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善后(二)


  清晨的大海上还飘有淡淡的『迷』雾,不过夜空已经呈现出一片浅蓝『色』,似乎就在一瞬间,天水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越来越亮。

  一个弹丸般火红的亮点出现在在海天交际的地方,太阳好像负着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后,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颜『色』红得非常可爱。

  一刹那间,这个深红的圆东西,忽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这样的景『色』庄睿已经不是第一次得见了,但是每次看到海上日出,仍然会让他全身心的陶醉进去,太阳那种顽强的生命力和势不可挡的伟力,会让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冲击力。

  “金刚,走了,没想到你这家伙也懂得欣赏日出……”

  庄睿笑着拍了拍金刚的肩膀,返身向后舱走去,为了看日出已经耽搁了七分钟的时间,现在是要处理那帮子俘虏的时候了。

  只是庄睿不知道,在距离他们五六海里远的地方,几艘快艇从不同方向,向远处驶去,而夜幕中所发生的这一切,也都被快艇上的人看在眼中。

  当然,他们只是见到护卫舰起火爆炸,至于发『射』鱼雷弹等细节,自然是没能看到。

  这些人都是海上各个海盗组织的侦查人员,刘明辉急着干掉庄睿劫持这艘船的事情,早都落入到这些海盗组织的眼里,他们也未必没有让刘明辉打头阵的意思。

  不过任是这些海盗想象力如何丰富,都没能猜想到最后这个结果,居然是刘明辉等人全军覆没、船毁人亡。

  要知道,刘明辉海盗组织,虽然在马六甲只能算是后起之秀,但是火力之猛战舰之利,也是可以排到前3的,这样的结局让那些没有贸然出手的海盗组织均是心呼侥幸。

  虽然不知道这艘商船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这些海盗组织都将其列为不可得罪的势力,这一战所带来的影响力,倒是庄睿事先没能想到的。

  ……

  见到庄睿进来,李振连忙迎了过去,说道:“庄哥,人都在这里,没跑一个,不过刘明辉……”

  庄睿摆了摆手打断了李振的话,刘明辉怎么死的,他比谁都清楚,张口问道:“我知道了,咱们兄弟有没有受伤的?”

  见到庄睿一进来就问自己等人的安危,那几个持枪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腰杆不禁又拔直了几分,看向庄睿的眼神也加多了几分尊敬。

  先不提庄睿给他们的优厚待遇,最起码在这件事情上,给予了他们最重要的尊重和关心,这让四散在房间周围的几个人心里都暖烘烘的。

  彭飞凑过来说道:“有个兄弟被流弹擦伤了胳膊,没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了……”

  清晨那会海面上都是大雾,对方护卫舰上的重机枪根本就是对着有灯光的地方胡『乱』扫『射』的,这种没准头的『射』击最让人头疼,很难做出有效的规避。

  那受伤的哥们也是挺倒霉的,本来躲藏的位置很好,是『射』击的死角,但运气却不怎么样,被一颗击中在船舷上的跳弹给打伤了。

  “等回到澳门港,船上的每位弟兄,奖金十万,受伤的那位二十万,彭飞,你到时候记得把钱发下去……”

  庄睿点了点头,随后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几个安保人员眼睛一亮,再看向庄睿的目光时,不仅带着尊重,更是有一丝感激在内了。

  庄睿从欧阳磊以前任师长的特种师要来的这些退役人员,大多都是农村出身,家庭情况不是很好的,跟了这么一个大方的老板,即使是卖命,他们也都认了。

  “庄哥,谢谢你,我代表兄弟们谢谢你……”

  有点出乎庄睿的意料是,李振在庄睿说出这番话后,一反常态的收起了那张嬉皮笑脸,表情严肃的对庄睿敬了一个礼。

  这世上原本就是有很多不公的事情,有些人在某些不被人所知的领域出生入死,却往往换不到家庭的平安。

  李振的情况就是如此,他父亲在前几年去世了,母亲重病在床,他身在部队拿的那点工资还不够给母亲看病的,这才选择转业来到庄睿这里。

  不过李振看着有点吊儿郎当的,但做事却是规规矩矩,庄睿之前给他的一千多万美金,全部都用在了游轮改造上,自己没有从中多拿一分钱。

  而且他家里困难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庄睿说过,所以这次庄睿每人奖励十万块钱,也算是解了李振的燃眉之急了。

  “行了,别搞那些虚头吧脑的了,那些俘虏你审过了没有?”

