正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啊……”

  火将不停的在辉哥面前转着圈,从上次交易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了,一直窝在这小岛上,刘明辉下了严令,谁都不能擅自离岛。

  虽然吃喝不愁,但是没有一点现代娱乐设施,更主要的是没女人,让火将这些精力充沛的家伙感到日子很是难熬。

  “妈的,早知道上次打劫了那商船,将那女人带回来了……”

  火将『舔』了『舔』嘴唇,上次打劫了一群出海游玩的富商子弟,那上面有俩妞可真是风『骚』,主动献身不说,花样还不少,让十几个弟兄都爽了一把。

  “没女人你也死不了,老五,要沉住气,这次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他们的命,干完这一票,咱们马上远走高飞,到时候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辉哥脸『色』阴沉的瞪了火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为什么。

  按照常规而言,对方即使人数比自己一方多,不过没有武器的船员,和一群待宰的羔羊也差不了多少。

  辉哥想了一下之后,扭头对组织里的白纸扇,也就是和杰克接触的那人说道:“老三,再联系下杰克,问问船上究竟有没有武器?还有,他们要在那个海域呆多少时间,全部都要问清楚……”

  “是,大哥……”

  老三拿着电话直接拨打了起来,过了一会放下电话,满脸喜『色』的说道:“大哥,好消息,他们船上虽然有十多个保安,不过手里都是拿着★★★的,连★★都没一支,根本就不用怕他们……

  至于他们在海上呆的时间,听那些工作人员说,他们是在打捞沉船,最少要一个星期的功夫……”

  “哦?确定吗?”辉哥紧绷的脸『色』终于放了下来。

  “确定,这大热天的,那些保安也就是穿了件单衣,有武器一眼就能看出来,杰克在海上那么多年了,眼力还是有的……”

  老三看了辉哥一眼,小心翼翼的接着说道:“不过大哥,那小子说是等咱们敲到了姓庄的钱,要分给他一千万……”

  “放他娘的屁,老子拼死拼活的,他在那里打打电话,就想着分钱?”

  辉哥也没有说话,火将就跳了起来,要是杰克现在就在这里,火将指定一把捏断他的脖子。

  “敲诈姓庄的?嘿嘿,恐怕咱们没那命去享受……”

  辉哥闻言冷笑了起来,说道:“答应他,给他一个亿都行,只要他有命拿……”

  辉哥这话一出,整个屋内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见过贪婪的,但是没见过这样又贪又蠢的人,想从这些刀口『舔』血的人手里拿钱,辉哥倒是没意见,不过就怕手里的枪会不小心走火。

  辉哥打听过庄睿的来头,知道他在内地有很深的背景,如果不是那笔钱过于诱人,辉哥是不想招惹这样的人的。

  不过现在仇怨已经结下来了,辉哥夺船之后,是断然不会给庄睿活路的,反正干完这趟活自己就远走高飞了,即使庄睿背景再厉害,总不能到非洲去追杀自己吧?

  “行了,都别笑了,该干嘛干嘛去……”辉哥面『色』一板,房间里的笑声戛然而止。

  “哎,大哥,怎么还不走啊?这要是被别人抢了先,咱们不就白忙活了吗?”

  火将一听刘明辉的话,顿时急了起来,在这鸟不下蛋的地方,他早就憋够了。

  而且这马六甲可不止他们一家海盗,往少了说,最少还有三家和他们规模差不多的,要是被别人给盯上,再下手就难了。

  “好好休息,明天下午出发……”

  刘明辉摆了摆手,坐在躺椅上闭上了眼睛,众人看到老大的样子,知道辉哥是不会改变主意了,均是怏怏而去。

  刘明辉决定明天再出发,也是有他的考虑的,像那么大一艘商船,他就不信船上没有一把自动武器?硬攻是绝对不可取的。

  所以辉哥才决定明天下午起航,等到达庄睿所在海域的时候,正好是早上,也是船员们最为松懈的时间,倒是放下小艇,偷偷爬上船去,打庄睿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火将所说的被别人抢先的话,辉哥并不怎么在意,因为像这么大一艘船,事先没有经过严密的跟踪调查,一般的海盗组织是不敢贸然下手的。

  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国家的勘探队在公海考察,被一伙海盗围攻,谁知道那勘探队跟有一个排的军队护卫,当时就把那伙不长眼的家伙打的丢盔弃甲,差点全军覆没。

  从那以后,马六甲的海盗们也都乖了,一般不会贸然去劫持攻击不清楚底细的船只,就算出手,也是知根知底并且尾随好几天的商船。

  ……

  “好美啊……”

  坐在大屏幕前面,庄睿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随着潜水器的下沉,现在已经到达一千百多米的深海之中了,原本庄睿以为在深海处,游鱼肯定会少很多,谁知道事实恰恰和他想的相反。

  虽然已经达到100米的深度,但是鱼成群结队地在海中穿来穿去,有的全部布满彩『色』的条纹,有的头上长着一簇红缨,有的眼睛圆溜溜的,身上长满刺儿,鼓起气来像皮球一样圆。

  更有一些大型的电鳗从潜水器旁游过,从屏幕上看,就像是巨蟒一般,身长足足有十多米。

  海中不时从潜水器旁游过的珍稀鱼类,都会引起房间里的人一阵惊呼。

  这些工作人员虽然以前也进行过深海作业,不过都是几百米深的海域,像这次在两千多米深的海水里打捞沉船,还是第一次。

  “这……这是到海底了吗?”

  突然,从屏幕上传来的景『色』一变,原本清澈的海水中,出现了一片平坦的河床,灯光所及之处,犹如沙漠一般,触眼可及的全都是细白的沙粒。

  张工很有经验,看了一眼那河床后,说道:“应该是到海底了,庄总,现在往哪个方位走?”

  和浅海中美丽的海底不同,深海由于压力过大,又见不到阳光,是以河床上并没有珊瑚礁一类的生物,几乎是寸草不生。

  一些生活在深海里的鱼儿在旁边游弋,不过通过屏幕可以看到,这些鱼儿似乎十分畏惧灯光,并不像浅海里的鱼汇集在灯光旁边。

  庄睿感应了一下沉船的位置,说道:“把大灯全部打开,往右边走……”

  在潜水器的右边两百多米处,就有一艘沉船,庄睿虽然无法直观的看到,但是从那浓郁的灵气中可以感觉到,船上肯定有许多价值不菲的物件。

  在潜水机器人的前端,一共有六盏大灯,先前是为了节约电量,只打开了两盏,现在全部打开口,海底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

  在转向的时候,潜水器后端的推进器搅起海底的沙子,引得屏幕上一片浑浊,庄睿开口说道:“不行,这样看不清,升高一点,不要贴着海底行进……”

  张工『操』作了一番,潜水器升高了几米,往前推进了一段距离后,海水重新变得清澈了起来,不过这灯光最多只能看到前方一二十米的距离,是否有沉船,众人心里都没底。

  “看,前面似乎有个影子……”

  过了差不多10多分钟后,一个紧盯着屏幕的工作人员,突然大声喊了起来,果然,在潜水器的正前方,朦朦胧胧有一片黑影。

  “船,是沉船!”

  随着潜水器的不断靠近,众人清楚的看到,一艘长约二十米的木头船,出现在了潜水机器人身上监控器的视野当中。

  “是咱们国家的沉船,是宋代沉船……”

  作为房间里唯一的一个专业人士,庄睿的考古也不是白的,一眼就从这艘船的造型上,做出了断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