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善后(一)


  “投降,我们投降!”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刚刚当上了老大,手下还有一个小喽啰的老三,在看到自己面前的那个人脑门飙血之后,整个人都差点崩溃掉了,生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老三倒是见过火将整治人,很麻利的把右手船桨扔掉,两手抱头蹲在了随着海浪轻轻起伏的快艇上。

  另外一个海匪见到同伙的样子和老三的举动,也是乖乖的蹲了下去,直升机上那长长的枪管和黑洞洞的枪口,可是正对着自己的眉心呢。

  驾驶着直升机的李振见到剩下的两人如此怂包,略微有些不爽,嘴里骂骂咧咧道:“靠,这就完事了?”

  “要不,我给点个名,把他们送走算了……”

  彭飞紧了紧架在肩窝的狙击★★,船上还有六个没死的俘虏呢,似乎多这两个不多,少这两个也不少。

  “别,听听庄哥的意见吧……”

  李振和庄睿的关系还比较单薄,加上今儿这活干的不是很利索,他可不想让庄睿认为自己一点纪律『性』都没有,是个喜欢擅作主张的人。

  “庄哥,这俩人怎么处理?”

  彭飞歪了下脑袋,对着耳机话筒说道,他知道庄睿在监控室内能看到这里所发生的事情,而且直升机本身也装有监控器,能将画面传感过去。

  “带回来吧,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庄睿答复的很快,他还有句话没说出来呢,“哥们这一发鱼雷弹可就是上百万美元,总得有人给报销吧?”

  “明白,明白……”

  彭飞答应了一声,然后从直升机上扔下一条软索绳梯,拿了个扩音器,对着下面喊道:“你们两个人,扔掉武器,爬到绳梯上来……”

  三四分钟后,停留在海面十余米处的直升机拉高了起来,下面吊着两个心惊胆战的人,向游轮飞去。

  “一组负责看守俘虏,二组进行严,不允许所有人进入甲板……”

  这件海盗袭击事件,总算是解决了一大半,彭飞有条不紊的布置了起来,这甲板上的血迹和弹孔,可不能让那些老实巴交的平台工作人员看到。

  ……

  “庄睿,没事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庄睿刚刚走出监控室,在经过皇甫云的房门时,那哥们一把拉开门,拽住了庄睿。

  刚才那一连串的爆炸声,早就将船上的很多人惊醒了,当然,有那么几个醉的像死猪似的家伙,还在呼呼大睡着。

  在五层客房的阳台上,刚好能看到海面上发生的事情,刚才皇甫云躲在窗帘后面,可是看了一场现实版的枪战大片,这会正兴奋不已呢。

  “哎,我说,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啊,已经没事了,一群海盗想劫持咱们这艘船,被彭飞他们给打回去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等会下去问问……”

  庄睿这会正忙着回房间看老婆孩子呢,而且下面的事情也要他去处理,哪有闲工夫和皇甫云在这磨叽?

  “我也去,好像甲板上还有几个俘虏吧?”

  听到事情结束了,皇甫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这些年经常可以听到关于索马里以及马六甲海盗的消息,现在能近距离见到这些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家伙,皇甫云心中也是很好奇的。

  “得了吧,有些场面你还是不见的好,留在家里陪云曼吧……”

  庄睿摇了摇头,这几个俘虏下来的海盗,他并没有想着留活口,打蛇不死是会被反咬一口的,现在的庄睿有儿有女,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

  “庄睿,你……”

  皇甫云是何等精明的人,听着庄睿的话,再看他脸上『露』出的那一丝阴狠,顿时明白了庄睿的心思,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社会层面还都是依照法律来规范的,皇甫云又算是上层社会的人,虽然阴暗面见过不少,但是对死人的事情却是见的不多。

  “行了,皇甫兄,你让云曼出来,去我房间和萱冰聊天吧,不要下五层,我解决完这件事情会通知你的……”

  庄睿拍了拍皇甫云的肩膀,这经历过生死之后,对别人的生死看得相对就淡了许多,如果庄睿没有荒岛上那两个月的经历,恐怕也不会起了杀心的。

  “那你……注意点……”皇甫云没有多说,返身回房间去叫云曼了。

  皇甫云是法律的,自然知道在公海上杀人,只能由船舶所属国家才有宣判权利,这艘船是隶属于巴拿马的,而那些海盗又没有苦主,死了也不会有人去巴拿马告庄睿。

  所以从法律层面上而言,即使是庄睿亲手杀掉那几个海盗,也不需要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的。

  “老公,没事啦?”