  庄睿摆了摆手,他有点不习惯这种被人用尊敬目光盯着,他的想法很简单,这些人也都是娘生父母养的,也算是跟着他出生入死,总归不能亏待了他们。

  只是庄睿没能料想到,自己仅仅是付出一些金钱,就收获了一帮子忠心耿耿的手下,就是李振,也开始重新正视起庄睿来了。

  其实这些士兵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单纯的,给予他们足够尊重再加上少许的利益,就能让庄睿掌握一支颇具战斗力的武装力量了。

  “问彭飞,这事他在行,这小子能让人回忆起三岁『尿』床的事情来……”

  听到庄睿的话后,李振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有些人心里感激,是不会放在嘴上的。

  “庄哥,先前俘虏的几个人,都审过了,不过后面抓到的两个还没来得及审,我先给您说说情况吧……

  他们的确是刘明辉组织起来的,在海上已经作案三次,咱们这是第四次,先前劫持了一艘游艇和两艘油轮,并且将最后一艘油轮上的人全部杀害……”

  这几个海匪的嘴并不是多硬,彭飞根本就没废多大工夫就将其给撬开了,不过火将那家伙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自始自终都没吐『露』出一个字来。

  “妈的,那个达图怎么没一起来……”

  听到是那位马来西亚的大亨在打自己这艘船的主意,庄睿冷哼了一下,至于刘明辉,则是人死帐消,并且死的还是那么凄惨,庄睿对他已经提不上仇恨了。

  “庄哥,这些人怎么处理?”

  在敲闷棍的时候,彭飞下手很有分寸,六个人一个没都没死,全部都被绑缚了之后堵了嘴,扔在旁边的房间里。

  这些人处置起来很麻烦,因为是在公海行凶,没办法交给哪个具体的国家审判,并且单是这个人,就有六个国籍。

  另外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交给国际刑警的话,对方一定会追查自己的防卫武器来源,那对庄睿而言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庄睿低着头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之后,有些艰难的说道:“把最后那两个人留下,其他的,你去处理吧……”

  倒不是庄睿矫情,实在是一句话就让这么多条生命消失,他心里有种说不来的滋味,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

  有种畅快淋漓,还有点彷徨堵心,更多的是一种将一切掌控于心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古代人物喜欢权力的原因吧?

  “庄哥,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好几条人命的,本来就该死……”

  彭飞很了解庄睿,在听到他的命令后,出言开导了庄睿一句,这让庄睿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去吧,不要动枪,善后工作做的干净一些,别被人给盯上了……”

  庄睿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打蛇不死反被咬,他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后患,这些人正如彭飞所说,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可不会感激自己放他们一条生路的。

  彭飞看了一眼门口的两个人,招了招手说道:“刘武,赵军,你们两个也过来,没问题吧?”

  彭飞手下这帮子人,虽然平时训练有素,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缺少真刀实枪的实战经验。

  而且在和平年代当兵,虽然是出自特种部队,但很多人手上并没有沾过血,彭飞这也是想让他们真正体验一把血与火的生活。

  门口的两个安保人员听到彭飞的话后,马上双脚立正,大声喊道:“报告队长,没问题……”

  两人跟着彭飞进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后,李振转过头看向庄睿,说道:“庄哥,那两个人怎么处置?”

  “咱们这船受了这么大的损伤,总归也要人补偿一下吧?”

  庄睿闻言笑了起来,接着说道:“那个长得瘦瘦的家伙是刘明辉组织里的老三,相信他会知道很多东西的,修罗,这事儿就看你的手段啦……”

  庄睿在澳门赌场见过老三,知道他是刘明辉组织里的智囊,像这样的人知道的也是最多的。

  “庄哥,您放心,我手段比彭飞也差不到哪去……”

  李振听到庄睿的话后,站起身就想去单独关押那两人的房间。

  “等一下,回头我和你一起去……”

  庄睿忽然听到旁边房间内传出几声闷哼,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心口不禁有些堵得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