  见到庄睿带着皇甫云夫『妇』进来,秦萱冰也顾不上有外人,一把扑到庄睿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起来,生怕庄睿受到了什么伤害。

  “早都说没事的,你们在这里看电视,我在监控室也在看枪战片呢……”庄睿笑了笑,随手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的声音关小了一点。

  “爸爸坏,看……看电视……”

  只是庄睿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却惹恼了正看得津津有味的两个儿女,小家伙很不满的对庄睿皱起了眉头。

  “得,您二位接着看……”

  庄睿笑着把遥控器交给了秦萱冰,说道:“你等下把张倩也叫来,呆在房间不用出去,回头我给你电话……”

  彭飞早就给张倩说了不要外出,不过庄睿怕张倩一个人呆在房中害怕,特意又给秦萱冰交代了一声。

  “你……怎么还要出去?”

  秦萱冰见到庄睿开门要走,脸上不禁又紧张了起来。

  “嗨,都说了没事了,海盗已经全部都★★起来了,我这船主当然要去解决问题啊……”

  庄睿笑着把媳『妇』推回了房间,抬眼一看,金刚这家伙正鬼头鬼脑的站在门边呢。

  “走吧,别装可怜,一会要听话啊……”

  庄睿没好气的看了金刚一眼,不过脑中转过一个念头,这次倒是让金刚跟着了。

  ……

  “老板,庄,bss,亲爱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这个船长被软禁了,你的保安不让我出去啊……”

  庄睿刚刚下到一层,就接到了克莱德的电话,看来这哥们是被『逼』急了,连亲爱的都喊了出来,听得庄睿『毛』骨悚然,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

  克莱德昨天虽然喝了不少,但是作为一个酒精考验的船长,早上还是被那阵枪声和爆炸声惊醒了,当然,他醒来之后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尾声。

  在大海上厮混了几十年,克莱德也曾经遇到过海盗尾随的时间,所以第一时间就想到应该是遇到了海盗,一般情况下,海盗是不会伤人的,他们只是求财而不是求命。

  克莱德也算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当下就想出去以船长的身份去和海盗谈判,不过没想到整个三层都被庄睿的手下封闭了,这才急匆匆的拨打了庄睿的手机。

  “克莱德,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我们遭到了海盗的袭击,不过经过安保人员的奋力抗击,事情已经得到了缓解……

  现在正在船上搜查有没有漏之鱼,所以你和所有的船员,都必须呆在房间里不能出来……”

  庄睿完全是一副命令的口气,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地方,因为他不能让克莱德见到还留有活口,否则日后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克莱德听到庄睿的话后,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大声喊道:“哦,庄,你不能这样,我是船长,有资格了解整件事情,我必须要下来……”

  庄睿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好吧,克莱德先生,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大副杰克先生,已经被证实和海盗有来往,并且这次海盗袭击事件,就是你的大副引来的……

  现在我怀疑船上还有海盗的同伙,包括克莱德你在内,所有人都有嫌疑,所以除了安保人员外,任何人都不能离开自己的房间,现在……你懂了吗?”

  这次事件的报告还需要克莱德去写,是以庄睿用杰克的理由让克莱德呆在了房间里,要不然以克莱德船长的身份,的确有资格参与到事件当中的。

  “杰克?”

  克莱德闻言愣住了,紧接着说道:“老板,您是不是搞错了?杰克虽然喜欢酗酒赌博,但是他还是一个称职的水手啊……”

  “克莱德,你说的或许没错,他也许是个称职的水手,但也同样是一个贪婪的家伙,你放心,等搜查完这艘船,你会见到杰克的……”

  庄睿说完之后没有再去听克莱德对杰克的辩解,挂断了电话,匆匆向一层的一个房间走去。

  船上的安保人员有点少,虽然封闭了几个住人的楼层,但是时间长了难免会引起这些人的怀疑,所以庄睿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得知这次事件的真相,并且处理掉那帮子家伙。

  当然,那枚鱼雷弹的损失还是要索赔的,并且甲板船舷那些弹孔的修复,都得要钱不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